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奧布萊特的“玩笑”警告和虛擬唐家旋的“回應”

--兼評外交官的應急智慧

湯本

美國國務卿奧布萊特在東盟國家安全會議閉幕晚宴上,故伎重演,按照東盟安全會議的傳統,每個外交部長都要上臺表演節目,奧布萊特這次扮演一位男士,身著男士禮服,揮舞著手杖,載歌載舞,以“莎約娜拉”的曲調編新歌《感謝美好記憶》,歌詞中的一段是:“感謝美好記憶,唐家旋,我最傾慕的男士,可是你要是胡攪,我會叫第七艦隊,這就是美國作風。”北美的華人媒體馬上就有報導,認爲這是“奧布萊特示警北京勿對台妄動”。

如何解讀奧布萊特這段歌詞?顯然,奧布萊特這次表演,不同於1997年在東盟國家安全會議閉幕晚宴上,當時她扮演的是麥當娜,把所有的與會外交部長大男人們統統諷刺數落一番。而這次,她的歌舞表演中則明顯的表現出政治意味,一種很強硬的語氣。

從這段歌詞中,可以讀出可能的三種不同的意義:

一是,強烈的警告,美國表示極不願意看到大陸武力攻台,以此方式,公開警告中方。

二是,微諷的態度,美國在台海戰爭發生時,是否介入,始終採取曖昧的方式,一方面,必須向中國大陸說明,美國並沒有向中國保證,美國在台海戰爭發生時,一定不介入,另一方面,美國也向臺灣表明,美國在台海戰爭發生時,並沒有保證,一定介入。以此,確保海峽兩岸的安全格局。但又不願以正式的方式,向中國大陸嚴正警告,生怕影響緩和中的中美關系。以幽默方式表達,願聽者有意。

三是,彌補式的說明和撫慰,美中之間已産生某種程度的默契,但爲了總統大選的需要,奧布萊特好需要利用這個機會,向美國在東亞的盟友表示寬慰,美國不會輕易抛棄自己的盟友,將會承擔亞太地區的防務責任。

四是,純屬娛樂性的玩笑。

從美中關係現狀來看,第二、第三種意義可能性爲大。第二種可能性最大,以半開玩笑的警告,可以不必承擔警告可能産生的中國大陸軍方強烈反彈的後果,但又達到“傳意”的效果。

面對奧布萊特的得意表演,觀衆席下,唐家旋只有沈默。唐家旋不能象奧布萊特那樣載歌載舞,也許晚宴上也沒有第二次機會回應,但至少可以在晚宴結束後,面對記者,以笑談的方式回應奧布萊特的歌舞。處於外交實際境地,他剛與奧布萊特會談過,他應該知道奧布萊特此番調侃,是強烈的或者是含蓄的警告,還是微諷的勸誡,他可以針對不同的程度,作如下的笑談回應:

對於強烈的警告回應:“奧布萊特,感謝你心儀於我,談戀愛要真誠,上床也是美好又嚴肅的事情,但你要知道,中國還沒有文明化,男人可以打女人,你要小心,你不聽話,我可以痛打你!”

對於,微諷的態度回應:“奧布萊特,感謝你鍾情於我,談戀愛我不會瞎攪。就是柯林頓總統和陸文斯基談戀愛,也沒有用上第七艦隊。等你當上美國總統,等我當上中國主席,你拿著第七艦隊,我拿著第二炮兵,再來談戀愛!”

對於彌補式的態度回應:“奧布萊特,感謝你仰慕於我,我對你也是含情脈脈,但是,你要知道,世界上只有女人讓男人追,沒有男人追女人,母狗不撅,公狗難上身,這和第七艦隊毫不相干!”

可惜,唐家旋丟失了充分展現自己幽默才華的機會。一個缺乏現代文明曆練的外交官本身就缺乏反批評的幽默技巧和智慧,缺乏精神底氣和文化才具。唐家旋的無能是制度性的無能。中國大陸的兩岸政策的民意性未能得到民主程序的證實,他自然未能享有民主化社會中公務員所有的強勢和“得理不讓人”的辯才,因此,他才會理屈詞窮,不能産生奇想式的應對。他只有沈默。窩囊的可以。

當然,奧布萊特一心維護、推促世界和平格局,用心良苦,也頗有建樹。但是,她對於舊傳統共産社會的極端憎恨,以及對東亞文化的的生疏,使她在外交戰略和外交運作中,時有失誤。她應該曉得,美國的民主自由是最富價值的普世性理念,東南亞國家遲早都將步上這條道路,但是,強硬的方式,有時候適得其反,傷害了久已自卑但常常以很強的自尊表現自我的民族的和平合作的願望。

值得人們欣慰和自豪的,中華民族最優秀的外交人才很大一部分目前在臺灣。他們的公關能力,現代溝通的技巧,他們的外交工作的專業水準,對現代社會的瞭解程度,幽默應對的急智,都屬一流。如臺灣前外交部部長胡志強,以僂籅滬^文,精湛的外交技巧,東西方文化的掌故,幽默輕鬆的風格,折服很多美國政界人士。筆者曾評論他在外交場合中巧妙應對的智慧(參見《今日短評》)。再舉一例,今年初夏,筆者應邀參加一個小型午餐座談會,由饒穎奇副院長率領的立法院代表團以及少數幾位美國學界政策界人士。席間,筆者答問,談及美國“一個中國的政策”,以及未來民主化、現代化的中國。一位著名的美國東亞、兩岸政策專家於是談到,“如果中國民主化了,美國的政策傾向性將轉響中國大陸,臺灣將會更加艱難。”臺灣一位海軍武官出身的外交官不假思索,即刻回應,“如果中國大陸民主化了,我們(兩岸)早就跑到一起去了,還要你們美國人作什麽?”引起一陣笑聲。這位著名專家聽後,一楞,一時語結,很快轉念一想,馬上也隨著笑聲笑起來,氣氛很是熱烈。可見,優秀的臺灣外交家,也秉持著很強的民族意識。他們的幽默才華並不因爲面對洋人,而困頓蒼白。

當然,中國大陸不是沒有幽默人才,周恩來、鄧小平在對外事務中,有時很幽默。但是他們是決策人,是“頭兒”,很有幽默的“資格”。而他們的下屬常常在“外交無小事”的陰影下,只是傳聲筒而已,唯唯諾諾,恪守上意,唯恐說錯話犯錯誤。

卓越的外交才華,不僅來自長年外交工作的磨煉,也來自與外交官的文化品味和修養學識,更是來自于他們自由自主的人格。

筆者有一個奇思異想,也可以說是有理由的瞻望,倘若兩岸領導人都把兩岸人民的福祉放在首位,也把自己在人類史上建立功勳放在重要位置,推動兩岸進入新世紀的合作,未來由兩岸產生出優秀的外交家,如果也遇到民主黨政府國務卿的調侃和諷刺,將會得體、準確、幽默的“回應”,將給我們這個炎熱的夏季,憑添幾分智慧的快感和涼意。

  2000731日寫於洛杉磯遠郊凱蒂園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