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山溝溝堛滬痔R

湯本

洛杉磯時報109日在頭版頭條發表《追求大躍進》的報導文章,作者是Ching Ching Ni這篇報導寫道,隨著中國大陸沿海地帶的繁榮,中國大陸的內陸地帶山區的改革也在進行,當地農民已經意識到“不改革就死亡”(do or die)的危機。Ching Ching Ni訪問了很多人,小企業家,民選村長,縣長以及主持學校專案的負責人。她寫到,山溝溝堛漱H們痛感,“我們把自己關在自我囚禁的監獄堣茪[了”。山溝溝堛滬痔R開始了。

Ching Ching Ni曾經在青海高原採訪禁獵隊,現在她的足迹又留在了貴州落後的山溝溝堙C她此次訪問的是貴州Luoxun縣,在該縣,有一個規劃,就是有計劃地將數以千計的35歲以下的年輕幹部或者年輕人(很多人是村長、縣各級幹部)人送往沿海各地大城市去“打工”、自我謀生幾年,然後返回Luoxun縣創業。根據報導,“這個計劃的年輕人有80%在幾年後,回到這個縣,現在正對該縣的經濟發展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很有意思,回來的人們帶來了沿海地區的經濟生氣,有一位在深圳只能找到包裝運貨工的年輕人,回到山溝溝後,當起了小型鄉鎮企業的頭頭,嚴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在沿海地區“留學”回來的人們在沿海地區看到什麽,就照著做什麽,他們實行公司股份制,工人可以享有工廠的股份,生産績優者獎,磨洋工者縷縷不接受警告,就被開除。這一批“留學者”給這個落後的山區縣帶來了改革的生氣。根據統計,近三年的經濟發展速度,遠遠超過過去五十年。該縣人士說,“當沿海地區的人們敢於跨洋過海去向外國人學習的時候,我們意識到我們有多落後”。“我們在經濟上還是落後的,但我們頭腦不能落後。”

落後山區的變遷,中西部改革發展的資訊,這給美國、臺灣的政策界帶來政策思考的真實資訊,美國中國研究專家和政策研究界,一直十分關注中國農村的選舉和改革,筆者曾在數年前亦組織和參與一項有關中國大陸的村級選舉的研究專案。除了卡特中心多次派專家前往考察,美國的研究界對村民選舉的研究的結論絕大多數是正面的良性的。但在全國大報上,第一次大篇幅報導,據筆者所知,這是第一次。顯見,美國學者專家的努力正在引發美國主流媒體對中國大陸農村真實情況的關注。

山溝溝堛滬痔R,是思維方式的革命,是生産方式的革命,是追求更好的活法的革命。山溝溝堛犒A民,不是盲目的拒絕一切,盲目的否定一切,而是:以對現存體制的體認,保持社會的穩定,以對現存體制的不滿,不斷進行有選擇的改革現狀。同時,只要這個社會的改革不停頓,已經改革的事物將産生力量,將對尚未改革,原來爲了保持穩定所沒有的改革的事物,在作衝擊性的改革。這種衝擊性的改革因爲是一步一步發生的,因此社會整體上的振蕩不會很大,但是日積月累,則是巨大的變革。同時,經濟基礎改革了,經濟基礎發生了變化,上層建築的演變、改革隨之發生,這堙A既有經濟客觀産生的推動力,也有政治主觀的努力。中國大陸山溝溝十分落後,但是,市場經濟帶來的生産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本質性改革已經開始。

中國大陸的經濟、社會的良性變化,其走過的歷程,極其艱難。這方面,身在其中的人,有很多人自己感覺也有很準確的,但往往更是旁觀者清。但在大陸也有兩種極端的人士,一種是極左派人士,大喊中國“復辟資本主義”了,懷念毛澤東,恨不能立刻復辟到毛澤東時期。

還有另一種人,認爲中國必須進行“打倒獨裁”的革命,這種主張“形似民主”。應該指出,事實上,正如兩年前,筆者就指出,中國大陸尚未完全避免一治一亂的惡性循環,只有全面的、緩步的政治改革,才能避免歷史的覆轍(參見《兩個兩岸》)。但是,應該指出,中國人必須告別革命,因爲主張這一“革命”思路的人們中,一些人還是由左派極端革命的思維,跳躍到極右派的推翻一切的“造反派心理”,雖然在說法上很不一樣,但是推翻一切,打倒一切的心態和思維邏輯沒有什麽兩樣。這種形右實左的人士,聽不懂理性交流的語言,唯我正確,唯我獨尊,語言很痛快,很革命,左得可愛也很可憐。可惜,也顯得很土很土,土到與歷代中國古代農民起義時農民領袖的身邊的窮秀才沒有什麽兩樣。但可惜,他們找不到可以服侍效力的農民領袖,他們更找不到揭竿而起,手吃梭標菜刀的起義農民。當然要指出的,這樣的秀才人物,在中國大陸只是極個別,但是還存在。

中國山溝溝堛犒A民們正如洛杉磯時報的記者Ching Ching Ni所說的,正忙著選村長,選鄉長,辦企業,修道路、蓋學校,動足腦子,如何以市場化的經營,以辛勤的勞動,使自己致富。

於是,這樣的窮秀才,滿懷仇恨,顧影自憐。

咒駡,痛恨阻擋不了中國大陸的經濟市場化的趨勢。社會不會等待你,如果你把自己束縛在仇恨外部世界變遷的小書房堙A即便這個書房佈置得極其雅致,那也只是一個屬於舊時代的小小書房,與中國大陸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強大脈搏和衝動力,無關。

中國大陸內陸地區的山溝溝媢A民們以他們的思維的革命,正在告別中國傳統歷史的暴力革命,中國內陸的山溝溝堛犒A民、工人、小企業家開始放開頭腦,全力發揮自己的能量,在爲自己、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村莊而奮鬥。

中國大陸山溝溝堛熔{實變革,正如筆者幾年前就強調的,至少給了海外理性思考的思考者、研究者們兩點啓示:懂得中國農民,才能懂得中國的歷史和現實;中國大陸社會民主化進程,只能是緩性發展的過程。

在對陷入極左狂熱、或者形右實左狂熱的窮秀才作了一些點評之後,需要強調的,中國大陸有很多優秀的學者專家,如蕭功秦、辛旗、周其仁、雷頤、劉慶寧等,不管他們是土生的還是留過洋的,他們各自在自己的研究領域中,都很有成就。其中一些學者是筆者多年的朋友,他們執著於經濟、政治、歷史以及現實戰略與政策的研究,常常與筆者靈犀相通,互爲交流,思考著、探討著中國大陸的現實和未來。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