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戰略抉擇和理想胸襟

--與郭正亮先生商榷

 

湯本

 

  最新一期《亞洲週刊》(3月6日-3月12日)發表了民進黨智囊人士郭正亮教授的文章“兩黨開啟後李登輝時代”一文。在相當冷峻的陳述和評析中,郭文試圖強調說明“民進黨的台獨轉型”和“國民黨的台灣化”。郭文帶有強烈的民進黨的“台獨”感情傾向和氣息。顯示出不諳國際大戰略格局的盲點,自顧自行的狹隘病癥。作者力圖將“狹隘化台灣”變成一種台灣的政治痼疾。也顯示出他對國際現狀、對美中關系以及海峽兩岸關系的誤讀,對連戰大陸政策(郭文很有意地回避了對宋楚瑜大陸政策的評價)的誤讀,明顯地暴露了本次大選中民進黨的致命傷。

 

  郭文認為,“任何有關台灣現狀的改變,必須由台灣人民共同決定”,語言上非常堂皇,但在具體的國際現實、社會環境及實際操作中卻包含了種種危機。台灣人民當然有權決定對台灣人有利的改變。但是,任何對台灣人民有害的決定,作為理性的知識分子,應該大聲疾呼,予以反對和阻止。人民是會犯嚴重錯誤的,狹隘、偏激甚至別有用心的政治家,利用並鼓動人民的缺陷,造成災難和悲劇。在歷史上,納粹德國便是全民運動(一位美國記者及作家就說過“每一個德國人都是納粹分子”),中國大陸的文革也是全民運動所造成的災難和悲劇。而在現實中,在錯誤的族裔領導人的鼓動下和錯誤國際政策的誤導下,人為的分裂和戰爭,已造成沖突的族裔間慘烈的傷亡和現實的痛苦生活,科索沃就是極為典型的例子。台灣的有識之士和台灣人民,應該有足夠的理性和遠見,避免“全民犯錯”的悲劇和災難。

 

  應該清醒地看到,美國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總戰略,仍是以和平戰略為主,以戰爭手段為輔。傳導美國價值的和平戰略是美國全方位的全球戰略,而美國的戰爭戰略目前仍是地區性的、局部性速戰速決的戰略。美國現在沒有與中國大陸展開全面戰爭的戰略策劃和準備。一個無情的戰略現實是,中俄兩國已經在車臣和台灣問題上完成了“戰略利益互為輸送”的默契和聯盟。美國不可能將與俄中兩國同時由“介入、交流”(engagement)的現狀惡化成“冷戰”甚至熱戰的敵人關系。因為這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和世界安全格局,這不符合美國商界已取得中俄巨大市場的利益。美國不僅在避免與俄中雙重敵人作戰的可能性,甚至在避免與其中單一敵人作戰的可能性。美國民主黨政府在科索沃戰爭的失誤已經顯現,這直接促成了俄羅斯新強人普京的崛起,采納失誤舊政策的固執造成美國務卿奧布萊特拒絕“認可”普京,但她沒想到,她正在幫助普京助選,因為,由美國民主黨政府外交政策的失誤造成的俄羅斯的民族主義和對“泛民主”的反省,正是強人普京政治上快速崛起的主要驅動力。與此相對,共和黨總統提名人喬治 W 布什的新俄羅斯政策的理性,將增加其問鼎白宮的強韌力度。 

 

  再來看美國的對台灣政策,台灣是美國的盟友,台灣正在開拓自由的疆域。美國將以“台灣關系法”履行美國的職責和義務,捍衛、保護台灣的自由和民主。但自由和民主並非一定要引向台獨;美國政府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兩個中國”,不支持“一中一台”的政策,正式明確表示,保持和平現狀,保持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問題,是美國的一貫做法。

 

  在該文中,郭正亮先生將連戰的大陸政策與陳水扁的大陸政策混同在一起,至少是觀察分析的失誤。需要強調的是,筆者十分贊同郭正亮先生的看法,即陳水扁的“新七條”有著“較重要的突破”。但畢竟,連十條與陳七條,有著很大的質的差別。連戰的“新十條”的兩岸政策顯示“穩重而積極”、“和平而又善意”、“務實而又可行”的特點,連戰後來講話中強調“兩岸是兄弟”的友善呼籲,正是其他總統參選人不會或不敢講的。

 

  郭文還強調,“中華民國舊法統,在台灣人民心中已名存實亡,不再具有正當性”,中華民國不是舊法統,而是一個歷史和現實,他是國民黨實踐三民主義、逐步實現自由經濟、民主政治的成功載體,他包含台灣,但他的生命輻射力不止限于台灣。二十萬在大陸的台商和更多的文化、政治理論及教育交流的新台灣人的努力正在主動的或非主動的進行這種“輻射”,在幫助中國大陸的現代化和民主化。迄今為止,中國國民黨仍應該是承負孫中山先生“天下大同”、“博愛”的終極使命的中國國民黨,而不是自我矮化的“台灣國民黨”。如果中國國民黨如郭正亮先生所雲已是“台灣國民黨”。那麼,這種放棄優勢,恪守劣勢戰略,將是世上最愚蠢的戰略。

 

  強化中國國民黨的歷史使命,不僅是理想,而且是嚴峻的國際背景下的最理性的戰略抉擇。而對于台灣民進黨來說,有沒有遠見,有沒有氣度,有沒有真的從台灣兩千萬人民的現實的和長遠的安全和福祉考慮,最關鍵和最重要的戰略抉擇,就是在于民進黨有沒有宏闊胸襟,將台灣民進黨改名為中國民進黨。

 

  那麼,目前兩岸關系的鍥機在哪裡?中國大陸鴿派領導人士的汪道涵先生提出的“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蘇起先生強調的回歸“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這兩種提法有相當大的兼容性。而在中國大陸白皮書中,以相當的篇幅,說明“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兩岸關系轉圓的鍥機就在于此。

 

  求人不如求己,台灣政界人士和民眾完全可以從自身,發現改革台灣、改革中華的偉大的力量。戰略抉擇需要戰略智慧,兩岸經濟日益拉近和結合,“已經形成了牢固的兩岸政府追求統一的框架和基礎(香港台資協會會長潘漢唐語)”,就是這一戰略智慧的基礎。在現代化民主化進程中,台灣已走在前面。台灣完全可能、完全有條件,發揮引導和創造性作用,與中國大陸改革精英人士和民眾一起,創造兩岸歷史的新紀元。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