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誰在造成災難?

--評手查選票

湯本

ABC的女主播Cokie Roberts是一個具有民主黨理念傾向的自由派人士,但她不贊成艾爾.高爾陣營的進一步行爲。她在佛羅里達州向全美國報導,她認爲,手查選票的啓動,如果共和黨也如此回應照此辦理,在其他縣、州也展開手查票,將是美國政治災難的開始。

從表面上來看,手查選票體現民主,每一個人的選票都會得到認真對待,但是在這種表面尊重民意的背後,美國已經滑向了政治良知被踐踏,道德文化被摧毀的危險邊緣。

根據1113CNN的民意測驗,34%的人認爲他們支持手查選票,能夠體現民意。但還有66%的人認爲手查選票將使民主受到負面影響,認爲手查選票查票人帶有很大的個人傾向。ABC 有一項民意測驗,在目前的爭執中,你認爲兩党候選人誰更沒有道理,67%的人認爲是艾爾.高爾,洛杉磯時報1110日讀者來函全是批評艾爾.高爾。

更爲不合理的是,像他們向媒體發佈有選擇的新聞一樣,民主黨推動的手查票的縣是有選擇的,是在民主黨占多數的縣份。

更爲荒謬的是,如果手查選票的最後還是喬治W布希占多數,艾爾.高爾陣營還將以法律訴訟的方式繼續“戰鬥”,如果法律訴訟的戰鬥也告失敗的話,即喬治W布希當選的話,他們還將以“抵制”(boycott)的方式繼續戰鬥。艾爾.高爾陣營如果實施他們的計劃,這將在美國是史無前例的。

重新手查票,艾爾.高爾陣營創造先例,對大選進行法律訴訟,艾爾.高爾也是創造第一例。

迄今爲止,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喬治W布希陣營在佛羅里達州有任何不道德的選舉行爲。選舉中的誤差,選舉中的誤票、廢票,都屬於正常運作的範圍。選票如此接近,是本次大選的一個特徵,其他各州都有此情況。這時,即便是微小的差別,也應該根據美國憲法,根據選舉人團的票數的多寡,決定總統。至於選舉人數(Popular voters)能否決于總統新的提法能否改變選舉程式,按照憲法規定,則需有三分之二的國會議員的票書,以及三分之二州的贊同,才能修改憲法的這項規定。這不僅將危及美國聯邦制的憲政,也將造成參選人輕視小州的弊病。更爲嚴重的是,將造成候選人短視的政見,爲了取悅選民(包括一些不瞭解美國立國之本的新移民),而不顧美國的長遠利益的弊病將更爲嚴重。而這一弊病現象在現存的總統執政中已經出現。

196011月的大選,根據英國作家撰寫的美國史中指出,尼克松面對以芝加哥市長戴利(即現任艾爾.高爾陣營負責人戴利之父)爲主等兩個州有大量作假票的選票舞弊,甘乃迪的112,803選票明顯舞弊,甘乃迪涉嫌與黑幫合作選舉舞弊的現象(甘乃迪當時還與此黑幫頭子分享同一個情婦),假票現象如此明顯,使得所有共和黨資深領導人包括在當時現任民衆衆望所歸的總統艾森豪威爾將軍力勸,要求尼克松進行法律追查到底,尼克松爲了國家利益,放棄追查,仍然決定承認甘乃迪總統當選。尼克松更爲了不起的,是以自己的影響力,將在紐約報紙上連續發表的揭露甘乃迪--戴利陣營舞弊作票的18篇文章停止刊發,系列文章只發表了四篇就被尼克松終止。(Paul Johnson: A History of American People P.854

1110日,芭芭拉.沃特(ABC著名女主播)在訪問尼克松的前助理時,問道,尼克松作退讓決定時,有沒有感到難過和心酸,回答是,“沒有,因爲他更熱愛美國”。

福特和多爾在1976年競選總統、副總統時,也面臨極小的差距,也存在可以復查選票的種種理由。但是,他們放棄了,福特和多爾誰也不願意作打破美國總統大選上“良知第一,美國利益第一”無形精神約束的傳統的第一人。

但是,艾爾.高爾就敢。在繼“創造了英特網”之後,艾爾.高爾就敢作打破美國總統大選上“良知第一,美國利益第一”無形精神約束的傳統的第一人。

有人認爲,現在不是當年冷戰時期,爭執一下也沒有關係?但是,憲法要不要遵守?但是,民主制度就不要良知起作用?

再者,民主黨人士的雙重標準十分明顯。當共和黨人士人數票超過民主黨人士的人數票時,但選舉團票低於民主黨人士時,共和黨遵守憲法,沒有任何異議,涉及問題還主動退讓。當民主黨人士人數票超過共和黨人士的人數票時,但選舉團票低於民主黨人士時,民主黨人士和他們鼓動的一些民衆,爲了個人的利益和政黨的利益,大肆喧嘩,要取消選舉團票。第一夫人喜萊莉就是其中一人。放棄良知,把民主制度和民主程序變成個人手中謀取個人利益的玩物。

在大選問題上,現在爭執一下也沒有關係嗎?道.瓊斯股市不斷慘跌,直接影響美國經濟。民主黨會怨恨共和黨的罪過,共和黨會指責民主黨的問題,但在美國歷屆大選後股市歷史記錄來看,共和黨當選總統後股市上升的記錄大大超過民主黨人士總統。

1999年,當筆者本人在北美、香港、新加坡的報紙、雜誌、電臺、電視、演講中以中英文發表反對共和黨過度行爲時,批評的程度十分激烈,沒有一個共和黨人士因此批評筆者。但當筆者最近以理性的方式,批評80-20,以及大選中艾爾.高爾違背美國立國基本精神的行爲時,民主黨人士跳出來指責筆者,甚至罵筆者是“漢奸”。這堙A提出一個問題,誰的胸襟更寬?

政客再自私,也不能違背美國民主傳統,但喜萊莉就敢無視憲法,發出“取消選舉團”的叫聲。巧的是,昨夜洛城本地電視台九頻道的記者在洛市中心問過路人對取消選舉團票的看法時,一位年輕人回答﹕道理上應該是誰得票得的多,誰應該勝,但我不知道《憲法》。而懂憲法、律師出身、仍是身為第一夫人的喜萊莉在目前的情形下卻呼籲取消選舉團選舉,筆者認為,這是很不負責任的。

ABC主播泰德.卡普爾在主持鄰里會議之後,語氣誠懇而又心情沈重的呼籲:“爲了美國的福祉,總統候選人,以榮譽的退出,將比他爲了避免選敗而作所謂抗爭,更可以避免災難。”

從喬治.華盛頓開始的傳統,是珍惜,還是踐踏?戴利父子兩代人就敢踐踏。艾爾.高爾陣營就敢踐踏,高爾代表了一種文化,一種Me Generation的嬰兒潮文化。希特勒、史達林沒有摧毀的美國的民主制度,將因爲高爾在選舉問題的攻擊而受到巨大的傷害,而且以民主的花言巧語,魅惑著知識程度不高、理性程度不強的民衆。

良好的政治制度的建立,起始于偉大政治家的道德良知。良好的政治制度的維護和發展,也有賴於政治家的道德良知。

簡言之,高爾陣營的正在創造的幾個“第一”,使美國大選中民主政治的君子的道德文化傳統遭到破壞,使美國的選舉機制面臨危機,使用心靈來遵守的憲政傳統也受到無情挑戰。

歷史已經證明,美國的民主政治須臾離不開良知自律、良知制衡的道德文化。對於美國的傳統的良知自律下、良知制衡下的民主政治的摧殘,比銀行搶劫犯的罪惡還要嚴重,不僅將給美國帶來災難,也將給世界帶來災難。

如果說政治道德文化是內在的,如果說政治制度機制是外在的,如果情勢持續惡化,歷史將會證明,近十年來,美國的內傷是從柯林頓總統開始的,美國的外傷是從高爾開始的。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