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國人和華人的驕傲

--評高行健獲諾貝爾獎

湯本

“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

高行健獲諾貝爾獎,應了“行健”兩個字。“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這是純中國的,這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無論它融入了法國文化的傳統,還是融入了世界文化的現代因素。中國文化曾經被挫敗,但中華文化的精華經由現代世界精神的融合,再造,提升,充滿生命力,充滿生機。高行健獲諾貝爾獎,就是一個證明。

從文學成就上來講,本人贊成劉再複教授的看法,高行健先生獲獎當之無愧。誠如諾貝爾獎的評語指出,高行健作品體現了廣闊的精神,以及他在文學創作中對打通小說與戲劇的界線的貢獻。

只要是現代中國人獲獎,無論是廣義的中國人還是狹義的中國人,我們都應該爲其自豪和驕傲。即便是揭露社會陰暗面的成就,也是一種文學成就。狹義的中國人,是有中國國籍的中國人;廣義的中國人則是涵蓋深廣的,很難一語囊括,郝柏村認爲自己是中國人,王建煊、馬英九認爲自己是中國人,陳文茜在強調自己是臺灣人的同時,行文講話,處處顯露自己是中國人,很多華人說自己是中國人,當然此說更多具有美籍華人的意義。

尤其是現代中國人,其意義則是更爲深廣的。

面對高行健獲諾貝爾獎,有三種強烈的反應,很值得作一些評論。

一是,過度政治化的表述和讚揚。有一位朋友居然認爲,高行健獲諾貝爾獎“與中國人無關”。

二是,中國大陸官方,表示沈默,拒絕對高行健的作品予以評論。

三是,一些人士認爲高行健的知名度和文學成就遠遠不如海峽兩岸的著名作家。有的人很是抱不平,中國大陸某某名作家沒有獲獎,臺灣某某名作家沒有獲獎,認爲很不公平。

我們盡可能從善意來理解“與中國人無關”的評論,正如高行健強調他的獲獎是因爲他是一個“作家”,而不是因爲是中國人或者華人,這話很對。一個科學家或者作家,當他的成就具有世界意義的時候,才可能獲得諾貝爾獎。

但這句話,也必須非常小心的對待,高行健的成就,必然與“中國人有關”。因爲他以前是一個有中國國籍的中國人,現在是一個廣義的中國人,或者法籍華人。

楊振寧先生獲得諾貝爾獎,曾多次強調他在中國的西南聯大打下的扎實的基礎,他沒有數典忘祖。他從來沒有公開否認自己不是中國人。

高行健先生也是如此,他如果沒有在北京外語學院學習法語,就沒有法國文學和法國文化的修養造詣,他的精神很難開闊,他就很難在諾貝爾獎最後三個人選--三個中國作家的作品中脫穎而出,無論楊、高讀書時的中國是何種政權,沒有人民的血汗,就沒有梓梓學子讀書的學堂。你可以咒駡統治者,但你不能咒駡人民。你可以咒駡某一個政黨,但你不能咒駡中國。你可以忘卻政客,但你必須銘記人民。

因爲中國不是幾個政客和政黨的。沒有一個人和一個黨可以壟斷對中國的專有權。中國是屬於中國人民的。中國是屬於中國人民,政治中國已有一部分具有世界現代性,或者叫做與世界融合,這就是村民和鄉民的選舉制度的奠定成功和普及。而經濟中國和文化中國則屬於全世界,且不談文化中國,經濟中國不僅在造福中國大陸人民、臺灣人民自己,也在造福美國人民(包括美國華人)。

二是,中國大陸官方的沈默,拒絕對高行健的獲獎一事予以評論。這是極其不智的。諾貝爾獎獲得者的作品有很多是反政府,反權威,揭示社會黑暗面的,這是諾貝爾獎的一個特點。無論是在美國的獲將者,還是前蘇聯的獲獎者,東歐的獲獎者,都有這樣的特點。這絲毫不減諾貝爾獎得主的文學成就。中國大陸早晚要在媒體、輿論、出版界接受多元的自由的國際現代理念。一個允許別人反對批評的政府,才可能是穩定的、受歡迎的政府。

三是,一些人士認爲高行健的知名度和文學成就遠遠不如海峽兩岸的著名作家。有的人很是抱不平,某某名作家沒有獲獎,某某名作家沒有獲獎,認爲很不公平。

高行健是獲諾貝爾獎的中國人的第一人,也是華人的第一人,海峽兩岸的作家很多是大作家,獲得諾貝爾獎無疑是優秀作家,沒有獲得諾貝爾獎的作家也可能在日後有可能獲得諾貝爾獎,大作家也罷,小作家也罷,多一點包容,少一點文人相輕,中國文學與華文文學才可能昌盛。

對於優秀藝術作品,優秀文學作品,評價總是見仁見智。試舉一例,筆者最近看一部美國電影《Random Heart》,這實在是一部好影片,筆者連看錄影帶四遍,越看越喜歡。但這部電影票房並不好。筆者可以寫評論對該部影片予以好評,但卻無意要求,也無能要求所有的人都認同筆者的審美標準和審美感受。

作家高行健,因爲追求完整的自由而流亡,但他的心沒有流亡,心系中華,他沒有忘卻曾經是苦難深重的土地,他沒有忘卻追求理想,才能創造出優秀作品。因此,高行健作爲作家本人,在獲得全世界閃光燈的聚焦的時候,不要忘了自己是一個中國人,或者華人,不要忘了自己血肉之驅的來源,不要忘了自己文化精神的來源之一--中國。

各國媒體在報導,流亡作家高行健獲得諾貝爾獎。“流亡”變成了很刺目的字眼。美國也有人不喜歡美國到外國去“流亡”的,但他可以任何時候自由地回到祖國-美國,不存在任何流亡的意義。因此,美國的“流亡者”,媒體不去關注。自由民主是當今世界的至高的權威,他享有很多豁免的權利。

既然自由民主具有如此的權威,人們爲什麽不能變得聰明一點,把這五四以來中國人奮力追求的法寶作爲自己治理國家的法寶?

當然是逐步、緩性的自由民主化,而不是急性的社會激變,這一點請參見《兩個兩岸.政治特區》等相關文章。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