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恐怖”在美國

--兼評台獨人士的心態的合理成份

湯本

        如果你問朋友,在美國有沒有恐怖事件?他(或她)有沒有恐怖的擔憂?當然,他(她)會告訴你,美國是世界上恐怖最少的國家,但不等於沒有恐怖。我的幾位朋友告訴我,他們的主要恐怖是“槍殺和搶劫”和“故意製造車禍”。

  但是,如果把“槍殺和搶劫”和“故意製造車禍”放在一起比較,哪樁更恐怖?選擇“故意製造車禍”更爲恐怖者居多,因爲,美國經常發生“槍殺和搶劫”的地區,你可以少去或者不去。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是你不能避免的事情,有幾個“老墨”(通常是非法移民)在高速公路上突然從你左側線或者右側線搶道過來,突然刹車導致突然停車或者突然減速,讓你措手不及,撞在他的車的尾部,四五個墨西哥人的“治傷病”,車子的損壞,狠狠地敲你的保險公司一大筆,保險公司猛漲你的保險費,讓你氣得說不出理由,讓你氣得無法發泄。

  但這還是有辦法,吃一虧長一智。你可以到DMV 開辦的“防範型駕駛員訓練班”學習,將會有很大的長進,至少,可以使你在高速公路上減少被人故意製造車禍的可能性。

  還有兩種回答也很常見,一是“離婚很恐怖”,二是“工作壓力大也很恐怖”。這兩者,你自己如果有足夠的自立能力;你如果理解到在美國,你要和幾乎是全世界的精英人物競爭,你就會釋然。你就不會把它們看成恐怖。

  所有以上的這些恐怖,都沒有筆者最近獲悉的一項恐怖更爲恐怖。有一位消息很靈通的朋友告訴筆者,有人在錄我在AM1300的所有訪談節目,以此作爲未來“整”我的“黑材料”。我難以置信,您也會難以置信。但這是“中國大陸文革式的恐怖”在美國!

  筆者在洛杉磯聽衆最多的一家電臺AM1300,每月第一個星期四晚有“脫口秀”節目,談政治,談文化,談電影,談男女婚戀。據兩位男女主持人講,筆者的訪談十分受歡迎。每一次上節目,筆者也都看到五條聽衆來電的電話線全部亮著燈的情景。筆者自己在E-mail、電話上、傳真上、朋友聚會上、演講會上、餐館中以及其他場合上,受到聽衆朋友的熱情鼓勵和支持,友好的問候以及認真的建議。籍此撰文機會,再次感謝你們!套一句俗話,“各位的鼓勵是我努力的精神動力”。

  繼續回到朋友告訴我的“故事”,我聽了這位消息很靈通的朋友的消息後,第一反應是哈哈大笑。沒有比這樣不懂得美國憲法的人更爲可悲的人了。但,漸漸,我又笑不出聲來,我的心沈重起來。在自由的美國國土上,還有人在幹著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的陰暗行徑?這是爲什麽?一個自由的公民(或居民),放著無邊寬廣的世界,不去奮鬥,不去熱情地生活,而是鬼鬼祟祟準備針對一個自己並不瞭解的人“黑材料”、準備“整肅”他。

  這是爲什麽?我越是深思,越是感到“恐怖”,感到“毛骨悚然”,這種行爲,與文化大革命中迫害狂們以及暴徒心理沒有什麽兩樣,他也許也會說幾句“民主”的辭彙,他也許也會喊幾句反對專制的口號。但在實質上,他同樣是以四人幫的陰噁心態、四人幫整人的手法,來對待自由社會中與他的狹隘陰暗觀念不同的思想,很可怕的是,中國大陸的極左者與這個錄音的“極右者”屬於同一思維方式。文革的陰影還在美國延續,這是一類人與“鬼”難分的幽魂,他們還活著。我感到痛心的是,類似這種陰暗的心理人和行爲,在美國人中有,在臺灣人中也許有,但是相比之下,在大陸人中這類人更多一些。這也許是爲什麽文化大革命能夠在中國大陸轟轟烈烈開展起來的原因,而在美國和臺灣則不能。

  我爲我自己也是大陸人感到慚愧,我爲這個來自大陸的華人感到可恥。同時,我突然醒悟到一點,爲什麽很多主張台獨的人士有如此強烈的感情和追求,不正是因爲大陸人中,還有著這樣的霸道的、這樣喜歡以整人爲樂爲榮的人的存在!

  筆者再一次感到,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一些台獨人士的心態是有其合理成份。需要溝通,需要瞭解。當然,這種台獨人士的心態的合理成份,並不意味著可以取代國際和平安全戰略結構、臺灣的經濟的利益和未來大中華地區現代化、民主化前景……

  但是有一點,十分清晰,如果中國大陸不努力推動政治改革,不從政治制度以及文化層面的建設,努力清除上述官僚的乃至個人的“霸道”、“整人”的歷史性流毒的社會性惡習,而這種社會性惡習居然還在美國繁孽滋長,又怎能讓臺灣民衆口服心服?

  當然,我爲自己是來自大陸而感到自豪,筆者、論壇作家和網上的朋友們,很多是來自大陸,我們爲我們自己能夠努力學習、吸收西方文化的精華的同時,努力思考、吸收東方文化的精髓,而感到生當二十一世紀人的人生意義,而感到自豪。但我們不能不否認,來自大陸的華人對歷史和現實所應該作的深刻反思。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有兩款明明白白指出:“國會不應該對言論自由,有任何減少和限制。”“人民持槍的權利,不能有任何違反和侵犯。”(美國克萊蒙研究所所編《美國獨立宣言與美國憲法》)

  美國的立國之本保障了每一個自由的公民的言論自由的這種權利。我們,曾經在少年時期經歷過極權時代的一代人,經歷了不能自由說話的痛苦,更應該珍惜這種權利,牢牢把握住自己在美國的言論自由的權利和持槍的權利。

  美國的自由、美國的憲法,是一部大書,值得我們終生熱愛,值得我們終生研讀。對於在陰影堨穻s的人,是不配在美國自由的陽光下生活的。讓他(或者他們)留在陰影中生活吧,讓他們的心靈在陰影中痛苦吧。當然,還有一點祈望:上帝,請拯救他們!

  面對這類製造“恐怖”但實質上是在製造自我黑牢的人,我的回應是,讓我們生活的更加歡快坦然,讓我們更自由地縱論天下,更歡樂地大笑……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