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百分之一和百分之百

 --評生命科學家楊煥明參與破解生命之謎

湯本

  楊煥明教授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他參與生命基因的研究,獲得成就,真是令我感到很高興。

  根據《亞洲週刊》封面故事的報導,人類生命基因圖譜的破解工程,以美國英國兩個國家爲主,共有美、英、日、法、德、中六個國家參加。在美國的各研究中心,約有百分之十的華人科學家參加了研究工作。中國科學院遺傳所人類基因組中心主任楊煥明教授,也是中國科學院協調南北研究中心的執行專家小組的組長,主持了中國的合作項目。由楊煥明和于軍(畢業于紐約大學)在國際人類基因組協調會上,通過國際合作,爭取到人類基因組百分之一的測序計劃。根據楊煥明的介紹﹕中國大陸只用八個月的時間走過了別的國家十年、甚至十六年才走過的路。

  煥明認爲,“不要小看這百分之一,它代表著在這個里程碑上,已刻上了中國人的名字,通過參與,我們可以分享資料、資源、技術與發言權,最終開發中國自己的基因資源。”

  煥明和他的同事們(多數是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承擔了百分之一的人類基因研究測定任務。這百分之一的科研研究參與,將獲得百分之百的資訊和資料的共用,真是一個十分合算的科研合作,也是一項前景無可限量的科研事業。  

  根據中科院院士、中國大陸八六三計劃的首席科學家的強伯勤先生介紹,因爲煥明和他的同事們的努力,中國大陸的生命科學基因研究走在前列。

  1994年,煥明在美國UCLA生命基因科研小組工作時,常常來我處,很少談他的具體的科研研究,但有一次談到也只是談一種宗教人文現象,他告訴我,他的研究小組內有好幾個美國一流的生命科學家,但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們當時的看法,也已經是相當前瞻。他最感驚異的是,當時的基督教徒的科學家,已經被基因內的排列組合的美麗對稱而震攝,認爲只有上帝才能夠創造此奇迹。我曾經把他的這個感受寫在一篇文章中。

  在美國,我們無話不談,常常談到我們對中國大陸現狀的的種種憂慮和不滿。後來,他回到中國醫學科學院(協和醫院)工作的時候,我曾經趁出差之機,去看訪過他。北京的晚秋的早晨,我在古今混合的建築群中找到他的研究所,他介紹一位老教授給我,這位老教授是50年代從美國回來的。我的第一印象,這個老教授曾經被耽誤了多少寶貴年華。中午,煥明請我去全聚德吃烤鴨,我們聊起很多大陸的腐敗,工作的艱難,人事莫名其妙的複雜,他很感歎。但是,他說,畢竟要有人在中國大陸發揮作用。而這個人應該是科學精神、現代理性強烈的“人”。

  在這之後的期間中,我們不斷用聖誕和卡、信件和電子郵件保持聯繫,後來煥明又去了丹麥作研究。大概在1998年,煥明來到中科院工作。我們通了兩次e-mail,就彼此因爲忙,暫斷音信,但卻常在念念之中。

  煥明是浙江人,浙江人傑地靈,很多強人霸主,很多富商巨頭,很多文人騷客,也有很多也科學家。強人有權,富商有錢,文人有名,科學家卻清貧。煥明能夠以科學爲使命,不懈奮鬥,才有此成就,在此人的價值以錢的數額衡量標準的世俗世界,煥明的精神世界是超拔的,實在令人感動。

  根據《亞洲週刊》報導,有知情人介紹,楊煥明的中心一開始經費嚴重不足,自己去浙江籌劃科研經費,十分艱難,後來才有國家四千萬人民幣資金的投入。美國在基因測定方面投下19億美元,日本也投下5億美元。相比之下,中國大陸資金十分稀少。

  但是,如果不是一批在美國接受教育、科研的科學家返回大陸工作。沒有他們通過自己多年的科研工作和個人努力,怎麽能夠在美國建立起科技人脈,中國大陸科研機構怎麽能夠獲得這種機會。

  我的一個朋友,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專家,告訴我,當他在聽到一首歌曲中,歌詞唱道“大中國要上路了”經歷很多人生風霜從不落淚的他,突然情不自禁,砰然心跳,流下眼淚。我知道,這個在美國居住十多年的老朋友,所流的眼淚,有太多的內涵,有太多感觸,有太多的痛苦,有太多的情愫。

  是的,“大中國要上路了”,這是何等的沈重。多少年來,大中國就是不上路,一直在內鬥中,一直在自我殘殺的災難中。再看看海峽兩岸,多少歧見,多少歷史負擔,多少矛盾,怎不令人歎息。

  “大中國要上路了”,當然,新一代留美中國大陸科學家應該發揮前所未有的作用。

  “大中國要上路了”,不能沒有大美國的幫助。美中關係的良好發展,幾乎是中國大陸各個領域改革、發展的重要媒帶。同時,新一代華人科學家與美國科學界良好的關係,將有利於美中兩國的關係的發展。

  “大中國要上路了”,不僅要上科研之路,上教育之路,上市場經濟之路,也要上現代法制之路,也要上政治體制改革之路。

  如果,回大陸的華人科學家以他們自由思考的精神,向中國大陸的政治問題、社會問題上聚焦,能不能被允許會不會受到麻煩科學是無祖國的。生命科學是無祖國的,自然科學是無祖國的,政治科學也是無祖國的。科學屬於全人類。沒有自由思考的精神,就沒有科學的創造和發明。自由思考、自由創造的精神和價值是不應該只束縛在某種領域內的,她是沒有界域的。我想,閱讀這個網站的很多網友,和我一樣,耐心但熱切地期待著中國大陸的這一天的來臨。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