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如此腐敗官僚,老百姓爲什麽能夠忍耐?

湯本

筆者曾經在東北工作多年,那埵酗@個縣官X書記X書記在四人幫時追隨四人幫,左得出奇,坑害百姓。改革之後,他仍然是爲官有道,擔任地委書記,現在離休後,其子仍個個倡狂,貪欲與色欲肆虐,最近,其長子因縱欲而四十多歲就病亡。地方官僚仗著天高皇帝遠,很多養有情人、“小秘”、年輕“公關”,正是“懷堜窱菑U一代”。他們不喜歡訪美,而常常訪澳門、訪泰國,可以縱情色情、賭博場所。他們的貪腐現象極爲嚴重,企業虧損,官僚富裕,百姓敢怒不敢言。一位老共產黨員痛心地說,“這樣的人,哪像共產黨員?這樣的政府,怎麼能叫為人民服務?是欺壓百姓的政府,老百姓真是太無能了!太老實了,被欺侮也不敢說話!”

而在中國大陸,這樣貪腐的官僚,在很多地方,就是共產黨員。中國大陸的腐敗的危害,在侵蝕國基、敗壞民風、傷害生産力。如此下去,如江澤民所說,這會“亡黨亡國”。不久前,洛杉磯時報報導引述,大陸學者何清漣指出中國大陸正在由“組織性的腐敗和貪污,已經導致制度性的腐敗和貪污”。

老百姓的太無能和老實,被欺侮也不敢說話,是有歷史的。彭德懷元帥就講過,“三年災害是人禍,老百姓餓死了還不造反,中國老百姓太老實,太好了!”再遠一點講,不久前,筆者在美國公共電視台(PBS)看到一個歷史紀實片,談到國民黨在四十年代末期的腐敗,其中有一個抓壯丁的貪腐事件,當時抓到數十萬的壯丁中,有近百分之五十的人在途中病死餓死,達到目的地的人瘦得皮包骨,抓壯丁,運送壯丁去軍事集訓地是有預算經費的,而這些經費大部分被貪污了,造成了壯丁還沒上前線還沒有被訓練,就餓死病死的荒唐悲劇。顯然,貪污是一種流行病,在歷史上,你貪我貪大家都貪,最後,國民黨敗退臺灣。當年的國民黨官僚和現在共産當的官僚患的是同一種嚴重的疾病。

面對如此腐敗官僚,老百姓爲什麽能夠忍耐?

筆者覺得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是,中華民族具有得過且過的民族劣根性。只要好了一點,活得下去,就忍受。

二是,中國大陸精英改革人士還在,在沿海地區,地方官中好官也不少,如徐匡迪、薄熙成等等。這些人與庸官黃菊、貪官成克傑等人相比,很有人望,很受擁護。他們的素質與能力,做事方式,很現代化。如徐匡迪本人英語流利,曾在德國大公司作過主管副總裁。大都城的現代化對周邊城市的衛星化效應,對衛星化小城市及其周邊廣大鄉鎮、農村的現代化轉型和發展,起到了很大的經濟輻射作用和經濟推動作用。發展地區不亂,落後內地即便有小型抗議風潮動亂,不會影響大局勢和整體社會穩定結構。

三是,中國大陸自改革開放以來,民衆普遍有了經濟實惠,很多社會精英、知識份子或者底層普通百姓中的能人,只要努力,個人發展都有了相對的空間。這是腐敗嚴重,社會仍相對穩定的原因。

四是,西方冷戰人士、台獨傾向和前蘇聯“一夜民主化”而崩潰,導致權勢貴族空前猖獗,國弱民窮,幫了中國大陸“穩定”政治局勢的大忙。

五是,中國大陸的社會政治總體結構還得到控制,中國大陸象一隻已經破損的大船,一邊在漏水,一邊還在搖搖晃晃前進,據華盛頓一家研究機構的最近的研究成果,中國大陸政府官員的腐敗程度,在全世界排名第60。前59個國家的腐敗比中國大陸更爲嚴重,但59個國家大多數還沒有出現總體崩潰的現象,如俄羅斯的上千億美元的“世界銀行”及“美援”等方面國有外國貸款的貪腐罪行,因爲俄羅斯是“民主”國家,迄今尚未受到美國民主黨政府及美國媒體對“俄羅斯貪腐政府官僚”的譴責。

但是,中國大陸的社會的總體危機還在,而且越來越嚴重。黨魂的腐敗,對民魂侵蝕猶爲嚴重。中國大陸民魂的渙散,十分嚴重。像筆者所提到演變的貪腐嚴重問題,在中國大陸很多地區(包括經濟發展很好的地區)比比皆是,若不處理,將釀成大禍。經濟的損失,社會的敗壞不說,對一代人的道德的摧殘更爲嚴重,筆者28年前的一個學生,只是一個小工人,居然亦仿效官僚,也養起情婦。

中國大陸的政治改革決策面臨十字路口,成者國運昌盛,民富國強,敗者則民怨沸騰,社會出現“一治一亂”的大動蕩。中國大陸的政治改革,說穿了,是下猛藥還是下慢藥的抉擇。體制內改革派歷來強調“下慢藥”,下了二十年,效果不彰,貪腐越來越嚴重。體制外的人士(包括一些趙紫陽的前智囊)現在提出“革命”的“下猛藥”的激烈看法。究竟是下猛藥還是下慢藥?筆者的看法是必須“下猛藥”與“下慢藥”兼而有之的決策。整體地區下慢藥,嚴懲貪官,治標,維持社會總體的穩定。局部地區下猛藥,治本,治體制(江澤民的“制度創新”),亦不斷吸取經驗教訓,也符合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以後,一部分人先民主化起來的“緩性民主化”的進程和規律。兩岸關係也將出現嶄新局面。

這個局部地區的猛藥就是兩岸政黨合作,在中國大陸開闢政治特區(參見《兩個兩岸》)。但在非常重要的努力是將“開闢政治特區”的創新改革納入“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以避免動蕩。所不同的是,不僅是補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的課,也補資本主義的民主政治的課,解決一腿硬,一腿軟的根本矛盾問題,激發中共各階層黨員幹部的競爭意識,形成被監督的真正壓力和自律精神,強化服務於民的精神,是中共自救的唯一之途。

除此之外,別無他路。

現在大陸官方老是批判臺灣一方在兩岸問題上“拖”得無理,你怎麽不批判自己老是在政治改革上“拖”得荒唐?你不還權於民(大陸局部先富裕起來的地區的民衆),怎麽能讓臺灣民衆相信,統一之後,他們已獲得的經濟權利和政治權利會得到充分保障呢?

看看兩韓在奧運會的高高攜手,含淚歡笑地聯合進場,中國人真是羞愧難言。兩岸領導人在兩岸改革事務和兩岸統一事務上的一拖再拖,導致敵對和戰爭氣氛,讓海外華人無奈而又痛心,難道中華文化是如此沒有自我革新的精神,難道中華文化是如此沒有包容的精神?難道中華文化是如此爲一己一黨自私的墮落?難道兩岸中國人不能攜手站起來,而一定要分裂廝殺著倒下去?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