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永不翻案”哪裡去了?

--評毛毛的《我的父親鄧小平的“文革”歲月》

湯本

  讀鄧小平女兒毛毛的《我的父親鄧小平的“文革”歲月》(新民晚報連載),自然産生很多感觸、聯想、評議,將不會是一次,一篇文章就可以寫完的。

  毛毛的回憶錄,給文革研究帶來新鮮資料,她的一些看法和觀點,也可成爲文革研究的一部分。但她的局限,是顯而易見的。

  文化大革命研究,將成爲文化大革命學,這是無疑的。本論壇刊發的張亭、朱老忠等人的文章中,深度分析文化大革命或文化大革命遺留現象,針砭時弊,十分入木。其功力,來自于作家自己的獨特思考。他們直接研讀生活本身,不虛文,不粉飾,講真話,他們的高度的概括能力、發現能力以及感悟真理的能力,不亞於專事研究教學的學者、教授。

  《我的父親鄧小平的“文革”歲月》先是留下一個巨大的政治之謎。毛澤東爲什麽聽任四人幫,或者直接說他自己的強人意志,將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等等整死、餓死,獨獨留下鄧小平的活路?歷史的友情使然?也許是一個原因。毛澤東始終對在自己的政治冒險、闖蕩生涯中,在險要關頭和自己站在一起、救助過自己的人,有所留情。即便在一段時期內,這些人不和他完全同心,在一條路線上,在整肅鬥爭中,還是網開一面,留於“人情”。葉劍英在長征途上,冒著生命危險,向毛澤東報告張國濤的“滅毛行動”情報,救了毛澤東。文化大革命初期,儘管葉劍英成了“二月逆流”的主將,在鬥爭批判中,毛澤東還是保了他。林彪垮臺,毛澤東便把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大權交給了葉劍英,這也是葉劍英、汪東興與華國鋒後來合手能夠“一舉粉碎四人幫”,逮捕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的重要條件。鄧小平也是如此,毛澤東在文革初前幾年完全發放工資給鄧小平,讓他在江西居住時,住在一個軍校的校長的二樓小樓中,這都是劉少奇等人做夢,苦苦哀求都求不到的。

  歷史的原因外,根據一位美國中國問題專家的研究,鄧小平延誤劉少奇執意要召開的文化大革命初期十分關鍵的一次全體中央委員會的會議,也是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中刀下留鄧的原因。如此次會議召集成功,對毛澤東的權威將是沉重一擊,雖然依仗軍權和林彪的支援,毛澤東不會致命,但在黨內占多數支援劉鄧。多數中央委員支援劉鄧路線,極可能反對文化大革命,給毛澤東一個重大的反擊。

  劉少奇政治上太天真,以爲還有黨內民主。鄧小平早就看出毛澤東、林彪合流的要害和絕大正軍權力優勢,勢不可擋。於是鄧小平縛手待斃,使得毛澤東認爲這個“四川小老弟”對他還有餘忠和愚忠,撫今憶昔,留下一條活命之路給他。

  第三個原因,也許,毛澤東當時對政治局勢的不穩定性,也“預留一手”,也可看出毛澤東在攪動大政治浪潮的時候,百萬人喪命的同時,沒有忘記要有收局的人。難道毛澤東自己已經感覺到自己是在搞“革命實驗”?或者“實驗性的革命”?

  毛澤東留下鄧小平的用意,以上幾句話還是很粗糙的,但這至少可以表明,毛澤東爲什麽留下鄧小平,可以是一個很重要的文革專題的研究項目。毛澤東是一個獨裁者。一人獨裁,文化大革中登峰造極。一人掌握黨內所有重要領導幹部的生殺大權,升遷大權。被監關中的鄧小平自己也沒有人權,他沒有與老朋友交往的人權,他沒有探望自己自殺未遂慘遭傷殘的兒子的鄧朴方的人權,他沒有讓在鄉下插隊務農的女兒來探望他的人權。

  毛毛的確寫出了有人性一面的鄧小平,也寫出了還有人情味的鄧小平。毛毛認爲,鄧小平在一生寫的最多的信就是在自己被監管時期,很多信,是爲了子女而寫的,毛毛和弟弟分別上了大學,就是鄧小平通過汪東興向毛澤東寫信的結果。但是,毛毛沒有意識到,在鄧小平家庭受迫害的同時,多少個家庭遭受到迫害?他們是沒有地方可以寫信懇求幫助的,他們的人的權利哪裡去了呢?

  在迄今讀到的毛毛的《我的父親鄧小平的“文革”歲月》章節中,毛毛最大的敗筆是隱去了一句鄧小平一生最爲關鍵的話之一,這就是著名的“永不翻案”,那是197281日,鄧小平寫信向毛澤東表示悔改之意,表示自己的錯誤,“永不翻案”,毛澤東在1972814日批示,爲鄧小平複出的最重要的一個批示。但是毛毛卻把它隱去了。事實上,時至今日,人人可以理解那個時代,鄧小平違心的也罷,還是鄧小平韜晦之計也罷,這都不重要,重要得是,鄧小平順應了那個時代的民意。但是,毛毛不敢提這個“永不翻案”,她缺乏站在反思高度來寫鄧小平的思考能力和精神魄力。這是令人遺憾的。

  毛澤東兩次打倒鄧小平,只能說明毛澤東最後堅決篤信他的“繼續革命”理論,他的“偉大”是不可動搖的。除了私人性的固執和自私之外,毛澤東以他的共産烏托邦的幻想,以他的個人的“中國人民的偉大導師”,甚至“世界革命人民的偉大領袖”的政治業績,作爲他人生的終結,他不希望一個鄧小平的“整頓”,把他的政治成就最高點給打消。毛澤東的“革命實踐”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毛澤東把千百萬人的生命的毀滅,把億萬人的生命的虛擲,成就了他的“實驗性革命”的“成功”實則是人類史上的政治災難和政治悲劇。

  無論是文化大革命之前,還是文化大革命中,在中國大陸的可憐的經濟發展努力上,即便以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的理論,鄧小平沒有錯,而只是做的遠遠不夠,遠遠不能滿足億萬人民的民意。但是,文化大革命之後的大刀闊斧的改革,鄧小平不僅做到了“永遠翻案”,而且是,大大翻了案,比翻案的程度超出十倍以上、百倍以上的“改革”,在經濟領域、市場領域堨面復辟資本主義。

  既然,歷史上有子爲父隱,當然也可以有“女爲父隱”,可惜“永不翻案”是隱不掉的。四十五歲以上的在中國大陸出生的人,都應該有這個清晰的記憶,“傳達中央文件了,鄧小平表示永不翻案,毛主席說他棉娷簸w,人才難得。鄧小平將復出工作。”如果,毛毛連這樣的一個基本事實都要隱瞞的話,她的作品中,還有多少隱瞞,還有多少忌諱,還有多少“女爲父隱”,人們就不得而知了。

  歷史人物在歷史中所經歷的事實,所發生的行爲,需要極爲客觀的描述;歷史人物在歷史的的作用,需要極爲客觀的評價。史家不應拔高,也不應貶低歷史人物。作爲女兒的史家,毛毛擁有了常人所沒有的資料、親身經歷、親身感受等方面的很大優勢,但是,如何以反省的而不是一味歌頌的,如何以在一個開放的與世界接軌的中國時代,用以被時間證明是非的現代理性,用寬宏的時代視野,用超出今人政治束縛的思考精神,來寫鄧小平,對於今天的毛毛來說,絕非一件易事。

  筆者深信,如果,從以往的歷史災難中,毛毛産生新的探索性思考,才能使自己過去生活的苦難變成自己這一代人以及下一代人的寶貴精神財富。毛毛還年輕,她還有很多機會。

  只有在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學術自由的天地中,才能寫出一個真實的鄧小平。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