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陳水扁和朱熔基的智慧

--高行健獲獎爭議面面觀

湯本

洛杉磯時報1016日的Living 版頭條文章談高行健獲獎,標題就是“中國有很多人不認可作家的諾貝爾是獎”,認爲很多中國人不認可高行健獲得諾貝爾獎。現在,純文學獎變的越來越政治化,不是誰願意和不願意的問題,而是在這個世界,本身就沒有什麽純而又純的東西,文學中本身就有政治性,就有社會性,就有東西方文化的交融性和衝突性。

面對這樣的情勢,高行健獲獎,對於西方社會應該有什麽樣的啓示?純粹從東西方互動戰略運用方面,西方社會的務實派會很快發現,西方出於自身的價值觀念,高舉自己滿意的樣板(從達賴喇嘛的和平獎到高行健的文學獎),原意是爲了東方的民主自由和和平發展。但卻常常吃力不討好,一方面大量投資,造福東西方人民,一方面在某一事件,某一觀點,又在不斷推促民族主義情緒日益高漲的中國民衆“反西方”意識提供現成的實例,推動自由民主的願望其效果常常是適得其反。

對於高行健獲獎,兩岸政治家也發表評論,如果看淡政治意識,僅從對這一國際性事件的反應中,表現個人應急應變智慧的人中,水準最高的是兩人:陳水扁和朱熔基。

陳水扁對高行健的“華人社會的巨大成就”的這一評論和熱烈恭喜,十分真摯,沒有任何投機的成份,完全是發自內心,與他長久追求的民主自由的理念一致,與他的“52”總統就職演說的內容一致(參見《民主的中華文化在台灣.今日短評》),與筆者瞭解到的他對中國大陸的期望的態度是一致(筆者有個人性資料證明這一點)。

更爲重要的是,陳水扁通過這一極爲高調的熱情祝賀,緩和了他面臨的唐飛辭職後的文化和信心危機,他對中華文化的認同,他對漢文化的欣賞和稱讚,爲臺灣心胸的拓展,爲臺灣人民主自由的理念的擴大,“臺灣人的精神地圖延伸”,作了一個恰到好處的鋪墊。

政治家應該善於利用機會,圖政治生存和政治發展。即便拼命反對陳水扁的人士不得不贊成阿扁打出了一個好牌,抓住了機會,緩和了臺灣政治社會在唐飛辭職後的焦慮心情和失落心情。當然,短短幾句話,還不能說是“一語定乾坤”,但足可以說,阿扁“一語緩危機”,也也在某種程度,顯現他思想和政治追求的一致性。

而朱熔基對高行健獲獎的看法是在日本接受普通市民座談問話時表達的,他說,他爲漢語寫作的文學作品獲獎而感到高興,他又認爲,不應對文學成就作爭議,否則大家會很不高興。最後他強調,諾貝爾獎不僅應該發給法國人,也應該發給中國人。

朱熔基的三點,顯示他對國際事務的瞭解,把高行健獲獎看成重要事件,但卻以平常心來看待,他表示高興和好感,說明他對歷史(六四)的隱性的不同意見,也說明他對華人世界渴望華人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和強大的瞭解,他高挂免戰牌,避免爭議。力圖避免他人再以此作“政治文章”,力圖超前看。

與中國大陸官方批判的反調和沈默的低調相比,朱熔基對高行健獲獎的評論是中調。朱熔基的中調顯示出他個人的智慧。處於他的地位,處於他的政治領導人的關係,左有江澤民,右有李鵬,他的講話不僅誰都不能得罪,而且還要讓海外華人有好感,更要表達他個人的個性和看法。朱熔基話不多,但是應對智慧卻很高,這正應了《紅樓夢》中的一句話“世事洞明亦學問,人情練達皆文章”。

再來看高行健的個人對自己獲獎的評價,他說他的作品不是“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顯然,他在強調的文學的現代性和世界性。這沒有錯。但是他的文學作品,果真沒有民族性和民族主義嗎?他的“非民族主義論”既合理又不合理。誠然,在集權社會,統治者用民族主義來壓制個人,他們不知道,只有個人的強大,才能帶來民族的強大。

但是,把民族主義看成了禍水,避而不談,從而否定,這是極爲錯誤的。如果因爲有個“外國籍”,從而否定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故土的民族性,否認自己是中國人或者華人,這是更爲可悲的。民族主義在今天的中國依然有他的進步性,雷頤先生對“民族、民生、民權”有很生動的注釋(參見《民族、民生、民權.網友論壇》)。三民主義並沒有過時,筆者的一些文章也談了自己的觀點。有一個朋友因此調侃我說,“孫中山不會在陰間委任你當部長,國民黨也已經下臺,你高唱三民主義又有什麽用?”

這個朋友是善意的調侃。但有極端觀點的人士,卻不夠善意,把理性的客觀的努力看成是“功利”,這是令人遺憾的。極端性觀點的人士,鼓吹民主,卻反對民主社會的多元,卻反對個人的觀點的陳述,將“民主”獨霸成自己的專利,這是極爲可笑,這是極爲狹隘的心胸,這是反民主的一種行爲。稍微懂一點美國民主自由常識的人都會發現此類觀點的極端性和荒唐邏輯與中國傳統文化、與文革的造反派的極左思路和荒謬“革命”邏輯沒有什麽兩樣。

本論壇上也有帶有惡意的攻擊,我們有權也可以刪除,但我們沒有刪除,並幫助他轉換文字版本後刊載在論壇的《自由言論》上。看在上帝的份上,讓我們寬恕那些無中生有、“莫須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惡言惡語”。因爲這種“惡言惡語”在視生命爲草芥的舊中國、古中國才會橫行。自由的美國拒絕詆毀和誹謗。那位先生應該儘快從這種思路中走出來,早一天就好一天,早一天就會使自己更聰明,如果那位先生認爲自己很聰明的話,這是本人的誠意。如果有機會面談,像一些與筆者觀點不盡相同的朋友那樣,那位先生也很可能成爲筆者的朋友,這是本人很真誠的話。心懷寬關的人不應該記恨,筆者很早就希望自己是個心懷寬廣的人。

高行健獲獎,在洛杉磯華人社會爭議也很大。人們須知,每一種評比,都有每一種評比的優點,同樣都有每一種評比的缺點。瑞典文學院是一個現實,評獎委員會是一個現實,你喜歡也罷,不喜歡也罷,他們將依然存在,他們的權威性和對西方社會以及對已經現代化的或者正在現代化的東方社會的影響力是不可忽視的。

筆者曾對一位洛杉磯華人社會很有成就的企業家朋友談到,關鍵性的問題還是在於實力。您有實力,您說話聲音就會響亮,如果一個華人大企業家,也效仿諾貝爾獎,建立基金,發出一百萬美元的文學大獎,以東方的眼光看世界,成立評委會,請對東西方都深刻瞭解但對東方有感情的學者來評獎,那麽,你想怎麽評,你就怎麽評,你想評誰,你就可以評誰,誰也不能把你怎麽樣。

無論各方面的對高行健獲獎的評論和爭議如何,我們許多在美國的專家學者,專業人士,企業家,在各種聲音中,對自己的身分定位也許會有一個稍微清晰的理念,我們是什麽人?

回答是,我們是現代世界的中國人,我們是願意幫助現代中國的世界人。我們是富有華人文化的美國人,我們是富有美國精神的華人。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