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正誤一則﹕老客樂應爲老“Clerk

  筆者在今日短評《老客樂,老Bobos ......--評美國嬰兒潮的精英族群的創造精神與風流的人生態度》中提到的上海話中有一個詞叫做“老客樂”,現經畫家王益輝指正,“老客樂”這個詞的涵義,應該是來源於上海話老“Clerk”之意,是英文“Clerk”之上海譯音,指在上海灘上的洋行工作和外資銀行工作的支援,工資很高,生活優裕,而非“Class”的上海話音譯。其後來的引申意義與筆者的文章所談的意義是一致的。

老客樂,老Bobos……

--評美國嬰兒潮精英族群的創造精神與其風流的人生態度

湯本

  上海話中有一個詞叫做“老客樂”,要弄懂“老客樂”這個詞的涵義,必須先弄懂“客拉斯”的涵義。所謂客拉斯就是英文“class”的上海話音譯,意爲:有風度,屬於上層階層,懂得很多上層階層的時尚,也是很有能力的意思。而“老客樂”中的客樂,此語極可能是“客拉斯”的減縮後的名詞化。老字一加,更有資格,更爲資深的意思。“老客樂”是指舊時上海灘上的精英族群,既是精通自己行業的精英人士,收入甚豐,“日腳過得斜氣好”,又是精通上流社會時尚,個人生活極爲風流的人物。

  簡言之,“老客樂”就是風流的精英人士。筆者之所以沒邊沒沿,沒頭沒腦地談起“老客樂”,是因爲79日洛杉磯時報週末版的《書評》專刊上就美國嬰兒潮的“Bobos”的精英族群作了評論。十分有趣,上海話中的“老客樂”與Bobos很有些相似。

  當然,作爲美國的一個領先的、在各個領域成爲領導人物、核心人物的嬰兒潮精英族群,比上海灘上的“老客樂”們,更爲強勢,更富有創造力,更強有力,更有精英的象徵,也更有當代的風流,更會縱情享受生活。自然,他們比“老客樂”們,更加“紮台型”(上海話“風光”、有Life Style之意),更爲光彩奪目,更加生氣勃勃,更加對人類富有貢獻。

  書評作者Bebjamin Schwarz以《I, Me, Mine》作評論文章題目,評論兩部有關嬰兒潮的作品。也等於評論了嬰兒潮的精英族群。這種直截了當的把主格的“我”、賓格的“我”以及“我的”三個英文詞放置在一起,也頗有新意。

  書評作者認爲,在作者David Brooks 的新作《Bobos in Paradise》中,美國的嬰兒潮一代有了新的名稱,叫做“Bobos”,這個詞是兩個詞的組合,一個詞是“bourgeois”(資產階級,有產階級),代表著嬰兒潮一代人的“企業的資本主義”。一個詞是“bohemians”(放肆縱情享樂的人)。作者認爲,今天,他們是主導美國社會的精英人物。

  這批嬰兒潮的精英族群,很多五十歲以上,與傳統的貴族不同,他們是“世界的階級”、“受過教育的精英”、“反文化的富豪階級”。他們的地位和社會影響力,來自於每一個以自己能力見長的個體,也是以能力來評價周圍人是非的個體。筆者在這位作者引述的常常的作者名單中,看到了最早評論研究Bobos的名評論家,赫然有克萊蒙研究所的一位資深研究員的名字。

  如何用經濟的角度來定義Bobos?作者認爲這是一群收入很豐盈的階層,在美國,家庭收入超過十萬的家庭從1988年的200萬跳到2000年的1,000萬家。這個Bobos的劃分恐怕是在1000萬家庭中的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家庭。美國人不斷喜歡創造新詞,再如“bioinformatics”,“Bobos”等等,一個常常創造新詞的國家是創造力旺盛的國家。Bobos越多越好?

  Bobos的哲學家認爲,對他們這一代人的哲學精神和整體氣質的描述是,“個人生活不可設想的多樣化以及社會生活的不可設想的自由”。這使得他們帶來他們的生活風格,他們生活的縱情享受,他們的富裕生活以及處於社會核心的地位,使他們仍是極能吸引小女孩的一代人。類似陸文斯基的也想放肆縱情享樂的年輕女孩,正中他們的下懷。柯林頓總統與陸文斯基的豔情也是Bobos放縱自由追求的某種象徵性代表?

  美國社會的已形成了很強勢、很明顯的層次,這種層次,集中了社會的權力和社會的尊貴優惠,由精英形成領導層。整個領導層的精英具有很大的流動性,已經形成了“精英的迴圈機制”,使更具有沖勁的根據有創造力的精英不斷流動,使得人們確信,人才的自身的才能要遠遠超過人的出身的地位。這顯然是一種進步。

  但是,書評者指出,由於Bobos過度看重自己,對上輩人以及祖先很少有感恩之心,這使得他們更以自我滿足的--注重現世的強化心理,更加強化了他們的反社會趨勢,他們只爲他們自己生存,個體爲中心的自我意識十分強烈,什麽都是“I”、“Me”、“Mine”,“我,我,我;我的,我的,我的……”

  更爲嚴重的,是Bobos們的缺點是高傲和心胸狹窄,並且缺乏責任感。因爲他們認爲他們的個人的尊貴和個人信譽完全來自他們的才能。但是物極必反,過度強調自我使社會陷入一個誤區,精英的後代將比非精英的後代更具有難以企及的社會生活的、教育的、工作的便利和優惠。因此,書評作者強調,精英領導階級本身就是反民主的,美國生活的文化和尊嚴必須傳播,正如R.H.Taeney強調的,“文明的意義就在於給予個體的機會的廣泛傳播,這是沒有其他可取代的”。非此,美國現代文明(包括政治)的意義就被曲解。

  對於Bobos來說,其本身就對能否傳替美國現代文明的延續和發展,在於他們是否能夠重拾、或者強化他們自己應具有的更爲寬廣的經濟的、道德的、政治的責任感,以及傳播的這種責任感的能力。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