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上海寶貝》是寶貝還是垃圾?

湯本

  論壇的一位義工的資深美術編輯,是一位很有成就的藝術家,從加拿大給筆者來電話,讓我讀讀《上海寶貝》,作個評論。我拖延了很久,但終於拖不過自己的良知和友情的煎熬,我知道,對那位對論壇這個精神文化家園貢獻了不少義務心血的朋友,我不能連這一點點回報都做不到。

  但我還是要聲明,在美國,讀小說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筆者的忙和工作壓力,套用《上海寶貝》中的常用語,只有“上帝”知道。筆者只能以最快的瀏覽性的閱讀速度,讀完《上海寶貝》中的大約一半篇幅的主要章節,寫下自己的讀後感。雖然,遠不如大陸的文學系的教授們講師們泡上一杯茶,仔細琢磨慢慢推敲的評論工夫,但是,盡自己可能的判斷,以筆者所知道的這一代人的視野和審美趣味,來看那一代人的“糜爛”和“放蕩”的生活。

  回到文題:《上海寶貝》是寶貝還是垃圾?

  作者衛慧自稱這是一本半自傳體小說,她先是被一個矮個子自吹自擂的男人蠱惑,後又與一個充滿溫情和藝術感的但性無能的“天天”同居,最後與一個“有家室”的“渾身是毛”的德國男人達到“很多次的性狂歡”。

  儘管,《上海寶貝》被批判成是垃圾,是“糜爛”和“放蕩”的生活,是縱欲,是無恥的華洋交媾的瘋狂。但是,它畢竟是生活的真實,是大上海跨世紀的時代生活的一個部分,一個內容,因此,作爲文學,它就大有存在發展的理由。

  性真實,是生活真實的重要組成部分,無法回避,人們的閱讀習慣也許感到突兀詭異,當但你讀到“我在天天假睡時,以自己的手指自瀆”(應該寫成自慰,更爲中性和良性)時,您會認爲,這是作者的真實自我的袒露,也是天下個無數個男女面臨性生活不滿足的痛苦的一種呼喚,衛慧能把它寫出來,就是一種勇氣。需要面對真我的反思勇氣,也需要作家的寫作勇氣和寫作才能。

  《上海寶貝》走紅的原因不外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文化的危機,正在現代轉型中的中國大陸出現。危機中的任何一點撫慰和光彩,都會被看成精神的補救。

  二是,性情生活的文學的缺少。

  三是,官方的禁封,反而帶來越禁越紅的情勢。

  四是,無所事事,怪異荒誕,頹廢空虛,成了時下上海灘的一種時髦。據作家少君先生介紹,現在的上海、北京的時髦青年女作家,常常以“進了一次、進了兩次或更多次的戒毒所爲自己的寫作和生活資歷,作爲自己的作者簡介”。這種無毒不成才的荒唐邏輯,連美國最荒誕的作家都會感到望風莫及的。但這反而成了一種時髦,不能不說明中國新一代Me對社會的“逆反”心態以及反抗的精神趨向。

  小說結尾時,天天已經吸毒死了,德國人走了,“最後分別時一夜很多次的性交”,使女主人公難以忘懷。

  小說中,是否也可以讀出這樣的寓意,中國大陸政治文化的不可藥救,就象“天天”的性障礙,無法醫治,就象“天天”,越是吸毒“解除痛苦”,則越是痛苦。舊的政治意識形態和思維方式,這是一種比毒品還有巨毒的毒素,不僅在害著無知的無辜的“天天”們,至今也還在害著一些(或者說是極個別)北美的華人“寶貝”。

  “上海寶貝”馬上就會跳起來,嘟囔著嘴抗議“我是純文學的”,“不要把我的文學作品政治化”。

  您就生活在政治社會中,怎麽能脫離政治?

  讀完將近一半的主要章節後,筆者以爲,這本書不應該禁,或者準確地說,在美國沒有禁書,自由的抉擇,給予人們更多的視野。退後一步講,筆者讚同論壇作家融融對該書的評價。在中國大陸,由於自由程度和開放程度遠不如美國,在目前階段會一定有禁書,即便如此,這本書也不應該禁。

  “上海寶貝”的生活方式可以不被認同,但不應遭受詛咒和封禁。必須強調的,“上海寶貝”的生活方式不是全部的上海的生活方式,但只要是一部分,就應該存在。但是,需要指出的,只不過,當“上海寶貝”提著一大堆德國性夥伴臨別送的CD、書籍、飾品時,她提回來的並不是真正的西方文明,而是西方男人在調戲東方女孩時所用的道具,其蠱惑的方式,與“上海寶貝”最初相遇的矮個子男人蠱惑她的手法別無二致,只是洋氣一點罷了。

  不要用感情,不要用金錢,不要用任何工作、職務、去西方居住等昂貴的條件做付出或者交換,這個“渾身是毛”的德國人,就可以輕易地在這個“上海寶貝”身上縱欲,“上海寶貝”的“輕賤”是顯而易見的。也許,“上海寶貝”也玩弄了德國人。因此,雙方的“性默契”只是性而已。她以爲,性即感情,旁人也無法置喙。

  《上海寶貝》是奔放的,是狂放的,是一個青春女子對西方生活的追求的畸形化表述。當“上海寶貝”接觸到更多的德國人時,更多的現代人時,她對第一個邂遘的德國男人人的感覺將會與第一個蠱惑的她的矮個子中國男人一樣噁心。她會意識到,她在第一次打電話給德國人使用“Fucking電話”的語言,在西方不是時髦,是西方下層女人駡街的語言。

  《上海寶貝》的出現,告訴人們,中國大陸在經歷西方文化浸染時的痛苦,寶貝與垃圾是很難分清楚。

  人們不可能要求《上海寶貝》中的“上海寶貝”會有在美國接受了完整教育和文明熏染的青年女子的那樣的風雅、識見、趣味、胸懷、自尊和自主,但人們看到《上海寶貝》這樣的作品出現時,有理由、有責任告訴熱愛《上海寶貝》的作者和讀者們,文明之上有高尚,性愛之上有情愛,現實之上有理想……

  以上的話,只是一個開頭。《上海寶貝》可以引發:很多很多的題目,很多很多的思緒,很多很多的空白,很多很多的前路……

  雖然《上海寶貝》不是垃圾,但也不是寶貝。但筆者,還是很誠懇地、朋友似地向寫出《上海寶貝》的“上海寶貝”,熱愛閱讀《上海寶貝》的“上海寶貝們”和對此貶褒不一的美國的華人寶貝們,道一聲晚安。

  開放的上海之夜是迷人的,有失誤的迷津,有理智的險途,您走好,您睡好,您醒好……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