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中軍演海上救援救誰?--兼評台灣的戰略抉擇

湯本

胡錦濤與布希在彼得格勒會談之後,根據中國大陸官方媒體報導,“雙方進行了長時間卓有成效的會談”,這個會談的長時間和卓有成效,很巧合,與中國軍方第二領導人郭伯雄稍早時候,與美國國防部部長倫斯斐的在五角大樓的會談的“長時間和卓有成效”,十分相似。美中兩國的國家最高首腦,與軍事最高負責人的兩個“長時間和卓有成效”,不是偶然的,而是以美中軍事演習,美中關系處于最佳時期的必然性反映。

今年初,筆者訪問上海東亞研究所。當筆者談到美中關系將進入歷史上最好的時期,以及美中軍方即將展開軍事演習的合作,上海東亞研究所一位研究人員認為此觀點十分突兀。現在形勢發展如筆者預估在順利發展。在美中的全面合作階段,中國國防部長曹剛川曾指出,美中的軍事合作與交流應該與美中全方位的合作很不相稱。可見,雙方意識到,在美中合作中最不均衡的是軍事交流合作,必須加以彌補和拓展。也通過郭伯雄對美國防部和白宮的訪問,從時間長度到會談進入具體項目內容,說明兩軍交流合作之熱正在上升。

根據美國太平洋艦隊《亞太防務論壇》雜志(Asia Pacific Defense Forum)報導,太平洋艦隊與中國海軍的合作已有多年,雙方的互訪,互相停靠對方碼頭,展開友好交流和專業溝通。

就郭伯雄訪美的實質內容的意義和主要成果,以筆者的研究和看法,具有深刻的戰略意義﹕美中關系進入了一個良好時期,這兩支曾經是敵人,你死我活互相廝殺的的軍隊,將進行海上軍演,將是一項標志性的事件,影響亞太地區和全球戰略架構。

郭伯雄訪美的實質內容意義

追溯以往,最早的美中(中共)兩方軍事交流合作,是在延安時期。但較有實質意義的,應該上推到上世紀的七十年代開始的新疆電子偵聽站。當時,由美國提供設備,中國軍方人員在新疆設置電子偵聽站,對前蘇聯的軍事電子通訊進行監聽,這不僅幫助保障了中國當時的國家安全,也使得美國獲得了重要資訊。美中兩國合作,對結束冷戰,抵御蘇聯社會帝國主義,發揮了作用。

這次,郭伯雄訪美活動中,美中雙方在五角大樓安排了整整的一天日程,除了軍禮歡迎儀式和中午的午宴之外,上下午都安排了密集的會談。美國國防部部長倫斯斐和郭伯雄,他們之間的談話內容,已經從互相了解溝通轉向具體項目合作商談,從以往培訓互訪,到區域性全球性的軍事合作的開始。這寫,都是具有相當指標性的發展。

與之對比,隨後的胡錦濤與布希總統在彼得格勒的會談,根據中國官方報導,“長時間而卓有成效”的會談,可見,雙方的利益趨同,利益重迭,利益呼補,已經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在美中國家最高首腦以及兩國軍事具體最高負責長官的兩個"長時間會談",所產生的合作的氛圍和合作的努力,在軍事領域內。最為突出的成果有兩項﹕美中海軍海上救援演習;將安全熱線提升到到軍事熱線。

筆者以為,第一次演習,雙方看來以人道救援為目標,帶有循序漸進的感覺,並且也力圖低調,不會引起美中各自在東亞盟國的緊張。但在今後軍事演習中,可以預見,內容將為擴大。

那麼,現在,美中兩國軍演,海上救援的目標,也就是海上救援救誰?

這個虛擬目標首先是救美中兩國海軍艦艇失事人員和美中兩國遠洋貨輪的失事人員。但這也是軍事演習,如果救的是雙方的軍事人員的話。可見,人道是表面層,軍演的實質才是關鍵。

這正好與去年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法倫對中國海軍發展的一個注解﹕“中國的擴展海軍,是為了保護中國的海上貿易”。今天的太平洋已成了美中貿易的黃金海道,這是美國海軍上將對中國海軍的擴展作出的正面的、重要的辯護。美國海軍在太平洋海域最高指揮官,其軍事責任和思考範圍,涵蓋亞太地區。法倫的對中國軍隊的評估,其態度與日本防衛聽以及軍隊的資深官員和軍官叫囂的“中國軍隊具有威脅性”的反對態度,炯然相反。法倫邀請從去年就開始邀請中國海軍參加美軍軍演,沒有得到回應,據可靠消息渠道,當時他是先斬後奏,先邀請再向國防部和白宮報備,他的努力與美國的外交戰略一致。筆者曾經在《亞洲周刊》發表文章,批評中國大陸軍方和政府的對法倫總司令邀請的善意和重大戰略意義的忽略。法倫是一個有宏觀政治視野和戰略智慧的海軍上將,今年初夏,他曾乘坐專機再度訪問北京,再度努力推動美中軍事合作。他終于在最近促成合作。

美中從安全熱線到軍事熱線

美中軍事關系發展的另一個指標性事件,美中之間將建立軍事熱線。現在,中媒質建議經存在安全熱線,可以從四個角度來評估美中之間安全熱線與軍事熱線之差別﹕其一,從主觀能動性來講﹕前者是被動保安,後者是主動合作求安。其二,區域上來看﹕前者是雙邊,後者從雙邊到太平洋海域,再到全球。其三,從安全角度﹕前者從維持安全,保障安全,後者則是提升到軍事關系和軍事合作互動,安全的層面升高和擴大。其三,從軍事行動﹕到拓展利益的需要的軍事合作行動,其不同點,前者就是保障不出事,後者是力求多做事。其四,從美中關系角度﹕前者只是保護雙邊利益,後者則是雙方共同開拓利益。前者是從保護利益,後者則是開拓利益,換言之,雙方的軍事行動和合作是保護經濟利益。美中雙邊關系決策界,已經認識到﹕美國與中國,已經到了共同保護相互利益共同開拓相互利益的時期了。

因此,一項似乎並不意味著太多軍事內涵的演習,一條軍事熱線的建立,揭示美中關系開始新的良性變化和關系的提升。

胡錦濤與布希的會談和互信,說明了美中兩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要務實,更深刻懂得彼此的利益相關,認識到合則互利,和則昌盛,和則美中兩國太平昌盛,和則天下太平昌盛,至少,美中之和(和平)以及合(合作),將帶來亞太地區太平昌盛。

台灣不應擇與美以外交支撐點和著力點相抗衡

最近,有朋友詢問,在這樣的形勢下,美中關系因為經濟和其他諸多因素,越來越好,台灣是否已經邊緣化?台灣的作用越來越小?台灣如何自處?

筆者以為,當北京善于在國際上“積極拓展、延長戰略機遇期”,尤其是極為積極地將中國的戰略利益和經濟利益,與美國的經濟利益和戰略利益相融合,與世界猶太財經貿易集團利益項結合,台灣的戰略抉擇不應該是逆向發展,與利比亞和黎巴嫩結交,不應該選擇以色列的敵人作為朋友交往,這是犯美國和以色列大忌的。正如一位上海的國際關系專家認為,“目前的中國與以色列的關系很好”。

在當今世界,沒有實力,就沒有發言權。“如果台灣的外交戰略”,選擇與以色列以及猶太實力集團的外交支撐點和著力點相抗衡,正如台灣著名政論家南方朔所評論的,這將是“非但不能外交解困,反而引發舊友(美國)猜忌。無疑于自取其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