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反戰的、主張和平博愛的宗教領袖--悼念教宗保羅二世

湯本

教宗保羅二世逝世,全世界為之哀悼。

這些年來,天主教在美國“流年不利”。首先是教宗保羅二世的聲音,在美國不太容易聽得到;他的多次強烈反戰的聲音在美國不是給過濾就是給忽略,絕不象歐洲、拉丁美洲那樣,人們對他的聲音是何等傾聽、尊從。

其次,是遇到一連串的歷史陳“案”和現實隱“案”被突然公開,也就是主教和神父們“性侵擾案”。好象幕後有人操縱那樣,齊刷刷跑出來一大幫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控告自己的神父“性侵擾了”他(她)們,最後大多數庭外和解,巨額賠款。顯然,在美國,有一股勢力極不喜歡、極其仇恨教宗經常出來講話,反對以巴沖突中美國傾向以色列的做法。

最後,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著名演員和導演梅爾.蓋普遜的電影《基督的激情》(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被打壓並遭到冷遇。《基督的激情》達到2004年美國上座率最高,票房最高的電影,更重要的是,這是一部在思想、藝術及宗教文化都達到高峰的里程碑電影,但卻與奧斯卡主要獎項無緣。因為上千人的奧斯卡評獎委員會的委員中,很大多數是猶太人,或者猶太勢力影響下的自由派人士,他們極其不喜歡梅爾.蓋普遜用深切悲哀的藝術形象表達一個歷史真實﹕是猶太大主教們,煽動猶太群眾,屢屢逼迫羅馬總督,把耶穌送上了十字架。

教宗保羅二世去世了,筆者認為,他的反戰的精神和功績應予大力宣揚。保羅二世公開反對1991年海灣戰爭、1998年的科索沃戰爭以及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他的態度是對人類和平事業的貢獻。保羅二世是延續現代梵帝岡反戰的傳統,這個傳統曾經在1965年達到高潮,當時的教宗保羅六世,親自來到聯合國,大聲呼吁﹕“不要戰爭,絕不要再發生戰爭!”但是越南戰爭還是發生了。這是天主教歷史性的進步,歷史中的天主教並非都反戰。早在1095年,那是教宗俄班二世(Pop Urpan II)的鼓動十字軍東征,征服伊斯蘭教徒,佔領聖地,他甚至號召呼吁﹕“(十字軍東征的戰爭)這是上帝的意志。”可見今天的天主教的進步,近現代的教宗們是反戰的。然而,今天,神聖的聲音傳到人間,被貪欲、強權或者“武力消滅惡魔”的“正義感”所沖淡。人類仍是戰爭頻仍,一直到今天。

保羅二世曾經對二戰發生的種族滅絕罪行深痛惡絕。但他似乎也在擔憂,強勢族群社會影響世界乃至主宰決定人類命運的趨勢,他希望人類平等和平,對“一方主宰另一方”的趨勢予以抵制。這一方面,可惜,有大量資訊未被公開報導,這值得研究和分析,當然,也不會有人贊助支持。

自從911以來,美國輿論以及一部分強勢力量,全方位展開對天主教的攻擊,方法多樣,最大量的是訴訟案,將以往一些主教或者神父的個別“性侵擾”的失誤,夸大成“性虐待”的罪行,造成大量庭外和解的金錢賠償,以圖削弱天主教的力量。但是,保羅二世全力維護天主教的形象,同時申斥錯誤和良心失誤,他嚴格管理,也頂住了隱性集團勢力對天主教的道德攻擊,保全了天主教在全世界的正面形象和正面影響。

保羅二世堅決支持梅爾.蓋普遜的里程碑電影《基督的激情》。他面對批判梅爾.蓋普遜的沖天聲浪,非議的無稽之談,一針見血地公開表示﹕“《基督的激情》的每一個細節都是真實的”。而這部電影,“實際上,是一部借助電影批評、反對一些欲圖控制他人土地甚至全世界的猶太人”,一位思想深刻的學者指出。

梅爾.蓋普遜拍攝這部電影,也充滿聖潔的道德精神,他不僅全身心地投入拍攝制作,而且捐出除去費用的所有數以億計的收入。而他拍攝這部電影,其本身是非常富有智慧的政治文化行為。梅爾.蓋普遜痛心地說﹕“基督的傷口治愈了我的傷口”,他是億萬富翁,他有幸福家庭,他有什麼傷口?其真實含義,就是在發出﹕“911的傷口,究竟是誰造成?”的天問。這個問題的深度研究,在美國是受到新聞控制和制約的。因此,梅爾.蓋普遜“利用電影反(歷史中的)猶太人”,喚醒美國民眾覺悟,“是一大發明”。他的借古諷今,是別出心裁的。當然這個“歷史中的猶太人”,是否能在今天找到現實的影子,聰明的讀者,自會有很清楚的答案。

人類社會已經能夠放棄、譴責顯形的專制社會,但對于現代文明社會中出現隱性專制的現象,卻常常混沌不知。富有智慧的、勤奮的猶太人對人類文明貢獻巨大,極值得贊賞和尊敬,但同時,其中,一些過于精明的人們(無論是在華盛頓還是在耶路撒冷),卻不知不覺(或者有知有覺)中以自己超絕的、精明的甚至無法被任何人譴責的手法,獲取自己更多的利益,對別人形成一種“隱性專制”。

喬治.布什總統參加保羅二世的葬禮,這是美國歷史上,美國總統第一次參加教宗皇葬禮,是一件大事,非同尋常。喬治.布什總統不在意保羅二世反對伊拉克戰爭,他更想表述的是另一個層面的共和黨的“博愛的”、“悲天憫人”的保守主義。

這個意義,對于美國國內各族裔(尤其是拉丁族裔美國人),對于世界,都很重要。

不是猶太人的、外表牛仔般粗魯的、憨傻的布什總統也同樣有著超絕的、精明的甚至無法被任何人譴責的手法,來維護美國立國之本的真正傳統,來折衡美國國內和世界復雜的力量關系。

筆者悼念教宗保羅二世,不僅尊敬他的博愛精神、和平精神,而且認為,今天的悼念,不僅是一項人類富有同情心和慈善心的精神朝聖,更是一種正直的講真話的精神的煥發。在今天的所謂自由世界,講真話已是很不容易、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阿門。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