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海油與雪佛倫爭鋒,誰能奪標?

湯本

引起全球媒體廣泛關注的中海油(CNOOC)與雪佛倫(Chevron)競爭兼並優尼科(Unocal)商務行為,因為是中海油與美國第三大石油公司雪佛倫競爭,已經變成一項重大國際關系以及政治、戰略色彩濃厚的商業兼並競爭。中美關系、中美經濟交流合作的目前良好大背景是否有利于中海油競爭行動?中海油競標有何優勢?中海油與雪佛倫爭鋒,誰能奪標?

中海油全稱為中國海洋石油公司,是中國大陸第三大石油公司,總部設在香港,2004年總產值為67億美元,利潤為20億美元,員工2,524。優尼科總部設在南加州艾爾.塞昆多(El Segundo),優尼科的2004年總產值為82億美元,利潤為12億美元,員工6,600。中海油業務目前僅在中國沿海南海和東南亞,而優尼科的石油業務遍布美國南部,加拿大以及全球。中海油兼並優尼科是以小吃大。

首先來看中美關系良好的大背景,在美國《新聞週刊》、洛杉磯時報、《時代週刊》先後報導了中國經濟崛起的專題長篇系列報導,文章也有對中國人權的刁難批評,如《新聞週刊》甚至提出聯合印度、日本等大國來遏制中國的提議。但在文章主流中,以《時代週刊》為首,對中國經濟發展正面評價為多,如該刊強調﹕美中經貿和經濟合作,有利于中國的進步,例如Wal Mart在中國的發展,“將個人奮鬥,公平競爭,顧客至上的現代商業精神帶到中國,也根本改變社會生態”。這些評論,顯示出美國媒體和主流對目前中國經濟看好,肯定中美合作和友好的重要性。而《時代週刊》和《新聞週刊》相比,《時代週刊》更有份量,肯定中國的良性變化的評論觀點也多于《新聞週刊》。

美商界共識﹕“中國願意與美國分享其經濟繁榮”

一種言論認為,在中國大陸經濟崛起中,與美國經濟利益沖突、緊張會不斷出現。例如,在中海油于六月底提出此兼並開價時,前有聯想對IBM 的兼並,同時有海爾對Maytag的兼並意向。顯然,客觀地來講,這是美中經濟交融中的大浪潮的開始。甚至也有一種並非空穴來風的消息,即是在海爾對Maytag的兼並之後,將是海爾對通用電器兼並的開始。于是,有人懷疑,中國大陸會掏空美國嗎?

事實上,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使得中國不僅成為世界的市場和經濟繁榮的資源。而今天,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已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中國正在組建跨國公司,也使世界成為中國的市場以及中國經濟繁榮的資源。這一方面顯示,中國經濟界與美國經濟界利益的密切結合,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在崛起中,出現與美國經濟利益沖突或者引發美方緊張的經濟商務事件也會不斷出現。但總體上,美國和歐美發達國家,是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利益獲得者。例如,在中國可以看到全世界的汽車,而在日本,實施保護主義的做法,嚴禁外國車以及外國產商在日本開設汽車工廠。

看到中國崛起的重要性,美國聯邦民主黨籍參議員李伯曼及共和黨參議員共同聯名總額達到13億美元的“美中文化交流”重大提案,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與外國交流項目,雖然尚未成案通過,其正面的影響已經產生,將會對美中關系產生重大的極為良性的政治文化影響和沖擊,此方面,筆者將作追蹤研究分析和評論。但此案由重量級的政治人物的提出,其本身給中海油的兼並,帶來幫助理解的背景優勢。

而二十多年來,美國金融界、產商、貿易界通過投資、建廠和和商貿實踐,對于中國大陸的投資環境以及投資利潤,對于中國大陸各地政府支持外資企業,都獲得很大利潤實惠。許多商家投資家都表示﹕“中國願意與美國分享其經濟繁榮”,這通過美國《商業週刊》多次報導和評論,已成為美商界的共識。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雖然,中海油是後來者居上,聲勢奪人,且開價高,對優尼科公司及其股民,充滿吸引力,勝算很高。但是,因為中國政府在中海油佔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因而引起對美國商界和政界的震撼以及尖銳爭議,將在未來數月中,在美國和世界產生戲劇性的社會效應和新聞效應。

中海油可能兼並優尼克成功八項因素

隨著中海油緊鑼密鼓展開全面競標攻勢,如果客觀分析,中海油具有兼並優尼科可能成功的多項因素和條件﹕

首先,是市場經濟效應﹕雪佛倫開價給優尼科是168億美元,而且是以股份和現金的方式。但中海油則出價更高,以全部現金185億美元,高于雪佛倫百分之十的出價,在兼並競標中,出價高者使用全部現金的一方容易競標成功。

其次,美聯礎會主席格林斯潘無論在國會6月23日聽證時發表看法和忠告,還是他在7月1日發表聲明,他的看法,秉持自由市場的理念,是最重要的一擲。他認為,對中國實行貿易制裁,對自由貿易和市場經濟的干涉,其本身將傷害美國的理念和利益。他警告說﹕總體上來講,傷害中國的(市場經濟)也將傷害美國的(市場經濟)。他強調,美國政界中,挑剔中國、聚焦中國的保護主義的天然警惕,將傷害美國經濟。格林斯潘在美國財經界、政界一言九鼎,他的聽證、言論和勸說,使得國會主張表決《對中國貿易制裁》的舒默以及葛拉漢同意將此案表決延後。他的看法,雖然談的是人民幣與美元兌換問題,但是基本看法是對中海油兼並的最重要的間接支持。

其三,中海油之現代化管理會減弱美國民眾對于此項交易中國國家控制的負面印象。如中海油執行長傅成玉(譯音)畢業于美國私立名校--南加大(USC),中海油董事會有四名外籍人士,董事會用英語開會,領導人以及高層管理的工作方式和生活習慣具有美式特點和禮儀,《洛杉磯時報》甚至認為這是“具有美國口音”(American accent)的中國公司。

其四,中海油由美國兩大著名兼並、收購、上市及融資銀行財團Goldman Sachs和JP Morgan進行顧問操作,由此兩大公司操刀,這在很大程度減小公眾輿論的壓力,給外界帶來“我們美國人的公司在幫助進行一項國際公司兼並的商務”的印象,同時,也減輕美國人的疑慮。

其五,中海油不僅強調這是純粹商業行為,中海油也在6月27日邁出重要一步,主動提出將涉及到美國南部十二個州的優尼克的戰略儲備石油罐群,交于公證管理(Management trust)或者售出,以減輕美國政府以及政界的顧慮。因為,這些戰略儲備石油罐群屬于美國政府的國家緊急儲備石油計劃措施之中。

其六,優尼科也出現售中海油的意向,公開歡迎美政府的“嚴密檢查”,2005年6月28日,優尼克也出現明顯銷售給中海油的意向,他們公開歡迎政府出面,進行具有對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的保障的“嚴密審查”(Scrutiny)。

其七,《洛杉磯時報》社論贊成此項交易。《洛杉磯時報》2005年6月24日社論贊成此項交易。認為這是商業行為,該社論指出,委內瑞拉以及沙地阿拉伯也在美國擁有石油礦產和石油商務。《洛杉磯時報》強調並支持格林斯潘的立場,反對美國國會的保護主義。

美國雖然有輿論反對此項購並,認為中國大陸政府佔了中海油百分七十的股份,此次購並,這是中國大陸的政府行為。但也出現了一個不弱的輿論傾向,認為這是非政治行為以及非戰略舉措,因為有一種統計,認為優尼科所有在美國的國內產量只佔美國國內石油生產總量的百分之一。

其八,中海油方法得當,不僅十分重視現代商戰的戰略戰術,也在對美國政府公關工作上,大筆投入資金,雇用公關公司、游說家、律師樓展開對美國的國會和白宮的游說以及溝通工作。七月五日,洛杉磯一位不願披露名字的美中關系戰略專家認為,這種"用美國人與美國人對話、解釋以及說服的方式,將十分有效"。

可見,現在中海油購並優尼克案,勝算很高。筆者認為,關注中海油購並優尼克案,意義重大。中海油購並優尼科案,不僅是中國大陸向外和平拓展戰略資源的重要一戰,也是美中關系和華人社會的一件大事。它是商務的經濟的,也是政治的文化的,因為它不僅涉及美中經濟與資源迅速交融,美中正在形成跨太平洋的重要經濟結合體,勢必深刻影響兩岸關系,更將對美中兩國人民以及對人類的和平事業和世界格局,產生極為深遠的意義。

中國戰略資源的雄心與美眾院的封殺

中海油兼並優尼科,也顯示出中國的戰略能源資源的總布局和企圖心﹕“全世界有我的腳印和資源據點”。

根據《洛杉磯時報》報導,購買優尼克之後的中海石油公司,完成以小吃大的兼並之後,將其油井群以及鑽探地點從中國沿海和南海以及印度尼西亞的東亞地區和東南亞地區,擴展到墨西哥海灣,沙撈越海面,荷蘭北部的北冰洋海域,西非的剛果海域,中亞的阿薩拜疆,美國的德州和阿拉斯加,加拿大,孟加拉灣等區域,橫跨全世界。成為實力雄厚的、能源分布廣泛、具有抗突變、抗區域風險事件的全球性石油能源大公司。

胡錦濤、曾慶紅主導的“中國對全球的戰略能源之戰”節節獲勝,從外圍,南美,加拿大,東南亞,非洲,漸次進入全球現代經濟核心--美國的經濟的核心地區。

一些專家認為,不管中海油的管理和運作有多少洋人參與和具有多高的現代化程度,不管中海油如何自我辯解,這次兼並行動,反映出中國大陸的國家利益。這是國家和政府作隱性操縱的商業行為。

無論這次兼並成功與否,已出現一些值得關注的重大趨勢指標及特征﹕如2005年6月28日,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中海油的股票上漲了1.84美元,達到55.15美元;雖然會也出現美中經濟互相沖突的問題,但是中美經濟合作(包括兼並)已出現較為理解的輿論;如美國進入中國,中國進入美國,美中兩國經濟利益互相交融,雖然,摩擦和理解將不斷出現,但理解和妥協也將可能高于摩擦和沖突,美中之間的結構性融合的經濟合作已經展開。  對于中國來說,中海油的兼並岸,使得中國能源公司正在建立實力雄厚的、能源分布廣泛、具有抗突變、抗區域風險事件的全球性石油能源大公司。

美中經濟在交融和沖突磨擦之中,美國人對中國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好感,在中國大陸政府力量的支撐下,中海油的領導人決策者,以東方人經商的靈活,自我克制和容忍,犧牲小利以保本,將使得妥協性的合作出現,在分享利益的同時,美國人以及股民獲得現金利益,中國大陸將獲得高新技術和廣闊的戰略資源的佔領。

然而,6月30日深夜,美國眾院的封殺,給中海油的競標成功投下了濃重的陰影。

美中是合還是斗的關鍵時刻

6月30日美國國會(眾院)以333票對92票通過的決議案是附在《聯邦財政部以及運輸部2006 年預算》中一起通過的,理由是“中海油是國營企業,有國庫支持,競爭不公平。能源與國家安全息息相關,政府必須嚴格審查並否決這項交易”。美國眾議院的封殺,給中海油的競標成功橫路擋道。如果參院也步其後塵,通過禁止政府通過此案的話,中海油的競標就將失敗。對于中海油來說,現在形勢十分緊迫。

美國國慶節一過,這種緊張局勢中又添一層壓力,根據《洛杉磯時報》2005年7月6日,加州檢查長比爾.洛克耶爾(Bill Lockyer)5日表示,將簽署致優尼科負責人及董事會函件,表示對“外國公司購賣優尼科之後的環保問題、員工退休金問題以及健康表現問題”的關注。德州檢查長也將附署簽名此函。雖然,中海油的發言人馬克.包爾莫(Mark Palmer)認為﹕“中國公司(中海油)將嚴格遵守加州所有法令”。

但雙方的爭斗的高潮還沒有到來,中海油也還沒有山窮水盡,對于參議院的游說,正在緊張進行,外圍戰之後,就是交手戰,就是白刃戰,北京的強硬,已經在胡錦濤、普京會談的廣泛議題和深度合作。

現在全世界的眼光在關注白宮,如果喬治.布什總統能夠以積極態度,勸說多數參議員,尊重自由貿易和自由市場的原則,懂得中美貿易投資互動的重要性,“守住參院”,使此案順利進行,對于喬治.布什總統未來的政治和經濟建樹。一位華盛頓的專家認為,喬治.布什總統很可能在參院投票前,親自向各參議員電話游說,像前總統們所作過的那樣,以避免出現“美國政治干涉自由貿易投資”的極為不利的局面。

可以說,白宮的態度,參院的態度,優尼科的八月十日的董事會表決,是未來決定中海油能否順利並購優尼科的關鍵。而理性的美國行政(白宮)態度,是關鍵中的關鍵。未來數月,也是在經濟領域中,美中是合作還是惡斗的關鍵時刻。

中國方面的文章輿論也不斷出現,如果“中海油案受到政治惡性阻撓”,“中國應該進行商務反彈,貿易報復,以反美國投資作為報復。”

格林斯潘的態度,可以折射出聯邦行政-白宮的態度。白宮是不願看到一場中美商務投資的廝殺,給白宮的貿易自由及自由市場帶來惡性影響,這不僅將傷害美中關系,也這將給赤字攀升的政府雪上添霜。

如果聯儲會主席格林斯潘、聯邦財政部長史諾的務實經濟派和溫和美中關系主張者的聲音,沒有被淹沒,還是成為醒世真言,那麼,中海油險勝的可能也還存在。

究竟是合作還是爭斗?現在預測其結局,還為時尚早。目前,中美各種力量都在運作。根據2005年6月6日《洛杉磯時報》報導,中南海和白宮並沒有休息,“中美兩國政府官員也已決定在7月中旬在北京舉行會議,討論貿易問題及美元人民幣兌換問題,其中,也將討論中海油兼並優尼科案”。

針對阻力,中國外交部對于美國眾議院的決議的書面抗議,十分堅定、簡潔和明朗﹕“我們要求(demanding)美國國會糾正此項將經濟政治化處理的錯誤,停止干涉兩國企業正常的商務互動活動。”顯然,語氣中也含有暗警之意﹕“中美貿易投資商務是雙邊的,只想自己得好處,搞貿易自由的單邊主義,是不僅傷害中國也將傷害美國。”

筆者作兩種可能性的預估﹕如果參院表決由行政審查決定,不作否決。中海油將會絕處逢生,美中之間的經濟交融的大時代就此將拉開極為壯觀雄偉的一幕。這將有利于美中兩國人民和世界和平。

如果參院倒向眾院,也否決白宮行政可以批準此項兼並,白宮將會毫無辦法,只有苦嘆時運不濟。屆時,沒有人可以料到,美中之間,因為一項商務兼並案發生的爭斗,就有可能出現一場經濟互相制裁報復的惡斗,美中經濟戰成了先鋒戰和前哨戰,先于海峽兩岸的戰爭危機之前來到。

但這種可能性在減弱,直至7月26日,北京和華盛頓在經貿上良性互動出現了新的跡象,中國主動增值人民幣2%,向白宮示好,出現“先退一步,再進一步”的商戰策略,以圖在中海油購並案上“志在必得”。

由中美兩國努力推動的貿易合作與貿易投資戰,即是親家又是冤家,好戲還在後頭。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