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走向民主的“五族共和”

湯本

最近,美國維吾爾美國人協會(Uyghur Americans Association)人權項目部主任Kevin Miles接受了筆者的訪談。

美國維吾爾美國人協會處于美國政治中心,這個地點離白宮(處于同街1600號)只有一兩分鐘的走路路程、離國會山(國會大廈所在地)只有四五分鐘的走路路程、離美國國務院只有十五分鐘的走路路程。這個辦公地點對于該協會的游說、會議、組織各類活動、新聞報導以及拜訪接觸美國行政、國會眾參兩院以及新聞媒體活動極為方便。

5月28日到5月29日所舉行的美國維吾爾協會的大會,這是第四屆年會。協會每兩年舉行一次,現在已舉行四次會議,該協會成立已八年。協會主席為Alim Seytoff.他在第四屆會議上作了主題發言﹕《開幕辭及美國維吾爾協會工作報告》。據麥爾斯的介紹,該次會議得到美國聯邦參議員Tom Lantows 以及聯邦參議員Barney Flank 的支持。

海外維吾爾人意識到團結聯合的重要,他們在2004年4月16日-18日,在德國慕尼黑舉行“首屆維吾爾世界議會大會”,正式宣布維吾爾世界議會大會成立,“來自15個國家的維吾爾代表團參加了會議”,選出維吾爾世界議會主席Erkin Alptekin。據麥爾思說,此人今年六十歲,很有親和力,具有精神感召力。該維吾爾世界議會宗旨是“凝聚全球維吾爾人的力量,為推動、實現東土耳其坦民主和人權而奮斗”。

世界維吾爾議會主席Erkin Alptekin 是前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領導人之一的兒子,上世紀四十年代,北京邀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全部領導人赴北京開會,Erkin Alptekin 的父親決定不前往,因為沒有應北京邀請乘坐飛機赴北京開會,因此僥幸沒有因為乘坐該機失事。“Erkin Alptekin 的父親對北京的懷疑,使他保全了生命”。Erkin Alptekin 曾經為德國之音工作,現全職負責世界維吾爾議會領導工作。他說一口流利維吾爾文、德語和英語。他常居慕尼黑,在5月28日到5月29日參加了美國維吾爾協會第四屆會議,作了主題發言,題為《為維吾爾自由事業奮斗的世界維吾爾議會》。

據介紹,新疆地區在三十年代,曾有獨立的勢力。但四十年代中期,日本侵略者投降,內地因為國共對立而進行戰爭,無暇顧及該地區,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建立于1944年,1949年被宣布解散,成為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

“為東土耳其斯坦正名”

麥爾斯認為﹕“維吾爾人有兩千年的歷史,而新疆只有兩百多年的歷史。清朝政府從1760年開始武力鎮壓,到了1884年才平定維吾爾區域。說明維吾爾人具有頑強的反抗精神。而滿清政府與漢人政府以及中共政府將維吾爾稱為新疆(「New Frontier」),這是極具污辱性的。

“我們UAA 將維吾爾以及「New Frontier」對比著向美國各界做游說工作,美國主流政界和民眾聽了以後,很容易理解,贊成我們的解釋,並表示支持我們的事業。”“我們UAA不主張獨立,不主張分離,但我們主張正名,主張應該恢復東土耳其斯坦的名稱。”

“我們的宗旨是為「東土耳其斯坦」正名。維吾爾人有長期反抗的傳統和歷史,全球維吾爾人以及美國維吾爾人的聯合,就是要不屈不撓的為了實現這個目標而奮斗。”

“我們的協會強調,我們UAA主張非暴力,我們主張人權、自由、保持和發展文化。因此,我們在今年大會的同時,舉辦了維吾爾音樂歌舞藝術的演出活動,使得美國主流政治界第一次了解到維吾爾有如此卓越優秀的藝術”。

麥斯爾批評道﹕中國的問題歸于體制問題。同樣,內地以及沿海地區的農民、民工以及許多遷移民眾受到各層地方官僚和官商勾結的勢力的壓迫,他們沒有人權,他們遭受苛捐雜稅、克扣微薄工資以及被剝奪合理遷移補償等等的權利,“他們也是我們的同盟軍。一切被壓迫的民族和民眾都是我們的同盟軍”。“我們在美國發出呼吁,也是要支持在新疆以及中國大陸各地爭取公民權利和自由民主人權的民眾”。

“所不同的是,我們UAA特別強調保有並發展維吾爾文化藝術、風俗習慣、宗教信仰。這些,文化大革命以及文化大革命之後對維吾爾的鎮壓,都被遭受到很大的破壞。”

UAA 也強力支持香港的普選、民主和人權,“香港人民是我們的天然盟友,香港最近一次的53萬人的示威游行,幾乎是香港居住人口的十分之一,這是第二次最具民意的游行。我們支持他們普選的要求,我們支持他們要爭取、建設香港民主的自由。只要我們UAA能夠做到的事情,我們都盡量去努力,我們正在溝通與他們合作。”

在雙邊主動的互動中,“我們與現任台灣總統顧問吳澧培接觸合作,他作為福爾摩沙基金會的董事長,支持我們的事業。台灣的民主、人權的成就鼓勵了我們,也是我們的榜樣。人民有權選擇自己的命運。人民第一。我們的合作將是多方面的,包括與台灣、內蒙古、西藏等人權人士的合作”。“中國鎮壓新疆異議人士遠遠超過鎮壓西藏。大漢族主義對維吾爾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有很多的壓迫和傷害。中國如此做,是因為新疆太重要了。新疆盛產石油,是戰略要地,也是核武器試驗基地。”

“我們對于開放西部的運動持批判態度。必須強調,開發西部對維吾爾人沒有利,主要是來自四川的民工大量被雇用,我們反對西部開發運動,我們反對新疆的大漢族主義,但我們不反對漢族民眾”。“我們正在工作的一個重要項目是營救在新疆遭受迫害的維吾爾人士,這些人士為了人權和保留維吾爾文化作了很大的努力和斗爭,他們現在有的還在新疆,有的流亡到外國,我們營救他們”。UAA 獲得美國高層支持以及資金來源,獲得美國國會許多議員的支持,在2004年會,美國兩位參議員分別參加了年會。根據麥爾斯的介紹,該組織的協會的機構、會議及活動等費用的主要資金來源,是由美國民主基金會資助的。而新近在華盛頓成立的東突流亡政府,使得包括新疆在內的中亞的局勢出現了新的變化因素。

北京也用行動表示自己的態度,8月17日在北京召開的上海五國會議,已經擴大成了六國會議。會議主題是“反對恐怖主義分子活動,反對分離主義活動,加強經貿合作”。顯然“反對分離主義活動”對于中國大陸是反台獨、反疆獨、反藏獨。該會議在擴大參與國,蒙古已作為正式觀察員,第一次參加了會議,作為成員是可以期待的。而阿富汗也派出了觀察員。其中,最不尋常的是解放軍總副參謀長熊光楷作了主題發言。根據北京一位專家的看法,“人權與主權是不可分割的”,北京的努力“是為全民的”。他認為,熊光楷主管軍隊宏觀戰略與國際合作以及軍隊外事工作,“他的戰略思考強韌而綿密,戰略眼光峻厲而深遠”。可以預見,在未來數年內,中國大陸官方,一方面,將與美國合作進行反恐斗爭,一方面,與其他七國合作,在反恐的大旗下,“對疆獨人士的鎮壓,將更加理直氣壯”。而美國國務院,則多次強調,反恐不能鎮壓異議人士,顯然,華盛頓、北京、海外維吾爾人組織各自都有強勢的工作計劃(Agenda)。

筆者曾在少數民族地區生活工作多年,筆者認為,中國面對內部諸多現實問題、矛盾和歷史積弊,唯一的出路,是走向政治改革,給予中國人民(包括少數民族)真正的人權,中國大陸各界應該了解這樣的真理﹕只有高舉孫中山先生的偉大理想,走向民主的五族共和,才能共同建設、共同創造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繁榮、強大、統一的中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