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伊戰,將成為第二個十年越戰?

湯本

2004年秋天到來,伊拉克戰爭後的戰爭更為激烈。自進入夏天以來,伊拉克大城市接二連三發生恐怖爆炸,短短幾個月,恐怖襲擊次數以及聯軍和伊拉克軍警傷亡達到百分之二十的增長。

自從數位政府高官被襲擊身亡之後,9月1日,伊拉克國民大會主席查拉比的車隊也在巴格達附近受到襲擊,查拉比雖然躲過襲擊,他的兩名保鏢受傷。同日,臨時議會的100名議會代表宣誓就職,附近卻受到迫擊炮彈襲擊,讓議員代表們驚魂未定,現場充滿戰時議會的緊張氣氛。今天的伊拉克,整個臨時政府都在恐怖襲擊下,治權的法理和權威隨時都受到武器暴力的挑戰。

伊拉克戰爭,已是你死我活的慘烈。反美的叛軍民兵力量也是不擇手段,例如扣押伊拉克臨時政府的國防部長的妻兄弟,要挾逼迫他退兵;不斷在網上放映對各國人質砍頭或者威逼的錄像,逼迫支持美國為首聯軍的各國軍隊退兵或者撤銷後勤支援。

現在伊拉克戰爭不是治安和保衛對于小股敵人的襲擊的戰爭,而是面對大股敵人的陣地戰,例如,在拉吉夫攻守戰中,因為激烈的街戰,已把整條街變成廢墟,慘況令人不忍目睹。而美軍的自從去年三月伊拉克戰爭以來的傷亡人數也在增加,8月26日《洛杉磯時報》公布的數字是967人陣亡,6,600人受傷,到9月20日《時代周刊》公布的數字是超過1,000人陣亡,7,000人受傷,不到一個月,增加了近百人陣亡以及四白多人受傷,可見目前伊拉克恐怖襲擊以及反恐戰爭,是全方位的。當然,在聯軍現代化武器下的喪命者也很多,根據美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披露,聯軍擊斃的“恐怖襲擊”的叛軍或者叛軍民兵嫌疑達到2,500人。可見,“美國的武裝力量正在進入對伊拉克人的全面進攻中”(《時代周刊》語)。

另有一對數字,很能說明去年戰爭與今年戰爭的狀況,從2003年3月19日到4月30日的主要開戰期,美軍共陣亡138人,然而,從2003年7月1日到9月10日的非主要戰斗期,美軍共陣亡161人,亦可見,伊拉克戰爭愈演愈烈,對于美國來說,戰爭情勢在“不斷惡化”,八月份中,“恐怖襲擊”達到每天87次。

美國一個評論家在《洛杉磯時報》發表文章,認為“美軍已陷入泥淖,伊戰將成為第二次越戰”。

但歷史情況已經相當不同,首先,越南戰爭中,越南北方幾乎是全民皆兵,越南南方的游擊隊更是深得民眾支持掩護。而很多伊拉克民眾雖然不喜歡美軍,但也討厭叛軍和游擊隊。伊拉克的反美叛軍民兵,樹敵太多,平民也成了攻擊對象,有些平民並不支持伊拉克戰爭,但為了日常生活穩定而為美軍工作,也慘遭襲擊身亡。9月14日,單單一天的恐怖爆炸襲擊就使得59個伊拉克人喪身,其中,47人是被汽車炸彈炸死,這些青年人是準備申請警察局的工作。當然,美軍在襲擊“恐怖分子”、“叛軍”據點時,雖然使用精準炸彈,但也常常傷及無辜民眾。

有一種冷靜的看法認為,伊拉克戰爭無法與越南戰爭相比,越南戰爭是冷戰的產物,是東西方陣營對峙的結果,如果比較一下,伊拉克恐怖襲擊背後沒有國家力量,而越戰背後是兩個大國的全力支持。當時軍事力量屬于超強的前蘇聯以及革命化意識高漲的文革前以及文革時期的中國大陸,無論蘇制薩姆導彈,還是中國制造AK47,都是越南軍民在空中和陸上主要武器,更多的武器裝備大多來自前蘇聯和中國。中國大陸方面,除了運輸大量軍用民用物資之外,在越戰激烈時期,當時,每周都派出一個工兵連前往越南後勤作戰,搶修橋梁、工事,以彌補越南軍方軍力不足的嚴重危機。

伊拉克叛軍民兵勢力,現在還是烏合之眾,群龍無首,沒有統一的、權威性的精神領袖和政治領袖。伊拉克戰爭中,即便有傳說中的凱達組織的運作襲擊,而且“美國相信,凱達組織的首席作戰行動領導人Abu Mousab al-Zarqawi現在就在伊拉克”,但賓.拉登則無法成為伊拉克公開的領袖。盡管一位助理吹噓什葉派領袖西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Sistani)﹕“他的一句話就可以讓伊拉克以及伊斯蘭回教國家天翻地覆。”但這還是一種浪漫的自我膨脹,伊拉克多教派和多種族的現狀,聯軍以及親美政府、組織和民眾的存在,使得西斯塔尼成為伊拉克領袖的可能微乎其微。而在越戰時期,胡志明的親民廉潔形象,很長時間是越南人民的精神感召,發生了動員全國軍政力量的政治凝聚作用。而伊拉克的前獨裁者胡森,畢竟樹倒猢猻散,原來就不被很多民眾認可,復闢幾乎沒有可能。最近的一個有趣的煤體新聞很可以說明問題,當布什總統講話時以伊拉克足球隊參加奧運取得好成績,說明伊拉克人民進入國際社會的成就,有的伊拉克足球隊員立即發表聲明,不願意被布什總統拿來作政治宣傳,並公開表示對布什的反感。白宮發言人抓住時機,馬上聲明,伊拉克足球隊員的談話,正是自由在伊拉克實現的證明,這一辯解,卻也是事實,使人無法反駁。

因此,以白宮的計劃,建立臨時政府,建立軍隊和警察隊伍,文武齊治,盡快實現“伊人治伊”,恢復經濟,平息不滿。根據最新《時代周刊》報導,預計伊拉克將很快擴大伊拉克臨時政府軍隊,根據計劃,在今年12月,經過訓練組建成正規軍的伊拉克軍隊將達到145,000萬人。美軍也在尋找出口,配合伊拉克臨時政府,大量訓練伊拉克軍人,盡快實現“伊人治伊”,迅速建立“禁區”,大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趨勢。

然而,眼下的伊拉克反美民兵的恐怖襲擊日益頻繁。在伊拉克的施行恐怖襲擊的民兵到底有多少?五角大樓一開始聲言叛軍不超過5,000人,後來一位國防部專業的分析師私下透露2萬人,而身在戰地的一位英國將軍,聯軍的副總司令安德魯.格萊漢姆(Andrew Graham)則認為,在伊拉克戰場上很活躍的“恐怖襲擊”的民兵在4萬人到5萬人之間。根據最新一期《時代周刊》(9月27日期)報導,根據美國前國防情報局資深分析師杰福瑞.懷特(Jeffrrey White)的看法,“包括後勤人員的叛軍,包括提供食品和服裝武器的人員,已達到十萬人”。雖然與聯軍和伊拉克臨時政府軍隊不成正比,但他們躲藏得很好,而且是以逸待勞。對比下,一大一小,一明一暗。雖然聯軍和伊拉克臨時政府軍,武器精良,空中陸上,可謂超級龐然大象,但能否斗過這些專門在暗中躥動的老鼠或者靈活的狼?

現在的戰爭局勢,已經出現了敵我拉鋸的狀況,聯軍攻佔一處之後,可以很快任命一個代理市長或者鎮長,以及一個警察局長,但當聯軍退出該地,至少就有五百個武裝游擊隊員上街巡邏,以示對該地的武裝控制。

恐怖游擊戰爭,直接影響了伊拉克“民主政治”的建設,許多明年一月選舉之前的競選活動,不得不取消,也有不少選舉登記注冊受到干擾,有的不得不贊停。美軍駐伊部隊地面部隊總司令托瑪斯.梅茲中將(Thomas Matz)認為,恐怖襲擊已成為癌細胞不斷擴大的伊拉克的“癌癥”,面對此,在一月份的選舉時,“一些地區的選舉活動將由聯軍嚴加保衛”。槍桿子包圍下的民主選舉,將是當代民主史上的奇觀。

恐怖游擊戰爭,也延宕了伊拉克“戰後”的重建,嚇退了提供援助的代理以及建設項目的承包商,很多城市斷電缺水,直接影響市民的正常生活,一些原來支持美軍解放他們的民眾也抱怨聯軍沒有實行諾言,生活的不安定,直接激發反美情緒,青年人走上街頭,抗議示威。情緒更激烈的人,就接受叛軍民兵游擊隊的招募,加入“恐怖襲擊反抗”的隊伍。

除了伊拉克恐怖力量的武器的“批判”反擊的槍炮聲之外,對白宮威脅很大的,還有批判的武器的聲音,如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在9月16日在接受BBC訪談時指出,“它(伊拉克戰爭)的形成,不符合聯合國憲章。根據我們的觀點和憲章的觀念,它(伊拉克戰爭)是不合法的。”安南的批評馬上被鮑威爾以及其他美官員及其他聯軍政府官員反駁。在安南抨擊伊拉克戰爭不合法之後,借助伊拉克戰爭形勢不妙的背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利抓住機會,在9月20日抨擊布什總統在伊拉克戰爭上“犯了歷史性的錯誤”。雖然,筆者截稿時,尚未獲悉喬治.布什總統的反應,但是可以預料,布什的反應將是符合美國民意的強硬,他曾在8月29日批判克利時說,“克利說恐怖分子因遭到對抗而強化是邏輯顛倒,攻擊才能消除恐怖組織。”

美國總統大選正在逼近,伊拉克戰爭變成了一張王牌,翻來復去,則是驢象誰主天下的大勝還是大敗的重要決定變數,從某種程度講,伊拉克反美民兵的充滿硝煙味的手,對美國政壇也可攪和一番,雖然目前還看不出其能夠扭轉乾坤的作用,但確能使得民意指標一上一下,讓白宮一驚一乍。

9月27日期《時代周刊》發表的約.克連恩的文章(Joe Klein)公開批評“布什的伊拉克﹕是一個強大的空想”。根據中央情報局在今年七月遞交給白宮的一份題為《有關伊拉克國家情報估計》的情勢預估報告則認為﹕“(伊拉克)前景將是災難性的,存在陷入內戰的巨大可能性”。

伊拉克戰爭,將比越戰更早使美國遇到災難?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