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布希與阿扁在“一中”上的歧見

湯本

美國的國際政策是經濟利益、安全、歷史價值承襲和自身實力以及國際間實力變遷的產物。在兩岸關系上,準確解讀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與傳統民主自由價值觀,原本是一件並不困難的事情,但由于台灣大選在即,泛綠陣營刻意強化美國“捍衛台灣”的“意志”,曲解《台灣關系法》,以掩飾“公投”、“制憲”等台獨訴求及實際行動。情勢危急,白宮憂慮重重,于是,美國國務卿鮑威爾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基礎說”,在2004年2月11日因運而生。

盡管陳水扁為了緩和白宮的焦慮,對亞洲《時代周刊》談到“中國大陸和台灣兩個國家”,“未來有可能走到一起”,但他的觀念,和布希總統仍有著嚴重的分歧。

誠然,以民主自由的傳統價值,布希總統的捍衛台灣民主的意志,並沒有任何改變。如果中國大陸自身獨裁專制惡化,首先破壞現狀,武力急統,“武力犯台破壞台灣民主就是戰爭”這樣的意志不僅是美國以及泛藍陣營、泛綠陣營及多數台灣民眾的意志,也是筆者認為多數海外華人的意志,因此,美國導彈防御系統及小型核武器的試制,其目的之一就是針對中國大陸政治惡化後的武力犯台的彈海和人海戰術。

但今天的情況是,中國大陸願意全力納入美國為首的世界文明,與時俱進,正在努力承當世界反恐的責任,雖然其政治改革不盡人意,但“以人為本”的改革大門已經啟開。極力現代化和走向文明的大潮裹卷著強烈的民族主義,驅使了大陸軍方潛艇在日本海反偵察潛航及公開上浮的戰略行動,顯示大陸具有一旦日本介入台海戰爭可攻打日本本土的軍事實力,諸多確鑿信息表明,王在希所表示“台獨就是戰爭”不是戲言而是預警。

事實上,正如筆者多次撰文指出﹕美國的亞太長遠基本戰略是不允許任何一個國家稱霸,這對正在現代化的中國大陸的崛起有利;台獨有利于日本軍國主義勢力獨霸日本群島--硫球群島--釣魚台島--台灣群島的西太平洋島鏈,對美國不利;而由兩個現代化或走向現代化的民主化的東亞大國盟友(中國和日本)各據西太平洋島鏈一部分,更有利于美國未來的戰略博奕的優勢。

對于美國現實的外交政策來說,長期以來一個中國的模糊概念的維持,受到了李登輝“兩國論”以及陳水扁“一邊一國論”的尖銳挑戰。現在,不是中國大陸不顧一切,執意武力急統,使得美國要強調《台灣關系法》,而是李、陳的急于公投、制憲、“建立台灣共和國”的一系列顯性的隱性的漸進性努力,逼迫鮑威爾拋出“一個中國的基礎是三個公報和《台灣關系法》”。從美國的立場看,三個公報和《台灣關系法》,沒有輕重之分,前三者是政府間的政治、政策確認的國際條約,後一者是美國以前所未有、後無繼者的立法方式奠定的(外交)關系的的國家政策。但現在,鮑威爾不僅只是向中國大陸領導人提醒《台灣關系法》,對于正在打破平衡的台灣領導人,也同時強調“一個中國”,“三個公報”。歷史上,美國的極力平衡海峽雙邊關系是沒有傾向重點。但當海峽維持現狀的平衡被打破時,美國的政策傾向重點就會出現。在美國對外關系中,經濟戰略利益與自由民主價值是同等重要。但在現時現刻台海局勢下,鮑威爾的一個中國政策基礎說,體現美國的傾向重點。鮑威爾是在提醒台灣﹕一個中國政策對于美國世界和亞太戰略的極端重要性。

因此,可以說,將以往模糊概念化的“一個中國政策”之基礎清晰地表述為三個公報和《台灣關系法》,這是李登輝陳水扁的“功勞”。以鮑威爾的基礎論推理,不管海峽兩岸如何定義一個中國,《台灣關系法》的存在是因為一個中國政策。這里,隱伏著一個巨大的政策暗示和動態警示,脫離了一個中國政策,不按美國的總體戰略的牌理出牌,也就是說不顧及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考慮,《台灣關系法》中美國對于台灣的軍備銷售和軍事支持的承諾,就可能失去戰略依據,一旦情勢進一步惡化,美國就可能以"不得不變通"的說法,來表達壓力,來要求台灣回到一個中國的政策。

國務卿鮑威爾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基礎說”的重要價值在于確定和平走向的一個中國的政策,同時,給兩岸提供重要鍥機,希望兩岸不要各取所需,不要再割裂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的整體解釋。如果兩岸能夠達到體諒對方、改革自己的理想境界,“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迅速減少彼此針對對方的軍備,極盡能量發展經濟,三通就會成為台商和台灣民眾所渴望的現實,兩岸最高層會談也不會成為難題。美國主導的一種可能性的政策導向已經出現﹕在一個中國政策之下,在美國軍售不是支持台獨的確認下,中國大陸尊重《台灣關系法》;而台灣,在保有已有的“外交成果”和“主權的中華民國”的尊嚴和對等的同時,尊重三個公報,同時在朝野(大至國家執政口號、小至教科書再重新修訂)深刻體認並大力彰顯一個中國。

通過鮑威爾,布希總統的話已經說得很清楚。根據筆者所悉,布希總統、白宮高層及其幕僚最近已形成共識並清楚表述﹕陳水扁主張和支持“台獨”的言行具有“不計後果的挑釁性”(Reckless Provocative)。這不僅僅是在溝通中,北京的立場被充分知會,也不僅僅是美國高層充分意識到台灣戰爭的嚴重性,而且,美國各界對台灣的觀察也是廣泛而又深刻的,台獨首先對日本有利,台獨打破美國長遠的亞太戰略和世界戰略的均衡。因此,現在對于陳水扁來說,他的危機不是是否能夠當選連任,不是是否能夠準確解讀美國版的一個中國政策,而是能否作為中華民國總統,能否為人民避免凶險,珍惜美台(中華民國)之間近四分之三世紀的友誼互信(包括抗日戰爭期間鮮血凝結的誠信),珍惜自己在白宮的形象,珍惜自己今後還想發展的民主政治家的信譽羽毛。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