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美、台三方各自手上的王牌--二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

無名

在當今世界所有地區性的衝突中,恐怕還沒有哪一處的衝突能夠比得上臺海衝突更令人毛骨悚然的了,正如李侃如先生最近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所指出的那樣,“多年來美國的政策是既能說服中國大陸放棄對台使用武力,又能說服臺灣不要片面宣佈獨立,但是,這樣的政策現在卻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戰,一觸即發的危機來自臺灣的總統大選,陳水扁爲了贏得大選,正不惜挑戰這一架構,對中、美、台均具深遠的意涵,使得北京與華盛頓都不得不對此進行全新的思考,由於雙方正合作反恐、化解朝核危機,臺灣的發展一旦造成美中武力衝突,代價實在太高,其結果不僅恐怖,而且,不可想像,發生的可能性已越來越高。”“目前,陳水扁打的如意算盤是,有了布希政府過去對臺灣的承諾,無論臺灣做什麽,都可以嚇阻中國大陸不敢輕舉妄動。扁政府持這樣的論點是假定美方將無條件地維持其防衛臺灣的承諾;而北京不願意僅僅因爲臺灣企圖追求獨立,付出和(美國)衝突的代價。顯然,這兩種假設都大有問題。所以,除非美國和中國能夠讓臺灣領導人和人民相信,這樣的假設是錯誤的,否則,陳水扁政府的競選策略將會帶給美、中、台三方人民直接難以想像的悲劇。”

“悲劇”之所以“難以想像”,就在於“陳水扁政府的競選策略”不同於迄今爲止一切民選政府爲謀求連任所制定的競選策略,如“宣揚執政的政績,分析不足的原因,提出具體的措施,表達改進的決心”之類,而是令人不解地公然挑戰美國“既能說服中國大陸放棄對台使用武力,又能說服臺灣不要片面宣佈獨立”的架構,不惜挑起美、中這兩個核大國之間的武力衝突,誤以爲,“有了布希政府過去對臺灣的承諾,無論臺灣做什麽,都可以嚇阻中國大陸不敢輕舉妄動”,以突顯其“壓倒對手”的所謂“威力”,從而掩飾政績欠佳的致命弱勢,拉升持續低靡的選民支援率,以求再次擊敗“因過分強勢,竟不惜分裂,卻自食‘苦果’,而痛定思痛,再度凝聚的泛藍陣營”,其“如意算盤”不謂不“精”,但卻應了中國一句老話,那就是“狐假虎威”!

毋庸置疑,美國這只“虎”,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已無敵於天下,其目的,卻非掠土拓疆,而是維持世界秩序,一旦有人以身試法,必將步米羅塞維奇、薩達姆之後塵!目前,越來越多的獨裁者都認識到了此點,除非還有個別‘弱智’只看到自己那一點點不堪一擊的‘兵力’”,對此,中國大陸顯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已無需誰來“說服”它“放棄對台使用武力”,儘管它始終都沒有斷過這種“念頭”,但問題是,一旦動武,有無勝算的把握才是問題的關鍵!即,由於臺灣所具有的特殊地理位置所決定,如能輕易越過海峽這道天然屏障,也決不致半個世紀之久都不敢貿然動手!而這才是所有那種“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只會瞎起哄的淺薄之輩所難以接受的實事!毫無疑問,明智之舉,除了徹底打消“使用武力”的念頭,也只有所謂的“韜光養晦”,老老實實發展實力一法可循。

而發展實力,卻非一朝一夕可見效者,更何況,通過半個多世紀的反復“摸索”,好歹才總結出一條所謂“發展才是硬道理”的“錦囊妙計”,儘管,這在自由世界,連娃娃都一清二楚!

那麽,好,既要發展,就只能“改革開放”,融入自由世界,即使開始時,並不“情願”,不過,一旦融入自由世界,或至少是下了融入自由世界的決心,便必將發現,任何“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的的念頭其實都是非常愚蠢的!

這是因爲,自由世界的遊戲規則並非“動武”,而是“對話”!

好在,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大陸已多多少少有所“感悟”,特別是,“隨著變革步伐的不斷加快,社會制度的更換也已不可避免地提到議事日程上來,這是因爲,既已‘發展經濟’,經濟發展規律本身便必將迫使人們,包括統治者在內,不得不著手試探新的社會制度對解決經濟難題是否有所裨益,難怪,自鴉片戰爭以來,這個獨裁制度根深蒂固的國度出現過那麽多的仁人志士,不厭其煩地設法引導各自朝代的獨裁者去發展經濟,而非一再徒勞地重復‘獨裁-反獨裁-再獨裁’的所謂‘獨裁怪圈’,其艱苦努力雖屢屢告敗,但到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卻終於把獨裁者‘好歹’逼上了這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單行道’。由於‘退路’已斷,恰如‘上屋抽梯’,就再也不可能重蹈諸如‘抓革命、促生産’之類愚蠢透頂的覆轍,而不得不‘硬著頭皮’在這條‘單行道’上繼續走下去,直至終於嘗到‘甜頭’,再也捨不得重返昔日那種連獨裁者自己都‘後悔不疊’的悲慘歲月了,儘管這個國家在民主化的道路上還相去甚遠”,也就是說,還遠未徹底地融入自由世界,難免有時還會萌生“動武”解決爭端的愚蠢念頭。

對此,作爲自由世界“名副其實的‘世界警察’或‘執法人’”的美國,自然求之不得,“呵護”尚且不及,又豈容“扁”狐假借其“威”肆意尋釁,傻乎乎地“不知獸畏己而走也,以爲畏狐也”(《國策·楚策》)?

毫無疑問,臺灣的安全亦在“呵護”之列,不過,只知其一卻不知其二的“扁總統”顯然低估了美國人的智慧,誤以爲“呵護”ROC,就是“保護”“阿扁”,就可以胡作非爲,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挑戰自由世界的遊戲秩序!顯然,正如李侃如先生所說,這只能是陳水扁的“如意算盤”!

可惜,他的算術並不及格!

竟沒有算清,中國大陸在這條“融入自由世界”的不歸之路上的“旅程”才剛剛開始,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在這方面,大陸還相去甚遠,休說‘駕輕就熟’,至今恐怕連‘邊’也未得沾上!”特別是,那媮晲S有一個有能力,足以制衡一黨專制的反對黨,那堛熒簉v者一旦被狐假虎威的“扁總統”挑逗得失去理智,就有可能“不惜一切”,斷然“應戰”!

看來,“扁總統”這位在法庭上巧舌如簧的律師,在軍事問題上顯然是一竅不通,不知道,這“仗”,一旦打將起來,便必然是,不打則已,打,則必將拼它個魚死網破,一決勝負,對此,美國自然不會坐視,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歸根到底,還不是‘跟著下水’?”屆時,導彈橫飛、氫彈開“花”,不惜炸飛半個地球,冷戰時代,以美國爲首的自由世界所作的一切努力,以及後冷戰時代,以美國爲首的聯軍所作的一切努力都將前功盡棄!難怪李侃如先生驚歎,“陳水扁政府的競選策略將會帶給美、中、台三方人民直接難以想像的悲劇”!薩達姆先生的“未竟偉業”,終於由另一位同樣是喊著所謂“聖戰”口號的“扁總統”完成了!但是,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至少是現在,”美國“還不願‘下水’!至於何時‘下水’,他自有揣度,又何須‘扁總統’瞎攙和?”“‘事實上‘扁總統’根本就不是當總統的料!這種人即使當了總統,也是一付‘癟三像’!當然,並非其貌不揚,而是心胸狹窄,目中無人,從不把別人的‘良言’當回事!一條道走到黑,根本不注意島外大局!‘獨’派起家,就一獨到底!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現在,大陸發展得熱火朝天,全球商旅趨之若鶩,你不考慮占一先機,還反其道而行之,明明已是ROC了,PRC也不過分計較,你還非要損著人家的牙眼,搞所謂的‘獨立’不可,豈不發天下之大昏?”“大陸這塊‘火得發紫’的市場你要不要‘占’?百萬台商的身家性命你要不要保?‘扁總統’這個人,爲了一己之私,他可以什麽都不要!這種人還選他繼續當總統,豈非滑天下之大稽?”

其實,像他這號人能夠當選,實屬僥倖,並非因其對手的“弱勢”,而是恰恰相反,因其對手的“過分強勢”,甚至“強”到不惜分裂,讓“扁”翁得利的地步!不過,“扁總統”顯然被勝選沖昏了頭腦,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致錯過了一次甘當“草根”總統的良機,竟只顧一人暴富,哪管萬戶縮水?一個窮律師,轉眼之間,豪齋、香車、嬌子、金孫應有盡有,但其“奧妙”卻比薩達姆先生巧妙得多:夫婦二人,一人穩坐“總統府”操縱政局,一人穩坐“大戶室”魚肉股市,世上哪有比這更容易致富的“捷徑”?若有,首富便不再是蓋茨,而是布希,假如“第一夫人”勞拉也同樣堂而皇之地進出“大戶室”的話!

難怪“扁總統”執政四年,支援度卻始終高不起來,爲了扭轉局勢,可謂用心良苦,例如,本想借力“公投法”,沒想到,泛藍陣營只一個“回馬槍”便殺得“阿扁”“輸到脫褲”,以至狗急跳牆,竟不惜即興揮舞選民賦予他個人,但卻只能“慎用”的神聖“公投權力”,挑釁中國大陸,拖美國下水,挑戰自由世界的遊戲規則,挑戰整個地球!

不難想像,他一旦得逞,必將更加瘋狂地玩弄地球於掌股,在這一點上,同本·拉登、薩達姆何異?自由世界豈能聽之任之?即使是所謂的“民選”總統就能例外嗎?

事實上,作爲一位“民選”總統,理應更加模範地遵守自由世界的遊戲規則,以便給那些正在“轉型”或打算“轉型”的非民主國家樹立一個遵紀守法的榜樣,讓那種“隨著融入自由世界的深度逐步加深,遲早都會放棄以武力解決爭端的念頭的國家”學會遵守自由世界的遊戲規則。

毫無疑問,這顯然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對這樣的國家,自由世界必須具有足夠的“耐心”,特別是,根據伊拉克的經驗,足以證明,“聯軍絕非要在那堶奐s樹立一個新面孔的獨裁者,以取代薩達姆,而是要徹底改變那堣w對人類構成嚴重威脅的獨裁制度。不過,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當務之急’卻只能是‘穩定秩序’,然後才談得上‘發展經濟’的問題;而缺乏足夠發達的經濟基礎,便根本談不上‘加快變革步伐’的問題,在民主制度所賴以存在的經濟基礎尚不完善的條件下,即使急於‘更換社會制度’,也會問題叢生,不知會冒出多少薩達姆式的野心家來躍躍欲試,妄圖取薩達姆而代之,夢想重建一種恐怕比薩達姆還薩達姆的獨裁統治……,弄不好,那奡N有可能變成文明社會的一個沈重‘包袱’;此前爲之所付出的一切代價都將化爲泡影;反恐戰役將半途而廢;911式的恐怖事件將充斥全球;人類將不得不最終地屈服於恐怖勢力,成爲恐怖分子的俘虜……。由此可見,民主制度儘管比歷史上的任何社會制度都更加優越,也無法簡單地‘恩賜’給那些條件並不成熟的國家或地區,除非同時‘發展經濟’,並逐步孕育出‘更換社會制度’的迫切願望,否則,單純採取強制手段,即使勉強推行民主制度,也有可能適得其反。而這也正是爲什麽在兩千多年以前的雅典,就曾出現過令人讚歎不已的民主制度雛形,但這種制度至今還不能被廣泛接受的基本原因;同時也是爲什麽有些國家或民族即使從表面上來看,民主程序‘一應俱全’,卻危機四伏,政變不斷;而有些富於智慧的民族卻能夠避開‘戰亂’,及其而後所必將面臨的‘穩定秩序’階段(簡稱‘戰亂-秩序’階段),通過發展經濟,繼而‘逐步加快變革步伐,更換社會制度’,直至最終地融入文明社會大家庭的基本原因。之所以‘富於智慧’,就在於不是簡簡單單地‘爲民主化而民主化’,而是同步,並著重‘培植’民主化的根基,以便在培植過程中,逐步完善民主化的體制,而不是像那些千方百計維繫獨裁制度‘萬古長存’的獨裁者那樣,充其量披一層虛僞的‘民主程序’外衣,而在這層華麗‘外衣’的下面卻是血淋淋的現實!”

也就是說,即使是前伊拉克那樣的國家,從戰爭的發動,到局勢的穩定,經濟的恢復發展,直至民主制度的確立,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絕不能一戰了之!

而這正是全球化時代,不得已而發動的戰爭不同於此前一切形式的戰爭之處!

即,戰爭一旦發動,自由世界就只能負責到底!

顯然,如果避免戰爭,同樣能夠達到完全相同的目的,自由世界又何樂而不爲,非要訴諸戰爭,故意挑起戰端呢?

這則是全球化時代第二條不同於此前一切形式的戰爭觀!

“扁總統”顯然既不理解全球化時代戰爭觀的第一條,又不理解第二條!他的思維依然停滯在冷戰時代!

殊不知,“挑動戰爭”,看似“痛快”,然而,戰爭一旦結束,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從頭開始,既費時又耗力,豈非自找麻煩?所以,如果是“美國的政策是希望說服中國大陸放棄對台使用武力”,還不如,給它創造一個遲早都不得不“放棄對台使用武力”的環境,以確保它這樣的國家在發展經濟的“不歸之路”繼續前進,直至徹底打消一切訴諸武力,解決爭端的念頭,包括“對台使用武力”的念頭,就像許多終於意識到“武力不能解決問題”的明智國家已斷然打消訴諸武力,解決爭端的念頭那樣!

難怪陳水扁政府“將會帶給美、中、台三方人民直接難以想像的悲劇”的競選策略剛一出籠,便遭到全球空前一致地一片喊打!儘管“喊打”的目的截然不同!

毫無疑問,自由世界一片喊打,絕非“聲援”中國大陸的所謂“一中原則”,支援它“對台使用武力”,而是恰恰相反,“給它創造一個遲早都不得不‘放棄對台使用武力’的環境,以確保它這樣的國家在發展經濟的‘不歸之路’繼續前進,直至徹底打消一切訴諸武力,解決爭端的念頭,包括‘對台使用武力’的念頭!”

爲了達到這一目的,顯然絕非狐假虎威的“扁總統”那種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的所謂“防禦性公投”、“防衛性公投”或者“和平公投”所能及者!而只能是首先依靠中國大陸本國經濟發展的“基本功”,其次是“薩達姆效應”的震懾力,或者換句話說,“扁總統”所妄圖借助的那種“虎威”!

也就是說,只要沒人像“扁總統”那樣,“狐假虎威”執意挑釁,“對台使用武力”的念頭必將淡出於這個國家的決策層,更不用說初嘗發展經濟“甜頭”的廣大百姓了!

當然,自由世界也決不在乎任何一個國家,即使是中國大陸那樣的國家訴諸武力,發動戰爭!事實證明,自由世界有足夠的實力粉碎一切戰爭圖謀,特別是,繼伊戰之後,已經具備足夠的實力打贏一切形式的戰爭,直至捉住戰犯,但這還不是自由世界,特別是美國所深思熟慮的全部問題!

這是因爲,鑒於伊戰的經驗,戰爭一旦結束,即使是捉住薩達姆,但爲了避免另一個薩達姆的滋生,要作的事情絕非“扁總統”所想像的那麽簡單!否則的話,一個“爛攤子”帶給自由世界的麻煩必將更多!而這正是“薩達姆效應”之後,自由世界對卡紮非、金正日之輩有所“鬆動”的表現,以及印巴之間所呈現出來的緩和迹象歡欣鼓舞的根本原因!

這顯然是鼠目寸光的“扁總統”所絕對想像不到的,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他“只能看到區區一島事情,卻看不清島外更大的局勢,更看不清,他那個島在全球戰略中的重要地位!這是他的致命傷!”由於他“知道選情對他不利,採用常規手法,效果不是很大,因此採用制憲改國號台獨的方法,鼓動傳統支援民進黨的民衆的熱情,營造對他有利的選舉氣氛。”毫無疑問,“這一招在李登輝時代可謂屢試不爽!”但“扁總統”的悲劇卻在於,他所應的第二句中國老話,那就是“刻舟求劍”,錯估了時代!

很顯然,在李登輝時代,當時的自由世界還看不大清楚中國大陸在融入自由世界的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那種“不可逆轉”趨勢;特別是,當時的薩達姆、卡紮非、金正日等獨裁者正氣焰囂張,不可一世,自由世界一時還找不到一條足以震懾這類極端獨裁者的辦法,或者換句話說,爲了對付這些獨裁者所結成的險惡軸心,還沒有找到一個恰如其分的“切入點”,當時的台海,作爲一個“選項”並不是不可能的。而現在,人類早已告別了冷戰時代,進入了所謂的“後冷戰時代”,或更準確些說,全球化時代!在這一人們顯然還非常陌生的時代,首當其衝所需要的,將不再是昔日那種所謂的“冷戰英雄”,而是足以肅清一切恐怖活動的辦法!

也就是說,一切恐怖活動,無論因何而生,就不管是起因于薩達姆還是“扁總統”;也不管其所採用的藉口多麽地堂皇,即使像“扁總統”那樣,僅僅“爲了贏得大選,”卻導致“結果不僅恐怖,而且,不可想像”的美中武力衝突,自由世界都不應聽之任之!

但問題是,像“扁總統”這樣的人,卻不能簡單地像對待薩達姆那樣,把他捉住,交付審判,事實上,他這種人即使下臺,也決不會甘心,說不定,什麽時候,一個念頭,會再度興風作浪,自由世界對這種類型的恐怖活動似乎已無能爲力,“沒有牌出”!

李侃如先生認爲,“布希政府必須認真考慮做出決定,下一步到底應該怎麽走,而不能老是告訴北京說,華府反對臺北的種種言行,卻又沒有采行任何具體的手段來影響形勢的發展。”“布希政府至少應當立即做出以下三項決定:首先,必須決定如何約束陳水扁,以免北京視陳水扁的連任是難以接受的結果;其次,必須決定是否應該爲臺灣的“獨立”之舉不得不和對岸兵戎相見,假如美國不願易爲臺灣流血,就必須毫不含糊地告之各方,美國所做的承諾底線究竟是什麽,而且,一定要採取避免刺激北京動武的做法;最後,基於臺灣民意的改變,必須決定是否要試著說服北京修正對臺灣的立場,辦法之一是,提議一項可以長期維持現狀的正式協定,在這個協定議期內,臺灣不再提獨立,對岸也撤回武力要脅。如果布希政府決定采行此種方式,由於當前兩岸關係正急速惡化,白宮必須盡速協調出這樣的協定。

但問題是,如何才能“協調出這樣的協定”呢?

很明顯,在李侃如先生的三項所謂“決定”中,最關鍵者,是能否“約束陳水扁”!

這是因爲,除了陳水扁,誰也沒有必要“刺激北京動武”!至於“說服北京修正對臺灣的立場”,也完全取決於對陳水扁的約束,即,只要能夠“約束陳水扁”,北京對臺灣的立場,即使不加“說服”,也會逐步“修正”,事實上,只要細心觀察,便不難發現,北京方面一直都沒有間斷過“修正”“對臺灣的立場”,例如,從炮擊金門到禮遇台商,“修正”的幅度不謂不大,只不過,這種所謂的“修正”遇到了一個難以逾越的障礙,那就是“三個公報”!

北京方面自持“三個公報”的“上方寶劍”,可持續不斷地對台打壓,而這種打壓所産生的“反作用力”就有可能被“扁總統”這樣的的人所利用,更何況,他還有一方《臺灣關係法》的“上方寶劍”呢?

難怪就在全球一片和解之聲中,區區一個“阿扁”竟膽敢狂吠“聖戰”、“先發制人”,乃至“刺激北京動武”於掌股,連美國政府自己在“約束陳水扁”方面都似乎已無計可施!

殊不知,不是別人,卻正是美國政府自己“約束”了自己,以至它這個唯一有能力約束陳水扁的國家不僅顯得似乎“無力”“約束陳水扁”,還尷尬異常,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美國人夾在台海之間,“在與中國大陸領導人及相關負責人會談時,表示美方遵守三個公報,遵守一個中國的原則,沒有提《臺灣關係法》。”“見臺灣人士時,恐怕也是只談《臺灣關係法》,不談所謂的‘三個公報’、‘一中原則’”,可謂“堨~不是人”!背後,不僅挨中國大陸的罵,也免不了挨臺灣人士的罵!

事實上,僅僅“挨駡”倒還罷了,一旦遇到“扁總統”那種“爲了贏得大選,竟不惜挑戰美國政府的既定‘架構’,導致‘結果不僅恐怖,而且,不可想像’的美中武力衝突”的賭棍,就有可能挾《臺灣關係法》,挑戰對岸那個自以爲有了“三個公報”的所謂“依仗”,便可以對一個民主政府肆意打壓的另一個政府!鑒於《臺灣關係法》的存在,這個政府又不敢貿然“對台使用武力”,便愈發地助長了“扁總統”恣意挑戰的氣焰,……,致使中、美、台各方誰也無法突破一個“打壓-挑釁-再打壓-再挑釁”的“怪圈”,“‘結果不僅恐怖,而且,不可想像’的美中武力衝突”也就在所難免!

而這個怪圈之所以無法突破,卻不過是因爲中、美、台三方握著兩張所謂的“王牌”:一個是“三個公報”,一個是《臺灣關係法》!

中國大陸自以爲憑仗“三個公報”就可以無限制地對台打壓!

“扁總統”以爲憑仗《臺灣關係法》就可以對中國大陸挑釁!

美國政府以爲不僅可以通過《臺灣關係法》抑制中國大陸“對台使用武力”,還可依賴“三個公報”對中國大陸在精神上有所“安慰”!

殊不知,這三方統統被這兩張所謂的“王牌”“套牢”,而不是被隨便什麽人,例如李登輝先生套牢了!

即使是印巴之間、巴以之間、朝韓之間等“世紀堅冰”一一破除,只要這兩張所謂的“王牌”在,台海之間的堅冰也難以破除,甚至有可能成爲全球最後一塊又冷又硬的“堅冰”,儘管,遲早都得破除!

而破除“台海堅冰”的關鍵障礙就是“三個公報”和《臺灣關係法》!

“三個公報”和《臺灣關係法》遲早都得廢除!總不能萬古長存!

既如此,何不果斷地儘早廢除?

一旦廢除,美國政府定將發現,問題會變得異常簡單!

例如,《臺灣關係法》一旦廢除,“扁總統”的“牛皮”也就不戳自“扁”,神氣不起來了!你膽敢發動“聖戰”、“先發制人”,“刺激北京動武”,對不起,除了自己“解決”之外,薩達姆的下場就是榜樣!人人可得而殊之!其實,你“扁總統”不就是圖謀連任嗎?就請老老實實端出自己的“治國方略”吧,又何苦非要扯美國下水?更何況,火燒眉毛的是,美國自己也面臨大選,不但不是隨便跟著誰“下水”的問題,而且是恰恰相反,即,如何“擺脫”伊拉克的“爛泥塘”,如何“上水”的問題,自不量力的“阿扁”硬要拉美國“下水”,豈非自取其辱?

另一方面,“三個公報”一旦廢除,中國大陸在國際上對臺灣的打壓也便失去“依據”,即使沒了《臺灣關係法》,也毫無必要中斷發展經濟,貿然“對台使用武力”,發動一場必輸無疑的戰爭,自取其辱!

事實上,所謂的《臺灣關係法》不過是所謂“三個公報”的“配套”産物,或更準確些說,統統不過冷戰時代的過時産物,早已不適用於全新的全球化時代,也就是說,廢除《臺灣關係法》的同時,“三個公報”及其所謂的“一中原則”已毫無意義!這些過時的枷鎖一旦扔到歷史垃圾堆堙A必將緩解兩岸之間半個多世紀以來所積累的一切仇恨,嘗到“對話解決爭端”的甜頭,而一旦嘗到甜頭,就再也不會愚蠢地訴諸武力,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詰問的那樣:“中國人爲什麽要打中國人?美國爲什麽發展的快,原因很多,但有一條,那就是,自南北戰爭以來,美國人早就不打美國人了!‘二戰’之前,歐洲人也是不知道這個道理,成天打個沒完沒了,結果讓美國人超了過去,成爲‘一球獨霸’,現在歐洲人也逐漸品出個中滋味,不打了,搞統一貨幣,淡化了疆界……,其他地區也相繼跟進!卻唯獨中國人蠢!還成日家斤斤計較所謂的‘統’、‘獨’之類!”“都全球化時代了,你還固守那點可憐的所謂‘主權’,豈非弱智?”

伊戰告捷,薩氏被擒,對此,就連卡紮非、金正日那樣的極端獨裁者都看明白了;曠日持久的印巴衝突亦嘎然而止,……也就是說,除了自以爲“聰明”實則弱智的“扁總統”,恐怕誰都看明白了全球化時代完全不同於冷戰時代的根本區別,及其必將在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産生深刻影響的所謂“薩達姆效應”的“奧秘”,就連中國大陸也不能例外,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天下早已今非昔比!一個全球化的天下,一個容不得動輒大打出手的天下!不信,就請試試!”“身經百戰的毛、鄧都沒這個膽量,更何況至多只能“紙上談兵”的毛頭小兒乎?‘兵’者,用則銳;不用則鈍!美國的重要制勝戰略之一就是‘不斷用兵’,在‘用兵’過程中不斷改進,不斷提高,數年下來,早已沒有‘對手’,因此,如若知趣,還是學卡紮非先生的好,既然用兵必敗,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薩達姆先生之所以蠢,就在於不知道這一點!也就是說,不自量力!像老鼠似的被從地洞堳出來也就在所難免!所以,凡是聰明人,都應該從中多少悟出些道理!再莫奢談什麽“軍事手段”了!當今世界,有資格談這個問題的,只有一個國家,那就是美國!好在美國談這個東西,並非爲了一己之私,而不過維護世界秩序!”

自此以後,一切企圖訴諸武力,而非仰賴經濟發展所導致的秩序紊亂都必將被理順;一切妄圖擾亂世界秩序的肇事者都必將將遭到薩達姆那樣的可恥下場,不管你是民主國家的“民選總統”,還是獨裁國家的獨裁者!

世界秩序決不容許任何人單方面、強制性地打亂或者改變!

這絕非美國政府的權宜之計,而是今後全球人類必須共同遵守的規則!

因爲只有這樣,世界經濟才能健康地發展,世界上的一切災難性的難題才能得以解決!例如貧富不均的問題,國際社會並不是不想解決,但這個問題顯然不是簡簡單單依靠“救濟”所能解決得了的,爲了徹底解決問題,只能依靠教育,即普遍提高每一個人的素質,但如果戰亂頻仍,所有這一切便只能是空談!

事實上,美國早就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令許多蠢人大惑不解地不惜犧牲寶貴的生命,不惜付出天文般數位的代價,不遺餘力地維護世界秩序,否則,就連它自己最起碼的安全和幸福都將難保,911便是一次最有說服力的警鐘!

對此,當今世界已有愈來愈多的仁人志士和國家民族認同了,並紛紛加入到這一行列中來,不管他們從自己祖先那媊~承了多麽“神聖”的恩恩怨怨,即使像印巴之間那種“禿子爭梳子”的恩怨,以及台海之間那種把美國人都鬧糊塗的所謂統、獨恩怨!

退一萬步講,這類莫名其妙的恩怨,即使“隨了願”,例如,中國大陸動用武力把臺灣收歸一“省”,或者,ROC改名“臺灣國”,但在全球化的時代,“國界”的概念還不遲早都得淡化?正如“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所說,“在全球化勢不可擋的今天,‘獨不獨’、‘統不統’已毫無意義!還是乖乖地運用經濟手段發展經濟吧!經濟一旦發展,‘甜頭’將源源不斷,又豈是‘獨’、‘統’之‘利’所能及者?在這方面,無論是大陸還是‘扁總統’,其實都該看開些爲好!一個是‘非統不可’,一個是‘非獨不可’,兩個‘牛角尖’,雖一字之差,卻‘異曲同工’,只可惜,皆爲‘絕曲’!和者必寡!何如泛藍之大度,無論‘獨’、‘統’,均不過‘選項之一’,留待後人去‘唱’,豈不善哉?”

而這實際上正是泛藍陣營的“高明處”!之所以高明,並不是因爲像“扁總統”似的,“創意”了什麽新的競選口號,而不過先於泛綠陣營或者中國大陸“看開”了當今時代的特點!所以,即使大選在即,也可以坦然面對,歌聲陣陣,既無需像“扁總統”那樣,像熱鍋上的螞蟻,四處“宣達”,更無需像中國大陸那樣,歇斯底里地高呼“不惜一切代價”,都生怕別人理解不了各自的“牛角尖”之見!

殊不知,人家早就理解了,美國人理解了;日本人理解了,可以說,天下人無不“理解”,卻唯獨那些拱到“牛角尖”堙A不可自拔的蠢人自己不能理解!

而這種拱到“牛角尖”堛瘧齯H一旦發現那兩個“牛角尖”不過是兩條永遠也鑽不出什麽名堂的“死胡同”,果斷抛棄各自的陳腐之見,“乖乖地運用經濟手段發展經濟”時,定將頓開茅塞,豁然開朗,“‘甜頭’將源源不斷”!

最終的結果也許並非其所“預期”的那般“理想”,但卻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無論是兩岸哪邊“說中國話的人”都將在全球化的全新時代“共分一杯羹”,而不致被時代落在後面!

這堥銋磛S有任何深奧的道理,恰如“牌局”,彼此之間手上的牌其實並無所謂的“好”、“壞”之分,就看誰更善於儘早地甩掉“臭牌”!

一旦甩掉手上的臭牌,剩下的便都是“王牌”!

事實上,兩岸無論哪邊“說中國話的人”都是如此,也就是說,他們各自手上的所謂“統牌”、“獨牌”其實都是最臭、最臭的臭牌!

否則的話,握在手上半個多世紀之久,彼此之間所遭受的傷害爲什麽愈來愈深?

這樣的臭牌還捏在手堙A其實什麽問題都解決不了,還不如索性甩掉的好!

一旦甩掉這種害人不淺的臭牌,用不了多少時間,各自所朝思暮想的所謂“統”、“獨”局面也許會不期而至,儘管不一定是其所“預期”的那種所謂的“統”、“獨”,但卻必定是全球化時代概念的那種“統”、“獨”,或擯棄了傳統概念的那種“統”、“獨”!

全球化時代,只能用全球化的概念,而非陳舊傳統的概念思考問題!

毫無疑問,對於中國大陸這種距離民主國家的標準還相去甚遠的國家而言,應該擯棄的,還遠不止此!還應該同時擯棄那種遠遠落後於時代的非民主制度!

值得慶倖的是,比較落後的“村鎮”已率先嘗到民主化的甜頭;就整個國家而言,有對岸的經驗可循;就城市而言,有香港的經驗可鑒!

所有這一切足以證明,“說中國話的人”絕非與民主化無緣!

“非民主制”一旦廢除,所謂“一國兩制”當中的“兩制”也便僅僅剩下“一制”,即民主制!

況且,還不僅是兩岸的“一制”,而是全球的“一制”,即民主制!

全球化的時代決不允許任何角落還存在“非民主”的制度!

也就是說,歸根到底是“一球一制”的問題,即“全球民主化”才是全球化時代的核心問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