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評《陳水扁已被李登輝套牢》一文

無名(網友投稿)

湯﹕從大陸的角度,你認為扁政府對三通誠意如何?

余﹕陳水扁毫無三通的誠意。他的政治意圖很清楚,用三通的口號,來爭取民眾對他的支援,騙選票。他沒有誠意搞三通,他的三通,是要在一邊一國的架構下搞三通,即要中國大陸放棄一個中國,否則就不要通,這是相當沒有誠意的。【評:你既然有“誠意”,何不先放棄某種毫無價值的所謂原則?所謂價值,主要看對民族的發展有多大價值!有些所謂的原則已明顯阻礙了生産力的發展,該放棄時,就得放棄!】我們的做法非常務實,以台灣和大陸民眾便利為前提,不要政治化,【評:大家都不帶任何所謂的原則相處,才叫“不要政治化”!】三通只要民間來辦就可以。【評:爲什麽唯獨ROCPRC之間才能“民間來辦”?這是不是“政治化”?】他現在開出所謂直航的支票,只是為了選舉的需要,沒有實際意義。我本人不對兩岸短期內實現三通,感到樂觀。【評:其實,也就是一念之差的問題:抛棄一切阻礙生産力發展的枷鎖,管他什麽原則不原則的?就這麽簡單!】

湯﹕作為兩岸關系專家,自然也十分注意美國對台看法,以你的觀察,美國如何看待最近陳水扁一系列的公投、制憲、改國號的舉動?

余﹕美國對陳水扁提出要搞公投,曾表示關切,對陳水扁拋出要“催生台灣新憲法”,曾公開地要陳水扁恪守“四不一沒有”,但最近陳水扁過境紐約,美國竟允許陳水扁在公開演講中鼓吹“公投制憲”,有點令人費解。【評:事實是,無論是“公投”,還是制憲均不過民主制的一種運作形式,爲什麽一提這些東西就如臨大敵,才的確是“令人費解”!】

湯﹕台灣制憲現在走到了哪一步?目的為何?

余﹕目前是利用執政政府的優勢,搞運動、宣傳鼓動,曲解歷史,爭取島內民眾認同。最終是從根本上推翻“一中憲法”,以公民公投的方式,來完成制訂“台獨的新憲法”。【評:隨著時代的不斷前進,及時更新憲法理所當然,否則的話,什麽人才會刻意“反對”?你反對得了嗎?如若反對,豈非螳臂當車?】

湯﹕從陳水扁520聲明來看,他強調"四不一沒有",他也很有理想,但到了今天的狀況,是否令人驚詫?

余﹕很多人曾經對陳水扁抱有希望。但陳水扁被民進黨教義派、台聯黨牽制住了。用台灣的股票術語,他是被李登輝套牢了,【評:一個久慣了獨裁制度的可憐蟲誤認爲世上的一切一切都是被××人“套牢”的,就像他本人被他的獨裁者“老爺”“套牢”一樣!殊不知,在民主社會或自由世界,任何一人都休想“套牢”其他任何人,否則的話,試問,在只允許一個人進出的“選票間”,誰能“套牢”誰?這就是民主社會或自由世界的最大“奧妙”!這種社會之所以活力十足,永不衰竭,就在於,誰也不可能“套牢”其他任何人!】“四不一沒有”早就有其名,無其實。【評:難怪連戰先生稱之謂“卑躬屈膝”!】

湯﹕你認為在制憲更改國號方面,扁總統有沒有時間表?

餘﹕他們是想越快越好。但是,他們必須曉得,決定台灣問題的因素,是多方面的,而中國大陸是決定性的因素,美國的因素也不能忽視。【評:但歸根到底是美國的因素!當今世界,美國已成爲名副其實的“世界警察”或“執法人”,就連“扁總統”的時間表也得“對”它的“時間表”!遺憾的是,“扁總統”的時間表同美國的時間表之間出現了“時差”!短視的“扁總統”的時間表有違美國全球“多米諾骨牌”的時間表,或者說,同美國所確定的“多米諾骨牌”“倒下”的方向“背道而馳”,難免不在2004“選戰”之中,相對于相容並包、居高臨下的泛藍陣營,居於劣勢!毫無疑問,“扁總統”也是一位打算有所作爲的人,只可惜,鼠目寸光,只能看到區區一島事情,卻看不清島外更大的局勢,更看不清,他那個島在全球戰略中的重要地位!這是他的致命傷!不過,大選將至,即使“醒悟”,也來不及了,否則,其陣腳必將大亂!】應該說,多數台灣民眾都是不願意台灣陷入戰爭的危險境地,大陸政府更是不會允許他按其步驟走下去的。國際環境的現狀,也不會允許陳水扁走下去的。他所想搞的獨立建國,我看是不可能行得通。【評:關鍵問題是國際環境!大陸政府“允許”不“允許”無足輕重!臺灣無論誰來執政,關鍵問題就看其能不能順應國際潮流的大勢所趨!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誰不“允許”也不行!當今時代,百萬台商進軍大陸,風捲殘雲,摧枯拉朽,民主化的熏陶之風勢不可擋,這就是“大勢”!在這關鍵時刻,你“獨立建國”,輕則,“割斷”這一“潮流”;重則,重開戰火,導彈橫飛,氫彈遍野,大陸剛剛開頭的民主化趨勢嘎然而止,對世界有什麽好處?對中國人有什麽好處?】

湯﹕如何解釋中國大陸因素的決定性?

餘﹕簡言之,中國大陸是根本不會允許台灣少數人搞台灣獨立建國的。中國大陸有實力阻止他在(台獨的)路上走。逾越了大陸的底線,中國大陸將採取一切手段,阻止台獨的發生。【評:怕是,這一“手段”剛一“出手”,臺灣便宣佈獨立,然後,必然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把那個“出手”的打它個落花流水!不過,問題僅僅是,現在有沒有必要,發生“台獨”!究竟是立即“台獨”好,還是暫緩“台獨”好?所以……】當然,美國也是不希望台灣搞真正的獨立的。美國從他的戰略利益出發,台灣維持不統不獨對他最有利,因此不希望台灣方面因搞台獨而製造危機。美國面臨諸多影響全球戰略的問題,美國迫切需要中國的配合、合作,亞太地區的和平及經濟整合,對美國來說,太重要了。【評: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實際上就是先“穩住”大陸!重要者,世界民主化的潮流將席捲全球,無論是大陸還是“小陸”均不能倖免!】陳水扁的“台獨”舉動是對美國的戰略利益的嚴重威脅。美國同樣會阻止他們搞獨立建國。陳水扁、李登輝要搞台獨有很多根本無法逾越的障礙,是絕對的無法克服的。【評:絕對如此!】現在他們這麼做,搞這個東西,主要是為了選舉。現在情形,選舉對陳水扁很不利,按正常的發展,難度很大,因此,陳水扁走偏鋒,重施故技,故意製造兩岸關系的緊張。陳水扁現在離選舉還有半年,知道選情對他不利,採用常規手法,效果不是很大,因此採用制憲改國號台獨的方法,鼓動傳統支援民進黨的民眾的熱情,營造對他有利的選舉氣氛。【評:這一招在李登輝時代可謂屢試不爽!但也並非絕對“勝算”,破解之法就是泛藍最近的“以毒攻毒”之法,或具體說“以獨攻獨”之法!你“獨”,我比你還獨!而且,把“獨”收爲“選項之一”!也就是說,除了“獨”,我“葫蘆”媮暀j有“藥”在,而你“扁總統”卻只有“獨”藥!於是乎,“扁總統”的“優勢”也便成爲“劣勢”!這叫什麽?這就叫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湯﹕大陸會不會對目前非中國化的舉動,在選前表示強烈態度?

余﹕這要看陳水扁的言行是競選語言,還是實際的台獨行動?如果是選舉動作伎倆,語言手法,中國大陸將不予理會,將予冷處理;如果陳水扁把打台獨牌,變成實際行動,性質就變了,大陸為維護領土主權,將絕不會坐視。陳水扁以為大陸默不做聲,是默認,這是絕對錯誤的,事實上大陸一直在觀察事態的變化,“台獨”行為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大陸絕不會坐視。【評:大陸最明智的辦法就是“坐山觀虎鬥”!須知,泛藍也絕非無能之輩!區區一個“阿扁”,其實不難對付!只要“路子”對!爲此,就至少需要“從善如流”的基本功,自己的見識也許短些,卻能盡情吸納“高見”!而“扁總統”吃虧就在於,一旦當政,便目中無人,一天一個主意,根本不顧後果,“金口”一開,下面的人也不假思索,只顧跟風,這其實距民主化的目標愈滑愈遠!這同所有獨裁者又有何區別?事實上,像他這樣的“對手”並不可怕,正可謂“言多必失”,一個“防衛公投”,害得幾十位“台諜”瞬間落網,自己實已身陷“死地”,難道還需要把這樣的“死狗”當“虎”打不成?他的前途不是“繼任總統”,而是“坐到被告席受審”!】

湯﹕你說的“中國大陸將採取一切手段,阻止台獨的發生”,“對台獨不會坐視”,是不是會採取先經濟後軍事的手段?

餘﹕這個不便答,各人去意會好了。【評:爲什麽“不便答”?其實是無法答!第一,你根本不具備軍事手段!半個多世紀從未見識過大仗的“軍事手段”其實不堪一擊!身經百戰的毛、鄧都沒這個膽量,更何況至多只能“紙上談兵”的毛頭小兒乎?“兵”者,用則銳;不用則鈍!美國的重要制勝戰略之一就是“不斷用兵”,在“用兵”過程中不斷改進,不斷提高,數年下來,早已沒有“對手”,因此,如若知趣,還是學卡紮非先生的好,既然用兵必敗,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薩達姆先生之所以蠢,就在於不知道這一點!也就是說,不自量力!像老鼠似的被從地洞堳出來也就在所難免!所以,凡是聰明人,都應該從中多少悟出些道理!再莫奢談什麽“軍事手段”了!當今世界,有資格談這個問題的,只有一個國家,那就是美國!好在美國談這個東西,並非爲了一己之私,而不過維護世界秩序!至於“經濟手段”,也只此一法了!不過,這個特殊的手段,卻不能用來“阻止台獨的發生”!況且,在全球化勢不可擋的今天,“獨不獨”、“統不統”已毫無意義!還是乖乖地運用經濟手段發展經濟吧!經濟一旦發展,“甜頭”將源源不斷,又豈是“獨”、“統”之“利”所能及者?在這方面,無論是大陸還是“扁總統”,其實都該看開些爲好!一個是“非統不可”,一個是“非獨不可”,兩個“牛角尖”,雖一字之差,卻“異曲同工”,只可惜,皆爲“絕曲”!和者必寡!何如泛藍之大度,無論“獨”、“統”,均不過“選項之一”,留待後人去“唱”,豈不善哉?】

湯﹕能不能談談在兩岸關系上,美國與中國大陸的溝通現狀如何?

餘﹕中美兩國領導人經常見面,幾乎每次都要談台灣問題。【評:煩不煩啊?明明是自家問題,卻偏偏煩人家老外!雙方何不主動“伸腳”、“開口”,走過去,談起來,什麽“原則”不“原則”的,暫時放在一邊,各有長短,揚長補短,先把“說中國話”的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也不要緊)的事情辦好再說其他,豈不美哉?】老布希總統剛剛來中國北京,與我們的領導人都有見面,自然也會談到台灣問題。胡錦濤主席與喬治.布希總統在泰國見面,台灣問題也會是話題之一。【評:其實人家早就煩了!唯獨自己不覺耳!】

湯﹕老布希總統多次強調美中關系是美國外交關系中最為重要的關系,他的基本態度如何?

餘﹕他在與中國大陸領導人及相關負責人會談時,表示美方遵守三個公報,遵守一個中國的原則,沒有提《台灣關系法》。【評:他見臺灣人士時,恐怕也是只談《臺灣關係法》,不談所謂的“三個公報”、“一中原則”的吧!我們這些“說中國話”的“聰明人”蠢也不蠢?】

湯﹕但美國現任總統及國務卿的重要官員在講話時,都曾提到《台灣關系法》,當然是和三個公報一起提的,如果陳水扁真的邁上臺獨道路,美國將會如何動作?

餘﹕美國不希望看到亞太安全受到威脅,如果陳水扁將選舉語言變為行動,鋌而走險,製造不穩定,不符合美國的利益,美國自然會有他的態度。【評:這個“態度”是什麽?其實不言自明!歸根到底,還不是“跟著下水”?當然,至少是現在,他還不願“下水”!至於何時“下水”,他自有揣度,又何須“扁總統”瞎攙和?事實上,“扁總統”根本就不是當總統的料!這種人即使當了總統,也是一付“癟三像”!當然,並非其貌不揚,而是心胸狹窄,目中無人,從不把別人的“良言”當回事!一條道走到黑,根本不注意島外大局!“獨”派起家,就一獨到底!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現在,大陸發展得熱火朝天,全球商旅趨之若鶩,你不考慮占一先機,還反其道而行之,明明已是ROC了,PRC也不過分計較,你還非要損著人家的牙眼,搞所謂的“獨立”不可,豈不發天下之大昏?】

湯﹕如果美國進一步強化反對台獨的態度,扁政府會不會對大陸的手段採取反制?

餘﹕目前台灣沒有實力向大陸攤牌。【評:不是沒有“實力”的問題,而是沒有頭腦的問題!在當今這個形勢下,你“反制”什麽?大陸這塊“火得發紫”的市場你要不要“占”?百萬台商的身家性命你要不要保?“扁總統”這個人,爲了一己之私,他可以什麽都不要!這種人還選他繼續當總統,豈非滑天下之大稽?】

湯﹕政治實力?經濟實力?還是軍事實力?

餘﹕所有方面的實力。都不具備。軍事實力更不用說,台灣的官兵怎麼能為台獨打仗?台灣的官兵怎麼可能為少數台獨分子的台灣獨立建國,去同大陸打仗?【評:問題是,爲什麽要打仗?中國人爲什麽要打中國人?美國爲什麽發展的快,原因很多,但有一條,那就是,自南北戰爭以來,美國人早就不打美國人了!“二戰”之前,歐洲人也是不知道這個道理,成天打個沒完沒了,結果讓美國人超了過去,成爲“一球獨霸”,現在歐洲人也逐漸品出個中滋味,不打了,搞統一貨幣,淡化了疆界……,其他地區也相繼跟進!卻唯獨中國人蠢!還成日家斤斤計較所謂的“統”、“獨”之類!你們這些鼠目寸光的“當家人”難道就不怕子孫後代埋怨“弱智”?】

湯﹕給予台獨勢力壓力,是美中兩國共同施壓,還是由中國大陸單獨行動?

餘﹕這是中國的內政,中國大陸民眾和台灣民眾是決定性的力量。反對搞台灣獨立,維護國家主權,我們理直氣壯,是正義的行動。哪一個國家都有維護國家主權的權利。【評:過去,歐洲人也無不如此個想法!現在卻不再計較了,爲什麽?因爲這個東西害人不淺!“主權”、“主權”,都全球化時代了,你還固守那點可憐的所謂“主權”,豈非弱智?】中央政府若採取任何打擊台獨的行動,將會獲得13億中國人民的支援,將會獲得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支援,將會獲得全球五千多萬華人華僑的支援。【評:薩達姆先生當年也是這麽“想”的,但他卻沒有想到,他一旦像老鼠似的被從地洞堳出來,竟會有人歡呼!】

湯﹕現在臺灣的選舉熱潮滾滾,臺灣扁政府及泛綠陣營提出或者“一邊一國”或者“一國兩制”的選擇,力圖提高民意,你如何看待?

餘﹕最重要的是多數台灣民眾對什麼是一國兩制沒有真正的瞭解。【評:如此說來,所謂的“臺灣民衆”豈非個個“阿斗”?】台灣當局將“一國兩制”誣名化了。從蔣經國開始,到李登輝、陳水扁,對“一國兩制”進行歪曲,抹黑,使台灣民眾根本不知道“一國兩制”的真正涵義是什麼?我多次訪問台灣,所聽到的是很多台灣民眾以為,“一國兩制”就是中國大陸將會分台灣人民的財產,“一國兩制”是統戰陰謀,是中國大陸要吞併台灣,如果真是這樣,我也不贊成這樣的“一國兩制”。【評:的確如此,的確應該“不贊成”!否則的話,大陸何不將所有那些早已分了的大陸人民的財産先歸還原主,並給以高額賠償呢!】事實上,“一國兩制”就是維護現狀,台灣一切不會改變,【評:既如此,現在的“兩國兩制”現狀就沒必要改變!否則的話,既然變成“一國兩制”,又何談“維持現狀”?既然“一國”,ROC沒有了,又何談“一切不會改變”?】香港的“一國兩制”,按照通俗的話說就是“馬照跑,舞照跳”,台灣“一國兩制”,則是“股照炒,選舉照搞”,一切生活方式不變化。【評:既然“國不將國”,又何談“一切生活方式不變化”?所謂的“股照炒”是指的大陸那種扭曲的“股”嗎?所謂的“選舉照搞”是指的大陸那種形式的“選舉”嗎?若如此,還是不要的好!最好,還是先搞搞清楚那堛漫瓵蛂妒恁芋B“選舉”同民主國家堛漕s竟有何不同的好!】台灣還可省下很多軍費【評:要說省“軍費”,其實,現在就可以!你先省下來,對岸自然會跟進!】及其他搞實質外交經費,【評:何謂“實質外交經費”?你自己先不要花大錢收買某些專門玩弄“建交、斷交”把戲的國家,對岸自然會省下這筆費用!】用來提高老百姓的福利,展開基本建設,會使台灣經濟更好。【評:大陸同臺灣相比,哪里更需要“用來提高老百姓的福利,展開基本建設,”“經濟更好”?】

我最初是研究香港問題的,97年之前,我所接觸到的香港學者很多人都不接受“一國兩制”,98年後,我多次去香港,當年反對“一國兩制”的學者態度都變了,都贊成“一國兩制”。兩岸要走向和平統一,只有“一國兩制”。【評:香港,那是沒辦法!迫不得已!否則,既已“回歸”一國,若再“一制”,無非一是,大陸放棄“原制”,改依“港制”,固然可喜可賀,但大陸幹嗎?二是,香港放棄“原制”,改行“陸制”,實則,也就從世界版圖一筆勾銷了一個“國際超級都會”!而臺灣,卻非“回歸”問題,而是兩家的“仗”至今未了,誰笑到最後,還是“未知”,又何談“一國”?當然,有一點卻可以肯定,即,暫時雖尚未“一國”,卻終究會趨於“一制”,當然,只能是臺灣目前駕輕就熟的那種“民主制”!顯然,在這方面,大陸還相去甚遠,休說“駕輕就熟”,至今恐怕連“邊”也未得沾上!儘管,這個“邊”遲早都得要沾,遲早都得要“駕輕就熟”,只是,那還是一個有待爭取的目標!未來,兩岸一旦“一制”,即民主制,至於“一國、兩國、三國、多國還是邦聯、聯邦”,將不再是什麽了不起的大問題了!而這正是民主制的優越性之所在!例如,西歐、中歐、北歐、部分東歐,皆民主制相當成熟的國家,“分”亦可;“合”亦可,誰也不在乎所謂“一國兩制”的問題!“國”的概念已經淡出人們的思維!反之,那種十分在意所謂“一國兩制”問題的國家難道不該深深反省一下,何以會提出所謂“一國兩制”的蠢問題嗎?難道不該是斷然抛棄“非民主制”的時候了嗎?】兩岸人民和全球華人,都反對用非和平的方式,都反對你吃掉我或我吃掉你,【評:有些人卻正是打算“吃掉”對方!只是不敢輕易冒天下之大不韙用所謂“非和平”的方式;不得不幻想用所謂“和平”的方式“吃掉”對方而已!】我們希望用非和平的方式解決兩岸問題。【評:不是“希望”不“希望”的問題,而是“敢不敢”的問題!“越戰”之後,經過數十年的秣馬厲兵,特別是持續不斷的實戰演練,以美國爲首的聯軍已無敵於天下,其目的,卻非掠土拓疆,而是維持世界秩序,一旦有人以身試法,必將步米羅塞維奇、薩達姆之後塵!目前,越來越多的獨裁者都認識到了此點,除非還有個別“弱智”只看到自己那一點點不堪一擊的“兵力”!】

香港的發展就是例子,97年回歸後,在金融風暴中,在最近與大陸的貿易中,都得到了祖國大陸的支援,我想兩岸統一後,台灣遇到了困難大陸同樣會伸出援助之手,因為都是自家人嘛!【評:究竟誰的“困難”更大些?難道不是百萬台商在大陸開辦企業,緩解了那堛滿坐U崗”危機?每年8%的增長中,有多大成分歸功於台商?台商一旦“抽出”,還能不能玩得轉?】

湯﹕你說的大陸保證台灣“一切不變”,“選舉照搞”,總統能不能選呢?

餘﹕很多問題是可以找到很好的解決辦法的,關鍵是大家都要有誠意。【評:既然“一國”,總統(也許不叫總統)也就只能有一個!那麽,這一個總統如何“選”?臺灣早就可以“選”了,大陸呢?你敢不敢“選”?敢不敢同臺灣一起“選”?你那堻s“反對黨”都不允許存在,還何談“選”總統?而這才是問題的“關鍵之關鍵”!況且,這個“辦法”根本就無需“找”,當今,除了區區幾家之外,都可以“選”總統,“辦法”還用“找”嗎?】

湯﹕包括著名世界管理戰略大師大前研一的很多經濟專家認為,台灣正在喪失經濟先機,你怎麼看?

余﹕台商到大陸投資發展,商機很多,優勢也很多,得天獨厚,語言文化,地理人文,先進管理行銷經驗等等,與美日韓、歐洲各國相比,最容易融入中國大陸的市場,在投資早期,佔了很大的優勢。但隨著美日韓、歐洲各國大規模全方位投資直接進入,對中國大陸市場及投資環境的適應,隨著“海歸派”的出現,成效很大。但是目前,由於陳水扁的兩岸經貿政策,台商投資規模種類規模受到限制,使得台商喪失不少商機,如果陳水扁仍然不是真心拼經濟,人為的設置種種障礙將使台商付出更大的代價。【評:陳水扁的責任固然有,但歸根到底,責任又由誰負?你爲什麽非要斤斤計較“ROC”、“PRC”的問題,而不是給予ROC以同等的待遇?】

湯﹕最近,中國大陸順利與東盟各國建立了“十加一”的經貿合作,將成立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促成這種經濟上的共同發展機制,是否與兩岸關系有關,中國大陸是否有意在經濟上給台灣製造壓力?

餘﹕由於市場經濟的力量,也由於亞洲國家必須互相幫助,亞洲各國在自然組合中。中國大陸商貿政策歷來是互惠互助,並沒有刻意以某種商貿政策來壓台灣,台灣不把握與大陸緊密商貿合作,吃虧的是台灣。【評:不是不願意,而是遭限制!你不認我這個“一國兩制”,我就千方百計打壓!又何談“互惠互助”?】東南亞各國信守“一個中國”的原則,我們對于東南亞各國與台灣的正常的非官方的關系,是不會加以干涉的。【評:否則的話,誰不信守××原則,我就打壓,人家恐怕根本就不買這個賬!】

湯﹕在中日韓聯合聲明中,中日韓將在經濟、安全、科技、文化、教育全面合作,對兩岸關系是否會發生微妙影響?

余﹕處理好周邊關系,不僅有利於中國的經濟發展,也是具有深遠的戰略意義。我們希望有一個和平、穩定的環境來發展自己,因此必須處理好與周邊國家的關系。【評:顯然不包括ROC!根本不把一個實行民主制已數十年之久的民主國家放在眼堙A非要把人家當做自己的一個“省”看待不可,豈非自找麻煩?】如果對兩岸關系產生影響,我們也希望也是良性的。中國當然要把握戰略機遇,一百多年來,現在是中國國運最好的時期。【評:是否“最好”,關鍵就在於“制度”是否最好!否則,再“好”,也是沒有用的!例如,前蘇聯,可謂“好”透,“兩霸”之一,然而,說垮,也就一夜之間!而這正是一切“非民主國家”的必然下場!】

湯﹕不久前,台灣國防部長表示,台灣有能力先發制人,以導彈攻擊上海和三峽,你的看法如何?

餘﹕這是為了穩定台灣民心,台灣民眾因為對陳水扁不斷地鼓吹台獨而深感不安。我對台灣有沒有這種能力有質疑,敢不敢用,更值得懷疑。如果用軍事手段處理兩岸問題,台灣佔不到便宜。兩岸是骨肉同胞,血肉相連,我們不願意看到兩岸走到這一步。【評:至於“這一步”的結局究竟怎樣,前南斯拉夫、前伊拉克、前阿富汗都是例子!既如此,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或簡單說,放棄某些自找麻煩的所謂“原則”呢?“一國”原則害人不淺!毫無意義!豈不聞,“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道理?中國歷史其實就是這樣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來的!我們中國,特別是大陸,已落伍太多,還是暫時放下某些“原則”,趕緊追上去的好!歷史證明,有些所謂的“原則”其實是枷鎖!帶著枷鎖如何能“跟上時代潮流”?】

湯﹕如果台灣發生台獨的政治行為,你認為中國大陸民會普遍支援大陸政府使用“一切手段”嗎?

餘﹕我到過中國大陸很多地方,現在的中國大陸的老百姓不是覺得政府對陳水扁當局太強硬,而是埋怨政府對陳水扁當局在“台獨”的路上越走越遠太軟弱,如果你不信可以同北京街上的計程車司機聊一聊,看看他們是不是這麼一個態度。【評:這種方法便是正宗的“道聽途說”!何不13億國民來一次“公投”?當然,這種“公投”並非毫無“基礎”的公投,而是建立在充分民主化基礎上的公投,因此,爲瞭解決這個問題,最好還是首先實行“民主化”!一旦民主化,真的,而非假的民主化,屆時,你就會知道老百姓究竟想的是什麽了!】

湯﹕陳水扁還有沒有變成尼克松的可能?

余﹕我們曾有人對他是有這樣的期待的,但是現在不可能了,不是我們不給他機會。而是他自己沒有把握這個機會。象有的股民被下跌的股票套牢一樣,陳水扁早已被李登輝套牢在“台獨”的路上,我看是已經難回頭了。【評:恐怕不是僅僅李登輝一個人的問題!不說“泛綠”了;就連“泛藍”也是一個“急轉彎”,把所謂的“台獨”收爲“選項”之一,從而搶佔了“囊括一切選項在內的”“制高點”,令選情爲之一轉,軍心爲之一振,世界爲之一驚!你成天打壓人家,打壓得人家在國際上人不人、國不國的,還不思“獨”?這叫什麽?這就叫“民心”!有些人,始終不懂什麽叫“民心”!根本不知道老百姓究竟想些什麽!卻成天在那堜T守××原則,一文不值的所謂原則!害人不淺的原則!】

湯﹕不少輿論認為,李登輝是親日的,他的台獨言行是受到日本右翼的強力支援,在日本歡迎他的會上,甚至有日本人高喊李登輝萬歲。他自己也說,一旦陳水扁落選,他就要逃亡海外,顯然,他知道在台灣親日不得人心。倘若台海發生軍事沖突,你認為日本會不會捲入台海戰爭?

餘﹕台海如果因為台灣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韙搞台獨而發生戰爭,這是中國的內戰,幹日本什麼事?中國是不允許任何人插手台灣問題,干涉中國內政的。【評:想當年,米羅塞維奇、薩達姆都是這個想法!這種人吃虧就在於不知道,天下早已今非昔比!一個全球化的天下,一個容不得動輒大打出手的天下!不信,就請試試!甲午之戰爲什麽打?“幹日本什麼事?”還想再來一次甲午之戰嗎?】

湯﹕你的這種說法很有道理,不過,日本已經把“周邊有事”寫入防衛隊的未來軍事任務中,而最近日本防衛隊也在脫胎換骨,轉化為正規軍隊,日本軍隊結構的重組以及組成世界艦齡最年輕的高科技化艦隊,而布希總統也在兩年前曾講過,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衛台灣,如果這種情況發生,中國大陸如何應對?

餘﹕如果兩岸發生軍事沖突的話,一切可能都會考慮到。【評:當年的李鴻章先生也是一切都“考慮到”的!】需要再次強調的是,兩岸問題是中國內政,我們反對任何外國干涉中國內政,如果有人硬要捲入中國台海的軍事沖突,第一我們不怕,第二我想中國應有這種思想準備。【評:當年的李鴻章先生也是如此“準備”的,不過,那時,他可以從幾乎所有列強那媔R到武器;而現在呢,恐怕只有俄羅斯肯賞這個臉,不過,賣給你的,卻未必好使!這個十惡不赦的“北極熊”!至今還霸佔著我大片河山!又何嘗肯賣好東西給你?】

湯﹕僅僅是思想準備?還是也包括軍事準備?

餘﹕我想中國會勇於面對各種情況。【評:包括李鴻章先生的割地賠款嗎?這絕非簡簡單單的所謂“崇洋媚外”,作爲一個負責任的政治家,就應該把握“力量對比”、“大勢所趨”之類最基本的東西,而非瞎起哄!此之謂“識實務者爲俊傑”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