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是「美國總統的爸爸」

湯本

人生是有情緣的,大概十年前的夏天,我的朋友李君在在美國讀博士時偶然出差,遇見了一位在上海讀中文的的美國女孩。電光火花,兩人情意綿綿,他們相遇之後,李君在上海 逗留時間只剩下了一周的時間,他們就約會了六次。

分手後,他們靠書信、靠電話,好不容易熬過一個學期,在聖誕節里,李君不僅在一家大公司里找到了工作,主管IMS(信息管理系統),也和姬娜訂了終生。一年後,姬娜畢業也回到了美國。在婚禮上,姬娜的爸爸把自己的小女兒交到李君手上,老頭說,「我把我們的寶貝給了你,你要把你的心交給她。」結婚第二天家庭晚宴後,老頭拿出一包姬娜的爺爺的舊照片,給李君看。原來姬娜的爺爺是英文教授,二十年代去過中國,曾在四川、北京工作、居住了七年,說一口京片子。姬娜的中文口語,最初就是在爺爺那里學的。對他說﹕「你跟美國人結婚了,你是美國人的女婿,但你要記住中國。」

一般的華洋婚姻要比全是洋人的婚姻維持得長,穩固的多。當然華洋戀愛結婚的,也有一時沖動結婚的,或者為了綠卡,湊合結婚,這樣的短則一兩年,長則三四年,就得散伙。可是李君和姬娜結婚九年,依然感情很好。李君有美國情緣,姬娜家族有中國緣,這可能就是原因。

李君的記憶很好,他在第一次見姬娜父親時,就想起自己曾經在導師的辦公室里見過他。在他見到姬娜父親一年多以前,有一次,他接到導師電話,讓他馬上去,他去了,看見導師辦公室有一個紳士摸樣的人,原來就是現在認識的姬娜父親,很專注地看他。他當時只是跟導師講完話就匆匆退出,沒有太在意,現在,所有這些事情在他腦中連成一線,原來自己的導師是個大媒人。過感恩節時,李君夫婦被導師邀請,前往導師家吃火雞,趁著周邊沒有人,孫君趕緊問﹕「我第一次見到姬娜是不是你有意安排的?」導師趕緊說﹕「沒有沒有,天底下哪有那麼湊巧的事。」再問岳父,老頭們一致搖頭否認,說,在中國人眼里,美國人都長得很象,就象在美國人眼里,中國人都長得很象一樣。美國沒有父母包辦婚姻。但每次看到他們象老朋友那樣相處,孫君總是放不下自己的猜想,但他們就是不承認,李君也沒有辦法。

姬娜更是蒙在鼓里,姬娜的觀察和感受都很細膩,她把自己和李君戀愛時的日記,珍藏起來,說是有一天出版社來約書稿,這就是寶貴資料。

不管怎樣,李君告訴我,女婿當的很輕松,老爺子老是讓他叫名字,他有時想模仿姬娜叫一聲爹,總是被老爺子打斷,老爺子不喜歡他叫爹,讓他叫名字迪克。老頭指指姬娜不斷隆起的肚子﹕「你們有空就來看我們,沒有空,就看好你們的孩子」。1992年,李君的兒子出生,這孩子的眼睛、鼻子、皮膚都象姬娜,嘴唇象李君,只有頭發才是中美血統妥協下的產物﹕是金色和黑色的混合,變成了褐色。

八歲的孩子已經在五年級的課堂里,孩子學習很好,連跳兩級,各科全優,喜歡電腦,也喜歡讀美國歷史。他熱心于學校的公益,競選學生會副主席,自己印制表格,到處張貼競選聲明,發表競選演講,問他為什麼,他說要他要象艾爾.高爾那樣從小準備好當美國總統。

李君半開玩笑半當真地說,「我不會競選公職,但我的兒子有可能會,如果他競選成美國總統時,我就從美國人的女婿變成美國總統的爸爸了」。李君的話不是戲言,現在這樣的時代,21世紀有可能出現女總統,也可能出現少數族裔的正總統或者副總統,當然,父親是亞裔的美國總統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現在,在父母的輔導下,「這個未來的美國總統」,已經當上了小學學生會的副主席,開始了他「從政」的第一步。

但是,李君常常面對面的,很嚴肅地提醒這位未來的美國總統﹕「也許有一天你會領導我,但是現在你還是歸我領導。」

兒子答道﹕「是!長官(Yes, Sir)。」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