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天使給我母親戴上花冠

湯本

一九九四年早春二月,我的一本譯作即將付印出版之際,我忽然接到上海電話,母親病危,速歸。我當天定了機票,草草收拾行裝,返滬探母。

我的母親生育了八個孩子,我是老么。臨行前,虔誠信仰天主教的美國中國研究專家毛思迪(Steven W. Mosher)告訴我說﹕生過七個以上孩子的母親,在進入另一個世界時,天使將會給她戴上花冠。

“請你告訴你母親,天使將會給她戴上花冠。”毛思迪說得很認真,一字一頓,薄薄的嘴唇闔動著,使得他的連腮胡子也在微微顫動,灰藍色的眼睛閃著亮光。

飛到大洋那一邊,醫生告訴我,母親陳痾難起。我把毛思迪的那段話告訴母親,母親似信非信地點點頭,她的眼睛是亮亮的。雖然,我生在上海,但我也能說一口南通話,我用南通話對母親說,“本本刮拉勒(家來了)”。病重中,母親常說胡話,但她清清楚楚知道“本孩兒”回來了,從小,母親就喜歡這樣用南通話叫最小的三個孩子,“萍孩兒”,“更孩兒”,“本孩兒”。

在我探母的十天里,我能有八天半以及兩個夜晚,盡自己的心伺候在旁。看著兄姐和我,母親說﹕“孝順兒女報母恩”。與母親給我們的愛相比,我們孝順得很不夠,很不夠,我每思及此便有難言之苦,便有錐心之痛。

母親去了。母親永遠地去了。我為自己不能盡更多的孝心而感錐心之痛。我常常對能夠談心的朋友們說,如果你的父母還健在,能夠孝順你的父母,是你的福氣,而不是你父母的福氣。

母親生了我,我不知道自己今後能否不辜負母親生我養我的心意。但我知道,下輩人的有所作為、富有人性和人情的一生,將一定會使在天之靈感到欣慰。但我知道,生是沒有貴賤之分的,生命和生命之間不應該有敵意,人和人之間不應該有隔膜,不應該有惡意。生命在它的開端處和消萎時,都有權利轟轟烈烈活一生,或者實實在在再堅持最後一刻。我想,生命的兩端都需要幫助和照護,任何損傷這種照護和幫助甚至鏟除生命兩端的力量,不是病態的就是罪惡的。

我們的母親是熱愛生命的。她生育了八個孩子,懷胎九月,便是七十二個月,八個孩子,每個哺乳十二個月,便是九十六個月。單單把我們養到一歲,母親就嘔心瀝血辛苦了整整十四年。母親是用她的生命哺育了我們。母親是用心血凝成的慈母情,使我痛徹地感到生命的艱辛和寶貴,也使我格外珍惜有如九曲黃河的人生。

我的母親是堅韌的,母親經歷了父親被日寇逮捕,戰亂逃難,文革動亂的種種痛苦,她都保持著生存的樂觀。我的母親是慷慨的,她自己是個清貧的人,卻喜歡去幫助別人。她從不吝嗇,她常常周濟近親遠戚,對自己的孩子,她更是傾其所有。

我的母親富有同情心,也富有公益精神,在我家的弄堂里,她是最喜歡做義工的,她也喜歡幫助別人,好管“閑事”,她從未因此帶來的一些麻煩誤解而氣餒,她相信,為善不求報,才是做人的真諦。

有一個冬夜,她聽到我家外窗台上有一個嬰孩的啼哭聲,她趕緊把它抱到家中,是一個女嬰。母親給她清洗,喂牛奶,照護她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母親把她送到派出所,那個很和善的大個子戶籍民警打算把她送到孤兒院去,叫她什麼名字呢?大個子民警說﹕“為了紀念你照顧了她,也叫「李雲珍」吧。”母親的名字就成了這個孤兒的名字。

母親愛我們,卻嚴格要求我們。今天的社會因為好多老人看護一個孩子,出現了“小皇帝現象”。願天下的母親都珍愛自己的孩子,象生育撫養了八個孩子的我的母親那樣,不溺愛自己孩子;也希望今天的孩子也珍惜長者的愛,也懂得去愛他人。

十年前,我在悼母詞中說﹕“母親,你去了,你的八個子女,你的四個孫子孫女,你的五個外孫和外孫女,你的兩個重外孫和重孫女,在延續你的生命。那是生命鏈條,環環相扣,永無止境,母親,你的生命在我們身上延續。

“母親,從長白山到舊金山,我們飽嘗艱辛,我們變得強悍,奮鬥使我們成熟,艱難玉成了我們。逝者長已矣,生者當自強。母親,我們永遠是你的孩兒,母親,你跟我們在一起。”此刻,我們的母親在天國里,母親戴著花冠在天國里微笑。母親,有一天,我們也將到天國里來會合您時,我們會說,我們過了一生,我們沒有悔恨。

“子為母貴,我們因秉承了母親的善良慷慨而顯得高貴。母為子榮,母親在天之靈將會為我們卓越的成就驕傲。

“終有一天,人們將會贊賞,是母親的善良品性,使兒子承繼美德而變得高尚。終有一天,人們將會承認,是兒子的杰出貢獻,使生他養他的母親變得偉大。

母親安息吧……”

今夜,正是桂花盛開的時候,那股馥鬱之香,從後園子里飄溢進我的書房。手指頭依次打著電腦鍵盤,心似沉似浮,似起似落,但願這篇短文能織進我的哀念之思,能融入這夜晚拂拂而來的桂花香,以此慰籍母親的在天之靈。十年來,我一直深信,天使給我母親戴上了花冠。

母親是喜愛桂花的,即便是在清貧歲月,她也會向穿弄堂賣桂花的老太太買幾枝桂花,插在花瓶里用水養著,摘下一兩朵別在小姐姐雪萍的胸襟。加州的桂花和江南的桂花是一樣還是不一樣,我不知道。母親李雲珍喜愛桂花,母親檢來的“李雲珍”是否也喜愛桂花,我也不知道。

但我猜測,我母親李雲珍檢來的女嬰“李雲珍”還活著,她也應該早就當了媽媽。我一直在期待著,也許有一天,我們能夠踫到李雲珍。我的心願是,我和活著的李雲珍,一起到蘇州鳳凰山墓園,去祭奠善良的我的母親--李雲珍。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