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以關係牽動人類

湯本

當聯合國150會員國反對以色列建隔離牆,支持海牙國際法院的裁決,當歐洲尤其是法國德國,普遍出現不滿沙龍以及全球猶太政治勢力影響操弄美國,連續發動戰爭,有良知的猶太人,正在反省自己﹕今天這個世界,誰在反猶太?

22日公布的美國911調查委員會500多頁報告,將新的反恐之劍指向伊朗,兩伊歷來是以色列的仇敵,一伊已除,再除一伊,將給以色列帶來“永恆”太平。那麼,提議反對以色列修築高牆的約旦要不要除掉呢?沙特阿拉伯也是以色列仇恨的國家,因為911恐怖襲擊分子多數是沙特人,甚至有嫌疑資助恐怖分子。但同一報告認為,普遍懷疑是沙特阿拉伯的金錢資助的兩個恐怖分子一說,是子虛烏有。該報告還指出,911是恐怖襲擊是無法阻止的,恐怖分子順利通過安撿,是美國航空安檢幾十年的問題所致,非人為可以改變。

不管報告怎麼講,小小以色列,就有如此大本事調動大美國,通過美國猶太人集團,在中東采取有利于以色列的外交政策甚至是發動戰爭。

一位國際關系專家認為,911以後美國發動兩次戰爭以及的所有對恐怖分子打擊都是旨在幫助以色列。已經退休的前美軍中央司令部總司令安東尼.津尼不僅著新書《準備開戰》批評以色列利益驅動美國外交政策,他在接受CBS六十分鐘節目訪探時指出,他對猶太新保守派左右美國政局的現狀十分擔憂。退休了的官員才膽子大,是熱愛美國的良知逼迫他講真話。在去年的《基督教科學箴言報》上接受記者訪問的一位學者學者指出,許多他提供美國真實經援、軍援美元數字的政府官員都不敢披露名字,因為這將會“政治不正確”(Political Incorrect)。輕則扣上“反猶太”的帽子,重則被開除政府職務。

美國現任全體政治家誰都不敢批評猶太政治集團,何止不敢,連稍微疏離猶太政治集團的心都不敢有。勇敢的《華氏911》制片人麥克.摩爾(Michael Moor)拼命痛罵布殊總統,“卻在猶太政客以及猶太集團的面前卻步”,他在《愚蠢的白人》(Stupid White Men)書中還有不少對美以關系的尖銳深刻的批評,但在電影則只字不提。他更不會指出,是美國猶太人政治集團,偏袒以色列,才造成了禍及美國人民的911的恐怖襲擊。在21世紀,反猶太者,是猶太人自己。

雖然在聯合國大會上,支持以色列建牆者只有6國,6對150,美國站到了歷史的少數者的一邊,但這並不令決策者擔憂,因為美國民眾不知道以巴沖突的實情。何況美國是世界的中心,聯合國的事情,美國多數民眾不關心。號稱新聞自由的美國,新聞並不自由。

美以聯手的“建牆”及相關新戰略,拋棄了“巴勒斯坦國”的治本之道,他們以為,這是一種根本解決以巴沖突的新方法和新措施﹕孤立阿拉法特;定點清除哈瑪斯領導人,破壞巴勒斯坦的基礎建設設施以及切斷加沙與西奈半島地下武器走私通道的策略和行動。巴方來自歐盟的援助和支持日窘,基本喪失了發動“起義”的能力,招募“人肉炸彈”愈發困難,埃及甚至“逼宮”阿拉法特,而巴解組織腐敗問題爆光後,法塔赫少壯派正在崛起,便有望奪回原來屬于哈瑪斯的高民意,重啟停止多年的以巴沖突。

以色列和美國的計劃和策略,一邊以戰爭除掉巴勒斯坦武裝的強有力支持者胡森,一邊再以黑色行動鏟除巴解武裝組織首領,拔掉牙齒,此後如果以色列人懂得大妥協,讓地讓利,換得多數巴勒斯坦人的人心,這真會使天下人額手稱慶。但在冒煙的炮筒子底下,能否有平等?能否出現巴勒斯坦順民?五十多年的血腥仇殺(再加上伊拉克戰爭的亡魂與冤魂),能否一朝消禰?何況現在又要有新的敵人伊朗?以巴沖突,巴勒斯坦自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以色列的侵佔是主要原因,仇恨是無法阻擋的,人心是可以透牆的,人心不服,民怨載道,高牆能阻擋恐怖襲擊嗎?

今天,影響民意,決定美國當代政治社會的兩股最重要的力量﹕猶太人政治集團、軍工產業復合體(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依然健在並蓬勃發展。美國主張反戰的猶太人以及猶太人的親屬,要求反省美以關系的正直的有良知的猶太人也大有人在,也有呼吁和抗議,但他們的聲音發不出來。例如,愛華德.迪恩仗著夫人是猶太人,大膽批評,他剛剛提醒選民反省美以關系,就被大量負面廣告選出局,他現在仍不甘心,成立“為美國民主奮鬥”的基金會,到處向民眾游說演說。居住在南加的60多歲的Jake,是個股市投資家,一個從來沒有去過德國的德裔美國人,他卻認為﹕“我們美國總統怕猶太人怕得要死”。

如果想成為一代偉人,喬治.布殊面臨著嚴重的挑戰,不是外向的,而是內在的。他應該省思﹕如何恢復、重建華盛頓總統、林肯總統的偉大建國理想以及平等精神,發揚文明禮儀(Civility)、博愛助人、以和平柔性手段推動民主自由等美國個人以及國際價值人文傳統,使美國核心文化精髓,成為世界人民真心尊敬和追求的精神感召。

不過,炮艦政策也是美國的傳統。而務實的布殊總統在2004年大選年還不能這樣做,他不會采納筆者在2002年提出的“國際的悲天憫人的保守主義”(Internationally Compassionate Conservatism),他將繼續要強調猶太保守勢力提出的強勢的先發制人反恐戰爭,並且不僅僅因為反恐,也要在兩個戰線戰爭,他會讓民眾感受內政滿意和美國牛仔的強悍,他會讓軍工產業復合體滿意,他尤其會讓猶太政治集團滿意,否則,他選不上。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