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華氏911》能否沖垮布什?(

湯本

現在的麥克.摩爾錢大氣粗。為了拍好《華氏911》這部電影,他雇了克林頓時代的兩位助理組成他的“戰時指揮中心”,聘用《紐約客》事實核對主任,梳理核對這部電影,力求精確。他認為,“這個電影沒有一處不是真實,如果誰能發現一處失誤,我就獎賞他一萬美元。”但該電影還是有多處可做事實澄清的地方。

客觀地講,發生911恐怖戰爭的責任並不在小布什總統,其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國長期對以巴外交政策的失誤,這正是五月初五十位退休資深美國外交官呼吁要反省的。

莫爾也有他膽怯而又“聰明”的地方,一個明顯的對比是,他在《華氏911》中,卻不再提到他《愚蠢的白人》一書中指出的以巴沖突的根本禍源,也許他知道,美國大多數民眾在911精神受傷,在多數媒體的影響下,認為“恐怖分子的襲擊是反對美國的自由”,已經成了根深蒂固的神主牌,是動不得的。而對于猶太政治集團對美國政治的影響,莫爾更不敢提及。相比較之下,美國退休將領安東尼.津尼(前美軍中央指揮部總司令)更有膽量。他在所著《準備開戰》以及他在5月的CBS《六十分鐘》都談到了對美國猶太保守派左右美國政局的批評和擔憂。

必須指出,2004年7月12日期《時代周刊》發表的綜述評論,不少部分很求實,但也故意回避了電影揭示出來至少三項重要政治和社會事實。撒謊如果說是積極地捏造事實或篡改事實,那麼,回避事實無異于消極撒謊。一是,電影揭示出美國警方對中、老年人的和平組織的聚會的監視,並派便衣警員為坐探,直至這個坐探因公亡才身份暴露;二是,影片對窮人當兵的強烈同情,呼吁和平,三是,莫爾對美國國會議員的虛偽的揭露,《時代周刊》對于美國政客說一套做一套的情形也是故意回避,543名國會議員中,只有一人的兒子在伊拉克戰場作戰。而莫爾對此卻毫不放過,猛追窮打﹕“你們支持伊拉克戰爭並認為是正義戰爭,你們為什麼不派自己的兒子去?!”

筆者以為,摩爾的電影至少還有兩處值得商榷,一處是,莫爾對美國的總統選舉與美國聯邦制有基本誤解,美國的州(準確翻譯應該是邦或者國區)的選舉團人票多數通得("Winner Takes All")的選舉計票方法,實際上體現了州(State)的自主性,以及對本州(邦)選出本州屬意的總統的最後集中民意的體現。而選舉團人票決定勝負,以及最高法院裁決總統選舉爭議,都是美國立國之本的基本精神和準則。任何選舉之前確定的規則,在選舉中不能改變。另一處是,莫爾自己是個獵人,對槍枝嚴格管理以及槍支泛濫的批判,理應不應過度,更不應超越“美國公民擁有槍枝的根本意義是對州政府和聯邦政府權力的制約”這樣的基本原則。

面對批布風暴,布什政府和克利--愛德華茲陣營都采取不理睬主義,而顯得有效,也對他們自己有利。7月6日夜,風度優雅的美國第一夫人勞拉.布什在參加NBC夜間節目脫口秀主持人杰.雷諾的節目,受到現場觀眾的熱烈歡迎,她聊天談白宮工作和生活,閉口不談莫爾,只是提到林肯總統曾遭受大量污辱性的攻擊為例,含蓄說明白宮的大度。凱利陣營則聲明凱利沒有看過電影,但電影觀眾成為民主黨的游說活動網站的注冊民眾猛增了11萬,電影放映後的兩天內就獲得捐款5百萬。但是,克--愛聯盟後,美聯社的一項最新民調顯示布什的支持率卻略微高出。因此,說《華氏911》能夠沖垮布什,還為時尚早。

不管共和黨如何批判摩爾“夸張渲染”,“不符事實”,但摩爾直陳時弊、為民請命的精神,確是美國社會自由派對美國政治的貢獻。他公開宣布,自己在電影中表述的理念大于共和民主兩黨的爭論,誰當權,他就批評誰。“如果凱利當選,我在第二天就找他的茬。”

摩爾使得美國的政治娛樂達到一個新的階段,他的電影拉近民眾對華盛頓政治中心的距離,在很多民眾中產生了“政治就是我”的效應。

共和黨右翼人士當然也不會讓摩爾到處得意洋洋,他們很快出版了《麥克.莫爾是一個肥胖的愚蠢的白人》的書推上市場,可惜遠沒有《愚蠢的白人》一書暢銷,不久,一部《麥克.莫爾仇恨美國》的電影也將問世。

美國民眾也在思考中,一位民眾批評道﹕“我對布什總統偏離自己自稱基督徒的信仰而感到震驚,布什認為自己可以接受采取先發制人的軍事力量的行為,但耶穌說過,那些靠劍解決一切的人將死于劍,耶穌告誡我們,要愛你的敵人。”

宗教和理想,是神聖光輝的。但美國軍工產業資本力量是強大的,如猛獸,為了短期的利益,過去曾經傷害美國人民的長期福祉,現在也不可能完全避免。而摩爾這部影片以及美國媒體對切尼與軍工集團關系的質疑,很可能造成布什總統將競選連任的副總統改為柯林.鮑威爾將軍或者約翰.麥肯恩參議員。如果布什將副總統人選改為鮑威爾,勝算會高,早在1999年,美國各界呼吁鮑威爾出馬競選總統的呼聲就很大,更何況今天的切尼的形象每況日下。雖然切尼對Halliburton 在伊拉克戰爭獲得大量承包項目有任何關系。正如筆者在星洲日報所指出過的﹕“在華盛頓,懂得現代官場微妙的人們都知道,沒有在副總統位置上的切尼,這家德州公司哪能有這等好處!”在莫爾這部電影,對此也作了不遺余力的批評。

1961年,美國第34任總統、共和黨籍的艾森豪威爾,二戰中聯軍和美軍諾曼底登陸的總指揮,也是美國的五星上將,在他的離職告別演說中,向美國人民直率地警告﹕“美國軍工產業集團(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正在影響干擾我們的政治生活,他們介入到影響到每一個城市,這是對民主的損傷和破壞……”

這個警告,今天尚未過時。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