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伊拉克戰爭,美國能不能最終取勝?

--兼談美中應采取的兩岸關系大戰略智慧

湯本

面對今天伊拉克戰局,理性的觀察家和評論家應該冷靜評斷美國與國際已經出現的兩種過度樂觀的情緒。

第一種樂觀情緒,去年,在布希總統宣布伊拉克戰爭主體上已經結束後,發生了一系列美軍及聯軍被襲擊後的傷亡,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康娣.賴斯曾將美國軍隊對付戰後的情形,作“類似美英聯軍與蘇軍在德國被佔領後,各地德軍殘余的對盟軍的襲擊”的比較。筆者則認為,無論是幾個月前還是現在,賴斯評價都過于樂觀。二戰後德國法西斯已經沒有任何後盾和邊緣力量,沒有任何後續的財力和資源支撐這種反佔領的襲擊,但是今天伊拉克的恐怖分子組織仍然是與許多伊斯蘭回教國家的組織和個人在文化上、種族上、財政上連接在一起的,現在看不到任何將恐怖襲擊消除的可能。因此,賴斯的速勝論缺乏有力根據,仍是一種空幻的期待而已。

根據123日洛杉磯時報報導,伊拉克薩達姆的余黨及凱達組織已經到了窮凶極惡和不擇手段的地步,在23日襲擊摧毀一輛駛往美軍基地的小型公共汽車,造成十人死亡,其中有兩名美國士兵和四名赴基地去作日常洗衣工作的伊拉克婦女。根據2004128日洛杉磯時報報導,伊拉克美國顧問新近訓練的7名警察在28日被襲身亡。可見,伊拉克的反美的恐怖力量不僅襲擊美軍,殺害警察,也殺害無辜,已經成了窮途末路的暴虐者。他們不僅襲擊美軍是不顧自己同胞的生命,濫殺幫助美軍的自己的同胞,也是故意發出殘忍信號﹕“只要你幫助美軍,你就要去死”。但令人們更為震驚的是,根據23日洛杉磯時報的報導,伊拉克民眾對此襲擊的反應,接受記者訪問的“多數民眾,並沒有對薩達姆的余黨及凱達組織表示憤恨,也幾乎沒有對自己同胞的死亡表示同情”,而是認為“很多(伊拉克)人,包括很多女人,每天在死,其中有些人死于美軍手中,卻沒有人去問及他們”。記者認為,這“顯示了(他們)對美國領導的聯軍的很深的怨恨”。21日的大爆炸更是死亡67人,數百人受傷。去年賴斯的速勝的樂觀論斷,今天似乎已經被伊拉克民眾的“憤怒和不滿”掩埋了。伊拉克美軍遭到襲擊還會不斷發生,絕不會象二戰後當年殘余的德軍那樣很快被連根拔除。

但是,不能速勝,不等于不能勝利。聯軍的人數太少,戰力遠遠不夠,治安力量奇缺。再分析伊拉克民眾的這種怨恨,是因為自己的生活得不到保障,如果,伊拉克迅速穩定,發展繁榮,同時,使民主自由變成生活實惠,再大的怨恨也會讓位于民眾現實生活實惠和安定的急迫需要。因此,美國現在急需聯合國及以及中國等各國的幫助。

第二種樂觀情緒,是來自于一些反對伊拉克戰爭的美國國內外的人們,有人將伊拉克戰爭與越南戰爭相類比。以為伊拉克終將回到伊拉克前政權的人的手中,這也是一種極為幼稚錯誤的盲目樂觀。持續十年的越南戰爭,後面有兩大國家--前蘇聯和中國大陸的支持,它們提供了大量包括導彈在內的武器、彈藥、軍事訓練、糧食、服裝等各類軍民需品,工兵部隊、後勤人員甚至戰爭的謀略和戰斗的技術等等,伊拉克前政權沒有這種公開的軍事經濟的支持,也沒有任何政治道義輿論的任何幫助。越戰時期,在資與社的兩大陣營對壘中,盡管社會主義陣營中有很多分裂,如中國、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與前蘇聯及僕從國家的分裂,但在支持“越南人民反美抗敵救國戰爭”,都是極為一致的支持態度。在越戰前半期,越共領袖胡志明,是一位個美國記者筆下的“有親和力受到越南民眾支持的政治領袖”。中蘇兩大國的大量物力人力支持及胡的相對開明,這是暴君薩達姆不能相比的。

因此,如果美國能夠不斷爭取新的盟國以及半盟國的實質性支持,其中,最為重要的是爭取中國大陸的實質性支持,伊拉克戰爭就不會是越南戰爭。而伊拉克的局勢,美國能不能在未來十月好轉,直接影響到布什總統的連選連任的命運。對于美國來說,伊拉克戰爭沒有結束,雖然恐怖襲擊的規模不大,但如何安定局面的煩惱卻不小,美軍現在陣亡522人,輕重傷病減員12,000人,士氣受到影響,患戰爭憂鬱癥的人數上升,現在軍中憂鬱癥自殺的,達到27人。如果今後死亡人數越是增多,對于布什總統來說,在總統選戰中的壓力就越大。洛杉磯時報28日認為,如伊拉克戰爭持續惡化,伊拉克戰爭已成為布什總統競選的巨大負面因素而不是正面因素。

速勝是盲目樂觀,但不等于不能勝利。以極為冷靜眼光看,在兩岸關系緊張的今天,面對伊拉克現狀,正視國際政治的利益互動的事實,注重人類本質生存競爭的冷酷的真實,美中兩國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同時也遇到前所未有的戰略機遇,如果美中雙方領導人具有大智慧,可以達到雙方前所未有的戰略利益交換。

對于美國來說,未來十個月中,伊拉克戰爭局勢能否穩定,能否取勝,布希總統能否連任,最為重要的是,美國如何能夠爭取到中國大陸的實質性支持。根據可靠消息,去年11月,白宮曾經派出總統顧問等兩位資深人士,前往北京探詢希望北京派出治安警察部隊,以協助美軍維護治安,遭到拒絕。所遭拒絕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國方面忽略了“如欲取之,必先予之”的東方文化傳統。因此,布希總統如果具有足夠高的戰略智慧的話,應該將堅決阻止“公投”、要求台灣公開宣布執行一個中國的政策,回到“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為先決共識的會談桌上,作為請求中國出兵的條件。白宮缺乏這樣的智慧,幽默點講,是因為布希總統和他的顧問羅夫從來沒有在大學或研究生班拿過《文化人類學》的課程,該課程教授人類生活的一個的基本準則是﹕良性交換互動(Positive Reciprocity)。美國應該以堅定一個中國的政策,以維護兩岸關系現狀,促進兩岸合作的的具體做法,來請求中國幫助。這是一個系統的戰略和政策工程,白宮當然需要深思慎思,但更需要魄力以及對中國大陸對台獨必然動武的認識理性。

對于中國大陸來說,應該將自己的戰略決策從以往的國內和國際政治條條框框解放出來,一切以中國(包括兩岸)人民的和平生存、繁榮發展為出發點,以亞太和平安定為出發點。所有的理論都必須接受今天實踐的考驗,哪怕是昨天的理論。中國大陸領導人必須明白,生活無時不刻在變化,根據現實的需要改革國內體制和國際政策,已經成了迫不及待的戰略需求。在推動兩岸關系的同時,中國共產黨自身的改革,為了中共自身生存和發展息息相關的有關國內制度改革以及民主政治特區建設的必須性,筆者已經撰寫多文,還將另文陳述觀點。中國大陸在對外政策上,應該將自己在反恐的半盟國狀態,變為美國的“全盟國”,積極參予伊拉克戰爭,幫助伊拉克達到安定民主的政治,恢復生產,也再此進程中,為解決中華民族面臨的能源嚴重短缺的危機,獲得部分緩解和解決的資源。

中國大陸的這種積極性,也是呼應美國在中東政策已經出現的正直性與公正性。遵循美國布希--鮑威爾的根本解決中東問題“軟手治本”的“中東路線圖”,沙龍已開始命令男女軍人強行撤銷居民點,他最近受到的收賄指控,實際上也是以色列內部頑固勢力對布--沙的“中東路線圖”的反撲。

誠然,中國大陸還會有很多顧忌,例如,中國軍人和軍警會在伊拉克有傷亡,但是這種傷亡,比起中國大陸攻台引發美日參與的台海戰爭的中國大陸軍隊、台灣軍民的傷亡,可能將只是1:1,000 的比例,也就是說,只是微小的傷亡,而且,畢竟,不必用大陸同胞和台灣同胞的鮮血生命使兩岸走向極端仇視,更有利的是,也可以避免以後的困境﹕即便中國大陸軍隊勝利,無法解決台灣的戰後治理。

在這種包括中國大陸軍隊在內的多國部隊組成的聯軍高壓下,伊拉克的穩定也需要長期的努力,伊拉克內政政治上的調整也是一種必須。同時,美國也必須承諾改變“這個世界我說了算”的霸權心態,從此放棄“先發制人戰爭”的理論與實踐,而應該尊重聯合國,采取“這個世界大家商量著辦”的協商精神。

國際事務紛紜復雜,往日往事事非糾纏難斷,今日世界還是在灰色中發展。今天兩岸關系的急迫已沒有時間去做學究般考據以及道德清論家的空談。但就現實而言,目前美國已經意識到聯合國和中國的重要性,中國大陸如果積極參與伊拉克維和軍事行動,不僅僅是在幫助美國,更是在幫助伊拉克人民,也在造福于兩岸人民與世界。

用最簡練的戰略語言,美中之間可以實現“用台灣換伊拉克”,或者說“以伊拉克換台灣”的戰略,在這種“交換中”,不僅保障和平,保障台灣的民主和人權,推促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在美中台的互惠中,讓台灣的經濟在與美中全面經濟合作和貿易中復蘇;同時,也在美中的合作中,最終解決伊拉克困境,讓久經暴政戰亂的伊拉克休生養息,讓世界避免一場可能爆發核戰的台海大戰,以小戰止大戰,以嚴格軍管帶來長久的和平繁榮,這是美中兩大國可以影響世界命運的最佳戰略。

為了兩岸民主和平,為了美中台三贏(Win-Win-Win),美國、中國大陸的領導人,應該采納這樣的大戰略智慧。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