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建立泛藍在美的窗口

--訪泛藍陣營駐美代表袁健生先生

湯本

湯(湯本以下簡稱湯)﹕泛藍陣營為什麼要在美國建立代表處?

袁(袁健生以下簡稱袁)﹕2000年政黨輪替是台灣民主政治史上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國民黨失去了政權近四年,親民黨落選,都在反省、重新再出發。兩黨的再造、發展,都面臨國內改革及國際事務缺乏窗口等問題。隨著泛藍陣營的形成,在美國建立窗口的重要性更為迫切,為此,泛藍陣營領導人及智庫是經過了很長時間的籌劃、考量。雖然最近才成立,但已不是一日之功。美國兩黨重要人士經常出國,向友邦說明自己的外交政策與別黨的異同,為執政和在野的工作服務,那麼,泛藍陣營的目的也是如此,建立泛藍在美國的窗口,以務實有效的外交政策,為國家利益和台灣人民服務。無論泛藍陣營在野還是執政,這個窗口都十分重要。

湯﹕您擔任過駐華府資深官員,外交部北美司司長,洛杉磯台北經文處處長,共有二十七、八年在美學習外交和外交工作的經驗,您認為外交工作有哪幾方面最重要的要求?

袁﹕過去,國民黨雖有缺點,但一直很重視外交並大力培養外交人才,而且最重視與美國的邦交。曾有一段時期,外交部高層主管彼此間常說上海話,因為都是上海人。可見,當時老一輩的外交官都來自于上海最好的英語人才。首先,外交是非常專業的工作。全民外交,台灣走向世界的民間交流,很重要。但是,專業性的工作還是要專業的技術官僚來做,而不是業余的做法。其次,外交代表的獲得授權(Mandate)十分重要,這也有個外交官的權威性的問題,如果政府讓駐外代表沒有授權的權威性,要執行的政策也沒有持續性,長此以往,使得外交人員不知所措,會造成好死不如賴活,混工作,沒有積極性。最後,外交工作者一定要廣泛創造對國家有利的關系,不要制造敵人,而要制造朋友。這一切的目的,是我主張外交官要提升中華民國,提升台灣。

湯﹕你剛從台灣來美國不久,您對台灣的選舉有何看法?

袁﹕一個政治家不同于政客,要無私要胸懷開闊。不能為了自己的私利煽動族群對立情緒,台灣人本來大多都是漢族,一起打拼了五十多年,是一家人,卻要按省籍和地方籍,硬把一家人弄成對立,將來嚴重後果,是不堪設想的。政治家也不能自己自我束縛(Box in)。不過,民主政權的最大好處,是政府必須做人民喜歡的事情,人民的眼睛很亮,做得好,再做四年,做得不好,請你走路。

湯﹕如果您和美國國會議長談起台灣的公投,您會如何談您的想法?

袁﹕公投是人民的權利,是必須的不可剝奪的,美國加州罷免州長的公投就是一個由下而上很好的例子。但是,對一個具體的議案,要不要公投?目的是什麼?什麼時候公投?人民希望不希望不希望公投變成了競選的工具。公投應該是由下而上,而不是由上而下,不是為了老百姓急迫的需要,這樣做,耗資甚巨,是把納稅人的錢,來滿足個人的政治欲望。這值得商榷。

湯﹕你曾經主持台灣對國會工作,參與《台灣關系法》(TRA)起草溝通工作,當時是怎樣的情形?

袁﹕開展對美國國會系統工作最為成功的是以色列和台灣。台灣一直做得很成功,而《台灣關系法》(TRA)是最好的例子,當時我作為國會小組成員,有幸參與從起草到通過立法的過程。《台灣關系法》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以立法決定外交政策的重要法律。當時因為1978年的美台斷交,方向很茫然,《台灣關系法》就象基石,奠定美台關系。當時從起草到定稿,我和同仁們曾經與起草法案的國會議員及幕僚助理班子作了大量溝通、交流、商榷、修改。我們的全副精力集中在﹕如何使立法文字對中華民國有利。《台灣關系法》中,最重要的是安全條款。而軍售,是安全條款部分最重要最核心的內容,這是“真正的牙齒”,是對台灣安全的重要保障,軍售將繼續維持。當時很辛苦,但很欣慰。我們至今還非常感謝美國國會對台灣人民的友誼和支持。二十多年來,美台之間的政治、經濟、商貿、科技、軍事、文化合作和交流的巨大成就,都離不開《台灣關系法》。

湯﹕泛藍陣營和你本人是否認為軍售還要繼續進行?

袁﹕軍售是美台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我認為軍售在保障台灣民主政治、自由經濟以及民眾安定生活以及台灣整體安全方面,非常重要。這是全民的福祉之所在,不僅不能停止,必須繼續。不僅是在軍售方面,在軍事協商、合作及交流等方面,美台關系都必須加強而不是減弱。這方面,我們不僅獲得美國立法的保障,也是我們對人民的一個保證。

湯﹕曾經留學哈佛大學,現在任中國大陸駐美大使館的公使級參贊的蘇格主持對國會工作,已經幫助中國大陸人大與美國參議院簽約,建立每年輪流互訪交流機制,今後兩岸對國會的的游說公關工作也許都會達到一個高峰,您如何看待這個新現象?

袁﹕看來,蘇格把台灣的國會工作方式當做榜樣來學習,他學得並不慢。但是,中國大陸國內的政治現狀則是游說所無法改變的。因此,台灣與美國共享自由民主的價值觀,彼此在人權、公民自由等方面的共識,是大陸無法與台灣競爭的。我們更希望兩岸在民主化方面競爭。台灣已經還將持續獲得美國國會長期的支持,我們很有信心。第一靠美台的共同價值觀,第二靠美台之間長期的互相信賴,第三靠美國台灣的共同利益。當然,這一定形成壓力,這更迫使我們加強代表辦公室的工作,在雙邊交流中擴大美台共同利益,政策保持持續性,加深互信,而不是因個人性的突發行為減弱美台互信,整天罵人並不意味著對美台關系有幫助。

湯﹕連宋對兩岸關系的態度如何?對今後美台中關系的基本方向看法如何?

袁﹕尊重國際現實,維持現狀,對台灣人民最有利。我們不能否認,雖然中國大陸還是一個一黨專政的國家,但它在發生全面深刻的變化。我們也希望它終將走向現代化和民主化。美國極重視與中國大陸的廣泛合作,是基于戰略利益,也是基于中國大陸在變。連宋同樣把兩岸關系作為重點之一,同美國一樣,我們反共,但不反對大陸人民。對于我們來說,作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外交上首先必須牢固加強美台盟邦關系,也努力爭取美台中關系共存共贏(Win-Win-Win)的基本走向。

湯﹕華府朋友中流傳一個故事,說是80年代,因為您介紹老布希總統以及全家到一家中國餐館吃烤鴨,使得這家餐館生意興隆?

袁﹕我在華府工作時,非常喜歡交朋友。我通過友人認識老布希總統時,他當時還未擔任副總統。後來有機會再認識瑪文.布希、小布希、杰布.布希以及布希家族主要成員。我最早安排他們到一家叫“北京美食”的餐館吃烤鴨,他們很喜歡,以後就經常去,餐館從此生意興旺的不得了,現在牆上掛滿了老少布希總統及家族的照片。老板為了安全起見,專門開了一個後門。我交朋友,不是看他聲勢顯赫就交,而是真誠相待。在1992年美國大選後不久,由我接待,先後邀請落選的布希總統及奎爾副總統訪問台灣。

湯﹕聽說您的辦公室是離白宮很近?現在代表辦公室的工作隊伍有多少人?

袁﹕在美國朋友幫助下,我們很快找到了這個辦公地點賓夕法尼亞大道1700號,白宮是1600號,我們所在的辦公大樓離白宮走路30秒,離國會大廈走路5分鐘,離國務院走路10分鐘。這個代表辦公室,將努力使連宋領導的泛藍陣營越過了太平洋,直接聯結美國的心臟,消除台美的距離。

我們目前有代表、副代表、特別助理、公關等,不過四五人。人不多,但精悍有力,我們的目標,代表理性的泛藍,努力代表主流民意,讓台灣在美國發出更響的聲音,讓美國更理解台灣。讓台灣人民的心跳,和美國首都的心跳,處于相同和諧節奏,產生更多互利交響。讓台灣不僅成為安定和平繁榮的國家,也成為美國更堅定的盟邦。

(2004年2月17日本文原載《亞洲週刊》)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