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台灣的民主和僑民的愛心

--訪洛杉磯TECO新任處長魏武博士

湯本

新任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魏武煉是德國海德堡大學畢業的法律博士(1977年)。他是一個自我奮鬥(self made)的學者出身的資深外交官,精通德語、英語。新春之際,筆者有機會與他懇談,受益甚多,現將記錄整理,與讀者分享。

湯﹕湯本論壇全球網友多數是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他們一定會對這個問題感興趣﹕您作為一位法學博士,一位學者,如何將自己所長轉化成一名資深的外交官員的綜合性才能?

魏﹕首先,為自由民主的台灣說話,加強美台關系,是我們在美國的台灣外交官的職責。而學者的使命就是研究真實,講真話。中華民國自從1971年退出聯合國,經歷國際政治變遷,處境困難。我想,台灣外交官的素養,應該具備一個學者的風骨和學養,知識興趣應該跨度越大越好,盡可能包羅萬象。我們在海外,要從世界現代文明的角度,了解彼此的交合點,才能維護國家利益。學識和能力是成正比的,學識廣博,提升能力,外交工作就能夠事半功倍。我曾在歐洲當外交官,現在來到美國。我以為,學者型的認知對外交官十分重要,無論在台灣與歐州的關系上,還是在美台關系上,越是對駐在國的社會、文明、歷史、人文有多方面的深刻了解,越是能夠廣結善緣,越是能夠維護和增進雙邊關系。

湯﹕您如何看待一個外交官與當地僑民的關系?

魏﹕外交官不要把自己看成是官,與僑民交往,與正式場合的外交活動不一樣,要放下身段,不僅要當好自己政府信息的忠實傳遞者,也是當好僑民的虔誠服務員。我自己就一直在想,如何向僑民學習,他們來的時間比我們長多了,透過他們,為台灣民眾提供助力,展開全民外交,國民外交。這樣,才能消解第三者的阻力。我所說的全民外交,國民外交不是指傳統的外交工作,不是純作政治工作,而是動員民間力量,如環保,文化體育,藝術,民間交流,以使台灣與世界接軌,交往更多,互相尊敬,也讓世界對台灣有更多認知,更多了解。例如,音樂無國界,音樂語言是沒有國界的。環保,也是合作雙方互利受惠的。醫藥衛生也是無國界的。再例如,中華民國加入WHO(世界衛生組織),不僅為了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健康,對于世界衛生事業,也很重要,彼此互惠。

台灣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國際組織也需要台灣的參與。總之,外交官的工作是綜合面的,不是單方面的。

湯﹕您如何看待美國在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念和爭取自己的國家利益方面,對美台關系產生的影響?

魏﹕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它的國家利益和價值觀念應該是並行不悖的。在美國領先的世界潮流中,台灣的民主化也取得巨大成就,當然台灣不是十全十美,但它足以讓我們 感到驕傲,民主自由,正是很多仍沒有人權的國度人們的夢。台灣堅持了正確的方向,政治上,人人可以暢所欲言,不同意見,哪怕是反對總統的意見,都可以充分表達。這種和平的政治自由的社會環境,尊重完完全全的人權,最能保護並煥發人性,也最能使人的才能獲得全部發揮。台灣對完整的人權的深刻認識和真正的保障,和美國有共通的認識,這方面,很順暢。這種理念的交融順暢,是美台關系最重要的基礎之一。如果我們從保護台灣的人權角度,與美國憲法和獨立宣言聯系起來,再來看美台關系法,我們就會覺得這十分自然,十分必然。任何一個人,如果他生活在美國或者歐洲,他認為自己的人權神聖不可侵犯,為什麼不能以同樣的心情,來看待生活在自由台灣的民眾 ?台灣的民眾也同樣享有這樣的權利,台灣關系法,本質上就是保這種台灣的民眾的經濟自由、政治自由和個人自由的。

湯﹕不少海外的人士批評台灣民主的亂相,不知您如何看待台灣“民主的亂相”與個人的權利兩者的關系?

魏﹕我以為台灣民主所付出的代價,無法與個人獲得的權利之珍貴特性社會進步的作用相比較。換言之,台灣公民所獲得權利,遠遠比有人批評的亂相要重要得多。我們要承認,民主是一個學習的過程,過程中出現不順 暢的現象,在所難免。這是一個演變,台灣實行的民主時間並不算長,才20年。現在有了真正的新聞自由,宗教自由,出國自由,等等。以往的台灣是統治者替人民決定事情,現在的台灣是人民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這是多大的進步!台灣的進步也體現在民眾對政治的關注度高,現在每次投票率都是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而且,台灣選民,已經漸漸形成兩種民主社會最重要的素質,一是互相尊重,在競爭中也尋求共識;二是選民自主意識的提升,現在台灣每個選民自己心里自有一把尺。當然,在如何協調社會總體福祉和個人權利等方面,還有待調適,有待共同努力。

湯﹕您談的台灣選民形成的這兩種素質確實非常重要。有的來自大陸的人搞所謂“民主活動”,我不把它稱作運動,因為這只是小圈子的活動,不代表很多人,就是你死我活,搶資源,出風頭,而不是做事情。我想現在一個普通台灣選民的心態,就夠他們學習的了。台灣的進步一定會對整個中華民族的進步,產生廣泛的正面影響。另外一個問題想請教,您如何看待傳統僑社與泛綠海外力量之間的差異?

魏﹕哪里都會有不一樣的聲音。作為我個人,一定傾聽大家不同的聲音。但我以為,傳統僑社與泛綠海外力量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大家都認同中華民國,大家都關心中華民國,大家希望台灣 更加繁榮、富裕和安定與進步,大家對台灣有一片愛心。對于僑社,不管老僑,新僑,不管泛綠,泛藍,都是我和我的同仁服務的對象,我都同樣交朋友。但是因為時間,有時分身乏術,我不能參加一些社團活動,但我一定 請我的同仁去,而且在下次有機會時,一定自己親自去。我們會不斷加強服務導向和提高服務品質。

湯﹕您如何在美國主流社會努力?

魏﹕對于美國主流社會,拓寬接觸面,我們的交往和接觸的面很廣,政、商、文化、教育、智庫等,州郡市等,而且是不同的層面,不同的方式,現在,各方面的關系都在穩定發展中,加強美台關系,共同創造美好繁榮的明天。

湯﹕最近,亞洲禽流感爆發,亞洲與國際衛生組織的合作再度展開,你如何看待?

魏﹕台灣已經第八年申請WHO,成為觀察員。台灣進入WHO,與世界接軌,獲得資訊,是為了保障2,300萬人的健康。台灣加入國際衛生組織,有個衛生合作的渠道,這是很正當的要求。衛生合作,疾病防疫,都是跨國界的。去年,中國大陸南部爆發並蔓延的煞滋,周邊國家,台灣受到波及,沒有辦法立即與WHO 聯系,得到盡快的協助,當時,時間就是生命。後來才有了合作。為此,台灣的旅和貿易都受到影響。在衛生、防疫等方面,大家應各有合作精神,應該有基本人的同情心,互相體諒,從廣角度來看問題和解決問題。我們也希望,不僅在這次亞洲禽流感的防治中,台灣與國際衛生組織有良好合作,而且在今後的今後的合作中,台灣更應該有制度的保障,也就是台灣能獲得國際社會之友善支持,順利加入WHO。

湯﹕您如何看待兩岸關系的基本點?

魏﹕追求和平安全,通過合作,代替對抗。不一定需要兵戎相見。每一個國家都需要武備,武備,應該是備而不用。兩岸應該互相尊重,兩岸對于任何問題,都應該可以坦誠相見, 共同討論解決,連兄弟之間都有爭議,更何況國與國之間。發生問題互相爭鬥,不會有結果。應該提倡妥協,妥協是一種藝術。正如同一座獨木橋,兩人搶著過,最後誰也過不去,如果協商,都能過去,如果不協商,都要掉下去。國與國之間也是如此,應該富有建設性 之思維。用建設性來取代破壞性。

我認為,兩岸應該建立機制性交談的模式。應該容忍參考別人的意見。事緩才能圓。共同建設一個和平與合作的大環境,彼此尊重,互相了解,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對于高難度的問題,運用高度智慧,耐心來解決,遇到短時間無法解決的,雙方距離太遠的問題,可以擱置,尋求最大公約數,尋求共同利益,這樣對雙方有利。

20世紀的經驗和教訓應該今天的人們充滿智,以往人類痛苦的戰爭經驗,足以為海峽兩岸關係的警惕,戰爭不能解決問題。在國際事務處理中,如何和平相處,發展經濟與科技,改善生活至為重要。中國大陸不僅應該使得內部和諧,也應該讓自己的鄰近地區大家和睦,互相扶持,互相幫助,互惠互利。通過維持海峽兩岸和平,透過經濟文化交流活動,來增進彼此了解,這樣,才能提升國力,和平發展。同時,海峽兩岸有歷史、文化、語言的共同點,更容易相互了解,對世界包括兩岸應該具有前瞻性,以各國人民的利益和福祉為追求的目標

湯﹕能否談談您個人的學業和工作經歷?

魏﹕我畢業于台大法律系,後來也在台大獲得法學碩士,1968年,通過乙等外交特考。1970年赴德國歌德學院深造德語,後來進入海德堡大學攻讀法學博士學位,那是我讀書最刻苦的時候,三個學期後就通過博士學位之前的學科考試。兩年後,回國服務。1974年考取獎學金,再度進入海德堡大學,1977年獲得法律博士學位。1979年任維也納TECO二等秘書。1981年-1988年在德國代表處工作,1988年-1990年回國工作,任外交部歐洲司副司長。1990年-1996年任駐匈牙利代表。1996年返台北擔任行政院第二組(國際事務組)組長。1998年任FSI 即外交部領事人員講習所所長。2001年任駐奧地利代表,2003年任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

湯﹕謝謝您的時間,謝謝您接受我的訪談。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