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為何要慎思長考台灣公投題目?

湯本

繼美國務卿鮑威爾在2004年1月20日答記者問指出﹕“美國對于陳水扁總統的和平公投條文,還在研究中,也要看中國大陸的回應”,十天後,美國副國務卿阿米塔吉在1月30日指出﹕“推動公投者動機引起一些質疑”,“問題還沒有解決”。美國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在2月6日的美中經濟全檢討委員會上,再次強調布希總統12月9日講話中“不支持台灣獨立,反對台灣海峽任何一方改變現狀的企圖”的立場,美國還在研究公投的背景,他認為﹕“公投的題目,沒有必要付諸于公投,應該交給兩岸領導人解決”。

為什麼對陳水扁短短幾句話的的“公投題目”,二十天過後,美國還沒有研究、解決完?美國為何要慎思長考台灣公投題目?

因為公投題目震動巨大,這影響美國在亞太、全球的重大戰略。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筆者在接受世界日報周刊主編周勻之先生的訪談時就指出﹕美國所采納的不支持甚至可能反對台獨的態度立場,不僅僅是基于歷史的一個中國,以及“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這樣的特定陳述,並展望未來一個民主的和平的中國,更重要的是,台獨對于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長遠戰略不利。台獨的推動者背後的國際勢力是日本,台獨實現後的最大國際收益者也是日本。倘若台獨變成現實,對台灣施加最大政治經濟軍事影響的也將是日本。日本由影響和控制獨立後的台灣,將形成日本群島-硫球群島-釣魚台-台灣群島的島鏈,這無疑給美國的太平樣西岸通道,帶來戰略屏障,無論美日關系有多好,這是美國所不願意看到的。

從今天的眼光來看,美國的這種不支持台獨的戰略基點仍然對美國21世紀的全球戰略十分重要。從1971年,美國將釣魚台管轄權交給日本,就給未來不支持甚至反對台獨的留下了伏筆,也就是說,給未來的和平的民主的兩岸統一做好了準備。因為依靠美日安保條約,擁有管轄釣魚台權的日本,就等于美國擁有了釣魚台權的戰略要點,這也是美日對未來兩岸民主統一後的中國的一個戰略前頭哨。同時,美國時時警惕日本影響下的台獨,在日本群島-硫球群島-釣魚台-台灣群島的漫長島鏈,有兩個國家各據一部分,比一個國家(日本)獨據更好,這樣,美國可以在同為民主國家的兩個東亞大國之間,根據美國的國家利益和全球安全戰略的需要,擁有強有力的戰略博奕優勢。

美國的這一戰略也是基于美國對人類本性的認知,從政治文化的角度講,以基督教為主流文化的美國國家集體意識中,人是有原罪的,人是性惡的,人是不能靠諾言和契約完全相信的,所以需要制衡。在美國國內,靠民主政治、司法制度、利益集團、社會良知和民意來制衡政黨和個人,在世界上,靠硬實力(經濟、軍事、政治)、軟實力(民主自由的價值及開放的流行文化)以及國際關系的折衡和國家戰略的籌劃來制衡民主的或非民主的國家。

對于首先走向世界文明的台灣人和正在跟進的中國大陸人來說,自有其儒家文化(以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為核心)的優勢,而多數美國東亞問題專家對中國人(包括台灣、香港人)整體的好感,要超過對日本人的整體的好感。在美國多數東亞問題專家的心靈深處和歷史思考底層,對日本的不放心,是根深蒂固的。這並不是偏見,而是日本民族傳統的狹隘侵略性格(至今不改悔)所致,更是歷史上由六艘航空母艦、幾百架飛機構成的日本艦隊襲擊珍珠港的慘痛記憶,時時在提醒美國人。更何況,這種記憶一直是唯一的,直到911恐怖戰爭。

美國強有力地支持台灣民主化,是因為這將給中國大陸帶來具有無法阻擋的榜樣作用力量。但台灣民主化,絕不意味美國允許台灣日本化。同樣,美國承諾軍備銷售台灣,並不等于給台獨壯膽。陳水扁的公投題目,“已經具有台獨傾向”(美國華裔共和黨加州主席蘇順國先生語),已經過了“不獨不武”的警戒線,不管陳水扁有意無意,他已將美國的模糊政策撕開,逼迫美國公開表態。美國現行政對短短幾句公投題目的認真的長時間思考,涉及到廣泛的兩岸關系及美國長遠的亞太戰略,對于白宮來說,一個最焦心的又難以啟齒的問題是﹕不按美國牌理出牌的人,執意要堅持320兩岸關系公投、破壞維持現狀的人,究竟是親美?還是親日?

筆者認為,中國大陸也必須尊重美國作為世界超強的現實。深度了解美國的亞太政策,不僅是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也是為了亞太人民(包括中國人民)的福祉。設想,倘若美軍一下子全部從亞洲撤軍,首先受到日本軍國主義復活與普京新沙俄帝國野心的壓力,正是發展中的中國。因此,美國不希望亞洲任何一國家稱霸亞洲的基本戰略,不僅對曾經在中國大陸尋求發展的艱難時期,也對中國大陸崛起的今天,將有利于中國大陸國強民富的現代化和民主化。

固然,對于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來說,如何了解中華民族百年屈辱史,對他們深入了解當代中國的理性認知,極有幫助。但同時,中國大陸官方及民眾,深刻了解探討美國“霸權”(更何況是善霸)對發展中國家崛起的良性價值。

從這個角度講,中國大陸推行真正制度改革和民主化改革,不僅是朝野有良知的人士和多數民眾的強烈呼聲,也是中國的國家利益之所在。中國大陸公民的人權和政治權利越是不斷得到實現,越是能夠加強美中關系。

同理,在保障香港的外交、國防、反間諜反顛覆的基本國家安全(這是現代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的普世價值)的同時,早日實現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直選,不僅有利于美中港的關系,也有利于兩岸關系;而對于日本軍國主義勢力支持下的台獨鼓噪和運作,也是強有力的抵制和消除。

因此,帶來今日兩岸關系危機的起因並不僅僅是陳水扁是否認同中國,也在考驗中共是否真正為人民服務,有沒有理想和精神力量,能夠革心革面革歷史革現實,真正成為“與時俱進”的先進政黨。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