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凱利VS布希﹕誰能問鼎白宮?

湯本

美國朝野以及全世界所關注的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primary)以及民主黨代表推選(caucuses),聲浪一浪高過一浪,此起彼伏,充滿戲劇性。2月9日,約翰.凱利贏得緬因州多數民主黨當選代表的支持,這樣,除了南卡羅利拉州由約翰.愛德華茲奪魁之外,約翰.克利囊括其他九州第一。根據美國五十多年來的初選(推選)記錄,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一般贏得最前兩個州的多數代表支持的競選者,都自然能在黨的代表大會上被選為黨的競選總統提名人,與另一政黨候選人對壘,角逐總統寶座。共和黨的現任總統是當然的共和黨下屆競選總統提名人。因此,除非凱利犯了嚴重競選錯誤,除非發現凱利的重大歷史問題和足以讓他遭受致命打擊的金錢或者桃色丑聞,目前的情勢,凱利已穩操民主黨參選總統的提名人的勝券。

然而,問題多多,如何解讀初選前夕民主黨參選人競爭的詭譎多變?為什麼曾聲勢大大領先的迪恩劇烈下跌?美國當今政治中利益集團的陰影和民意無形的手,如何影響選情?布希總統的競選連任會不會受到“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武器虛假丑聞”的影響?凱利對布希﹕誰佔更多優勢?誰能問鼎白宮?

利益集團的陰影和民意無形的手

自從一月下旬以來,美國民主黨競選總統形勢詭譎多變,本來民意遙遙領先的迪恩突然民意墜落,不僅在愛荷華、新漢布什爾州等九州落後于凱利,而且差距甚大。作為總統提名人所需2,161代表票,截止2月10日,凱利得431票,迪恩居第二,得182票。

筆者認為,美國的民主也有出頭椽子先爛的現象。除了迪恩左派民主黨在美國保守民眾居多的州不受歡迎之外,另一個重要原因,在愛荷華州,聯邦參議員、越戰軍人出身的凱利等人針對迪恩所做的負面電視廣告發生了作用。這些廣告直接指稱迪恩是“左派社會主義者”,而且指稱迪恩太太是猶太人,這種“人身攻擊”做得很巧妙,讓你對猶太人的迪恩太太不滿,但卻抓不到任何可以提起法律訴訟的把柄。其實,迪恩對于中東問題和危機是有理性思考的人,他不認同一些有極強侵略性的以色列政客,也不認同美國許多偏袒以色列的政客。因此,受到參議員(也曾參選總統,最近退出)約瑟夫.李伯曼的猛烈攻擊﹕“按照迪恩的主張,美以關系將會破裂”。批評美以關系,這在美國,是要引起強烈政治地震的,但迪恩沒有受到“反猶太”的指責,是因為他的太太是猶太裔,他獲得天然保護。他太太被不尊敬的口氣指稱“猶太人”,卻沒有人保護她。這里出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難道,因為猶太人的先生要求反省美以關系,她就不被視為美國猶太人主流,她受到十分不敬的對待,就可以容忍?

這也可見,迪恩政治上的幼稚天真,過早暴露他對美以關系的看法,引發批判。這也是他失敗的的主要原因之一。

義憤是沒有用的,民主競爭允許勾心鬥角(嚴家其語)。某些時候,強大財團的支持,小人的手段,比紳士的民主風範和紳士政治家的道德在政治競爭中更為有效。美國的民主政治,需要在電視鏡頭上的紳士模樣,也需要電視鏡頭下的小人伎倆和強人手段,看來,溫良恭儉讓,在哪里都吃不開。

根據迪恩披露,迪恩的捐款絕大部分來自平民、下中產階級及勞工階級。有一天晚上,現任副總統迪克.錢尼的“陣營”舉辦每人五千元一個座位的籌款晚宴,籌得五十萬美元,迪恩在網上號召,“我們能不能超過錢尼?”當晚,迪恩競選委員會在網上捐款總額達到了70多萬,超過了錢尼。所不同的是,迪克.錢尼是企業家、富人的籌款會,而支持迪恩的捐款者都是十元,二十元捐款的民眾。現在迪恩遭遇到資金問題,他請求助理們一個月只拿兩周的工資,還在苦熬中奮鬥。

而目前獲勝者凱利,雖然在伊拉克戰爭肇因上,他也不遺余力批判布希總統,但始終與迪恩全力反戰劃清最後界限,強調自己的軍人背景,強調自己是溫和的保守的民主黨人。

盡管薩達姆在押,美國發動新伊拉克戰爭的理由再度受到質疑。聯合國大規模殺傷武器首席檢查官凱依在1月29日正式宣布﹕“在伊拉克沒有發現大規模殺傷武器以及大規模殺傷武器的工廠設備”。凱依這項聲明,大大削弱了布希總統在去年底逮住薩達姆的成就感和民意強勢。

2004年1月30日的《洛杉磯時報》甚至排列了在大規模殺傷武器問題上說假話的、撒謊的所有布希總統及其政府高層人士如迪克.錢尼等照片及假話原文(包括講假話的日期)。這個“黑名單”上,也包括柯林.鮑威爾將軍,他普遍被認為是“美國的政治良心和外交良心”。柯林.鮑威爾在“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武器”問題上也說假話,說明了在這一點上,他對老少布希總統的忠貞不二的“忠誠”超過了對美國人民的忠誠。這也很難怪,他很年輕時就確立自己的人生哲學和政治原則﹕“順著系統走”(柯林.鮑威爾所著《我的美國征途》﹕“Go along with the system”)。

“一場由不存在的理由發動的戰爭”,根據美國KCET著名電視節目主持人John McLaughlin的觀點,“對美國國際聲望的嚴重損壞,將是美國一代人都無法挽回的”。

1月31日,在伊拉克戰爭中,美國最新的陣亡人數是518人,因傷病減員12,000。因心情憂鬱自殺的軍人達到27人。這顯然也對反戰最強烈的迪恩有利。迪恩在幾個大州的民調有上升,不過,有一位評論家在CNN上強調,迪恩敗部復活可能性極小,如果發生,那是奇跡中的奇跡。

迪恩另一強勢訴求是﹕他一直主張政治捐款必須有限額,他高調批判目前佔優勢的民主黨凱利是民主黨內代表利益集團的克隆人。他了解美國老百姓不滿利益集團掌控、影響國家政策,為自己牟利,讓人民吃虧。1月31日晚上,迪恩儼然以人民代言人的身份,大聲疾呼﹕“我的選舉,並不意味著個人勝負,而是考驗民主黨有沒有真正改革的決心,沒有改革,美國就沒有希望。我的一切贏得選戰的努力,就是要把美國,從利益集團的手中,贏回到你--美國人民的手中”。他的新書書名就叫做《贏回美國》(Win Back America)。

但是,2月9日,春風得意的,仍然是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凱利。他一舉囊括九個州初選或者推選代表會議的魁首。除了民主黨的傳統政見以及對目前國內外形勢的對策之外,凱利主要的致勝法寶有三件﹕

首先,凱利借助他是越戰著名老兵以及參議員的從政影響力和知名度,反復強調自己的愛國和從政資歷成就。這種力量和無形影響力,是一個很難估算的政治資本,凱利發揮得淋灕盡致。美國人最重視人的信譽,更何況要當總統的人的信譽,在選擇政見大同小異的民主黨候選人中,差別不大,誰更合適,以往的反戰愛國的老兵聲譽以及參議員資歷等優勢,在天平一端,稍微有一點分量,傾斜就會產生。

其次,他競選財源雄厚,他不僅獲得擁護他的民主黨民眾的支持,也得到被《洛杉磯時報》報導指稱的利益集團的過去的和現在的支持,尤其是他太太自己就是個身價數億的富婆,籌款、貸款、資金調動使用不成問題。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他及時調整政見,把握變動的民意,與時俱進,隨機應變,美國民主黨老百姓想什麼,他就說什麼,急速淡化反伊拉克戰爭的態度。其中最為典型的一個例子是,作為一個60-70年代著名的反越戰的老兵,他在最近競選時呼吁﹕“我要象前總統尼克遜終止越戰一樣”,很多電視觀眾以為,他的下文應該是“來終止伊拉克戰爭”。不料,他轉了一個大彎,“來終止布希政府為利益集團服務的行為”。

在總統提名人角逐中,凱利號乘風破浪,迪恩號下沉,說明了美國政治選舉的一個真實,競選者若要成功,不僅要符合大眾現時的心態,也要擁有競選的經濟實力。不管正確與否,“民意是選舉的生命”;不管是你自己的還是你捐來的,“金錢是政治的奶水”。這在今天的美國政治社會中,是兩者皆需、並行不悖的。

試想,在美國建國初始,如果華盛頓總統就將《獨立宣言》中“人的平等”的理念和解放黑奴的政治舉措相掛鉤,他能夠被選上總統嗎?同樣,1973年,如果尼克遜不在競選連任中把“盡快結束越戰”作為政治訴求,他也一定會慘敗。

反戰的“越戰海軍英雄”VS“避戰”的國民軍空軍軍官布希

自從丹.奎爾作為嬰兒潮第一人,競選美國副總統以來,所有欲圖登上美國最高領導層的的嬰兒潮一代從政者,幾乎沒有一個沒有不因為對于越南戰爭的態度和角色,發生爭議的。而既是勇敢作戰的軍官,又是反戰的領袖人物,只有凱利一人。

由此分析,美國民主黨民眾之所以在初選中,對也是嬰兒潮的克利有好感,是因為他的獨特的重迭的雙重角色,一是他在越南戰爭的勇敢,二是作為戰爭英雄的反對越南戰爭。聯邦參議員的工作資歷以及知名度幫助了他,都是基于國家利益,都是愛國者的行為。這與“強硬反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前總統尼克松,訪問還處在文革中的中國,也是為了美國的全球戰略和國家利益,有共通性。

反戰的“越戰英雄”,在作為美軍海軍兩艘快艇的指揮官,在越南的內河作戰,在前線鏖戰,曾受傷,獲得紫心勛章及海軍銀質勛章等三種勛章。他對越南戰爭的體認,十分深刻﹕“(美國)無法挽回敗局的越南(戰爭))\,毫無意義,我們尋找更多的人民,殺害他們,生命變得多麼輕賤”。

反差是很明顯的,在越戰時期,在國民軍里“避戰”的布希在沒有充足理由的情況下發動伊拉克戰爭,然而,獲得越南戰爭勛章的凱利卻反對美國輕易卷入任何“毫無意義”的戰爭。伊拉克戰爭拖延時間越久,美軍士兵陣亡人數越是增加,越對布希不利,越對凱利有利。這是在二月初的幾項民調中,美國民眾對于“假如今天選總統,你在布希和凱利之間選誰”的問題上,凱利的民意高于布希。相比較,在愛荷華以及新漢布什爾兩州的選舉和推選黨代表之前,迪恩在同樣民意測驗中,只是百分之四十八,而布希則是百分之五十一。因此,根據共和黨內的廣泛的看法,布希總統及他的首席顧問羅夫,最歡迎迪恩被提名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據美國《新聞周刊》報導,在去年華盛頓七月四日美國獨立節的游行中,當一些女大學生打出“支持迪恩當選總統”的標語,據說,當時在人行道上觀看游行的總統首席顧問羅夫,高興地跳起來說﹕“我們要的就是這樣的對手”。共和黨考慮的非常簡潔,對于強勢作風的布希總統來說,一個越是反戰,越是強調政府教育、反對減稅、主張健康保險及社會福利的“左翼民主黨人”的總統參選人,越是容易引起911以來充滿“捍衛自由”自豪感的美國多數民眾的反對,越是容易被擊敗。911以來反恐戰爭是“捍衛自由”的這種意識,在美國主流媒體的反復灌輸下,已經成了美國民眾的心理定勢。因此,聰明的凱利雖然也對戰爭有自己的看法,但他不象迪恩那樣“全力以赴反戰”,他坐反戰的順風車,但絕不做出頭椽子,相反,他將布希政府對利益集團的傾斜,作為自己的反擊重點。

不過,對于伊拉克戰爭的起因“清查大規模殺傷武器”因為查不到證據,越來越令人生疑,美國全社會對白宮的壓力越來越大。2月8日,“在與媒體見面”的電視節目中,布什總統第一次承認,他依靠“錯誤的假設和不準確的信息發動了伊拉克戰爭”,但是他並沒有故意“誤導美國人民”。強調自己是“戰爭時代的總統”。強調自己的“反恐戰爭最終目的是為了捉拿賓.拉登”。根據洛杉磯時報的新聞分析,“(911以來)他的強勢正在變成他未來的弱勢,布希的不願完全認錯的意志將損傷他的民意”。目前,在所有的權威的民意測驗中,認可他的執政的比率都低于百分之五十。

而凱利的八大主要政見為﹕一、恢復就業率重建經濟。二、贏得伊拉克的和平。他提出﹕“以正確的方式結束伊拉克的工作”,此語就與單純反戰不同,當然會有妥協,但要是很有體面以及勝利地結束伊拉克戰爭之意,這符合美國人民眼下的心理。三、建立每個美國民眾可以享有的衛生醫療。四、保衛美國的本土家園安全。五、創造美國中小學的新時期。六、創造綠色和清潔的美國。七、有原則的外交。如果注意其“原則”的解釋,仍然“必須強化自我利益和毫無疑義的軍事強力,追求大膽的前進的國際主義,使美國承擔領導世界自由和繁榮”。八、讓每個人成為大學生。由此可見,凱利競選運動的政見具有實惠許諾的特色及美國價值理想色彩。

凱利在自己的競選演說中,反復強調﹕“我們需要重建美國在世界的信譽,以及美國人民的信任,我們不應該進行令人羞辱的商業回扣,而應該承擔責任,告訴人民真相。”“…美國的家庭要為自己的在前線作戰的兒女支付防彈衣的費用,美國的直升機沒有反導彈的裝置。我的主張很清楚,很響亮﹕真正的領導人必須工作有效,應該不作照片秀,拒絕空洞的許諾。”

當然,象他是個反戰的越戰英雄的角色一樣,凱利自己也有不少政見自相矛盾的問題,諸如18年從政中,他在政見上的前後不一致,都可能被攻擊。而布希的競選連任,也是會使足整個布希家族的力量和網絡人脈,老布希怎麼能夠容忍兒子步他的覆轍?再加上白宮的行政資源,也能夠得到共和黨的民眾及支持財團的廣泛幫助,筆者以為,布希總統連任白宮的機會仍然很大。

美國著名政治社會文化月刊《大西洋》(去年12期)發表長文,介紹道格拉斯.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的新書《責任之旅--約翰.凱利在越南》,其中不乏凱利在越戰的“勇敢作戰的經歷”,長文引述凱利的原話﹕“我身體里有一只野獸,在推動我絕不向任何困難低頭,這只野獸不停地在叫﹕‘約翰,你要有這樣的信念﹕你太強了,無法阻擋’。這種信念使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堅強粗野前行”。

根據2月10日《洛杉磯時報》報導,迪恩在支持者的推動下,繼續在爭取獲得威斯康辛的勝利,若威州敗,他就退選。根據選舉進程,3月2日將是民主黨百分之五十八的黨代會代表選出的日子,那時,準確地從多數票角度,才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大勢已定的時候。而在今夏民主黨大會上再作選舉,才能正式得到黨的確認,板上釘釘。此後,凱利對布希﹕誰能問鼎白宮?最為關鍵的是伊拉克戰後的進展和美國經濟的狀況。因此,同是耶魯大學的畢業生,德州佬、牛仔性格的布希總統與“身體里有野獸”的凱利聯邦參議員之間,必有一場凶悍廝殺。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