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雅典奧運“罐裝式安全”下人類友好競賽

湯本

雅典的奧運準備工作,在今年春末夏初,還看不出眉目,讓國際奧委會的領導人急得團團轉。但是,越往後,節節順利,越是有條不紊,越是“倒吃甘蔗,節節甜”,好象是一種“遲來的美”。

這種遲來的美,差一點變成遲來的丑。被指為只注重社會福利而忽略經濟建設的“社會主義”前政府,在1997年雅典獲得主辦權之後,耽誤了整整三年,從2000年後才匆匆忙忙建公路、地下鐵的擴展、捷運線路、場館設施。但整個進程被拖延,雅典奧運大有不能順利開場的危機。在今年四月,獲得壓倒性勝利的國內外施政保守型的新民主黨登台,嚴重意識到希臘不能有辱奧林匹克精神發源的美譽,新政府拼足全力趕工,由新首相卡拉曼勒斯(Karamenlis)親自擔當總監工,終于,在開幕前夜,一切就緒。

然而,聲勢規模是巨大的,30,000面綠色、藍色、橙色、黃色和粉紅色奧林匹克彩旗將樹立在運動場館四周,50,000部電話將在各個場所供記者使用。但主管奧運場所建設的財務的希臘部長發現,預算大大超出,原來54億美元的場所建設費用,將增加到120億美元。

總計有202個國家的運動員住進奧運村,巴勒斯坦、伊拉克也都派出運動員,目前都表示滿意。雅典最大運動場的兩根流線型的大梁,房頂在八月初剛剛鋪設完畢,大梁懸起開幕式的盛會,國際奧委會(IOC)人們在五月份的焦慮,一掃而空,希臘人向全世界顯示了他們的遲來的但準時的行動嚴謹以及審美趣味。

雅典以她古典美和裝修一新的現代體育設施,歡迎奧林匹克精神的子孫們回到“老家”。從天氣上來講,歐洲的夏天尤其雅典的夏天,令人舒適,是運動員出成績的好天氣。然而,氣候的適宜,絲毫無法沖淡奧運有史以來最為戒備深嚴的緊張氛圍。

從日益嚴密的保安工作來看,雅典的奧運安全工作,尤其到位,很象罐裝的密封。舉辦方在美國、北約的全力配合下,盡力做到萬無一失。整個安全預算達到15億美元。例如單是軍隊、警察人員就達到七萬人以上,而普通保安和秩序維持者,不算在其列。

而北約組織防患于未然,專門派出一個整營的防核生化部隊進駐奧運村附近,嚴加戒備。這支240與名官兵的部隊以捷克部隊為主,比、匈、義、波蘭和西班牙也提供人員和裝備。這支多國核生化攻擊防護部隊主要任務是偵察、除污,以防範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恐怖攻擊。這是奧運新娘子坐轎,頭一遭。

比賽期間,整個賽區以及附近上空將是禁飛區,北約的AWACS 偵察機群將晝夜不停在上空巡邏。在雅典近郊四周,共建築了五個導彈陣地,布置了愛國者導彈。空中的保衛,也是由北約的空軍負責。雅典附近海上,一艘大型巡防艦,張開所有雷達和偵聽系統,補捉可疑信息,保衛瑪莉2號等數艘豪華游輪。雅典當地豪華酒店不夠用,且安全措施不易嚴密,于是,人類權勢富裕階級的人們,躬逢盛會,把豪華享受搬到海上。幾百名多數是窮人家出身的北約海軍水手,連同天上的北約空軍,陸上的愛國者導彈部隊,將盡忠盡職地保衛他們。

但雅典整個防衛系統,還不止這些,雅典奧運的空中安全保護也是有層次的,200個監視偵察飛行氣艇,裝配不同角度方向的高清晰度的懾像機,籠罩整個雅典低空,俯視地面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石。

裝備高科技偵訊設備的間諜武裝面包車,在雅典街頭巡梭;而固定的數以千計的隱秘攝像機探頭,把整個奧運場所以及周遭地區,監控得連飛鳥也無所逃匿;希臘海軍的軍艦群也在外海巡邏,隨時準備打擊海上恐怖分子船只;整個強大的美國第六艦隊也在附近駐扎待命,隨時在意外發生的第一時間,在以分鐘計算的時間內,趕赴出事地點。

專門從美國本土飛來雅典的400名精干強壯的美國特種部隊,天天處于緊張戒備狀態。他們在美國國內就針對雅典安全保衛做專科訓練,養兵練兵千日,就用在雅典這些天,他們隨時準備捏碎恐怖分子的頭顱和肢骨。

高度深度,廣度微度,動感定感,全在雅典奧運安全神網中;外象內情,天上地下,海中山中,全在北約安全力量的鐵拳里。

雅典奧運的海陸空全方位安全保衛措施,同奧運本身一樣壯觀。高科技的神秘,也引來好奇者。有幾位來自亞洲的體育攝影記者,對昂首向天的愛國者導彈好奇,前往觀看拍照,立即被周圍的隱秘鏡頭發現,被警察逮捕,送入局子里,照相登記,不久釋放。

為了確保安全,幾年來,美國、英國、以色列的安全專家一直在指導整個雅典奧運場所的安全技術、系統和安全兵力配制。雅典奧運舉辦方,邀請了美國的安全公司,參予安全的總體設計和規劃。整個安全系統、層層警衛包圍的比賽場所、奧運村,里三層外三層的警衛起來。象一個個同心圓,最後第二圓圈是觀眾,圓心才是運動員。

運動員更是嚴加保護,美國派遣600特別安全工作人員保護500名運動員。以色列運動員,更是如珍稀動物,更需要重兵保衛,他們隨時都有目光如鷹的安全特工形影相隨。這當然也創造了奧運的新記錄。觀眾既被保護,也被懷疑,美國歷來很陽光的體育明星與奧運觀眾融為一體的場景,已經成了歷史的美談。

安全的首要任務是戒備,是隔離,是懷疑。雅典,森嚴壁壘得隔離了人。這不是雅典的錯,這不是希臘的錯,這更不是奧林匹克的錯,奧林匹克的精神要求人們不僅坦誠相見,友好競賽,也要求運動員坦裎相見,象太陽一樣裸露。

在現代理性和科學籠罩下的嚴格安全措施,自然把每一個觀眾都視為恐怖分子的嫌疑。戰爭加劇心靈的疏離,國際間因利益、土地的血腥沖突和對立,硬化了、毒化了奧運的美好氣氛。

根據希臘首相介紹,911以來,雅典的游客就大量減少。而在目前的“罐裝式安全”下,前往雅典的奧運游客,也使預期落空。所有奧運比賽館所,賣座率都很低,530萬張票只銷售掉不到300萬張,許多場所只有一半或者一半不到的觀眾。如男女體操團體賽,理應爆滿,但當時至少有一半的空座。人類四年一次的體育的嘉年華會,變成了有生氣而無熱氣,有成就而鮮少壯觀喝彩的清冷集會。

前往雅典的奧運觀眾和游客,空前減少,主因還是美國。雖然有百分之七十的美國民眾關心奧運,但願意來希臘觀看比賽的美國觀眾,因擔憂安全而作罷。

但中國拉拉隊的身影卻常常出現。筆者撰寫此文時,中國體育代表團已經獲得10塊金牌,位居第一,大有超出上屆奧運20塊金牌的氣勢。有比較就有鑒別,人口眾多的國家不一定就是體育大國,如印度也是人口大國,如果筆者沒有記錯,上屆奧運印度只得了一枚銅牌。本屆奧運,印度目前也只有一銀一銅。因此,中國在短短的五十多年,體育事業獲得巨大發展和成就,突破傳統中國人的體能限制,從東亞病夫成為體育巨人之一(姚明就是全球的籃球明星巨人),與毛澤東的身體力行分不開,與歷來的中央政府的強力領導分不開,當然更與鄧小平啟動的二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分不開。筆者雖然遠在洛杉磯郊區,但對于中國體育成就的高興和感概之情,則是難以言表的。但同時也不盡憂慮,2008年,中國是否也要付出雅典奧運的代價,來保障安全?抑或,中國是否會面對台海危機更嚴峻的局面?

再來省思這屆奧運中國運動員的缺陷,中國本來有望奪獎牌的運動員,因心理素質弱,臨場失誤。女足不說,連傳統強項乒乓球都竟然變成了弱項。中國尖子式的體育精英培訓方式,面臨危機。東鄰日本則蒸蒸日上。若與美國相比較,中國體育訓練的群眾性很差,美國注冊的在標準游泳館里有教練指導訓練的的每天游泳者是25萬人,筆者的一位華人朋友王承東的女兒(Sonia Wang)七歲在蝶泳等三項上,是她的年齡段的全美第一(可查www.usswimming.org)。

我們期待在桑妮亞八年後或十二年後參加奧運時,再不需要雅典式的“罐裝式安全”了。但在今天,奧運離不開罐裝式的安全。雖然現在奧運比賽上,明顯的族裔歧視已很少見,但敏感的人很快會感受新的危機﹕人類在族裔沖突、土地爭奪中,因為無恥無情,因為你死我活,居然也給人類的友好競賽的場所帶來的無奈的、恐懼的陰影。

今天的國際社會是無序的。難道,體育場上的“友好競賽”只能是短暫的,而戰場上的人類自相殘殺則是不停的?難道,體育場上的“友好競賽”是短暫的,生活場上的“叢林哲學”則是永恆的?難道,人類由層層法律、章程和規則的禁錮下、規範下,競賽才能變得友好?難道,在無視法律條約、規則和決議的戰場上,爭奪則是血腥的,你死我活的?

問號之後是肯定﹕只有在槍桿子的保衛下,奧運競賽才能保障和平。

根據美國《新聞周刊》816日期的報導,賓.拉登及其基地成員,一直在“極為耐心地準備新的攻擊陰謀”。無庸置疑,整個雅典的“罐裝式的安全”是他為防範對象的,以他為敵的。賓.拉登當然沒有機會或平台,解釋他為什麼從一個CIA 的忠實合作者反前蘇聯的侵佔阿富汗的英雄,成了被美國朝野極其仇視的死敵?

一人就是一個力量,哪怕是被視為邪惡的恐怖,卻攪動了世界。一人就是一個符號,哪怕被視作黑色的符號,其正、反面都讓人們驚慄。賓.拉登和他的追隨者以及可能的後繼人,還會使白宮不能安眠?還會使近百萬的美國現代化軍隊、警察持續緊張?

但必須承認,罐裝式的安全保障了雅典奧運,保障了全世界運動員和觀眾的歡聲笑語。

但耗資是巨大的。這僅僅是一部分,美國每年數以千億計的反恐經費,反恐情報經費,無論是弗吉尼亞州正在建設中的新建的反恐情報綜合中心,還是國土安全部的開銷,還是軍隊的開銷,還是機場、民航機的安保的費用,再加上最近保衛華盛頓,保衛紐約金融中心、銀行、聯儲會,等等,處處都需要大筆銀子。美國政府財政赤字繼續飆升,錢還是從納稅人頭上出。根據七月份的《洛杉磯時報》的一篇社論披露,在2005年開始,每個美國大學畢業生的肩上為國家承擔56,790美元的債務。聰明一點的學生會詰問與自己父輩年齡或祖輩年齡相仿的領導人(不僅僅是現任)﹕“你們治國治世界無能,把一個走狗變成了惡敵,卻要讓我們還債?!”

是的,恐怖活動以及反恐活動或突破限制,或充滿創新思維,都是人類的巨大智能。這巨大智能,與巨大的資源和巨大的人力,原本可以投入科技、教育和環保,造福美國和人類。人類巨大智能、資源的揮霍浪費,才僅僅是開頭。但911迄今,卻沒有人認為這是人類的總體愚蠢。美國政界認識到戰略失誤,需要很長時間,越戰就用了十年。

在雅典奧運最富意志力的比賽是馬拉松長跑。雅典的馬拉松是從馬拉松起點的,它的終點處,是阿克羅波利斯(Acropolis)聖殿附近。

今天,在阿克羅波利斯(Acropolis)聖殿的月光下,當代人類的智慧卻不幸短路。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