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為何布希輕松溜過“情報門”

--兼評牛仔精神和美國政治

湯本

八月的最後一周,由美國領導的1,400名專家組成的大規模殺傷武器檢查團在巴格達宣布﹕再度檢查,仍然沒有在伊拉克發現任何大規模殺傷武器。

這個消息如同火上澆油,英國議會以及高等法院,對布萊爾首相展開嚴厲質詢,針對布萊爾是否在發動伊拉克戰爭的理由造假,展開嚴格的調查。“布萊爾首相陷入嚴重的麻煩”。他的新聞發言人阿利斯戴爾.坎貝爾(Alistair Cambell)因為對伊拉克武器情報任意修改(Sexing up),以符合英政府啟動戰爭的理由需要,而遭受BBC的嚴厲批評,導致阿利斯戴爾.坎貝爾突然黯然辭職。

筆者以為,因為一位英國資深武器檢查顧問凱利的暴斃,促使英國政界和民意的形成對布萊爾政府的嚴厲批評、強大的調查的壓力。英國的情報門罩住了布萊爾。布萊爾目前前景不妙。這種舉國關注布萊爾是否撒謊的英國精神,也“讓美國人嚇了一跳”。

相比較之下,布希逍遙復逍遙。布萊爾的倒楣,並不意味著布希總統的“說假話”會帶來執政困境或者被彈劾危機。顯然美國的“情報門”比英國的“情報門”寬大,容易溜過。在英國政治對領導人的窮追猛打的火藥味彌漫之下,突顯美國昔日政治對“情色撒謊”的克林頓以及今日政治對“戰爭肇因撒謊”的布希的原諒、寬容和健忘,可見頑蠻的牛仔性格對美國整體政治和民意的滲透。

與滿不在乎的牛仔性格相對的是,英國人的嚴謹的紳士風格。同樣是查辦政府領導人、高級官員是否說謊的案子,英國政界和媒體顯示一絲不苟的精確記憶和追查的執拗。他們的嚴格要求政府官員的誠實(Honesty),也體現自己那種大不列顛人的不容被騙的高貴(Dignity)性格,足讓人佩服。

當然,美國輿論和媒體也有對布希總統的質疑和持續激烈批評。如一位美國資深武器檢查專家認為﹕“我們是我們迷信自己的監獄中的囚徒。我們找不到證據,不是深究我們的假設有什麼問題,而是反問﹕‘你有什麼證據證明薩達姆沒有大規模殺傷武器?’”。如《洛杉磯時報》的專欄作家蘿伯特.席爾(Robert Sheer)就“布希總統欺騙美國人民”至少三次撰文嚴厲批評。他指出﹕“布希總統在國情咨文為伊拉克戰爭陳述的正義理由”,“完全是一次巨大造假”,現在“美國防部門及情報部門將假情報的來源推到現在當政的伊拉克的海外異議人士。”

席爾用詞尖銳,在最近一次撰文(刊200392日《洛杉磯時報》)甚至抨擊﹕“一個全世界最大民主政體的領導人布希是抵賴和欺騙的大師,超過紙老虎薩達姆”。

很多共和黨人自然不會喜歡歇爾。但是,不管你喜歡不喜歡,美國的兩黨制,是陰陽相生相克,是左右相輔相成,是互相為友,是互相為敵,是互相制衡,缺一不可。

筆者在1998年撰文就彈劾克林頓總統案預估,認為此案不會成功,並指出﹕“美國人民已經'成熟到'把總統個人的私德與總統執政的功能和成就,已經劃分開來。”因此,在兩黨制衡中,如何對另一黨的抨擊要有度,恰到好處,不要過度,反之,會帶來民眾的政治逆反心態,這是美國政治社會學和大眾政治心理學的大學問。處理好了,官運亨通,處理不好,就一敗涂地,很難翻身。就象1998年時的共和黨籍的國會議長金瑞基(Newt Gingrich),遵奉共和黨黨內大佬的意圖,攻打“魯溫斯基門”。但他領導指揮的桃色炮火太猛,不僅沒有把克林頓轟倒,反而自己被桃色大炮的後挫力擊倒,而擊倒自己的不是敵人,恰恰是自己的門生李文斯頓和主張猛烈炮轟克林頓的黨內大佬。李文斯頓和黨內大佬指責金瑞基領導1998年中期選舉不利,實際上中期選舉後雖然眾院席位減少,但共和黨還是保持多數。這種情形,氣得他在最後一次與國會議員們見面,大罵﹕“你們這幫食人肉者們,不配接受我的領導”。金瑞基由此一蹶不振,現在,也只能在一家智囊機構作一個研究員。

記取共和黨炮打克林頓的歷史教訓,看準了這當下美國民眾的心理態勢,民主黨見壞就收,不在情報門戀戰,對布希總統的假話不再追究,過去了就算了。這正是布希比布萊爾幸運多了的原因。

美國政黨政治的這種態勢,還體現在民意測驗上,美國人民由于反恐情急,多數民調支持布希的民意比率一直在百分之六十以上。至于總統說話與伊拉克真實情況不符,這並不算什麼。一些尊重事實的專家和義憤填膺的專欄作家再怎麼慷慨激昂,多數讀者也不會激動,

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總統,美國人民總體的牛仔性格帶來了美國政治的這種特色。布希總統深黯此道,只要臉皮厚一點,頂住,“情報門”的風波就會過去。他的預判很簡單也很準確﹕既然美國民眾能夠容忍克林頓的“玩女孩撒謊”,怎麼能夠不容忍我小布希“玩國際政治撒點小謊呢?”

美國政黨政治的這種態勢,與美國人民的總體性格相關。美國人深信自我成功,追求幸福乃天意,強行追求,無情競爭,但又時時自我贖罪(Atone)。然而連席爾自己也痛惜﹕“太多的美國人認同布希作為總統的嚴重的不公正的、不負責的行為,而背叛了美國驕傲的公民群體的獨立傳統。而總統正是以上帝的名義,必須承擔很高的道義與正直。”

著名專欄作家席爾所談句句有理,但現在這不是美國主流意識。就如他無可奈何地在《洛杉磯時報》自嘲地說﹕“美國專家們呼吁美國民眾對白宮懷疑,他們卻撞了石牆”。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