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後伊戰爭時代與美中關係

湯本

後伊拉克戰爭時代,美中關係向何處去?

伊拉克戰爭之後,世界進入一個新時期,當代美國民主資本主義擴展的三翼(政治人權干涉,自由資本拓展,先發制人戰爭)齊飛。伊拉克戰爭勝利,固然能給胡森專制壓迫下的人民帶來自由與人權。但這種有選擇性的“解放”的戰爭目標,不是貧窮落後、資源匱乏的索馬里,而是盛産黑金、影響以巴衝突的伊拉克,顯示出伊拉克戰爭的三大推手(美國軍工産業集團、猶太政治集團以及嬰兒潮領導人)的“利益當先、我行我素”的强橫性格。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後伊拉克戰爭時期,布殊總統在聯合國作用以及處理北韓與叙利亞事務中,搖起了橄欖枝。

伊拉克戰爭打破了世界格局的平衡,北約出現裂紋,聯合國成了橡皮圖章和維持會。美國與法德俄三國關係惡化。在伊拉克戰爭中,美軍不僅襲擊了俄羅斯駐伊拉克大使館,也襲擊了已經被命令停車的俄羅斯大使座車,導致俄羅斯大使等五人受傷。當時伊戰還沒有結束,賴斯即旋風訪問俄羅斯,此行幷沒有增進美俄關係,而只是讓美俄關係的惡化叫停。很值得關注的對比是,美國對俄羅斯的“不道歉、不賠償的”强硬態度,而在科索沃戰爭中,因誤炸中國大使館,美國總統克林頓多次道歉,人員傷亡及館舍財物獲得高額賠償。

一方面,當時美方自感理虧,而這次俄羅斯高調反戰,幷向伊拉克輸出夜視鏡、電子干擾器等高科技設備,惹惱了美國。另一方面,經過伊拉克戰爭,再度顯示美國睨視全球的超强武力,也使美國在今天的說話聲音也響亮很多。

美軍投到伊拉克最後一個炸彈硝烟未散,在美國大幅軍事地圖屏幕上,北韓就成了關注焦點。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局長(1993-1995)詹姆士.伍爾西等人,在42日美西發表演講,提出“反恐戰爭是長期的,很可能持續你的一生”。認定目前的反恐戰爭就是第四次世界大戰(冷戰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主張以武力主導(保衛)民主文明。他强調北韓問題的中國作用,指出“美國必須依靠中國的幫助,只有中國才能制約北韓”。因爲“中國提供北韓獲得所有外援的百分之五十的經援,包括糧食、汽油、醫藥及其他物資”。儘管,作爲新保守主義的主幹人物之一的伍爾歲的北韓問題處理觀點是共和黨的主流傾向,但由于戰爭的勝利,“戰爭鬥志高昂”的美防長倫斯斐却主張美國應該設法游說中國,聯手打一場新韓戰。

目前白宮顯示出“一戰一和,一武一文,一張一弛”的智慧和策略,避開國防部高昂的戰爭氣焰,由柯林.鮑威爾與康娣.賴斯負責與中國協調處理北韓核武危機。

如同以色列通過美國猶太人政客以及院外游說組織,借助“親緣政治”從美國政府獲得高達16千億的經援和軍援,而且這僅僅只是73年來學者的不完全統計。而北韓五十多年來所依賴的則是“地緣政治”與“親緣政治”雙重關係,獲得中國大陸大量援助。兩相比較,以色列與北韓政經情勢很不相同,以色列在美國的扶植下,建立包括了巴勒斯坦人在內的民主政治,經濟上是中東的一强,軍事上也是世界强國之一,在中東越戰越强。北韓是共産專制社會,民不聊生,却窮兵黷武,危害東亞安全。但兩者相同的是依仗一個大國,而且,美中官方都從來沒有公布對以色列和北韓的援助數額。然而,中國大陸經由二十多年的改革,只要是開明的人,對北韓的饑餓及惡性專制現狀,都不以爲然。但北韓仍是北京與美國實行戰略利益互動(互換)的籌碼。因此,美中兩國聯手,在朝鮮半島建立“非核武區”的意圖和努力就有可能實現。令人感到詭秘的是,中國大陸一直對在北京舉行的三方(美中北韓)會議十分低調,竭力淡化自己的角色,頗有“此地無銀”之嫌,也有“强者示弱”的孫武兵法的意味。

然而,僅僅在試製核武對北韓施以壓力是消極的,中國大陸應采取實力外交,迫使北韓改革,北韓不改革就沒有出路。21世紀已不是一個政治意識形態爭鋒的時代。在解决核武危機同時,中國大陸應該强力敦促北韓向越南學習,儘快實施改革,吸引外資首先向中國大陸、臺灣、港澳、南韓與美國開放。今日中越關係與美越關係同時展現良性狀態,但因國情及經濟需要,越中關係比越美關係更爲接近,前不久,越共總書記第四度訪華,與胡錦濤又是擁抱又是貼臉,且有實質性的合作擴大,這幷未因此引起美國緊張。如果北韓、越南--與中國接壤的東南亞以及東北亞這兩個國家無戰事,再加上兩岸努力推動和平,亞洲安全就會得到很大保障。

根據洛杉磯時報2003429日報導,北韓在美中、北韓三國會議中,已表示願意銷毀核武器以及拆毀相關設備,但希望美國與北韓恢復正常關係,幷且“有令人很值得考慮的東西回報”。這是漫長討價還價的開始,可能導致衝突,還是北韓危機緩和的開始,尚待觀察。

後伊拉克戰爭的時代,在國際關係事務的處理上,國際組織作用的淡化,將更加具有雙邊互利的“個性化”;“强强對話”的色彩將更濃厚。如前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伯格曾在伊拉克戰爭期間訪華時强調老少布殊總統都强調過的“美中關係仍是美國在外交關係中最重要的關係”,作爲新一代領導人胡錦濤,應該抛除老一輩的“蘇聯情結”,同樣應該把中美關係放在外交首位,不應讓伊拉克戰爭導彈巨向所迷惑,洞察事實,理智應對,爲中國自身利益决策,繼續堅定地站在美國反恐戰爭這一邊。因此,胡錦濤應該以處理國內煞滋事務爲由,推遲今年春夏之交的訪問俄羅斯的計劃。

面對歐洲的變化,美國决策界也應看到中國大陸的持續以經濟建設爲中心的國家基本路綫以及非政治道德化的務實外交路綫。同時,美中雙方應將兩岸關係放到一個長遠的背景中來思考,不因激化或急化處理兩岸問題,無論是急統還是爲臺灣正名,都對兩岸自身安全與美國在亞太的目前戰略利益極爲不利。

2003429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