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華人給小費 大方?小氣?

曾慧燕

        生活在美國,給小費 (tipping) 是日常生活一大學問,該給誰、給多少?常令人費煞思量。2005 年 12 月聖誕節前夕,《華盛頓郵報》發表一篇有關小費的報導,文中引用美國開國元勳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的名言:「小費給多,像傻瓜;小費給少,是大傻瓜。」

        為了不致被人譏為大傻瓜,一般人通常採用社會大眾約定俗成的標準來給小費,但有些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例如一般華人認定餐館的小費是 15%,但這個標準若用於華人社區的理髮行業,很可能被人視為「小氣」。

        除了餐飲業通常給稅前 15% 小費的「行規」外,其他服務性行業小費應給多少才合理,不但移民來美的華人不大清楚,據消費者報導網站(Consumereports.org)調查,連許多美國人也為「該給多少?」大傷腦筋。多項調查顯示,在美國,三分之一的受訪者不知道如何給小費。

        另據《小費小指南》 (The Itty Bitty Guide to Tipping) 一書的作者之一史黛西‧克瑞奇爾 (Stacie Krajchir) 說:「每個人對如何給小費,見仁見智,一提到就情緒激動,而且大家還不願承認,自己其實也不懂如何給小費。」

        康乃爾大學旅館學院教授林恩 (Michael Lynn) 指出,多數人不喜歡給小費,只是為了避免尷尬不得不給。多年來他一直研究人們給小費的習慣,發現一般人之所以給小費,最大原因不是因為對方服務良好,而是為了爭取社會認同。

        林恩說,小費給多給少,並無硬性規定,因人而異,也完全是個人決定。但不論多少,表示誠意最重要。慷慨固然是好事,也必須量力而為。

        美國的觀光旅遊小冊子通常都會提供基本的「小費指南」,如舉凡從餐館用餐、搭計程車、理髮、美容等各項服務行業,到代提行李、代客泊車的服務生、旅館的清潔工、大飯店給人開門的、幫人叫車的,都要付小費,因為小費是這些人日常薪資的一部分。

        小費起源於18世紀倫敦

        歐美一些國家實施小費制度,本意是對服務品質的一種評估,小費的多寡視乎服務品質好壞而定,給多少小費是自由心證的行為,但發展到當今之世,給不給小費,給多少小費,似乎被人解讀成向社會表明自己的價值,表現出你是什麼樣的人。

        給小費一般有約定俗成的習慣,在各種慣常給小費的服務行業中,要數餐館的小費最具代表性,也最富爭議性。美國每個州大概都有常規,如洛杉磯餐館一般以 10% 至 15% 為原則,消費指數高的紐約則是15% 至 20%,並建議晚餐小費比午餐要多些。餐館侍應生都指望客人多給小費幫補收入。

        許多人都知道美國是一個風行小費的國家,但大多數人不知道小費的起源。據紀載,小費起源於 18 世紀的英國倫敦。當時酒店餐桌中放著一隻碗,上面寫著「保證服務迅速」,顧客將零錢放入碗中,將會得到服務員迅速周到的服務。這種做法逐漸擴展到世界大多數國家,成為一種習慣做法。

        服務好壞決定小費多寡

        華人給小費大方還是小氣?帶著這個問題,《世界周刊》走訪了紐約華人社區十餘個服務性行業,包括餐館、送外賣、美容、按摩、理髮、修甲、代客泊車、修車、電召車、導遊、賭場發牌員及裝修工人等。綜合數十名各行各業人士的意見,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籠統而言,華人中從事服務性行業的人比其他行業的人大方;藍領階級比白領階級大方;中產階級比有錢人大方;年輕人比年長者大方;中國大陸移民比台灣移民大方;大陸移民中的福州人給小費比較大方。在所有光顧華人服務行業的外族裔中,猶太人比較精於算計,印度人大多不給小費或給較少的小費。

        當然,上述調查不能一概而論,更不能以偏蓋全。正如台灣移民中有不少出手大方者,福州人中也有小氣的。事實上,無論那一個地方的人,中國人也好,美國人也好,都有小氣和大方兩類。無論給予或接受小費的人都同意,態度友善、服務良好往往是決定小費多寡的關鍵因素。吝於給小費的人,要以一顆包容的心體諒靠小費生活的人的心情;希望獲得較多小費的人,要檢討自己是否「值得」多拿小費。

        到酒樓用餐,結賬時若有領班來詢問是否對餐館菜色或侍應生服務不滿意時,可能就意味你的小費給得太少了。

        法拉盛東麗宮酒樓經理梁炎說,中餐館偶爾會遇到一些不給小費或少給小費的客人,一般酒樓的規矩不能跟客人強索小費。若遇到這種情況,酒樓方面通常會由經理出面,技巧、婉轉地問客人是否對餐館菜色或侍應生服務不滿意?如有不足之處,希望「聽取意見」加以改進,然後視乎客人答案再決定下一步對策。假如客人表示沒有任何不滿,就坦言小費給得太少了,小費是餐館員工收入的主要部分。

        梁炎說,華人食客普遍給 15% 至 16% 的小費,有的則超過 18% 至20%。晚餐和酒席,招呼好一點的,客人有時會給 20% 的小費。

        紐約多間中午設茶市的港式酒樓表示,雖然餐館小費例規是 15%,但由於中午光顧茶市的客人通常逗留的時間較長,吃得卻不多,侍應生要不斷給客人斟茶倒水拿盤子。假如八個客人只吃了 30 多元東西,按照 15% 的例規給 5 元小費,平均一個人給的小費差不多只有 6角錢,侍應生分到的小費實在少得可憐。也有人認為午餐只需付 10%至 12% 的小費便可,一般建議最好按人頭每人至少給一元。

        綜合多間中餐館的看法,華人食客給小費基本上中規中矩。法拉盛成都膳坊餐館的侍應生小余表示,客人大多按照稅後的 15% 給小費,一般會付整數,如消費 50 元,15% 的小費是 7 元 5 角,客人一般會付 8 元,也有些客人分分毫毫算得清清楚楚。

        華人食客給小費呈兩個極端,不是出手非常大方,就是極其小氣,錙銖必較。酒樓對兩類客人的印象最深:一種是「瀟灑型」,有的客人晚飯吃一千元,給小費高達二三百元;一種是「鐵公雞」型,極其慳吝,無論服務多麼好,早就打定主意只付 10%,甚至一毛不拔。

        不少中餐館偶爾會遇到不付小費的食客,有的是存心不付,有的是從其他國家來的遊客或初到貴境的新移民,不知道用餐要給小費的例規。有些從加州來的客人,往往也只給 10% 的小費。有的早期來美的「老華僑」,由於大多從事低下層工作,胼手胝足,節儉成性,給小費一般不會大方。有的客人不近情理,異常挑剔,給的小費不會多。

        住在法拉盛的陳小姐說,有次她的一位台灣朋友來紐約觀光,為了對她提供住宿表示感謝,臨走前請她全家到中餐館吃飯。她忘記提醒朋友該給多少小費的標準,偏偏朋友是拿著賬單到櫃台付賬。她與家人在餐館門外等候良久,卻未見朋友出來。她有點不放心,便折回餐館內找朋友。原來餐館方面認為朋友給的小費太少,正在與之理論。經此一役,陳小姐為免尷尬,此後每當有外地客人請吃飯,她都搶著付小費,或提醒客人給小費的例規。


        陳小姐通常給小費的標準是稅金加倍,這樣肯定只會多於 15%,而不必擔心小費給得不足。她建議華人同胞如果有外地來的客人請客吃飯,最好要告知對方入鄉隨俗的例規,否則就像她一樣「爭著給小費」。

        曾在紐約一家海鮮酒樓做過八年收銀員的羅曉玲說,該酒樓侍應生的底薪非常低,有段時間,每名侍應每天只有十元底薪,因此小費是他們的主要收入部分,客人不給小費或少給小費,就直接影響了員工的經濟利益。就她所見所聞,華人不給小費是極個別現象,反而印度人經常不給小費,有時員工追問原因,對方勉強掏出幾角錢,氣得侍應寧可不要。

        在華人社區中,「福州人給小費最大方」幾乎已成共識。原籍福建的法拉盛聚豐園餐館老闆陳善東說,福州人給小費確實大方,例如中午吃一碗麵三、四元錢,給小費也是三、四元,幾乎是 100%。而且這些人都是打工的,不少來自福建農村。他分析,福州人給小費大方可能基於兩個原因,一是「過來人」,感同身受靠小費吃飯的人的需要;二是出於一種怕人瞧不起的心態,爭取社會認同。

        在餐館打過工的留學生,給小費一般都大方。例如從中國大陸來美留學的小唐夫婦,靠在中餐館打工交學費拿到學位,深知靠小費養家餬口過日子不容易,儘管他們至今仍保持「艱苦樸素,勤儉節約」的習慣,但到外面吃飯給小費總是出手大方,一般都會給 20%。

        不過,唐太太雖然不反對多給小費,但主張要衡量一下侍應生的服務品質,服務好的二話不說給 20%,不好的就只給 15% 至 17%,因為唐太太認為要「獎罰分明」,「當年我們不就是這樣過來的嗎?如果服務好客人才會多給小費,否則對其他服務好的侍應不公平」。

        付小費爭執 以離婚收場

        有人形容每當付小費就是自己的「痛苦時刻」,但因小費問題導致夫妻爭執多年,最後以離婚收場的實不多見。安和以前的先生,幾乎每次外出吃飯都要因為小費問題爭執。前夫不管在任何餐館吃飯,小費永遠低於 15%,有時甚至藉口某道菜味道不對或嫌上菜慢而不給小費,令她覺得很沒面子。她總是在離去時,偷偷從自己口袋裏掏錢補足小費。有次被丈夫發現,當場大發雷霆,兩人一路從餐館吵回家,冷戰了一星期。

        安說,其實不過是幾塊錢的事情,少喝一兩杯咖啡而已。可是對於那些靠小費生活的人,意義非常不同。「我們既然能到餐館吃飯,就不要在乎區區幾塊錢。相比於自己的薪水,幾塊錢是百分之幾呢。但對於那些靠小費養家的人來說,每個食客的幾塊錢,加到一起,就是他們的主要收入。」
       
        安的前夫說,如果服務不好,就應該少給小費,甚至不值得給小費,讓侍應生從中獲得教訓。但安說:「將心比心,我們在公司做事,也並非天天用心。即使菜的味道不好,或侍應生上菜慢了點,憑什麼就不給小費?菜鹹一點或淡一點,是廚師的錯,為什麼要懲罰侍應生?


        為給小費導致夫妻反目仳離,可能有人覺得不可思議。身為當事人的安,覺得小費問題嚴重傷害感情,她平生最恨男人小氣,每次跟先生外出用餐都覺得顏面盡失,先生則怪她做濫好人、亂花錢。兩個人互相指責對方。

        安說,美國人習慣用金錢數目來判斷人的價值,給不給小費,給多少小費,等於向社會表明自己的價值,表現出你是什麼樣的人。「我們應該學會尊重別人,平等待人,不擺闊,也不要小氣。」

        有夫妻因小費問題離婚,更有男女朋友因此一拍兩散。劉小姐經由姨媽同事的介紹,認識一位「看上去很不錯」的男朋友,兩人初次見面後,都有意進一步發展。不久兩人相約外出吃飯,結賬 45 元,男方按照 15% 的行規付小費 6.75 元,劉小姐眼看他數著一角、五分的硬幣,而不願多付一個夸脫 (quarter,25 分錢 )湊足 7 元整數,心想如果嫁給這種人,將來日子怎麼過?這段感情到此也就畫上了休止符。

        中餐侍應生 服務待改善

        在紐約上州開了 17 年中餐館的孟廣樂和雷靜芝夫婦說,他們從台灣來美時,曾在餐館打過工,後來自己做了餐館老闆,非常能體會從事餐館業的辛苦。孟廣樂到各地餐館用餐時,總是有意多給小費,儘管有的中餐館侍應生服務不好,不配得到那麼多小費,他仍照給,孟太太也十分支持。

        家住北法拉盛的孟廣樂夫婦經常光顧法拉盛中餐館,按照他們在紐約上州開設餐館的標準,法拉盛沒有多少家中餐館的服務是合乎水準的。「不少侍應生都沒有經過專業培訓,站沒個站樣,坐沒個坐相」。大多數侍應生都像守株待兔似地站在那裡袖手旁觀,不懂得主動迎合客人需要,客人朝著侍應生揮半天手,對方不是視而不見,就是無動於衷,

        孟廣樂說,好的侍應生應該是客人一個表情,一個動作,就知道客人心裡想的是什麼,要的是什麼,根本用不著客人開口吩咐。

        在曼哈坦中城一家高級中餐館做了 30 年侍應的 H 先生,就是孟廣樂口中這樣一位「夠水準」的侍應。H 先生說,他服務的中餐館儘管食物價格較貴,但氣氛高雅、服務周到。該店遊客約占 40%,在那裡用餐,即使是陌生的客人也會感到賓至如歸。

        在餐館工作多年,H 先生養成了慧眼識人的本領,顧客形形色色,各種各樣,背景不同、文化不同、飲食嗜好千差萬別,荷包大小各異,通過日積月累的培養觀察分析力,他學會了「讀」顧客,分析他們的需求,再去滿足他們的需要。

        他說,顧客邁進餐館,對於餐館的服務總是帶著各種具體的期望或需求。這些需求常常是潛在的,用不著顧客一字一句地說明,而是靠侍應的細心觀察。能夠滿足顧客期望的服務,在顧客的眼中就是好的服務,只有顧客認為好的服務才是真正的好服務。有些熟客,進來後常常不用多說什麼,H 先生就已幫他點好酒菜,對方覺得受尊重,小費一給就是 50 元,一星期中總會到一兩位這樣的客人,雖然中餐館的小費是「共產制」,H 先生仍然挺高興的。

        來自上海的老李原在上海一家國營飯店任服務員。他說,中共執政後,通過「公私合營」、「社會主義改造」、「文化大革命」等各種政治運動,扭曲了商品經濟中正常的服務與被服務的關係,把中國傳統的生意人對顧客周到、細膩的服務,一概斥為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的壓迫,大陸人民數十年來不知小費為何物。

        老李出國後,初聞「企檯」一詞,還以為是對收銀員的稱呼,後來才知道「企檯」其實就是服務員,即「舊社會」老上海稱為「跑堂的」。文革期間,社會上鄙視要人服侍的「資產階級」,服務員被尊稱為「師傅」。老李之流給人送菜時,連正眼都不瞧人一下。心想端來給你吃就不錯了,還指望我給你陪笑臉?

        來美後老李為了生活到芝加哥一家中餐館打工,有的客人給小費,有的客人一毛不拔,有人給得多,有人給得少。有一次他當面嘲笑某個洋顧客小氣,對方理直氣壯地說:「我給小費是付你的服務費,你沒有給我好的服務,當然只值這麼一點,我為什麼要多付你小費。」

        這一番說話雖然不中聽,但有如當頭棒喝,老李自此明白了小費的意義,覺得如果自己服務不好,就不值得多拿小費,客人也有理由不多給小費。隨著時間的推移,老李對小費的認識逐漸上升,懂得了那是對於別人服務的尊重和認可,付小費是一種文明的行為。

        老李深有體會地說:「為什麼資本主義社會要把工資與小費分開,根本原因就是沒有殷懃的服務,就得不到小費或少拿小費,良好出色的服務就應該多得小費,這才是天公地道的。」

        贏取小費要靠殷勤服務

        家住長島的張太太,提到法拉盛的中餐館侍應服務質素,心裡就有氣。她說她給本地中餐館侍應生的小費比其他外國餐館少,並非是「崇洋媚外」,一半原因在於侍應的服務質素太低。他們不懂得尊重顧客,不懂小費是要靠殷勤的服務來贏取的。

        張太太說,她光顧過不少中餐館,有的侍應整天哭喪著一張臉,好像客人欠了他們的錢似的。有的只顧在角落裡聊天,客人要添水喝茶置之不理,心不在焉,這種服務水準自然不應該奢望得到很多小費。小費不是非給不可的。所以,碰到服務不好的侍應,她寧可被人視為「小氣」,絕不多給小費。「你大可不必理會侍應生的臉色,只需依照自己對該餐廳及侍應生的滿意程度給付小費」。

        她認為,侍應生為顧客服務本是理所當然,這是他們的本職工作,應該敬業樂業。她一向主張侍應生應用服務贏得小費,而不是在等著客人多給小費。只要侍應生周到地服務顧客,一般都會獲得相對的回報。張太太曾光顧過一些「老美的餐館」,即使是第一次造訪,也都獲得恰如其分的招待,所以付小費特別大方高興。

        小費是外賣郎重要的收入部分。在長島市一家中餐館送外賣的小蔡,講起送外賣生涯一肚子辛酸。他說當地叫外賣的不少是西語裔或非裔,提心吊膽擔心安全不說,還經常得不到好的小費,經常對方只給一元,有時甚至不給。倒是有次送外賣的對象是華人同胞,餐費不過十多元,但對方給他 50 元說不用找了,讓他感激涕零,可惜這樣的機會就這麼一次。他有些同鄉在一些好的高尚住宅區送外賣,每天的小費收入相當可觀,通常都能收到餐費的 20% 至 30% 以上。

        曾在田納西州開中餐館的王欣華,餐館的客人以外族裔為主,付小費都付得爽快大方。她最難忘的就是一名中國留學生到她店裡打工,有次送外賣到一家高級酒店,餐費才二十餘元,對方一古腦兒把身上所有的零鈔都掏出來塞給外賣郎。一數,足足 97 元,樂壞了!「我們大家都替他高興!」

        華人理髮收費低小費高

        紐約華人社區髮型店林立,無論在曼哈坦下城的傳統華埠,或是皇后區的法拉盛,幾乎是三五步一店,有幾條街更成了「理髮街」,彼此競爭激烈,價格低廉。

        《小費小指南》作者之一克瑞奇爾建議給理髮業的小費標準:洗頭妹每次二元到五元;剪髮作臉修指甲每次約 15% 到 20%。若以這個標準對照華人社區理髮給小費的情況,華人真是大方得很。

        《世界周刊》走訪了十餘間髮型店,髮型師和洗頭妹幾乎異口同聲都說華人小費給得相當不錯。以法拉盛的髮型店來說,洗頭吹髮大概由6 元至 10 元不等,比較普遍的是 8 元;女士剪髮吹髮由 12 元至18 元不等;小童剪髮低至 5、6 元都有。單以洗頭吹髮 8 元來說,大部分人都給髮型師及洗頭妹各 2 元小費,等於給了 50% 的小費。如果洗頭妹有給客人頭部按摩服務的,一般給三至五元小費甚至更高。

        在紐約曼哈坦和法拉盛都有分店的「安姿麗美容美髮健美中心」老闆廖香子表示,華人髮型店比起美國人的髮型店,收費低廉。例如在曼哈坦剪髮至少要 80 元甚至更高,如果付 15% 的小費就是 12 元。安姿麗剪髮 18 元,若按 15% 的小費只有 2.7 元,事實上華人給髮型師的小費大多高達 5 元以上。

        在紐約蘇荷區美髮店任髮型師的吳雪表示,該店剪髮的收費是 80 元,比華人社區的髮型店價格高出不少,客人基本上是按照 15% 至20% 的比例來給小費,她通常拿到的小費是 12 至 15 元。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紐約華人社區美容店大行其道。據楊寶寶、溫琳達、陳安妮及張麗塔等多位美容師幾乎異口同聲表示,做一個普通的臉部美容,大多客人給 5 元小費,大方一點的給 8 至 10 元。

        在安姿麗洗頭的凱茜說,她幫客人洗頭大多附帶按摩,所以客人給的小費都相當不錯,常見的是 10 元,少則 3 元。在飄逸髮型店洗頭的王明娥也經常給客人做頭部按摩,「正常」的小費能拿 5 至 8 元甚至更多。

        髮千萬的髮型師黃國水給客人剪髮 18 元,對方通常給 4、5 元小費,大方一點的 5 元、10 元都有;洗頭的孫南茜說,客人給她的小費通常是 3 至 4 元,當然 1、2 元甚至不給的也有。

        梁炎和孟廣樂均表示,他們光顧理髮店,給的小費通常都高 100%。如剪髮 10 元,20 元就不用找了。

        來自台灣的梁太太每周光顧髮型店一次,洗頭吹髮 8 元,再給洗頭妹和髮型師各一元小費,她認為這樣已超過 20%。如果像其他客人給那麼高的小費,對她是一筆很大的開銷。如果洗頭妹給她按摩,她會給 4 至 5 元;如果洗頭妹只是隨便抓一抓,沖洗得又馬虎,有時她連一元都不想給。

        修車泊車給小費表尊重

        給小費學問大,有些處在「模糊地帶」的行業該不該給,令人傷腦筋。例如不少華人不知道修車工人要給小費。萬里修車店的費老闆就認為,雖然修車工人的主要收入不靠小費,但給一點小費是為了表示對對方的尊重。

        原來在一家華人修車店工作的沈師傅,就是因華人沒有給小費的習慣,而轉往一家韓裔修車店。他表示,韓國人給小費很大方,一天下來小費收入相當不錯。

        在美國,代客泊車的服務生也屬要給小費的對象。《小費小指南》建議停車場取車,一般一車一元;代客泊車通常兩到三元。法拉盛喜來登飯店幾名代客泊車的服務生都表示,在這方面,華人給的小費相當不錯,一般至少給一元小費,有的從二、三元至十多元都有。其中一位叫阿平的服務生,常常拿到很不錯的小費,聖誕節拿到最高的小費是 80 元。

        在停車場收款的趙先生表示,藍領客人給小費通常都比白領客人大方。停車場服務生拿的底薪不多。如果客人多給小費,其實獲得的服務也是相對的,如服務生會待客人如上賓,爭著給客人提東西、開車門,客人會覺得很有面子。

        電召車小費 洋人較大方

        在紐約,不少華人投入電召車司機行列。華人電召車公司的收費,比美國大型電召車公司便宜許多,在唐人街或者法拉盛同一個街區內,只要 6 元左右。從皇后區到拉瓜地亞機場只需 10 多元,甘迺迪機場 22 元左右。美國電召車公司在一個街區內起價 10 元,往機場要30 多元。

        新金馬電召車司機江衛年說,以電召車這一行業來說,洋人給小費要比華人好,通常到機場 22 元,洋人會給 5 元,華人只給 2、3 元。許多人都說從事服務性行業的人比其他行業的人大方,他最不理解的是有些從事服務性行業如夜總會、卡拉 OK 的小姐,也靠小費生活,坐車卻經常沒有給小費的習慣。

從香港來紐約的李司機,開了三年多電召車。他平均一天開車 12 小時,一周工作六、七天。剛抵紐約時他做過搬家工人,工作吃力辛苦,還不慎扭傷了腰。他在香港曾開過計程車,經朋友建議,做回老本行,貸款買了一輛林肯汽車,加入一家華人電召車公司,他很喜歡現在「輕鬆自由」的工作。

李司機說,在香港開計程車,通常要收往機場旅客的行李費,在紐約坐計程車不收行李費。遇到從香港移民來美的客人,有時會主動多給小費。他開心的不僅是因為錢,而是因為自己服務好,乘客對自己工作的肯定。

旅行社的導遊本來也是要拿小費的。自香港移民來紐約的資深導遊蔡彼德說,近年他帶的旅行團基本上來自中國大陸和東南亞,由於他們沒有給小費的習慣,旅行社方面乾脆採用「包團制」,亦即是將小費包括在團費內。有時客人會主動再給小費,對他來說是意外收穫。

蔡彼德印象最深的一個關於小費的小插曲,是一次帶幾名大陸團員在曼哈坦搭乘計程車,路程很短,車資只有 4.3 元,付錢的團長給了5 元,計程車司機理所當然認為零頭是小費,所以沒有找錢的意思。團長坐在車裡不動,等司機找錢。雙方僵持了一會,團長才記起出國時外事辦人員曾說過「美國的國情」,坐計程車是要給小費的。

修指甲收入 小費占一半

美甲是許多美國女性的「例行公事」。紐約美甲業蓬勃,許多華人移民投入這一行業。在紐約由華人經營的指甲店比比皆是,如在紐約長島開指甲店的胡小米、在雷哥公園開指甲店的龔太太及在法拉盛開指甲店的葉月華等,都是由修甲店打工開始,再自行創業當老闆。店中的員工幾乎清一色華人,顧客則以外族裔為主。修手指甲及腳甲全套服務的一般行情,收費大多由 15 元至 20 元不等。有的是平日跟周末價錢不同,如周一至周五修手指、腳指甲 15 元,周末 18 元;有的是平日跟周末價格不變。客人給的小費一般是 5 元,也有的人給8 元至 10 元不等。

以葉月華的指甲店來說,修手甲、腳甲全套服務 15 元,如果光做腳不做手 12 元;光做手不做腳 6 元。基本上修腳甲的客人都給 5 元小費,但給 3 元的也有;光修指甲的大多給 2、3 元小費。

無論小費多少,也是修甲行業收入的一部分。例如阿美在一家華人開的指甲店修甲,每天掙 30 多元,另加小費 30 多元,共 60 多美元,小費占了收入的一半以上。她對目前這份工作非常滿意,因為折合人民幣等於一天賺 500 元人民幣。她有同鄉在溫州人開的超市做收銀員,一天站著工作十多小時,月入一千七、八百元,收入跟她差不多,但論工作性質,修甲相對舒服得多。

發牌員體驗 賭桌看人生

近年越來越多華人任職賭場發牌員,因聘請條件要求不高,也不需要很好的英語能力和賭博經驗,沒有年齡限制;只需接受發牌學校一、兩個月訓練,學習發牌技巧及基本英語,取得學校證書就可以去賭場應徵。因工作時間固定、輕鬆、收入高、福利佳,不少新移民趨之若鶩。

當年在中國大陸以小說《傷痕》而蜚聲文壇的名作家盧新華,赴美國留學生活多年,曾在洛杉磯一家大賭場任職發牌員。這段獨特的人生經歷帶給他很多感悟。

賭場發牌員基本底薪不高,主要靠小費。盧新華和許多同事一樣,看中的不是底薪,而是小費,上了牌桌後的第一件事通常都是關心每副牌小費的有無和多寡,並習慣以給不給小費,或者小費給得多少來給牌桌上的客人畫線,決定他們誰是好客人,誰是差客人,誰是壞客人,逐漸積累在賭桌上看人的經驗。

盧新華舉例,韓國人贏了錢,常常很激動,小費給得很爽氣大方,但若輸了錢,也很容易發脾氣,個別的還摔牌,罵人、遷怒發牌員;白人賭品較好,也很安靜,但給小費像「擠牙膏」,一點也不暢快淋漓;中東來的客人脾氣比較大;而華人給小費是要看人的,熟識的贏了錢就多給些,不熟識的就隨大流。

在所有的客人中,賭場發牌員最不希望見的是猶太人,他們幾乎是不給小費的。盧新華曾有過「一個惡夢般」的晚上,在牌桌上一連發了差不多 10 副牌,都讓一個猶太年青人贏了,要是換了別的客人,每副牌的小費差不多都會幾塊幾塊地丟過來。這名猶太青年卻在眾目睽睽下堅持一毛不拔。

桌上的客人後來有些看不下去了,紛紛提醒他:「你應該給小費的,他們以此為生,還要養活老婆孩子呢。」那猶太青年開始時不吱聲,只是低著頭堆他的籌碼,後來旁邊的議論多了,他抬起頭堅決地說:「不,我要是給了,會帶來霉運的。」

你敬我一尺 我敬你一丈

來自上海的裝修工顧偉指出,裝修行業不像餐館那樣已建立一定的給小費例規,介乎可給與可不給之間,沒有一定的標準,所以給與不給小費的客人都有。他的工作主要是安裝門窗,需要一定的技術,通常客人對服務滿意,都會酌情給一些小費,從 5 元、10 元到數十元不等。對裝修工而言,雖然不是靠小費收入,客人給小費多少還是其次,主要是覺得受到尊重,會將善後工作做得更好,將地上的垃圾清理得特別乾淨。

來自天津的散工小施表示,他目前還沒有固定工作,經常到法拉盛的散工市場等待工作機會。每天工錢由 80 元至 100 元不等,有的客人會給五至 20 元小費不等,有的則分文不給。如果客人給小費,對他不無小補,心裡當然高興,工作也會賣力些,幹活細致些。「因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剛剛請了裝修工人為住宅換門窗的楊小姐表示,雖然沒有規定非要給裝修工人小費不可,但既然他們那麼辛苦來為自己做事,她寧願在其他方面節省一些,工人的小費一定不能少。何況從另一角度來看,「你對我好,我對你好」是互動的,給工人一些小費,對方心裡高興,工作起來會更加認真仔細。這就不是區區小費可以計算在內的。

來源:世界周刊日期:2006/01/29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