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香港立法會選舉 曲終幕未落

曾慧燕

被視為「民主派與保皇派大決戰」的香港第三屆立法會選舉 13 日揭曉。親北京的香港民建聯為最大贏家,躍居新一屆立法會的第一大黨,傾向親北京的自由黨位居第二,代表民主派的民主黨未達預期目標,從原來的第一大黨退居第三大黨。

目前選戰雖已塵埃落定,但曲終幕未落,由於選舉人事變遷,各政黨勢力此消彼長,親北京派仍然保持優勢,民主派雖輸掉席位但贏得民意,這次選舉共獲得 110 多萬張選票,占了總投票數 178 萬的 60%,足以印證「成敗不足論英雄」之說。未來四年香港政治版圖勢將重組,一向由三大政黨兩大派主導的香港立法會,今後將可能因為注入新血而破局。民主派前途光明,道路曲折。

政治版圖勢將重組

「泛民主派」是港人對民主黨與獨立民主派人士的統稱。去年「七一」 50 萬港人大遊行後,泛民主派氣勢如虹。這次立法會選舉,是連續兩年七一遊行後首次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選舉結果對未來香港政局及政制發展舉足輕重。由於中國人大今年 4 月已經封殺了「雙普選」的要求,民主派希望通過這次立法會選舉取得半數席位,以便增加今後跟北京對話交涉的力量。這次選舉被解讀為「泛民主派與親北京派的大較量」,也被視為將來立法會可能全面普選的一個重要觀察指標。泛民主派能否奪得半數席位,各方關注。

可是,這次選舉,泛民主派在地方直選議席部分,僅取得 18 席,與原先期待的 20 22 席有差距。民主黨本身只能取得七個議席,功能組別只有教育界張文光及資訊科技界單仲偕成功連任,總議席由上屆的 12 席減至 9 席,減幅達四分之一。

雖然泛民主派在直選中成績未如理想,但在功能組別選舉中頗有斬獲,奪得七個席位,較原先估計的四席至六席高,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相加共獲 25 席,比上屆多三席,與選前民主黨候選人遭受負面新聞困擾後期望爭取的 24 28 席相差不大。在兩大陣營對壘的選舉中,泛民主派獲得的議席雖然少於預期,但整體議政能力加強,將使本來就弱勢的董建華政府面臨更大考驗。

對泛民主派來說,這次選舉的好消息是四名形象溫和理性的大律師吳靄儀、余若薇、梁家傑及湯家驊全部上榜,另外三名走激進路線的鄭經翰、梁國雄和詹培忠也成功當選。還有力爭成為「關鍵少數」的鄉議局及早餐派,令本來由民主派與親北京派兩軍對壘的局面出現變數。

民主派雖然因配票不當輸掉了一些席位,其中兩席更令人有「煮熟的鴨子飛掉了」之嘆。但從大部分當選人都贏得高達六成的選票比例來看,民主派支持率仍相當穩定,民主黨主席楊森更以 13 萬多的高票當選。反觀被視為「最大贏家」的民建聯,除了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在九龍西選區獲得 6 1 70 的最高票數外,不少當選人得票僅過門檻,連向有「票后」之稱的工聯會代表陳婉隉A民調本來一直遙遙領先,這次也僅得 18% 的選票(5 2520 票)。從泛民主派這次總共獲得 110 多萬張選票來看,足以反映民意和人心所在。

但由於親北京陣營在新一屆立法會仍超過半數,一些政治評論認為「民主黨是這次選舉的最大輸家」。在選前一直神經緊繃的北京當局,在選舉結果公布後總算鬆了一口氣。香港去年和今年 7 1 日大遊行,中國媒體均沉默以對。這次選舉新華社卻即時報導,指「本屆立法會選舉是香港政制發展的重要里程碑,也是香港有史以來最民主的一次選舉」。

親北京的文匯報表示,這次選舉顯示「愛國愛港」的穩定力量最終佔多數議席,選舉結果證明,廣大香港選民並不希望立法會出現一面倒的反對聲音,以至立法會陷入爭論不休的局面,進而癱瘓政府的施政。

這次立法會選舉是香港九七回歸後的第三屆,9 12 日舉行投票,登記為選民的港人有 32 萬人。60 個立法會議席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各佔半數,其中 30 個議席以地區直選方式選出,共有 88 名候選人競逐;另外 30 個議席,由 28 個功能組別選舉產生,有 71 名候選人競逐,其中 11 個界別因只有一名候選人而自動當選。

泛民主派與親北京派大較量

這屆立法會選舉同上屆選舉最大區別是,通過地方選區選舉產生的議員由 24 人增至 30 人,占立法會所有議席一半。這次選舉是香港歷來參選人數最多的一次,競爭也是歷年來最激烈,是香港經過連續兩年「七一」大遊行、對北京政府調整對港政策後的一次「實踐檢驗」。雙方在選舉前,都卯足勁強力動員選民登記,雙方候選人都全力以赴,到所在選區「洗樓」 (即挨家挨戶上門拜票,與台灣的「掃街」有異曲同工之妙 )。期間甚至傳出北京運用各種資源支持親北京派和封殺民主派、干預選民登記的傳聞,選情動向備受國際關注。

這次立法會選舉揭示的意義,其實不完全在於民主派或親北京派得了多少席位,而是一向被視為「政治冷感」的香港人,投票人數創歷來新高,共有 170 4000 名選民投票,投票率逾 55.6%,如此高的選民參與率,反映北京說香港「沒有足夠條件」實施直選和立法會普選之說站不住腳,港人不僅用腳、也用手顯示香港完全有能力實施民主制度。從這個意義來說,香港民主前進了一大步。

從台灣前往香港觀摩選舉的民進黨中央黨部中國事務部主任許淑芬說,這次選舉可以看到香港在很短的時間內,民主成長的幅度和速度其實超過一些民主化的國家,甚至比台灣還快。她希望,這次選舉結果對香港的政制有積極的推進作用。

在這次選舉中,最被人詬病的是全港 501 個投票站僅開放半天,港九新界多個票站的投票箱甚至不敷應用,部分票站被迫以紙皮箱權充投票箱。選舉事務處為疏散排長龍投票的人潮,一度關閉票站,有選民不耐久候離去。一些學者和參選人因此質疑選舉的公正性,批評這種做法拉低了投票率。香港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胡國興,一度將票箱爆滿的問題歸咎選民將選票摺得太大,被媒體形容為「國際笑話」。更有甚者,預定 13 日凌晨 2 時點票結果出籠,卻拖至 7 45 分才陸續公布各區選舉結果。

時事評論員凌鋒指出,香港立法會選舉在擾攘聲中落幕,雖然民主派的成績並不理想,但在北京政權以舉國之力來打壓香港民主派的情況下,能有這個成績亦算不俗,而且高達 55.6 %的投票率,超過1998 年第二屆立法會選舉 53.29 %的投票紀錄,「說明在北京當局赤裸裸的打壓下,香港市民仍堅持用自己的手表達對民主的渴望」。

他指出,在萬眾矚目的直選議席上,雖然民主派只取得低標準的 18席,但在小圈子功能組別的選舉中,卻有七席的不俗成績,表明更多的社會菁英逐漸認同民主派。

「大班」與「長毛」高票當選

而在這次選舉中,被視為獨立民主派的兩名焦點人物,綽號「長毛」的「街頭戰士」梁國雄,以及有「大班」之稱的前商台名嘴鄭經翰雙雙入局。其中「聲大夾惡」的鄭經翰贏得七萬多票,街頭示威常客梁國雄獲六萬票。他們都是令北京當局頭痛的人物,以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和抨擊特區政府起家。在九七回歸前,一些港人曾批評鄭經翰說話「聲大夾惡」,並視梁國雄為「街頭小混混」。而鄭經翰迄今不改本色,梁國雄越戰越勇,兩人均高票當選,具一定指標意義,而「長毛現象」更發人深省。

在功能組別金融服務界勝出的詹培忠,與鄭經翰、梁國雄被列為「三大惡人」,他也極可能聯合民主派左右政府施政。

美國南加州大學法學客座教授梁福麟指出,從這次選舉可以看到,香港民眾希望立法會內有敢於跟政府對抗的議員。例如鄭經翰和梁國雄都以反政府出名,尤其梁國雄以街頭抗議出名,他們的當選,反映了香港部份選民希望選出一個能夠在議會上跟政府作對的人,代表他們發出聲音。

香港立法會選舉一向由代表左派的民建聯、代表商界的自由黨及代表民主派的民主黨三黨主導,三大政黨在香港社會中都有一定支持度。民主黨李柱銘選前被親北京人士猛烈抨擊「唱衰香港」,另一候選人涂謹申較早前鬧出不當運用公帑的醜聞,誠信令人質疑。投票前兩人一度選情告急,但最後均高票勝出,涂謹申似乎未受醜聞影響,得 6 539 票,排在同一選區最高票的民建聯曾鈺成之後。

在選舉進行前,出現一些不利民主黨的負面新聞,各區選情均受衝擊,加上配票策略失敗,戰績遜於預期。尤其港島選區的選情更是出乎意料形勢逆轉,選前多次民調顯示獨立民主派的何秀蘭穩操勝券,親北京的民建聯候選人蔡素玉最弱勢。但因盛傳民主黨李柱銘選情告急,有可能失去議席,而有「香港民主之父」之稱的李柱銘,被視為香港民主運動的象徵,許多泛民主派支持者全家總動員投票支持他,「告急牌」生效,李柱銘最後獲得高達 13 1788 張選票,卻令同一陣營的何秀蘭大熱倒灶,以 815 票之差敗給原來支持率一直落後的蔡素玉,使民建聯「冷手揀了個熱煎堆」,而民主黨則白白浪費一萬多張選票。輿論一致認為這是配票不當的失誤。

配票失誤何秀蘭大熱倒灶

何秀蘭意外落敗,李柱銘痛心疾首。民主黨主席楊森承認民主派配票策略失敗,向支持者道歉,並強調要檢討。何秀蘭在落選後表現了「勝固可喜,敗亦欣然」的大將風度,坦然面對失敗。她說不希望任何人因為她不能連任而難過,選舉並不是她人生唯一的目標。如果支持民主派的市民能從跨黨派「配票」失敗中汲取教訓,賠上一席也算值得。

民主派這次成為輸家,協調能力和配票策略值得檢討,除了何秀蘭因此落敗,在民建聯的大本營九龍東選區,民主派也因配票問題再失一席。反觀民建聯組織配票表現搶眼,其參選人陳婉嫻一直是最受民意支持的立法會議員之一,但同一陣營的現任議員陳鑑林支持率最多只有 9%,這次卻爆冷當選,而且得票率飆升至 19% 5 5188 票),比陳婉嫻的 18% 還要多,兩人得票剛好跨過門檻,由此可見親北京陣營組織配票的成功。

不過,民建聯主席馬力表示,民建聯沒有特別的配票策略,而是充分發揮團隊精神。他認為,選民主要是認同民建聯的理念而投他們的票。他認為民主不應該成為香港的首要議題,「穩定和繁榮才是香港極為重要的基礎」。

溫情牌與鄉情牌奏效

輿論指出,民建聯這次競選成功的策略之一,是利用中國傳統的家庭價值與愛國情懷,大打「溫情牌」和「鄉情牌」,如與妻女在造勢大會上同台跳舞,以不同方言如閩南話、福州話及普通話向選民拉票等,反觀民主黨在這方面就遜色得多。

時事評論員劉紹銳將這次選舉五花八門的活動,形容為香港式的「政治嘉年華」。他指出,香港的政治文化尚未成形,香港人不但在港英政府的管治下缺乏政治訓練,回歸中國後也沒有足夠發展政治的空間,目前正處在摸索階段。這次選舉活動也是一個多元化的表現。由於中國人大今年 4 月宣布,香港在 2007 2008 年的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舉,不會實現普選。這一決定引起民眾不滿。民調結果顯示近半數港人不信任港府管治,自人大釋法後,民眾對北京對港的政策不滿程度升高。這些本來是民主派吸票利器,加上民主派在選舉前,挾著「七一」大遊行的餘威,親北京的民建聯擔心,選民欲借選票表達對特區政府及北京當局的不滿,影響民建聯候選人的選情。但選舉結果顯示這種情況沒有發生。

民建聯掌握香港最大工會──工聯會的鐵票,加上具有高度嚴密的組織動員力量和善於運用配票策略,在這次直選中大豐收,共奪得九個議席,連同功能組別三席,共得 12 席,比選前估計的 7 11 席高,也勝過上屆十席的成績,成為立法會的第一大黨。

傾向親北京的自由黨,在直選取得突破,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及周梁淑怡分別在新界東及新界西勝出。該黨在功能組別亦順利奪得八席,總共有 10 個議席。另外,上屆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首次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加直選,以 6 5661 的高票當選連任。親北京派共得 35席。

多給紅蘿蔔策略生效

北京對此結果感到欣慰。如果香港立法會出現民主派占上風的情況,不但香港特首董建華的日子不好過,北京當局也會寢食難安,他們對香港的「半吊子民主」已覺得頭痛,更不敢放手讓港人直選特首與普選立法會。自去年「七一」 50 萬港人大遊行後,北京汲取教訓,採取「多給紅蘿蔔,少給大棒」的策略,在經濟上給香港一些甜頭,少說刺耳的話,這樣的做法已見成效。由於民主派未能取得接近半數或超過半數以上的席位,未來在發揮監督功能方面將受掣肘。

香港時事評論員何安達分析,這次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未過半,讓香港特區政府鬆了一口氣,但由於部份激進民主派人士加入立法會,相信以後針鋒相對的場面會更多。他指出,這次選舉的贏家應該是自由黨和民建聯,因為兩個政黨取得的議席數目都比較穩定,反而是民主黨得到一個大教訓,因為從投票情況來看,香港人的民主訴求明顯增加,卻沒有把選票全部投給民主黨,而是投給部份較激進的民主派人士。

香港輿論指出,民主派配票不當以及北京藉宣傳攻勢影響香港選情,是這次民主派受創的原因之一。由於去年香港 23 條立法風波和泛民主派舉行七一大遊行,震動北京高層。北京當局認為「這是一場輸不起的選舉」,同時也也不希望香港民主星火擴散。因此全面開動宣傳機器,為親北京派造勢,廣泛發動群眾投票給親北京派。選舉前夕,民主黨在港島中區的總部電話懷疑被竊聽。更有「投訴人」出示一份中共內部文件,顯示大陸鄉鎮官員曾召集港商及其香港雇員開會,要求與會者登記做選民,選出「真正愛國愛黨人士」進入立法會。

民主黨在九龍東選區的立法會候選人何偉途 8 月傳出嫖妓性醜聞,該區選情隨即逆轉,與何偉途一起參選的民主黨李華明團隊共有三人名單,支持度如坐過山車由高空急跌。李華明在泛民主派以「全城創紀錄,投票愛民主」為主題的造勢大會上,試圖力挽狂瀾,將選區比作紅旗處處飄揚的井崗山,揚言要「綠化」九龍東 (民主黨黨旗為綠色 )。最後李華明順利當選(5 6408 票)。

熟悉香港問題的美國南加州大學法學客座教授梁福麟指出,有人認為,民主黨這次的選舉結果不理想,是受北京影響,特別是民主黨候選人何偉途選前在廣東被公安以嫖妓罪抓獲,使民主派的聲望受到打擊。但他認為,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配票失敗。

他指出,香港立法會選舉,實施的是比例代表制,所謂配票,就是為了讓自己所屬的候選名單能以最少選票,贏取最多議席而作出的策略性投票行為,其中有很多技巧需要學習。

台灣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張五岳在選舉前就分析指出,民主派議員不太可能實質過半,但因為功能組別議員多是親北京的大企業老闆,無心於議事或常常缺席,他預估如果民主黨議員拿下 27 席就算是大勝,實質上已等同擁有過半實力,將對香港政壇產生一些結構性影響。

張五岳指出,民主黨候選人何偉途在東莞嫖妓被查獲,判六個月收容教育,但香港人在大陸不管是長期性的包二奶,還是短期性嫖妓,應已習以為常,而且已是公開的祕密。現在何偉途居然被判「收容」達六個月,前所未見。

張五岳說,中國對這次香港選舉高度關切,每天都有十多名國安人員進駐香港各大圖書館、資料中心,蒐集民主派人士的黑材料,做為負面文宣的主要依據,「企圖利用抹黃、抹黑戰術影響選情」。

營造「有毒的政治氣候」

總部設在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最近發表有關香港的人權報告,譴責北京在「九一二」選舉前,對香港媒體、候選人和選民施以各種威脅手段,阻止他們支持民主派候選人。

「人權觀察」認為,北京正在營造一種「有毒的政治氣候」,以便爭取親中派獲得選舉優勢。報告指出,由於北京的多方施壓和威脅,香港政治團體陷入一種自 1997 年主權移交以來從未有過的恐懼。如現任立法議員、「前線」召集人劉慧卿的住所二度被人「專業」闖入,但是沒有丟失任何財物。劉慧卿擔心有人企圖進入她的住宅搜集黑材料,對她抹黑。

熟悉香港問題的時事評論員凌鋒,在選舉前曾向民主派發出「警訊」。他說,中國插手香港選舉的手法包括如下幾點;

一、用黑道手法控制香港媒體。這是中國打壓香港民主派的前奏曲。最突出的是對主持正義的名嘴進行恐嚇,黑手甚至伸向他們的家人。這些黑道人士因為「愛國」而同中共關係密切。有的媒體老板被授予具有中國特色的政治頭銜,以及給予可以銷往中國大陸的利益,因此這次選舉出現大多數媒體站在攻擊民主派立場的現象,對民主派極為不利。

二、中國出面抹黑香港民主派。以往中國抨擊台灣選舉中出現的抹黑現象,如今中國自己帶頭抹黑,而且無所不用其極。例如廣東東莞公安部門以嫖妓為名逮捕何偉途,沒有經過法院審訊,就由公安部門宣判六個月的「收容教育」,也就是變相判刑。並且通過香港媒體公布他在公安機關所寫具有色情內容的詳細「交代」。

三、中國的情治部門親自出動。在選舉前幾周,已經有民主派的同情者在報章專欄透露,中國情治部門派人到香港蒐集民主派的黑材料,「但是民主派一些人自以為佔據道德高地而漠視這些勸告」。結果不但有何偉途事件,還有涂謹申用公款租自己物業事件,號稱民主黨「大腦」的羅致光相信中共「和解」的誠意,而到上海進行所謂學術之旅,被上海邊防人員沒收回鄉證,把他驅回香港。

四、出動香港義和團破壞搗亂。香港素有「維園阿伯」的義和團式人物,他們是 1967 年參加左派暴動而被社會遺棄的老人,如今繼續以當年的愛國狂熱來攻擊民主派,每個星期天都在維園舉行的「城市論壇」,以下流及暴力語言辱罵民主派,後來發展到肢體衝撞,打恐嚇電話、潑油漆、淋大糞、製造爆炸事故等,也懷疑是他們所為。

北京學者指出,為了贏取選舉,穩住香港政局,北京當局這次可說精銳盡出,派出各方人馬赴港,全力以赴。選前許多人認為,投票率愈高,民主派得票率就愈高,事實證明「七一」遊行的影響降低,北京的大動作發生作用。

例如,北京在經濟上對香港的支持、CEPA 的展開、開放大陸六省市民眾赴香港自由行,以及舉行「八一」建軍節閱兵和開放參觀解放軍駐港部隊軍營、在香港舉辦紀念鄧小平百歲誕辰的展覽會等一系列活動,以激起港人的「愛國意識」。

此外,在選舉開始前,有關方面特別安排中國奧運金牌精英代表團到香港三天,以奧運明星氣氛推動「愛國風潮」,增加港人的國家認同,大收成效。

民主派輸掉席位贏得選票

但是,北京果真勝利了嗎?未來四年特區政府真的可以安枕無憂嗎?香港在「一國兩制」政策下,如何落實民主?民主派這次選舉未能大勝,將對香港未來幾年的民主進程產生什麼影響?

根據香港選舉委員會公布的選舉結果,泛民主派在直選中得票率占總投票率六成,取得 1 個直選議席;民建聯在直選部分取得九個席位,以總共 30 席計算,獲選率為 29.7%,但得票率只有 25.7%,其議席超過得票率,乃因組織配票成功。那麼,民主派究竟是輸還是贏?從投票情況來看,歐美媒體的解讀是,民主派雖然輸掉了立法會席位,但實質上仍然贏了選舉。

時事評論員李怡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表面上看,民主派在這次選舉中獲得的席數不如預期,但是跟中國政府大力支持的親政府派相比,面對北京強大壓力和軟硬手段,民主派取得的成績不算太差。因為自去年七一以來,香港民主派是在中共軟硬兼施、出盡招數的情況下爭民主。雖然泛民主派這次獲得的席位不如親政府力量多,但是他們的議政能力大為增強,甚至可以改變立法會的政治生態,讓特區政府面臨很大壓力。

李怡指出,在這次選舉中,新當選者最引入注目的是以言詞激烈著稱的梁國雄和鄭經翰,另外四位理性溫和的香港大律師,也加入了泛民主派在立法會的陣容。這批人雖然跟民主黨不屬於同一政黨,但他們非常團結,對主要問題的看法非常一致,立場堅定,可以說是「立法會唯一的最大力量」。而親北京的民建聯和自由黨的想法不見得一樣,所以,不能只從席位多少來看問題。

香港嶺南大學政治學副教授李彭廣表示,泛民主派在這次選舉中的實際得票率超過了半數,但由於配票不當,失去了應得席位,以至所得席位跟得票數不盡一致。泛民主派獲得 2 席,將在新立法會「造成一個平台」,使立法過程中出現關鍵少數,造成董建華為首的香港特區政府,在下屆立法會的四年會期繼續處於弱勢地位,施政更加困難。新立法會兩大派別之間的角力,將考驗特區行政長官在施政方面的駕馭能力和妥協藝術。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在民主派選舉造勢大會上,引用英國大文豪狄更斯在《雙城記》中的名句「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為支持者打氣,從這次立法會選舉結果來看今後香港政局發展,又何嘗不是一葉知秋。

(原載世界周刊2004-09-19)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