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徐明旭

導論

4、信息的困惑

價值坐標而外還有信息問題。如前所述﹐一名英國婦女發現藏人的神話思維嚴重歪曲真相﹐王力雄感慨說﹕“目前的西藏文獻和資料經常是無法使用﹐因為它們在每一件事情上都有大量矛盾﹐往往到了荒謬的地步。”他認為“更重要的來源應該是經驗----即對西藏的親身經驗和體驗。那不僅因為經驗本身最為真實﹐還因為經驗能夠幫助人在眾說紛紜的西藏資料中辨別方向。(42)”我對此深有同感。

西藏的信息之所以混亂不堪、真偽莫辨﹐除了路途遙遠、與世隔絕和藏人的神話思維外﹐還由於有關各方出於自己的政治需要﹐故意誤導、歪曲和捏造。其中尤以達賴方面為甚﹐本書將詳加舉例。西方報刊的許多報道來自達賴方面﹐同樣不可輕信。達賴方面一貫把中國政府發佈的信息和中國藏學家發表的著述斥為“共產黨造謠”﹐事實並非如此。中國出版的著述與調查報告對舊西藏農奴制的描述和精通藏語文的、經常去西藏各地調查的美國藏學家戈茨坦的描述就非常相似。戈倫夫則說過﹕“在試圖總結五十年代的事件時﹐日益暴露出來的證據有助於證明中國對事件的說法的真實性。(43)”根據我在西藏生活的經驗﹐特別是對中共自1980年以來在西藏問題上的思維模式、心理定勢和政策慣性的體驗﹐對本土藏人和在藏漢人(特別是官員)的思維模式、心理特點和行為方式的體驗﹐我已形成了鑒別中共方面、達賴方面和西方報刊的信息真偽的敏銳嗅覺。

一般而言﹐中國政府公佈的有關西藏經濟、文化和社會的事例和數字大都是真實的。這是因為自1980年以來﹐中國政府確實真心實意地在西藏做好事﹐沒有必要撒謊。即便是嚴厲譴責中共在西藏“侵犯人權”﹐堅決支持西藏獨立的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在其最近發表的報告《西藏﹕人權與法治》中也不得不承認﹐中國政府大大提高了藏人的生活、教育和醫療水平及人均預期壽命(44)。再說有關西藏經濟、文化和社會方面的信息要接受國際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糧農組織、人口基金會﹐世界銀行等)與外國商業、旅遊、金融、通訊等機構的監督﹐難以造假。我在西藏時問過在西藏自治區政府工作的朋友們﹐他們都告訴我﹐中國政府毋需在這些問題上弄虛做假。當然﹐由於那兒的幹部素質低下﹐難免會有許多誤差﹐需要仔細比較、核查。中國政府發佈的有關政治方面的信息則比較複雜﹐有時真偽莫辨﹐對其有利的大肆宣傳﹐不利的則閉口不提﹐好在我有許多渠道和西藏的朋友們聯係﹐可以及時掌握真相。對於達賴方面發佈的信息則必需審慎對待﹐其中確有少量真相﹐但也有大量的誇大其辭和憑空捏造。相對而言﹐西方記者和遊客從西藏發來的報道較為客觀。特別是某些通曉藏語並去西藏作過調查的西方學者﹐如前面提到的戈茨坦 ﹐其研究成果既客觀又深入﹐是不可多得的好材料。

甚至術語也會引起困惑。達賴喇嘛一貫聲稱他所說的西藏是指“大西藏”﹐根據其自傳《流亡中的自在》(Freedom in Exile)裡的地圖﹐這“大西藏”囊括了整個西藏自治區和青海省﹐以及四川省西部、甘肅省南部和雲南省北部。而根據“西藏流亡政府”的地圖(45)﹐還包括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南部和甘肅省的河西走廊。而本書所說的西藏僅指西藏自治區﹐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達賴喇嘛的實際控制區。當談到達賴喇嘛所說的西藏時﹐本書一律稱之為“大西藏”。

按照某些藏人的意見﹐漢人把藏傳佛教叫做喇嘛教、把西藏僧侶都叫做喇嘛是不科學的。他們說稱藏傳佛教為喇嘛教就像稱漢傳佛教為和尚教一樣可笑﹐而只有得道高僧才能叫喇嘛。達賴喇嘛也說把轉世喇嘛(包括他本人)叫做活佛是錯誤的﹐可惜他沒有解釋為什么錯誤、錯在那裡(46)。不過語言學中有個約定俗成規則﹐我在西藏時經常聽人(漢藏都有)把西藏佛教叫做喇嘛教﹐把西藏僧侶都叫做喇嘛﹐把轉世喇嘛都叫做活佛﹐本書也就沿用這些通俗名稱﹐其中並無任何褒貶之意。

最後﹐有必要給西藏問題下個定義。在我看來﹐西藏問題就是由於達賴喇嘛(包括十三世和十四世即現世)及其追隨者要求西藏獨立而中國政府(包括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准西藏獨立引起的衝突。顯而易見﹐這衝突首先是政治問題﹐同時也涵蓋了經濟、文化、宗教、社會等各方面的問題。

注釋﹕

(42)《天葬》﹐9頁。

(43)Grunfeld, A. Tom,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 (New York: M. E. Sharpe, 1996), p.149.

(44)Tibet: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Geneva: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1997); Crossette,  Barbara, "China clamping down tighter on Tibetans, Legalgroup reports", The New York Times 21 December 1997, A4.

(45)該圖見 Tibet: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Geneva: Internat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1997), p.2.

(46)美國之音焦點透視節目1997年9月13日播放的夏偉對達賴喇嘛的訪談記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