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徐明旭

第三部:鄧小平的懷柔政策

第九章“撥亂返正”

4、提幹、招工、加薪

四、大量內調漢族和其他非藏幹部工人(以下簡稱漢族幹部工人)﹐大量提拔藏族幹部、增加藏族職工。胡耀邦一聲令下﹐西藏立即大規模內調漢人。最西邊的阿里地區最積極﹐全區918名漢幹﹐走783名﹐佔85%。各縣的秘書、會計、統計、醫生、獸醫及其他專業人員幾乎全部走光。結果醫院的醫療機械無人會用﹐一般手術無人會做﹐危急病人無人會搶救﹐牲畜生病也無人會治﹐財會制度混亂﹐有的縣委機關甚至連工資都發不出(因為無人會做工資表)﹐商業供銷無計劃﹐貴的賤賣﹐賤的貴賣﹐各縣區情況無法匯總上報(因無人會統計、總結)﹐有的縣區工作癱瘓﹐有的縣委連中央文件都無人能看懂。自治區黨委不得不報告胡耀邦﹐請求西藏第二批內調時保留領導骨幹和業務骨幹﹐胡被迫同意(20)。

儘管如此﹐自1980年至1983年西藏共內調漢族幹部20045人(包括退休者﹐下同)﹐工人25069人﹐共45114人﹐連同家屬子女約八萬人(21)。1986年又內調漢族幹部工人約17000人(22)。同時大量提拔藏幹﹐到1984年底﹐全自治區民族幹部(藏族與西藏其他少數民族如門巴、珞巴等族)佔幹部(包括領導幹部與業務幹部)總數的60%﹐民族工人佔64%。自治區級官員30人﹐其中民族幹部24人﹐佔80%﹔地專級官員691人﹐其中民族幹部539人﹐佔78%﹔縣級官員889人﹐其中民族幹部668人﹐佔75%﹔縣以下官員全部是民族幹部(23)。

必須說明﹐中共所謂幹部﹐既指黨政官員(又稱“領導幹部”)﹐即統治者、當權派﹔也包括各種專業人員(小公務員、教師、醫護人員、經濟管理人員、科研人員、工程技術人員、文化工作者、農藝師、獸醫等等﹐又稱“業務幹部”)﹐即老百姓、被統治者。在上述自治區、地、縣級與縣以下領導幹部即官員中﹐民族領導幹部即官員的百分比高達80%、78%、75%與100%﹐而包括領導幹部與業務幹部在內的混合幹部總數中民族幹部僅佔60%﹐大大低於領導幹部總數中民族領導幹部的百分比。由此可見﹐在西藏﹐漢族業務幹部在業務幹部中的百分比要大大高於漢族領導幹部在領導幹部中的百分比。換言之﹐大多數漢幹在西藏是幹實事、賣苦力、受壓榨的被統治者、老百姓﹐而大多數藏幹是指揮、壓迫、奴役漢幹的統治者、官員。不僅如此﹐由於藏人在陞官、提級(職稱)、加薪、分房、出美差、招工、考大學、家屬醫療(藏人全民公費醫療﹐漢幹家屬卻要自費)、中小學教育(藏人全部免費﹐農牧民子女還包吃、包穿、包住﹐漢人子女全部自費)、計劃生育(藏幹與藏族市民可生兩胎﹐藏農牧無限制﹐漢人只能生一胎)等方面藏人都有優惠﹐除了極少數漢族領導幹部以外﹐絕大多數漢人在西藏變成了時時處處受歧視的二等公民。

在西藏如果漢人打罵藏人﹐那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一定會受到嚴厲處分﹐藏人打罵漢人根本不算一回事。我認識的一個漢族大學畢業生與一個藏族姑娘戀愛﹐遭到藏姑家長反對。漢生不從﹐繼續與藏姑來往﹐藏姑家人便把他打得死去活來。他還是自治區黨校教師﹐卻無處伸冤﹐憤而切脈自殺(幸被救活)﹐兇手卻消遙法外。我還聽說西藏某縣一個新提拔的藏族縣長一槍打死了一名漢族小幹部﹐只因後者說了句“某某這種人連文件都讀不通﹐也能當縣長﹖”死者家屬到處上訴﹐兇手穩如泰山。有記者告訴我這樣的故事﹕某水電站的發電機出了毛病﹐不斷跳閘﹐正在打撲克的藏族技師不勝其煩﹐乾脆用膠布把閘刀捆死﹐致使發電機燒燬。這事放在漢人頭上必定判刑﹐而那個藏族技師只作了口頭檢討。1985年拉薩破獲一個藏族青年流氓集團﹐他們輪姦與強姦了幾十名藏族姑娘。如放在漢人頭上﹐為首者必定槍斃﹐從犯也要判十來年徒刑。但該集團的首犯僅被判了兩年徒刑(因為他們強姦的是藏族姑娘﹐如果他們強姦的是漢族姑娘﹐連兩天刑都不會判﹐漢族姑娘告狀根本無人受理)﹐從犯全部“教育釋

放”。我親耳聽到一個漢族老法官發牢騷﹐認為有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由於不堪忍受種族歧視與壓迫﹐百餘名與我同年或次年自願進藏的漢族大學生畢業生(他們進藏時大多受到讚揚﹐有的還上了報紙、電視)紛紛放棄戶口與工作逃離西藏(有的逃亡者還是西藏大學的教師與政府公務員﹐大都有很好聽的工作)﹐寧可去新疆、青海等地當“盲流”﹐1985年9月《中國青年報》還為此發過該報記者孫亞明寫的內參《進藏大學生為什么紛紛逃離西藏﹖》。胡耀邦、喬石、胡啟立、王兆國都在這份內參上作了批示﹐要求伍精華妥善處理﹐伍作的唯一的事是派人去逃亡大學生內地老家中好言安撫﹐勸他們回藏。

藏族國家職工(不包括集體所有制單位職工)的比例也相應提高﹐詳見下表(24)。

年份    年末職工    其中藏族 藏族百分比%

1965    62500       26600    42.56

1970    84424       36003    42.65

1975    114721    54726    47.70

1980    178433    95047    53.27

1985    152566    96896    63.51

1990    149144    95521    64.05

1995    151971    109478   72.04

1997    154262    115394   74.80

由此可見﹐到1980年﹐藏族國家職工就超過西藏國家職工總數的一半﹔到1997年﹐藏族國家職工佔了總數的四分之三。1997年底西藏非農業人口(市民)為33.6萬人﹐佔總人口的13.8%﹔同年底有西藏戶口的漢族為6.9萬﹐佔總人口的2.85%(25)。把1997年西藏市民總數減去漢人數﹐可知同年藏族市民總數為26.7萬人。同年藏族國家職工為115394人﹐以每個職工有一個家屬計(在西藏﹐只要一人為職工﹐其配偶也很快會變成職工。西藏市民可生兩個孩子﹐平均每個職工有一個孩子)﹐則藏族國家職工連子女總數當為230788人﹐佔藏族市民總數86.5%。如把藏族國家職工家中的老人也算作家屬﹐這個百分比還要高。由此可見﹐西藏的藏族市民絕大多數是由中國政府供養的職工及其家屬﹐這一現象對分析西藏的局勢與騷亂至關重要。

研究一下西藏國家職工的職業構成﹐可以發現他們究竟在幹些什麼。下面是西藏國有單位各行業職工人數(年底數)對照表(26)﹕

行業              1980年    1990年  1997年

總計               178433   149144    154262

農林牧漁業    29417    9026      7322

採掘業            6143      3723      4435

製造業            12481    7624       5425

電水煤氣業     7389     4544      5173

建築業            16603    8379      5639

地質水利          6508     2687      2812

交通運輸倉儲郵電通訊    34913    20534    17630

商業與餐飲業     14921    11266    10136

金融保險業          1480     3172      5996

房地產業             0        304       100

社會服務業          566      4085      4933

醫衛體育社會福利業  7250     10175     12031

教育文藝廣播電視業    13484    19209       24034

科研與綜合技術服務業 1625     2300        2388

黨政機關與社會團體    26328    42116       45241

其它行業                0           0         967

從上表可以看出﹐西藏國家職工的大頭是黨政機關包括國家供養的社會團體如佛協、文聯之類的官僚、辦事員與輔助人員(中共把他們算作工人)﹐其百分比從1980年的14.8%增長到1990年的28.2%再增長到1997年的29.3%﹐翻了一番﹐佔了國家職工總數的將近30%﹐這是大量提拔藏幹的結果。西藏只有200多萬人口﹐相當於內地一個大縣﹐卻也算一個省級行政區﹐有70幾個廳局﹐編制與內地2000多萬人的中等省不相上下。西藏文聯的編制100人﹐和上億人口的四川省的文聯編制差不多。1990年﹐西藏黨政機關與社會團體工作人員佔西藏全體從業人員(包括農牧民)的4.44%﹐而全國黨政機關與社會團體工作人員僅佔全國從業人員(包括農牧民)的1.94%(27)﹐西藏是全國平均值的2.29倍﹐西藏可謂世界上官僚密度最高的地方了。這些官僚機構的成員當然都不創造任何財富﹐然而他們及其家屬需要消費與享受﹐於是便有服務性行業。

西藏國家職工的半數集中在交通、運輸、郵電、通訊、商業、公用、教育、文藝、衛生、廣播、電視、科技、金融等服務性行業即第三產業﹐其百分比從1980年的41.6%增長到1990年的47.6%再增長到1997年的50.1%。其中交通運輸與商業炊飲等業的國家職工不斷下降﹐說明其職能不斷被私營企業分擔。其他各項都有很大增長﹐特別是教育、文藝、廣播與電視由1980年的7.6%增長到1990年的12.9%再增長到1997年的15.6%﹐醫療、衛生、體育與福利等業從1980年的4.1%增長到1990年的6.8%再增長到1997年的7.8%﹐都遠遠超過了同期的人口增長。在西藏這些行業幾乎都是賠錢的﹐由政府補貼、供養。不能說他們與農牧民完全無關﹐特別是其中的教育、醫療、運輸、商業、金融(藏農牧的醫療、教育與必需的糧、茶、鹽、生產資料、貸款、日用百貨等要由他們提供)﹐但西藏第三產業的大部分卻是為藏漢官僚及其家屬服務的﹐當然他們還相互服務。有趣的是﹐九十年代在漢地發展迅速的房地產業在西藏無聲無息﹐1980年時從業職工為零﹐1990年為304人﹐1997年減少到100人。這當然不是說﹐西藏不造房子﹐而是因為西藏市民(包括個體戶與無業游民)的住房都是由政府免費分配的﹐這是藏獨騷亂的最大成果﹐西藏堪稱中國最後的社會主義大鍋飯樂園。

第一產業的農林牧漁水包括國營農場、林業與農牧技術獸醫服務等﹐其百分比從1980年的16.5%跌到1997年的4.8%﹐主要因為農場工人大量內調。西藏農場生產規模很小﹐但農牧技術獸醫服務對促進西藏的農牧業發展有很大的作用。

第二產業的採掘、製造、電力、自來水、煤氣、地勘與建築等業的國家職工的百分比也從1980年的27.5%跌到1997年的15.2%﹐因為西藏的工業虧損嚴重﹐1982年關、停、併、轉了33個企業﹐工人大量內調(28)。與民生有關的工業如發電廠、自來水廠等不能關﹐藏族職工多的企業也不能關﹐只好都由政府補貼。建築工程則讓給私營企業承包。如前所述﹐西藏由於缺乏廉價能源、運輸成本奇高、缺乏市場(人口太少)、缺乏熟練工人與技術、管理人員、特別是藏族的非理性思維方式及藏文沒有科技詞彙﹐不適合發展工業。所以西藏的工業無論如何改革﹐都不可能有起色。從1965年到1997年﹐西藏地方財政收入中的企業收入年年是負數﹐1997年高達11071萬元(一億多元)(29)。1997年西藏分項財政收入中﹐國營企業上繳利潤總額為908萬元﹐交納所得稅7401萬元﹐兩項合計8309萬元﹐但國有企業計劃虧損補貼總額高達11979萬元﹐還有國有企業所得稅退稅228元﹐兩者相加為12207萬元(30)﹐也就是說國有企業淨虧3898萬元。由此可見﹐中國政府在西藏辦企業﹐與其說是為了賺錢﹐不如說是為了送錢。其動機之一與建立龐大的官僚機構一樣﹐是為了解決藏族市民的就業問題﹐或者說為了包養二十幾萬藏人(西藏藏族人口的十分之一強)﹐在西藏造成一個效忠於中共的階級----《天葬》稱之為“穩定集團”(31)----和一批畸形繁華的城鎮﹐作為中共統治西藏的社會基礎和向西方顯示其德政的櫥窗。後文將證明﹐其結果適得其反。

五、大力提高藏族生活水平。如果說藏農牧的收入增加有一部份要靠自己勞動的話﹐那麼藏族市民幾乎全靠政府增加工資福利。1988年﹐西藏職工年均工資是2739元﹐年均福利費(醫療、勞保、退休金等)583元(32)﹔而同年全國職工的年均工資只有1810元﹐年均福利費只有537元(33)。同年西藏市民的人均收入是1211元﹐而全國市民的人均收入只有1192元(34)。西藏都高於全國。

1990年西藏職工的年均工資是3224元﹐全國職工的年均工資只有2284元(35)﹐西藏比全國高了41%﹐因為1989年拉薩爆發了導致戒嚴的大騷亂﹐這就是中共包養藏人的結果。西藏的工資繼續上昇﹐1994年西藏職工的年均工資是7304元﹐而全國職工的年均工資只有4797元﹐西藏比全國高了52%。是年西藏職工的年均工資僅低於上海(7534元)和廣東(7410元)﹐高於北京(6671元)和天津(5806元)﹐是最低省份黑龍江(3689元)的兩倍(36)。1997年全國市民人均純收入為5160元﹐而西藏市民為5913元﹐也高於全國平均值(37)。西藏職工平均工資大大高於全國平均值﹐但西藏市民人均收入與全國市民人均收入的差距沒有那麼大﹐因為漢族市民只能生一個孩子﹐而藏族市民可以生兩個孩子。據在拉薩的朋友告訴我﹐拉薩自由市場的肉蛋菜價和北京不相上下。由於政府或單位大量補貼﹐拉薩居民的房租微不足道﹐水電、燃料等價格均低於北京﹐有許多單位乾脆免費供應。但西藏職工平均工資卻高於北京﹐可見拉薩市民的平均生活水平已高於北京。如前所述﹐西藏農牧民人均收入低於全國農民﹐而西藏職工人均工資卻大大高於全國職工﹐西藏市民的人均收入也高於全國市民﹐說明西藏的城鄉差別大於全國﹐這也是拉薩藏人大鬧獨立的結果。

1995年﹐西藏市民人均住房面積為14平方米(38)﹐遠遠高於全國市民人均住房面積九平方米(39)。1994年拉薩市民80%用上液化石油氣(俗稱煤氣灶﹐來自青海格爾木)(40)。1992年西藏與全國及青海市民每百戶擁有耐用消費品比較如下(41)。

          全國        西藏     青海

自行車    190.0       219.0    169.0

摩托車    2.8       5.0      3.8

黑白電視機    37.7        3.0      20.6

彩色電視機    74.9        99.0     85.3

照相機      24.3        35.0     25.5

錄放像機    10.0        14.0     4.1

游戲機      11.3        21.0     8.8

組合音響    4.0       7.0      3.1

鋼琴        0.5       3.0      0.3

由此可見西藏市民的生活水平大大超過全國市民的平均值。其彩電擁有率已達到99%﹐照相機與錄放像機擁有率比全國高了近50%﹐摩托車、游戲機與音響擁有率幾乎是全國的兩倍﹐而鋼琴擁有率竟然是全國的六倍。考慮到把鋼琴從上海運到西藏是一項多麼浩大的工程﹐簡直堪稱奇跡。這裡沒有計算電冰箱與空調機﹐因為西藏夏季非常涼爽短暫﹐我在拉薩時從未有過穿短袖襯衫的機會。冰箱與空調在西藏沒有多少用處。

注釋﹕

18)任仲平﹐《評改革開放二十年》﹐《人民日報》海外版﹐1998年12月17日。

20)(21)《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1949-1994)》﹐西藏人民出版社﹐拉薩﹐1995年﹐250頁、299頁。

22)《當代中國的西藏》(上)﹐當代中國出版社﹐北京﹐1991年﹐438-439頁。

23)《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1949-1994)》﹐西藏人民出版社﹐拉薩﹐1995年﹐300頁。

24)(25)(26)西藏自治區統計局﹐《西藏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1998年﹐49頁、34-35頁、52-53頁。

27)張可雲﹐《青藏高原產業佈局》﹐中國藏學出版社﹐北京﹐1997年﹐85頁

28)《當代中國的西藏》(上)﹐當代中國出版社﹐北京﹐1991年﹐419頁、424頁。

29)(30)西藏自治區統計局﹐《西藏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1998年﹐100頁、101頁。

31)《天葬》﹐404頁。

32)西藏自治區統計局﹐《西藏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1989年﹐499頁。

33)中國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1989年﹐101-151頁。

34)馬戎﹐《西藏的人口與社會》﹐同心出版社﹐北京﹐1996年﹐189頁。

35)中國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出版社﹐1991年﹐120頁。

36)中國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出版社﹐1995年﹐113頁。

37)任仲平﹐《評改革開放二十年》﹐《人民日報》海外版﹐1998年12月17日﹔西藏統計局﹐《西藏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1998年﹐13頁。

38)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西藏自治區人權事業的新進展》﹐1998年2月24日。

39)《安居方能樂業》﹐《人民日報》海外版﹐1997年10月17日。

40)劉偉﹐《西藏人民走向小康之路》﹐《人民日報》海外版﹐1995年8月28日。

41《青藏高原環境與發展概論》﹐中國藏學出版社﹐北京﹐1996年﹐200頁。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