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徐明旭

第四部:新的冷戰

第十三章達賴喇嘛向何去﹖

2、西藏獨立的災難

我們既已弄清達賴喇嘛的“大西藏”的真相﹐就不難想象“大西藏”獨立的後果。自古以來就居住在那裡的漢、回、蒙古、哈薩克、東鄉、撒拉、裕固、白、彝、納西、怒、獨龍、保安、維吾爾、土、羌與栗粟等17個非藏民族一定會奮起反抗﹐那時在中國四分之一強的土地上就會爆發波斯尼亞式的種族--宗教戰爭﹐這是包括藏族在內的各族人民都難以承受的浩劫。早在1932年青海的回民騎兵就擊退過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藏軍﹐1993年初甘南與阿壩都發生過因掌權的藏人禁止當地回族修清真寺而起的大規模流血衝突(17)﹐可見回族第一個會起來反抗達賴喇嘛﹐其他穆斯林民族也一樣﹐更不必說漢族了。由於達賴喇嘛的擴張主義野心﹐“大西藏”內非藏人口超過了藏族人口﹐即便中國政府從“大西藏”撤軍﹐達賴喇嘛也絕無勝利的希望。北大西洋公約集團可能派兵越過印度洋與南亞次大陸、穿過喜馬拉雅山與雅魯藏布江去幫助達賴喇嘛鎮壓17個非藏民族的反抗嗎﹖如不能﹐那麼“大西藏”獨立就只能是夢囈而已。

更有甚者﹐1993年10月5日﹐在“當代中國研究中心”與《西藏論壇》聯合召開的漢藏對話會上﹐有藏人揚言要請美國像組織聯合國軍打伊拉克解放科威特那樣組織聯合國軍打中國解放西藏﹐真是幼稚得可愛。

達賴喇嘛在1987年美國國會演講“五點和平計劃”時﹐還要求“中國人”(上述17個自古以來就居住在那裡的非藏民族)全部撤出“大西藏”﹐這同“種族清除”有何區別﹖

那麼西藏自治區----“小西藏”----有無可能獨立﹖

藏族在西藏自治區人口中佔96.4%﹐所以如果西藏自治區獨立﹐不會爆發種族戰爭﹐然而達賴喇嘛立即要面對的難題是如何養活那裡的兩百多萬藏人。

如前所述﹐中國政府每年都要給西藏自治區三十幾億元財政補貼﹐且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遞增﹐其中很大一部分用以包養十幾萬藏族職工(官員、幹部與工人)及其十幾萬家屬。假如西藏獨立﹐中國政府當然沒有義務再包養他們﹐那時他們就會向達賴喇嘛要飯吃、要錢花。達賴喇嘛有錢包養他們嗎﹖如沒有﹐這些飛揚跋扈、不學無術、養尊處優、游手好閑的寄生虫就會立即失業、挨餓。那時他們就會重新上街向達賴喇嘛示威﹐打砸搶燒達賴喇嘛的政府機關。無論達賴喇嘛用來世上天堂去安慰他們﹐或者用來世下地獄去恐嚇他們﹐恐怕都無濟於事。當然達賴喇嘛有一大法寶----向西方行乞﹐然而蘇聯與東歐各國“民主化”後﹐也一再向西方行乞﹐西方給了多少﹖

達賴喇嘛還可以讓他們回鄉種地放羊﹐且不說這些過慣了不勞而獲的寄生生活的藏族新貴是否還願意勞動﹐即便願意﹐也必須把1980年以來分給藏農牧自由經營的土地牲畜收一部分回來重新分配﹐那就會引起藏農牧的堅決反抗。

還有十多萬流亡藏人怎麼辦﹖印度、尼泊爾與不丹等國自己人口爆炸﹐那時決不會再收留他們。達賴喇嘛如何安置他們﹖他將面臨與養活藏族市民同樣的問題﹐甚至更嚴峻----流亡藏人可是藏獨的大功臣哩。

王力雄認為﹐“達賴喇嘛不但不會在西藏復辟舊制度﹐還將在西藏實行遠比現在的共產極權制度更有利於人民的民主制度。(18)”如前所述﹐根據《西藏未來政體與憲法特徵要旨》(19)﹐達賴喇嘛的“民主制度”就是政教合一﹐那是對民主的諷刺與嘲弄。該《要旨》還說西藏的政治必須遵循佛法的指導﹐多麼像中共憲法關於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條款。當然﹐那時藏人可以充分享受自由與人權----自由地高喊西藏獨立﹐自由地崇拜達賴喇嘛﹐自由地修建無限多的寺廟﹐自由地招收無限多的僧尼﹐自由地打砸搶燒漢回個體戶(如果後者賴在西藏不走的話)……自由地做中共現在禁止他們做的一切事情﹔但不能自由地做達賴喇嘛禁止的事﹐諸如崇拜金剛派。還有12%的藏農牧已不信教﹐藏官與藏幹不信教的比例恐怕還要高﹐當達賴喇嘛復辟了政教合一的體制後﹐他們的信仰自由(即不信教的自由)還能否得到保障呢﹖焉知達賴喇嘛手下的人不會根據達賴喇嘛制訂的憲法迫害他們或強迫他們重新信教﹖王力雄斷言達賴喇嘛將在西藏實行民主制度未免言之過早。

而況常識告訴我們﹐除了餓死的自由外﹐世上所有其它自由都要以“有飯吃”為前提。美國前總統羅斯福(Roosevelt)提出的“四大自由”中就有一條“免於匱乏的自由”(其它三條是“言論自由”、“信仰自由”與“免於恐懼的自由”)﹐達賴喇嘛如何保證藏人享受“免於匱乏的自由”呢﹖

關於西藏獨立後的經濟制度﹐達賴喇嘛在《西藏未來政體與憲法特徵要旨》裡只說了三句話﹕“西藏應有獨特的經濟制度。根據它自己的需要﹐不走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的極端。稅制以收入為準。”這個既非資本主義亦非社會主義的經濟制度究竟是什麼東西----比如說﹐是不是農奴制﹖----達賴喇嘛語焉不詳﹐我不敢妄加猜測。但有一點是確鑿無疑的----他要收稅。如前所述﹐西藏的企業只虧不贏﹐全靠中國政府撥款維持。西藏一旦獨立﹐這些企業就會馬上破產﹐叫達賴喇嘛無稅可收。所以達賴喇嘛計劃中的收稅的主要對象只可能是農牧民。然而中國政府自1980年以來就不收農牧稅﹐藏農牧已近20年不用繳稅﹐早已把不繳稅視為天經地義﹐如今達賴喇嘛要叫他們繳稅又談何容易﹖中國政府自1980年以來﹐不僅不收農牧稅﹐而且大量提供無息或低息貸款、免費或廉價的生產資料與技術以及廉價生活必需品﹐但由於西藏的自然條件實在太差與農牧民人口爆炸﹐藏農牧的人均純收入也只及全中國農民人均純收入的一半﹐大多數只是維持溫飽而已。西藏獨立了﹐中國政府的資助就沒有了﹐藏農牧的收入就要大幅度下降﹐許多人就會落到貧困線以下去。在這樣的情況下﹐達賴喇嘛還要向農牧民收稅﹐難保農牧民不會起來反抗----不要忘記藏農牧中還有許多與達賴喇嘛同輩的、對舊西藏持仇視態度的、不信喇嘛教的翻身農奴。達賴喇嘛收不到稅﹐用什麼錢來養活他的政府與軍隊﹖沒有政府與軍隊﹐達賴喇嘛又如何收稅與鎮壓反抗﹖

當然﹐最嚴重的問題仍是藏族職工及其家屬----二十幾萬藏族市民。他們早已被中共的高工資、高獎金、高津貼與高福利寵壞了﹐把這一切視為天經地義。他們中的年輕人已經像老一代藏人酷嗜喇嘛教一樣酷嗜現代物質文明與現代商業娛樂。如果達賴喇嘛沒有錢包養藏族市民﹐給予他們同樣的收入與福利﹐讓他們享受同樣的現代物質文明與現代商業娛樂﹐他們就會像鴉片煙鬼斷了鴉片一樣難受。這時﹐同樣由於失去了權力與特權而像斷了鴉片的鴉片煙鬼一樣難受的原中共藏官就會組織他們起來造反﹐以要求中國政府重新補貼西藏為號召﹐並聯合不願意繳稅的農牧民﹐一起反抗達賴喇嘛及其追隨者﹔或者名義上擁護達賴喇嘛﹐卻把矛頭指向其主要追隨者﹐先架空達賴喇嘛﹐然後剝奪其實權﹐將其軟禁。中共藏官在藏族職工中約佔三分之一﹐有四萬人左右﹐加上家屬有十來萬﹐如把由中共津貼的農牧民幹部及其家屬也算上﹐就有十幾萬之眾。他們分佈在西藏城鄉各地﹐有現成的組織聯係﹐豐富的政治鬥爭經驗(這可是中共教給他們的看家本領)與廣泛的社會影響﹐許多人還受過軍事訓練。單單他們就完全有能力也有膽量發動內戰。北大西洋公約集團可能派兵越過印度洋與南亞次大陸、穿過喜馬拉雅山與雅魯藏布江去幫助達賴喇嘛鎮壓藏族人民的起義嗎﹖如不能﹐那麼“小西藏”的獨立也只能是夢囈而已。

注釋﹕

17)《世界日報》﹐1993年3月9日。

18)《天葬》﹐340頁。

19Dalai Lama, "Guidelines for Future Tibet's Polity and Basic Features of its Constitution", Tibetan Review (October, 1992).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