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徐明旭

第四部:新的冷戰

第十二章﹕冷戰在繼續

1、從國會山到奧斯陸

在美蘇對峙的冷戰時代﹐中共走過了先靠蘇反美、後聯美反蘇、再與蘇和解的“之”字形。在1972年2月尼克松(Richard Nixon)總統訪問中國前﹐西藏問題是西方打擊、遏制中共的一條戰線。特別是1959年3月噶廈政府叛亂失敗、達賴喇嘛逃亡後﹐西方陣營在西藏問題上掀起了滔天巨浪。前引聯合國1959年、1961年與1965年的三個決議與國際法學家委員會1959年與1960的兩個報告就是其集中表現。

1972年起中美聯合對付蘇聯後﹐美國放低了對達賴喇嘛的支持程度。1973年達賴喇嘛首次申請對美國進行私人訪問﹐尼克松總統拒絕給他簽證。儘管那時正當文革肆虐西藏﹐美國卻很少攻擊中共侵犯西藏人權。1979年9月達賴喇嘛首次以旅遊簽證訪問美國﹐只談宗教、和平、仁愛﹐美國官員與議員都不見他﹐國務院還拒絕了他訪問太空中心NASA的要求。那時中共是西方反蘇的得力幫手﹐達賴喇嘛在西方領導人那裡根本掛不上號。

1986年起﹐戈爾巴喬夫在蘇聯搞改革﹐推行親西方政策﹐受到西方的喝彩﹐變成西方的寵兒。中國在西方反蘇戰略中的重要性大大降低。西方仇視中共與中國的勢力開始行動。1987年6月18日﹐美國眾議院通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侵犯西藏人權的修正案》(1)﹐首開八、九十年代西方議會干涉西藏問題的先例。正如前引董尼德所說的那樣﹐寫有這一決議要點的海報被人秘密張貼在拉薩街頭﹐引發了一系列大騷亂。該年12月15日與16日﹐此案經增修後﹐再次交參眾兩院正式討論、分別通過﹐附在《1988-1989年財政年度美國外交授權法》後面﹐同月22日由里根總統簽署生效(2)。該案除了重複達賴喇嘛關於中共消滅了100多萬藏人的謊言﹐譴責中國政府侵犯西藏人權外﹐還說﹕“國務院應通過國務卿對西藏人民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其他非漢民族----如東土耳其斯坦(新疆)的維吾爾人與內蒙古的蒙古人等----的權利表明態度並提請人們關注。”從此以後﹐美國國會幾乎每年都要通過議案﹐譴責中國政府侵犯西藏人權﹐支持達賴喇嘛﹐而且調門越來越高。其他西方議會也跟上﹐紛紛通過干涉西藏問題、譴責中國政府侵犯西藏人權、支持達賴喇嘛的議案。

1987年9月21日美國國會人權委員會邀請達賴喇嘛演講﹐這是他第一次登上美國官方的講台﹐而且是在舉世矚目的國會山。達賴喇嘛在這次演說中除了大肆造謠外(諸如說西藏自古以來是獨立國家﹐中共消滅了100多萬藏人﹐中國在西藏生產與部署核武器並棄置核廢料﹐中國在西藏實行種族隔離政策﹐中國大量移民使藏人在“大西藏” 與自治區內都變成少數等等)﹐還提出了“五點和平計劃”。其要旨是﹕

一、把“大西藏”變成“和平區”和“緩衝國”。中國從“大西藏”撤軍。

二、中國停止向“大西藏”“移民”﹐已經定居在“大西藏”的“中國人”必須“返回中國”。

三、尊重西藏人民基本人權與民主自由。達賴稱西藏是世界上侵犯人權最嚴重的地區。中國在西藏實行“種族隔離”政策﹐使藏人變成“二等公民”。

四、保護西藏環境﹐停止中國在西藏生產核武器與棄置核廢料。

五、就“大西藏”的未來地位與中國政府開始對話(3)。

美國議員為他熱烈鼓掌﹐把他吹捧為人權鬥士和英雄。八名議員寫信給趙紫陽﹐要求他接受達賴喇嘛的計劃。次年﹐美國國會通過決議﹐支持達賴喇嘛的“五點和平計劃”﹐要求中國政府以此為基礎與達賴喇嘛談判(4)。從此以後﹐美國國會幾乎年年邀請達賴喇嘛演講﹐1988年7月美國國會還授予達賴喇嘛第一個人權獎----沃倫伯格獎。

1987年10月14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就西藏人權問題舉行聽證會﹐三位眾議員作證時說西藏是個獨立國家﹐有個議員要求美國政府敦促中國政府考慮達賴喇嘛的“五點計劃”。助理國務卿芮孝儉(J. Stapleton Roy)作證時說美國政府不支持達賴喇嘛的“五點計劃”﹐因其基本要求是西藏獨立﹐而美國一貫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5)。

1988年6月15日﹐歐洲議會邀請達賴喇嘛演講。除了繼續大肆造謠外﹐達賴喇嘛重新解釋了“五點計劃”。他提出把“ 大西藏”變成“一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聯係的自治民主政治實體”﹐中國可以繼續負責“大西藏”的外交政策。“ 大西藏”將有一個自己的憲法與政府﹐有權決定同“大西藏”與西藏人民有關的一切事務----這就否定了中國可以負責“大西藏”的外交。他還建議召開一個地區和平會議來保證“大西藏”通過非軍事化和中立化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和平聖地。在這之前﹐中國可以在“大西藏” 保持有限數量的旨在自衛的軍事設施(6)----這就是說﹐在召開了這樣一個會議以後﹐中國必須從“大西藏”全面撤軍。由於歐洲議會位於法國的斯特拉斯堡﹐達賴喇嘛把這一方案叫做“斯特拉斯堡方案”。它與“五點計劃”並無實質性的不同。

達賴喇嘛這兩次演講雖然沒有得到任何政府的支持﹐卻大大提高了他的身價。這一方面得益於國際局勢的改變﹐另一方面也得益於1987年10月1日與1988年3月5日的兩次拉薩大騷亂。

1989年是達賴喇嘛大交好運的一年﹕3月拉薩爆發了自1959年叛亂以來最嚴重的騷亂﹐使達賴喇嘛獲得了更多的資本。中共鎮壓民運的“六四”大屠殺給了全世界極為惡劣的印象﹐坐實了達賴喇嘛關於“中共消滅了120萬藏人”、“西藏是世界上侵犯人權最嚴重的地方”等謊言。年底﹐東歐各國共黨全部垮台﹐蘇聯內部劇烈動蕩﹐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美國國會立即專門通過決議﹐對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表示祝賀與支持(To congratulate His Holiness the XIV Dalai Lama of Tibet for being awarded the 1989 Nobel Peace Prize)(7)。

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被頒發給達賴喇嘛而非八九民運領袖令許多中國人大吃一驚。挪威諾貝爾協會會長解釋說﹕“達賴喇嘛具備了包括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內的其他候選人所不具備的有利條件﹐主要是因為中國對民主運動實行了鎮壓和隨後整個世界都感到義憤。選中達賴喇嘛是為了影響中國的局勢﹐也是為了承認中國學生從事民主運動的努力。達賴喇嘛獲獎人權問題不是新因素﹐政治則起了作用。(8)”

這位先生說﹐把和平獎發給達賴喇嘛是為了影響中國的政治局勢﹐而非西藏人權狀況﹐此言非常坦誠。但他說此舉是“為了承認中國學生從事民主運動的努力”﹐則是指鹿為馬、荒謬絕倫。八九民運曾被所有參加者和同情者稱為愛國民主運動﹐這個國當然是中國。在愛國的旗幟下﹐中國各族學生團結一致﹐不分彼此﹐沒有任何民族偏見。維吾爾人吾爾開希被漢族佔壓倒多數的北京學生推為領袖就是明證。西藏的藏族新聞、文藝工作者與藏族學生同漢族一起聲援北京學生也證明了這一點。然而達賴喇嘛領導的藏獨運動是要分裂中國﹐在中國挑起波斯尼亞式的種族戰爭﹐使包括藏族在內的中國各族人民陷入血海與浩劫之中(下章詳述)﹐這與北京學生從事民主運動的目的----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富強的中國----完全是背道而馳的。一位參加過八九民運的學生說﹕“六四”死難者做夢也想不到他們流的血換來的是達賴喇嘛得到諾貝爾和平獎﹐而他們如果活著﹐都會堅決反對西藏獨立(9)。我當時在國內﹐聽到許多參加過八九民運的學生與知識分子對此表示困惑與失望。

確實﹐洋大人們的想法與其中國崇拜者完全不同。崇拜西方的中國學生天真地認為﹐既然他們聽從洋大人們的教誨﹐把西方的自由民主奉為至寶﹐不惜為之流血犧牲﹐洋大人們就一定會不遺餘力地支持他們、嘉獎他們。殊不知西方對分裂中國比使中國民主化更感興趣。在他們看來﹐一個擁有十幾億黃種人口、上千萬平方公里領土的中國即便民主化了﹐也是對西方白人世界的巨大威脅。只有讓中國分裂、解體﹐才符合西方白人世界的利益﹐達賴喇嘛就是他們分裂、肢解中國的頭號得力工具。為了分裂、肢解中國﹐哪怕讓達賴喇嘛把中國拖到種族戰爭的血海中去也在所不惜。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達賴喇嘛所傳遞的就是這樣的信息。這裡的要害已經不是意識形態、價值觀念或社會制度的分歧﹐而是種族的分野。隱藏在諾貝爾評獎委員會關於“和平、自由、民主、人權”的華美詞藻背後的﹐正是這種令中國人不寒而慄的﹐與和平、自由、民主、人權背道而馳的冷酷計算。

台灣藏學家、前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張駿逸教授指出﹕“西方有些人企圖分裂西藏是害怕中國的強大﹐近幾年‘中國威脅論’聲囂塵上﹐西方強權害怕如果中國保持一個統一強大的國家﹐它們的利益可能就會受到損害。尤其是近年來祖國大陸在經濟上的發展和各方面的建設﹐大家有目共睹﹐但這是西方國家的某些人不願意看到的。”台灣藏學界元老呂秋文教授也認為“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少數人圖謀西藏獨立﹐是不希望中國強大”(10)。

1989年10月7日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了如下社論﹕

達賴喇嘛因何得和平獎﹖

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是頒給流亡國外的西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這個決定可能會使許多人感到意外﹐但在深一層分析後﹐人們就會覺得這其實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首先﹐諾貝爾獎頒發﹐本來就沒有一個可令各方面心悅誠服的標準﹐尤其是和平獎的提名遴選與頒發過程﹐更是經常引起眾多非議。這是挪威國會一個委員會的決定﹐它的決定常有令人啼笑皆非之處﹐最“傳為佳話”的例子﹐莫過於它在1973年把和平獎頒給基辛格與當時北越和談代表黎德壽共享。和平獎委員會的這番盛情﹐連黎德壽本人都不好意思接受。越南過後侵佔柬埔寨﹐以及黎德壽本人的表現﹐充分反映了所謂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發﹐有時候真是形同兒戲。

在中國發生“六四事件”後不久﹐就已盛傳中國異議分子的領袖柴玲可能獲頒和平獎﹐如果柴玲或吾爾開希等人真的得到諾貝爾和平獎﹐雖然還是有許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但也許還可以反映有關的委員會至少還有根據某種原則來決定﹐如今和平獎頒給達賴喇嘛﹐就非常令人匪夷所思了。

達賴喇嘛憑什麼得到和平獎呢﹖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表揚他“避開暴力﹐使用和平方法﹐要使西藏自中國統治解放出來”。姑不論達賴是否完全不鼓吹暴力﹐委員會如此表揚他﹐決定頒之以重獎﹐就等於公然支持他的脫離中國運動﹐也就等於公開聲明他們認為西藏並非屬於中國。

西藏主權屬於中國﹐這是連美國政府都承認的事。即使對這個問題還存有疑點﹐也純粹是中國政府與西藏人民之間的問題﹐如果要找任何國際組織“主持公道”﹐那聯合國之類的組織也許更加恰當。無論如何﹐像這類高度政治性、爭論性的事情﹐卻是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之類的組織所不應為的。

達賴喇嘛所象徵的﹐在很大程度上﹐其實是一種“政治鬥爭”。一個以促進和平為己任的委員會﹐的確不應該在這種高度爭論性的政治鬥爭中﹐如此明目張膽地偏向其中一方。

一個地區的人民基於不同種族不同文化而不願意接受中央的統治﹐並不是現在才有的事﹐更不是中國才有的問題。這類的問題﹐必須通過理性與忍讓的態度來解決。但諾貝爾委員會的這項決定﹐卻可能開一個“危險的”先例。達賴喇嘛到西方求援之時﹐西方“好打抱不平”的人也只是給他口頭上的支持﹐因此諾貝爾委員會這次的決定﹐真正的用意其實只是在給中國政府好看﹐這跟北京“六四事件”的發生及其餘波﹐相信也不無關係。中國政府如能平心靜氣想想﹐也應理解出其中值得他們反思的地方﹔但諾貝爾委員會為了要做給人好看﹐甘冒干涉別國內政之指責﹐有違它原有的宗旨﹐有損它本身的形象﹐恐怕也是“得不償失”。

這篇文章說得多麼好啊。順便說說﹐挪威在歷史上雖然從未派兵侵略過中國﹐卻分享過庚子賠款﹐挪威是欠了中國人民的債的。如前所述﹐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一方面得益於戈爾巴喬夫的改革﹐它使西方不再需要利用中國反蘇﹐從而可以放手支持達賴喇嘛分裂中國﹔另一方面得益於拉薩戒嚴與“六四”大屠殺﹐它們使達賴喇嘛身價倍增、使中共聲名狼藉﹐而拉薩大騷亂是鄧、胡、趙寵出來的﹐“六四”是鄧小平的最大敗筆﹐所以達賴喇嘛的和平獎實際上是戈爾巴喬夫與鄧小平聯合奉送給他的。

注釋﹕

1)U.S. Congressional Record, vol. 133, no. 98 and 100, 1987.

2)United States Public Law 100-204, Foreign Relations Authorization Act, Fiscal Years 1988 and 1989, Washington, DC, December 22, 1987.

3)"Address to the U.S. Congressional Human Rights Caucus----Five Point Peace Plan for Tibet", Congressional Ceremony to Welcome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of Tibet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92).

4)董尼德(Pierre-Antoine Donnet)﹐《西藏生與死》(Tibet mort ou vif)﹐蘇瑛憲譯﹐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台北﹐1994﹐165頁﹔United States Congress, S. Con. Res. 129, Washington, DC, September 16, 1988.

5)Human Rights in Tibet, hearing before the subcommittees on Human Rights, and on Asian and Pscific Affairs of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100th U.S. Congress 1st session, October 14, 1987.

6)"Address to members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Congressional Ceremony to Welcome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of Tibet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92).

7)United States Congress, S. Con. Res. 75, Washington DC, October 5, 1989.

8)轉引自﹕直雲邊吉﹐《達賴喇嘛----分裂者的流亡生涯》﹐海南出版社﹐海口﹐1997年﹐109頁。

9)《天葬》﹐517頁。

10)張永清﹐《出席藏學討論會的台灣學者表示反對西方分裂西藏的行徑》﹐《人民日報》海外版﹐1997825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