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徐明旭

第四部:新的冷戰

第十二章﹕冷戰在繼續

5、從“六四”到“一一一”

無數事實告訴我們﹐民族主義是一種非理性的情緒﹐極容易被煽動起來﹐特別是有超級大國在煽動的時候。如果美國也像煽動藏獨一樣不遺餘力地煽動蘇格蘭、威爾士、科西嘉與布列塔尼獨立﹐不出十年﹐蘇格蘭、威爾士、科西嘉與布列塔尼的獨立運動就會像藏獨運動一樣鬧得不可收拾(蘇格蘭已經有一個鬧獨立的政黨﹐就叫蘇格蘭獨立黨﹔科西嘉也有個科西嘉解放陣線﹐不時搞點恐怖活動。順便說說﹐蘇格蘭與威爾士的民族與英格蘭族不一樣﹔科西嘉與布列塔尼的民族也與法蘭西族不一樣)。至於北愛爾蘭、魁北克、巴斯克等獨立運動﹐毋需別人煽動就鬧得如火如荼。美國夏威夷土著波里尼西亞人的後裔也在鬧獨立﹐還有自己的政黨夏威夷自由黨。它們所在的美、英、法、加拿大與西班牙等國可都是地地道道的民主國家。

1993年6月12日﹐美國眾議院人權委員會以口頭表決的形式通過決議“敦促克林頓總統向中國政府的最高層提出漢族人口遷進西藏的問題”。美國國務院一官員在參議院通過此修正案後說﹕“參議院這一行動可能給西藏人民帶來的任何好處﹐都不足以蓋過幾乎肯定會給美中關係造成的損害。達賴的五點和平計劃是一個隱蔽的獨立計劃﹐而在這個特別時候﹐國會支持西藏獨立就是向更兇暴的分子發出錯誤的信號﹐只能導致更多的流血事件。(49)”

美國的議員先生們也許巴不得藏獨分子在西藏挑起更多的流血事件﹐這樣他們就可以通過更多的決議譴責中國政府侵犯西藏人權。教中國政府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有聽任西藏獨立。他們的目的本是要中國像蘇聯那樣崩潰﹐然而他們這樣做的效果卻也像中國政府用鉅款包養西藏一樣適得其反。

蘇聯與中國最大的區別在於﹕俄羅斯族僅佔蘇聯人口的一半(50)﹐而漢族卻佔中國人口的92%(51)。所以只要漢族不分裂、不打內戰﹐中國就不可能像蘇聯那樣解體﹔而只要中共不垮台﹐漢族就不會分裂、不會打內戰。西方對達賴喇嘛與西藏獨立的支持恰恰起到了幫助中共團結漢族、鞏固統治的作用。

1995年4月號《北京之春》刊登了中國民聯南非支部負責人尹超的來信《一個值得警惕的傾向》﹐信中說﹕中國國內親友讀了《北京之春》1994年11月號發表的某些中國民運人士支持或讚同西藏獨立的文章後議論紛紛﹐“大家議論的結果還是支持共產黨﹐因為至少共產黨掌權的時候﹐中國還不至分裂”。“大家不願意看到共產黨如此‘國’不下去﹐但更不願意看到某些民運先生們如此的去‘不國’。現在大陸的許多人都持相同的看法﹐現在不是共產黨說服他們去忍受共產黨了﹐而是某些民運人士‘說服’他們去選擇共產黨了。”

某些民運人士支持或讚同西藏獨立也許是出於毛澤東的邏輯﹕“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52)”在民族問題上﹐事情不是那麼簡單。蔣介石與蔣經國也堅決反對西藏獨立﹐中共並未因為自己的敵人蔣氏父子反對藏獨就擁護藏獨﹔反之﹐中共也未因為自己的敵人藏獨分子反對蔣氏父子就擁護蔣氏父子。敵人的敵人並未成為朋友。這是因為在西藏問題上﹐歷代中國政府----清朝、北洋軍閥、國民黨、共產黨----所代表的都是中國的合法(國際法)利益。袁世凱竊取辛亥革命的勝利成果﹐復辟帝制當皇帝﹐被陳伯達稱為“竊國大盜”﹐中國人皆曰可殺。然而當他拒絕在《西姆拉條約》上簽字時﹐中國人也應反對或譴責他嗎﹖

反之﹐藏獨分子包括十三世與現世達賴喇嘛從來把中國當成敵人﹐不僅僅把中共當成敵人。他們在滿清、北洋軍閥與國民黨時代就投靠英國鬧獨立﹐製造過兩次驅漢事件﹐十三世達賴喇嘛還派兵主動進攻國民黨的軍隊。中共政府在他們眼裡也不過是與國民政府一樣的中國政府而已。假如中共垮台﹐中國成立了民主政府﹐他們也一定會把中國民主政府當成敵人。

“六四”大屠殺後﹐絕大多數中國知識分子都認為﹐中共已經喪盡人心﹐中國的學生與精英將會一代比一代更恨中共﹐一代比一代更親西方----特別是美國。然而事實並非如此。1997年11月1日江澤民去哈佛大學演講時﹐有上千人向他示威﹐分屬於西藏獨立、台灣獨立與中國民運三派﹐即所謂3T運動(Tibet, Taiwan, Tiananmen)。其中人數最多的是藏獨示威者﹐絕大多數是美國白人。有兩個美國白人學生在會場裡始終背對江澤民站著﹐向他顯示其背上的“給西藏以自由”(Free Tibet)的字樣。與此同時﹐卻有大約四千名中國人與華人歡迎江澤民﹐其主力是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的中國學生學者﹐也有許多其他學校的中國學生學者、來自大陸台灣香港與其它地方的華僑與當地華人。他們揮動五星紅旗﹐不斷高喊“熱烈歡迎江主席”﹐不斷高唱《義勇軍進行曲》、《歌唱祖國》與《團結就是力量》﹐自始至終情緒飽滿﹐態度激昂。最令人意外的是﹐劍橋中文學校的學生娃娃也舉著“江爺爺您好”的標語﹐手持五星紅旗沿街列隊歡迎。歡迎者與示威者不時發生辯論(由於大批美國警察在場﹐沒有任何暴力衝突發生)﹐有一段對話令我震驚﹕一個年輕的女示威者走到歡迎人群前面說﹕“永遠不要忘記六四屠殺﹐我看到他們殺人﹐他們殺男孩﹐他們殺年輕人﹐他們殺抗議者。”一個女歡迎者高聲反駮說﹕“我住在北京﹐我沒有看到這種事。”(53)

那些中文學生娃娃的父母絕大多數是中國學生學者﹐其年齡在30歲出頭﹐“六四”時當為大學生、研究生或大學教師、科研人員﹐想必也參加過或同情過八九民運。那些年輕的中國留學生在“六四”時大多當為中學生﹐想必也同情過八九民運。為什么在八年後﹐一齊歡迎起“江主席”來了呢﹖我想不是因為他們來到了自由民主的美國後改變了觀點﹐喜歡起中共的專制獨裁了﹐而是憤慨於美國朝野對西藏獨立的狂熱支持。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哈佛當局把離江澤民演講的會場最近的地方劃給了藏獨示威者。有個哈佛大學的中國留學生一針見血地告訴我﹕“如果沒有那麼多美國人參加藏獨示威﹐就不會有那麼多中國人歡迎江澤民。”江澤民到哈佛的前幾天﹐哈佛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召開“西藏問題討論會”﹐實際上是聲討藏獨大會。會場爆滿﹐群情激昂﹐開成了歡迎江澤民的動員、誓師大會。誠然﹐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也派人到波士頓組織歡迎﹐但沒有這種共同的逆反心理﹐他們再有天大的本領也拉不到那麼多人的。

不僅大陸人反對藏獨﹐某些台灣人也反對。來自台灣的閻公駿對記者說﹕“江澤民訪美活動中的幾次講話都滿有水平。”他的妻子﹐大波士頓華人文化協會主席熊晶則說﹕“美國人根本不了解中國歷史﹐不懂得西藏早已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受藏獨分子蒙蔽譴責中共進藏﹐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與自己的孩子都經常爭論。實際上﹐中國政府派兵進藏與當年林肯總統打南北戰爭的目的很相似﹐一是消滅農奴制﹐二是防止國家分裂。如果說中共迫害藏人壓制人權﹐那麼當年在農奴制下遭受殘酷迫害的藏民就有人權嗎﹖”(54)

有意思的是﹐美國主流社會的電視與報刊幾乎不報導多達四千人的歡迎人群﹐卻大肆宣傳只有一千人的抗議示威﹐甚至把歡迎者的人數也算進抗議者中去﹐有個電視台乾脆把歡迎者說成是抗議者。當許多中國人打電話給這些電視台與報刊表示不滿時﹐後者竟然反問前者是不是中國政府派來的。這種傲慢與偏見進一步加深了中國人的反感﹐並對美國的“言論自由”產生幻滅。倒是親國民黨的美國《世界日報》在報導此事時比美國主流媒體公正、客觀得多(55)。

從中文網絡也可看出﹐中國留學生一代比一代更激烈地反對藏獨與台獨﹐其民族主義情緒遠遠超過老一代留學生。這與國內“中國可以對美國說不”的聲浪是一致的。誠然﹐“六四”以後﹐中共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不得不把愛國主義當作救生圈。但要說留學生的民族主義也是中共煽動起來的﹐未免高估了中共的號召力與影響力。真正的原因還在於美國對達賴喇嘛與西藏獨立的支持所引起的逆反心理。

五四運動與八九民運都證明﹐精英是中國民眾的靈魂。留美中國學生學者可謂精英了﹐能夠到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來的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了。他們中即便有一小半人回國﹐也會對中國未來的局勢產生深刻的影響。何況國內本來就有對西方的逆反心理。西方不遺餘力地支持藏獨一方面給中共製造出許多麻煩﹐另一方面又幫助中共強化漢族的民族主義情緒。於是出現了這樣的悖論﹕西方越是支持藏獨達賴就越是活躍----中國的精英就越加對西方反感越加擁護中共----中共統治就越加鞏固漢族就越加團結(豈止漢族﹐如前所述﹐回族對藏獨也極為反感)----藏獨疆獨蒙獨就越加不可能成功中國就越加不會分裂。西方某些勢力與達賴喇嘛本想搞垮中共、分裂中國﹐結果在客觀上起到了幫助中共鞏固統治、增強合法性、凝聚中國與防止分裂的作用﹐他們自己也陷入了怪圈22。這對促進中國民主化也沒有什麼好處﹐毋寧是幫倒忙。

我願借此機會奉勸達賴與藏獨的西方支持者﹐你們如果真的希望中國民主化﹐就應當停止刺激中國各族的民族主義(無論是漢族的還是藏族維族蒙族的)﹐像克林頓那樣告誡達賴喇嘛接受中國對西藏的主權(56)。你們如果執意要分裂中國﹐那就要考慮玩火的代價。不要以為你們可以隔岸觀火﹐那時會有幾億難民像《黃禍》描寫的那樣漂洋而來﹐你們如何對付﹖

注釋﹕

49)轉引自﹕直雲邊吉﹐《達賴喇嘛----分裂者的流亡生涯》﹐海南出版社﹐海口﹐1997年﹐82-83頁。

50)1990年數字﹐見Time 9 September 1991。

51)國務院人口普查辦公室、國家統計局人口司編﹐《中國1990年人口普查資料》﹐中國統計出版社﹐北京﹐1993年﹐第1冊﹐19頁。

52)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編印﹐《毛主席語錄》﹐14頁。

53)徐德清﹐《百聞不如一見----評美國主流媒體對江澤民訪問哈佛的報導》﹔韓恩厚﹐《江澤民主席訪問波城觀感》﹐兩文均見《波士頓新聞》﹐1997年11月7-13日。朱偉憶﹐《中國主席江澤民來訪波士頓與美中台關係》﹐《舢舨》﹐1997年11月7日。曾慧燕﹐《江澤民哈佛演講》﹐《世界日報》﹐1997年11月2日。以及上述三報發表的照片新聞。

54)朱偉憶﹐《中國主席江澤民來訪波士頓與美中台關係》﹐《舢舨》(波士頓中英文合璧報)﹐1997年11月7日。

55)徐德清﹐《百聞不如一見----評美國主流媒體對江澤民訪問哈佛的報導》﹐《波士頓新聞》﹐1997年11月7-13日。

56)《江澤民克林頓記者招待會》﹐《北京之春》﹐19988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