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徐明旭

第三部:鄧小平的懷柔政策

第十一章﹕不和平的“和平示威”

4、班禪之死

這次騷亂並未改變趙紫陽的看法﹐這從班禪的話中可以看出﹐班禪受趙的委託處理西藏問題﹐儼然是西藏的太上皇。他在同一場合回答“西藏為什么會發生騷亂”時說﹕

有外因﹐也有內因。外因就是國內外極少數分裂主義分子相互勾結﹐策劃煽動﹔內因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工作中存在著“左”的錯誤傾向﹐給人民造成了很多思想上、精神上﹐以及物質上的創傷﹐成為不穩定因素﹐這就給國內外的少數分裂主義分子策劃、煽動騷亂留下可乘之機。……

達賴喇嘛同西藏發生的騷亂有什麼關係﹐你們只要自己看看就會清楚。去年9月﹐達賴喇嘛在美國眾議院人權小組委員會上發表演說﹐就西藏問題提出了五點計劃。以後不久﹐在西藏內部的分裂主義分子就揚言他們要支持達賴喇嘛的五點計劃﹐從而在拉薩煽起了騷亂﹐這是清楚的。至於他們在地下、背後搞的活動﹐我今天不準備說﹐我只想講講這兩件事的現象和聯係。他要幹這種對自己的民族和宗教不負責的事是不好的﹐不應該的。……

西藏的許多幹部是在“左”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左”的思想在他們頭腦中影響很深﹐不是一時可以改變的。因此中央撥亂返正、落實政策的正確精神﹐在他們“左”的思想阻撓下﹐一時貫徹不下去。……西藏幹部中的“左”﹐漢族中有﹐藏族中也有。有高級幹部﹐也有一般幹部﹐就是說﹐有“左”的思想的幹部數量比較大﹐人數也比較多。……

要改進西藏的工作﹐必須從三方面努力﹕一、要搞好民族區域自治﹐實現真正的、名副其實的區域自治﹔二、要用很大力量去醫治過去“左”的政策所造成的種種創傷﹐也就是要認真落實各個方面的政策﹔三、要大力發展西藏的經濟文化建設﹐不斷改善人民生活﹐使西藏逐步得到發展進步和繁榮。這三方面工作都做好了﹐就從根本上解決了西藏的長治久安問題。……我們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目前也還不夠完善﹐要繼續加以完善。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我們開放了 許多寺廟﹐尊重和保護群眾的宗教信仰自由。同時我們也還需要落實政策﹐還有很多工作要做(25)。

總結班禪的治藏綱領﹐就是﹕一、要把西藏全部官員都換成藏人﹐徹底實現藏人治藏(這是他反復強調“名副其實的區域自治”的真正含義)﹔二、要恢復1959年前的寺廟數目與影響﹐實際上要恢復政教合一、喇嘛治藏的舊制度(這是他要求進一步落實宗教政策的真正含義)﹔三、要中國政府給西藏更多的錢(這是他要求“大力發展西藏的經濟文化建設﹐不斷改善人民生活”的真正含義)。實際上是要恢復沒有達賴喇嘛的達賴喇嘛體制﹐卻要中國政府繼續用鉅款包養西藏。那麼合乎邏輯的結論是請達賴喇嘛回來再當政教合一的最高首領囉﹖這顯然不合班禪的心意。雖然他在同一場合也說了只要達賴喇嘛放棄獨立訴求﹐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可以回來當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無論住北京還是住西藏都可以。但他的真實想法是由他自己來當西藏政教合一的最高首領。據知情人告訴我﹐班禪一再要求出任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趙紫陽都已同意﹐被鄧小平堅持以“政教分離”為由拒絕。

1988年6月15日至29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主管治安政法工作的喬石到西藏考察﹐旨在發現西藏騷亂的根源。他在西藏講話時說﹕落實政策不能沒有邊﹐不能沒完沒了、永遠落實下去。落實政策的目的和ぴ眼點是要有利於廣大藏族人民﹐落實政策側重政治上的解決問題。對寺廟落實政策的同時﹐要加強寺廟的管理﹐不能管理混亂﹐失去控制﹐在落實政策的同時﹐又不使寺廟成為騷亂的據點(26)。在西藏政協召開的一次座談會上﹐當與會的統戰人士----昔日的貴族、官員與上層喇嘛----紛紛批評中共的宗教、語文、經濟政策﹐要求建立更多的寺廟、招收更多的喇嘛、學校裡只用藏語文不用漢語文、中國政府給予更多財政補貼時﹐喬石憤怒地反問他們﹕中共已對過去的錯誤作了賠償﹐給了他們高官厚祿﹐他們還要中共做什麼﹖把他們過去的僕人還給他們、讓他們像舊社會那樣生活嗎(27)﹖

喬石的話與班禪的話針鋒相對﹐反映了中共內部主張停止對藏獨勢力執行綏靖政策的那部分人的聲音。根據他的指示﹐西藏當局成立了寺廟政治清理工作辦公室﹐從該年8月下旬起派出九個工作組共181人進寺廟﹐對參與騷亂的僧尼進行“政治清理”。據他們報告﹐自1987年9月27日至1988年9月﹐拉薩發生大小十次騷亂﹐有11座寺廟、四所經堂和西藏佛學院的400多名僧尼、學僧參與。經過兩個月的清理﹐宣佈解脫161人﹐參與騷亂後下落不明暫掛九人﹐清除出寺25人﹐經過收審查清問題後原則上要清除出寺的16人﹐工作組進寺前由寺廟民主管理委員會按自動離寺處理的15人﹐流動僧尼交當地政府處理四人﹐無依無靠留寺以觀後效的一人﹐待處理的24人(28)。這樣溫和的措施當然解決不了問題﹐更大的騷亂不可避免。

1989年1月17日﹐班禪在日喀則扎什倫布寺主持迎接五至九世班禪遺體入靈塔儀式﹔22日又主持了班禪東陵扎什南捷開光大典。文革前﹐五至九世班禪各有靈塔﹐文革初被藏族紅衛兵搗毀。塔內的木乃伊被扔進河裡﹐由信徒撿起秘密收藏(29)。此時由中國政府出資670萬元、黃金218斤、白銀2000斤、水銀1330斤、銅11277斤、木材1099立方米、鋼材117噸、水泥1106噸、石料71782塊修了班禪東陵﹐把五位班禪的遺骸全部供放在裡面。班禪在開光大典上說﹕“宏偉壯觀的靈塔和靈塔祀殿﹐是中國共產黨民族宗教政策的正確性和真實性的象徵﹐是藏漢兩大民族團結的象徵﹐是西藏宗教界和廣大僧俗人民愛國主義的象徵。”“文革的破壞是全國性的﹐不是專門針對藏族或西藏的﹐更不能說是漢人消滅藏人的文化。利用文革的破壞﹐特別是利用宗教寺廟遭到的破壞﹐來煽動民族情緒﹐破壞民族關係﹐純屬別有用心。”(30)

然而第二天﹐他在一次座談會上發表了平生最後一次講話﹐大發牢騷﹐下面是英文《中國日報》的報道的譯文﹕

自治區最高宗教領袖班禪大師星期一說﹐近30年來﹐西藏為了開發所付出的代價比實際上獲得的還要多。

專程前往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扎什倫布寺主持五至九世班禪大師遺體合葬靈塔祀殿----班禪東陵扎什南捷開光典禮的班禪大師表示﹕自解放以來﹐自治區有極大的改變。不過他說﹕“我們也付出了極高的代價﹐我們永遠也不應該重犯這種錯誤。”

在文革期間坐過九年零八個月牢的這位宗教領袖指出﹐就西藏的情形而言﹐由於極左分子的錯誤而造成的禍害﹐比右傾分子所造成的損害要嚴重得多。

班禪大師在一次和拉薩市以及其它五個地區的黨政高級領導的討論中﹐發表了他個人的評論。他對他們說﹐西藏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經驗﹐也汲取了可怕的教訓。大部分領導幹部明白這些教訓。班禪說他是一個坦誠的人。他補充說﹐有一些領導完全忘記了悲慘的往事﹐有些甚至又開始重複這些錯誤。從封建農奴制度一下子跳到社會主義制度的西藏社會﹐連社會主義最基本的階段都沒有達到。今後的重點應該放在改正極左的錯誤上面。

班禪大師說﹐在最近幾年裡﹐西藏和鄰近的漢族地區在經濟上產生了差距。西藏應該努力利用豐富的資源﹐迎頭趕上經濟發達地區。

班禪大師說有一些對西藏不友好或者敵對的人﹐利用這些經濟上的差距﹐企圖破壞漢藏關係(31)。

128日﹐班禪由於不適應缺氧加上操勞過度﹐心臟病發作﹐在中共為他建造的宮殿德欽格桑頗章逝世。中共在扎什倫布寺為他專門建造靈塔與祀殿(32)。許多人猜測他是被中共暗殺的﹐我以為不可能。且不說趙紫陽一心依靠班禪安撫西藏喇嘛﹐縱觀班禪的一生﹐儘管他不時發些牢騷﹐在關鍵場合還是忠心為中共說話的﹐這是由他的地位決定的。如果西藏真的在達賴喇嘛領導下獨立了﹐他豈不也要像其前世一樣被達賴喇嘛趕出西藏啦﹖他死了﹐中共到哪裡去找像他那樣身份的藏人幫中共說話呢﹖

注釋

25)《班禪和阿沛就西藏問題答記者問》﹐《人民日報》﹐1988年4月5日。

26)《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1949-1994)》﹐西藏人民出版社﹐拉薩﹐1995年﹐338頁。

27)Goldstein, Melvyn C., The Snow Lion and The Dragon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7), p.92.

28)(30)(32)《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1949-1994)》﹐西藏人民出版社﹐拉薩﹐1995年﹐341-347頁。

29)董尼德(Pierre-Antoine Donnet)﹐《西藏生與死》(Tibet mort ou vif)﹐時報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台北﹐1994年﹐293頁。

31China Daily 25 January 1989.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