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夏天不是讀書天

張筱雲

接近中午時分,鋼琴學生莉瑪打電話來問:「可以早一點來上課嗎?」

我心裡有數,佻侃她:「又要和男朋友約會?早點上完課可以會情人」。正值青春年華的莉瑪已有要好男友,兩人不住同一個城市,為了約會經常調課,我早已習以為常,也儘量給她方便。

「不是!今天學校停課,太熱了」

我看看溫度計:果然攝氏三十度整,早就達到德國學校停課標準。莉瑪走了之後,學生陸陸續續滿頭大汗跑來上鋼琴課,一方面欣慰他們的勤快,學校都停課了,鋼琴課應該可以順理成章趁機偷懶,卻自動放棄如法炮製,另方面心想,德國學生真不耐高溫,才三十度就被打倒。

德國今年夏天特別熱,接下來,每隔幾天就停課,那陣子,媽媽們上午的三姑六婆聚會都要提心吊膽,不敢多逗留,很可能孩子提早放學,站在門口喊破嗓子沒人應門(德國不流行鑰匙兒)。因為,根據德國法規,溫度計上指標如超攝氏二十七度,校長就必須宣佈停課,六月份甚至有一整個禮拜,天天停課放小暑假,學生們大呼過癮。這種在德國天經地義的事在別處不見得行通,所以,阿爾巴尼亞某個小學,學生在三十二度的氣溫下汗流浹背上課竟成新聞,報紙不僅刊登,還指責這種戕害幼苗身心的不仁道行為。最近,又有異議人士認為,二十七度是樹蔭下測出來的溫度,實際上,在教室裡,人多、空間小早,就超過二十七度,是否應該再降低標準到二十五度?這類觀點,在我看來似乎有得寸進尺嫌疑。

這時候,想起台灣的夏天,有那一天不超過攝氏二十七度,大家習以為常,要不然,如果按照這裡法規,豈不是整個夏天都用不著上課?是否德國學生太嬌貴,台灣學生能克苦耐勞?但換個角度一想,馬上否決這個念頭,一切應該歸咎於緯度不同,身體承受的極限也互異,否則,為什麼這裡下大雪、零下二十度卻照常上課,這種事若發生在台灣,恐怕世界大亂,說不定要停課一個月。

當然,最羨慕學生因暑熱停課的是上班族,可惜,他們沒有這個福氣和特權,只能乾瞪眼,幸好如此,否則,商店、超市、機關、司機、工人三天兩頭動不動就停擺,豈不造成社會大癱瘓?不過,無論如何我贊成鄰居馬汀的說法:「夏天不是讀書天」這一點,好像全世界都有志一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