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西藏盲童的「幸運花」

張筱雲

全世界最高的區域─西藏,它地勢高峻險惡,連一般人都怯步,何況是眼睛看不到的弱女子?德國視障者,莎碧麗葉•田貝肯(Sabriye Tenberken)無懼於此,隻身騎馬走進險惡的陌生環境,完成了大家認為不可能的奇蹟,田貝克並將這段經歷寫下來出書,在德國上市後,不僅很快登入暢銷書排行榜,也引起國際出版界注意,被翻譯成多種語言,其中,中文版也在台灣發行。

除了莎碧麗葉•田貝肯,地球上還有許多眼睛看不見的人活在封閉的世界裡,尤其在西藏,這些命運悲慘的社會邊緣人,不但得不到同情善意,當地人甚至相信,這是惡靈駐進身體的象徵,父母家人也深以為恥。莎碧麗葉•田貝肯發現這一點之後,決心改變這個錯誤觀念、成見,為西藏弱勢的少數民族而奮鬥。

莎碧麗葉•田貝肯,一九七○年出生於德國波昂附近的小鎮。兩歲時,被診斷出視網膜病變,無法避免的終致失明。雖然如此,未被命運擊敗,也不怨天尤人,她曾說:「有時候,或許世界對我而言更美麗,因為我可以根據想像來塑造」成長和學習過程中,她比常人付出加倍心力,終於進波昂大學,專攻西藏學,副修社會學以及哲學。在敘述艱辛的西藏旅程,她不改其幽默,例如這一段:

在飛往北京途中,我左邊坐了一個似乎正專心看報紙的中國人,晚餐收走後,我鼓起勇氣,以剛學不久的破中文問:「您住在北京?」他不回答。或許他只點頭示意吧!於是,我再以從波昂中文速成班學到的句子問:「您有孩子嗎?」還是沒反應。可能他又點了頭,或根本沒反應,因為他沒孩子,這個問題令他尷尬。於是,為了表示大家都一樣,我說:「我也沒有小孩」並加了一句:「我二十六歲,就讀於波昂大學」,搞了半天,對我的攀談好像他一點也不感興趣,或許他害羞,還是他沒聽懂我的中文?很可能我講的中國話別人聽不慣,我抱歉地表示:「對不起,我中文才學三個禮拜,說得不好」,我愈來愈不自在,因為,我左邊的鄰座一點反應也沒有,不過,右邊倒是出聲了,他敲敲我的肩頭:「小姐,這位先生戴耳機睡著了,根本聽不見妳講話」。

就這樣,滿腔熱情理想的德國盲女不畏艱難地出發上路,大學專攻藏學的田貝肯,在隨身背包裡,放進自創的西藏盲人點字法(西藏一直沒有盲人點字),希望教導當地盲胞認字、書寫。同時,進一步成立盲人學校,更重要的是,身為視障者,她知道盲胞謀生不易,因此,學校附設職業訓練中心,讓他們也能擁有一技之長(以醫療、按摩、推拿、看護、放牧、手工藝、農耕、食品生產為主)。帶給盲童希望的莎碧麗葉•田貝肯,來到村落後,孩子們以藏語稱她為「克桑美陀」,意即「幸運花」。田貝肯的心願感動許多人,得到各界贊助,現在,她致力於拉薩盲人學校以及盲人教育訓練中心(他們正計畫提供成人視障者職業教育及盲胞教師培訓)的擴展與經營,該校主要招收六到十三歲學童,學生一律住校,除藏文外,還教授中文和英文,目前學生不到二十人,而根據統計,人口二百四十萬的西藏約有一萬名視障者,其中屆學齡者不在少數,他們還有長遠的路必須奮鬥。

田貝肯的努力引起各國矚目,二○○○年,她獲得德國最高榮譽的邦比文化獎章,和國際女性俱樂部所頒發的『諾格獎章』(Norgall-Preis),同年,德國第一電視台拍攝了有關田貝肯及拉薩盲人學校的紀錄片,另一部電影正在籌備中。除了《我的道路通往西藏》(Mein Weg fuhrt nach Tibet),著有一童書:《塔序的新世界──一位盲童告訴我們的西藏》(C.Dressler Verlag出版)本書德文版每售出一本,將捐贈一馬克予『西藏盲人中心促進協會』。

書名:《我的道路通往西藏》(Mein Weg fuhrt nach Tibet251 頁)

出版社:科隆基朋浩爾(Kiepenheuer u.W., Koln)出版社(中文由平安出版社發行)

作者:莎碧麗葉•田貝肯(Sabriye Tenberken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