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神奇的順勢療法

張筱雲

聖塔卡羅斯─—歐洲唯一的順勢療法醫院

火車一路沿湖,蜿蜒穿越瑞士阿爾卑斯山的重山峻嶺,在離義大利邊界不遠處停下,盧佳洛(Locarno),這也是每年舉行著名國際影展的地方。小城湖光山色、空氣清淨、景色絕美,難怪百年來一直是著名觀光療養勝地,歷久不衰,德國大文豪赫曼•赫塞也曾在這附近長住。出了火車站便是中心鬧區,地方不大,整個城市依山傍湖而建,沿著馬路漫步,不知不覺很快已經走在山坡道上。醫院位於湖邊的半山腰,遠山、綠水、籃天、白雲盡入眼簾,遠從英國跨海前來求醫的莎莉笑著說:「每天光看這些風景,病似乎就好了一半」。莎莉待在聖塔卡羅斯(CLINICA SANTA CROCE)順勢療法(Homeopathy,或譯:同位療法,日文譯為:同毒療法)醫院已經兩個多星期,她罹患嚴重的腎臟病,這幾年進出醫院如自家廚房,群醫束手無策,這個禮拜以來水腫消失,她開始有心情到處散步走動,與人打招呼聊天。

不像醫院的醫院

這是個不像醫院的醫院,病人白天可以自由行動進出,除非行動不方便,大家平時在樓下大廳一起用餐,或許同病相憐,來自歐洲各國(甚至非洲的奈及利、亞西的伊朗)的病人雖然之前完全不認識,但很快便混熟,建立親如一家人的感情。米夏爾剛從附近爬山回來,聽莎莉說完立刻接腔:「那可不!?每天遊山玩水,渡假也沒這麼輕鬆」他是胃癌患者,檢查報告出來,醫生決議將胃切除,米夏爾無法接受當一個「沒有胃的人」,立即向聖塔卡羅斯醫院報到。跟在他後面的潔西卡一進門便氣喘噓噓地喊:「要死了!生病的人還走那麼快,害我差點把腿跑斷」米夏爾、潔西卡、芭芭拉和蘇珊娜每天早上醫生問診後,經常相約爬後山,十二點前趕回醫院吃午飯。

潔西卡罹患乳癌,她堅持不開刀:「我親眼目睹自己的姐姐飽受兩次開刀、化療、放射、荷爾蒙治療痛苦的折磨,依然無法挽回生命」,五年來她以生食療法和瑜伽、氣功控制,一直平安無事,幾個月前,發現腋下淋巴腺有腫脹現象,於是也到這裡接受治療。芭芭拉不久前確定自己得了卵巢癌,她一位要好的女友罹患乳癌,開刀之前先到聖塔卡羅斯醫院接受順勢療法,幾個月後,在家人脅迫下還是進醫院開刀,醫生手術取出腫瘤,簡直不敢相信:「你到底作了什麼治療?腫瘤居然萎縮成一團死細胞!?」因此,經女友推荐,芭芭拉決定先接受順勢療法。

蘇珊娜也是乳癌患者,兩年多前接受保留乳房手術,雖然腫瘤很小,直徑只有一兩公分,為杜絕後患,接著進行化療及放射治療,並加強注意飲食起居,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沒想到三個月前竟然在同一個部位又發現腫瘤,她先到醫院作切片檢查,初步研判是良性,全家人正慶幸虛驚一場,一星期後醫院通知她確定是惡性,立即安排開刀日期,這次,整個左邊乳房被切除,蘇珊娜覺得簡直像噩夢一場,從此,她對西醫的信任大打折扣,在朋友介紹下在這裡接受另類療法。「什麼時候開飯?」丹尼爾把碗盤敲得叮噹作響。他今年七歲,是這裡最年輕的病人,由於長期服用腎上腺素關係,胃口奇佳,每天第一個坐上餐桌的大半是他,丹尼爾從一歲半起,腎臟功能就失靈,小便中不斷排出尿蛋白,多年來靠腎上腺素壓制,連帶伴隨許多副作用,例如水腫、容易疲倦、注意力無法集中。家人四處求醫無效,這裡是他們最後希望,第一個星期醫生先減低腎上腺素量劑,到最近幾天開始完全停用,陪丹尼爾住院的媽媽整天開心得合不攏嘴。

民眾對西醫失去信心 自然療法大行其道

近年來,這類例子屢見不鮮,西醫的極限日見端倪,尤其,抗生素、盤尼西尼的濫用,以及服用西藥副作用致死的事件一再發生,使得民眾對西醫的信任愈來愈低,紛紛尋找無(或低)副作用的替代方案,因此,針灸、中醫、食療、氣功、自然療法風行一時,其中,以順勢療法最具神奇療效。由於臨床效果好,逐漸獲得認可,許多保險公司願意支付醫療費用。潮流趨勢下,不少西醫業者改行專攻順勢療法,或診所裡附帶提供順勢療法,藥房裡也賣順勢療法藥物,順勢療法似乎成為無副作用的代名詞。甚至,到處成立專門醫院,但目前為止,聖塔卡羅斯是歐洲唯一以治療癌症腫瘤和其他嚴重慢性疾病聞名的順勢療法醫院,來自歐洲各國求診的人極多,幸運的話幾個月能排到床位,一般必須等上半年左右,醫院隔壁的麵包店老板說:「這家醫院也有門診部,不過他們以治療重病為優先,我老婆患花粉熱去掛號,要等三年才能排到空檔」主任醫師凱勒(Annemarie Schwegler-Keller)女士無奈地表示:「我們也希望幫助更多的人,但傳統順勢療法就像醫學中的精密手工業,無法廣收病患」。

這是實情,順勢療法治療程序和方式和一般西醫不同,除了問診仔細,病人第一次約談時間平均長達兩小時,之後,必須長期每天觀察細微末節的變化。以現有兩位主任大夫、五位住院醫師的編制,的確無法應付大量病人上門。既然如此,為何不廣設以造福人群?雖然一般順勢療法診所及醫院遍佈各地,但是,治療癌症及其他嚴重慢性病,有這種經驗、權威、技術,卻極為罕見,尤其,碰到攸關生死的疾病,普通醫生通常不敢輕易嘗試。為了彌補這項缺憾,聖塔卡羅斯醫院附設教學部門,由施彼乃迪(Dario Spinedi)醫生主持,定期舉辦研習講座,接受歐洲各地醫生報名(主要來自德國、瑞士、奧地利、義大利),由於他在醫療界的權威有口皆碑,他的名字成為金字招牌,只要證實曾拜在施彼乃迪門下,似乎便是相當水準的品質保證。尤其,最近十年來,流行趨勢推波助瀾,產生一窩蜂現象,導致醫生品質良莠不齊,甚至許多成藥標榜含有順勢療法成份,買的人以為和它沾上邊,就可以放心服用,慕尼黑從事順勢療法近二十年的醫生柯來柏(J.Kleber)表示,實際上,這根本是魚目混珠,誤導民眾,傳統順勢療法成份單一,凡是一種以上的混雜藥劑都不純正,同時,和傳統西藥最大不同點是,即使症狀相同,並沒有人人適用的統一藥物,例如感冒咳嗽,十個人來求診,針對個人體質特點,醫生可能開十種不同的藥方。

主持這家醫院的施彼乃迪和凱勒博士,正如許多順勢療法醫師,原來都是正統西醫出身,之後專攻順勢療法,他們在瑞士蘇黎世各自擁有順勢療法私人診所,聲譽遠近馳名,尤其醫術精湛的施彼乃迪醫生,被同行公認尊為「大師」。五年前,院主買下醫院建築,感念順勢療法治好他多年頑疾,決定找施彼乃迪和凱勒醫師合作,創立這家醫院。雖然請來最好的醫生,但對於以順勢療法治療癌症腫瘤及其他重大疾病,一開始健康保險公司抱懷疑態度,不肯支付醫療費用,所幸,不少病人願意自己掏腰包,施彼乃迪和凱勒醫師陸續治好幾個棘手的病患,現在許多已經願意健康保險公司負擔全額或部份醫療費用,實際上,順勢療法的成本比西醫低很多。所以在貧窮的國家,例如印度,非常盛行,當地也有不少著名的權威和專門診所及醫院。

人性化、個別化的治療方法

傳統西醫出身的施彼乃迪博士並不否定西醫的功能,尤其治療急症或天花、麻疹、黑死病等毒性劇烈的外來傳染病,更有立竿見影之效,但,大半時候,西醫雖然以藥物強迫身體就範,但不能帶來痊癒,他認為:「人不是機器,以機械化方式處理身體,頭痛依醫頭,腳痛醫腳,終非釜底抽薪之計」,例如電線走火,插頭拔掉或隨時準備滅火器,只能暫時保平安,如果不找出真正根本原因,根本治療,隨時可能再度走火。因此,不只癌症,許多疾病開刀手術吃藥打針之後,表面看來暫時治好了,並不表示已經痊癒。若不調整人生觀念及生活起居、飲食習慣,便都可能再得病。這種實例屢見不鮮,不少癌症患者,接受西醫治療切除腫瘤,幾年後復發、轉移事件時有耳聞。因此,施彼乃迪醫生成立順勢療法醫院主要針對:一、切除癌症腫瘤的後續工作,即,免疫系統的強化;二、不願或身體虛弱無法承受化療、放射治療的病患;三、試過各種方法,依然藥石罔效的腫瘤病人;四、不堪副作用之苦或只能接受止痛治標治療的患慢性病人。「為什麼專醫不治之症,豈非給自己找麻煩?」施彼乃迪答道:「一方面個性使然,喜歡接受挑戰,另方面,從多年臨床經驗,更加確信順勢療法遵循大自然法則,是未來醫學趨勢」雖然鑽研順勢療法數十年,基本上,施彼乃迪認為西醫固然有些盲點,但他並不否定功能,但對於慢性疾病,西藥的殺傷力對身體所造成的耗損,值得三思。實際上,愈來愈多人義識到西醫的方法,經常為了「追殺」體內某一個壞細胞而大動「干戈」,治療和傷害成份各佔一半。

「因材施藥」

他強調,每一個人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即使生同樣的病,情緒、生理、心理反應都不會完全一樣,應該把這些因素考慮進去,不能用規格化或流水線的方法處理。這些理論,在中國人聽來十分耳熟,是否和中醫理論有雷同之處?可見大自然的定律,不受時空限制。唯一最大不同是,中醫用陰陽調和方式,讓身體達到平衡狀態,例如體質陰虛以陽旺補強,順勢療法則「引蛇出洞」,它將陰虛的狀態逼出體內,所以,服藥初期,經常病情有更加惡化現象,直到一段期間後,症狀才消失,此時,整個體質澈底改變,甚至心理,因為順勢療法強調,身、心是不可分的一體。所以,當身體有了病痛,西醫或其他醫療方式忙著防堵、圍剿的時候,卻順勢療法因勢利導,讓它全部發作出來,剛開始,病人可能訝異,當他抱怨病情更加嚴重時,醫生反而高興地點頭稱是:「藥下對了!」問題是,現有一千五百種藥物中(仍不斷在發現、增加中),如何找出當下最正確的?機率如同買彩卷強。尤其,它沒有公式可循,完全靠醫生的經驗、觀察和判斷能力。

施彼乃迪表示,基本上,人都有免疫力,最理想的情況是靠體內天然力量克服疾病,身心平衡的情況下,它的確百病不侵,人體的免疫系統每天都在忙著消滅有害的細胞。但是,壓抑、委曲、憤怒、緊張、悲傷、忙碌,都會減弱免疫力,因而得病,順勢療法的基本概念是找出生命原生力量,以這股自然本能抵抗疾病。

這種理念,不少人認為太抽象,主張健康是吃出來的,飲食才是更具體關鍵,例如克麗絲汀安娜也是這種看法,她深具環保觀念,是有機食品忠實信徒,經常閱讀有關蔬果殘餘農藥致癌報導,日常生活中,不僅飲食有節制,注意營養均衡、持續運動保持身材,從米、麵、蔬果到飲料、甜點,二十年來堅持只食用有機食品,甚至,十年前開了一家柏林市最大的有機食品專賣店,即使如此,癌症仍找上她,五年前克麗絲汀安娜身上發現腫瘤,經歷手術割除、化療、放射、荷爾蒙治療,水裡來火裡去的身心折磨,四年多來平安無事,直到最近半年發現癌細胞轉移,克麗絲汀安娜信仰崩潰,施彼乃迪醫生是她最後希望。似乎,飲食起居之外,另有更決定性因素主宰健康。

耐心和信念的試煉

凱勒醫師給順勢療法下的註腳是:「宇宙大自然運作有一定秩序,人體也一樣,生病就是因外力因素干擾,使身體發生紊亂,順勢療法重新把秩序找出來」雖然他們對順勢療法信念堅強,但施彼乃迪坦承:「任何事情都有極限,當生命力和意志力消失,或找不到合適的藥,就是劃句點的時候」此際,順勢療法至少能提供患者和詳安寧的最後一程。

雖然順勢療法有諸多好處,但要求的條件也多,順勢療法和西醫最大不同點是,後者把身體交給醫生,任人宰割,無論吃藥打針開刀,病人處於一種被動狀況,除了承受痛苦,幾乎不必擔當,病人十分習慣這種簡單的過程,而順勢療法把一半責任交在病人手中,它卻要求患者長期觀察紀錄症狀及反應,作為診斷下藥的依據,如果病人不耐心注意觀察身體的細微反應,無法提供足夠資訊,醫生就很難對症下藥。

除外,治療期間為了讓身體在不受外力影響下觀察症狀反應,嚴禁咖啡、薄荷、成藥及任何刺激性藥物,甚至茶(花果茶除外)也儘量避免,這對把咖啡當白開水喝的歐美人而言,顯然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需要相當自制力,和一份對生命哲學的信仰和堅持。蘇珊娜笑回憶:「第一次到順勢療法診所,以為這些醫生在學校不努力,病人上門才臨時抱佛腳」,芭芭拉心有戚戚:「更奇怪的是,他們的問診方式,連我睡覺習慣側臥、左邊、右邊或趴著睡,喜歡吃甜鹹酸辣,對不同狀況下的情緒反應等等,雞毛蒜皮小事都當一回事打破沙鍋問到底」,米夏爾也加入意見:「診所裡沒有複雜的儀器設備,也不打針、抽血、,起先很懷疑,這一顆幾乎看不見的白色小藥丸能發生什麼作用」,潔西卡:「它作用可大了,有一次我發高燒,吞下它不到五分鐘就開始退燒,還有,別看它小,吞一粒平均可以維持六星期左右藥效」,瑪格麗特:「但是,熬過反應期可真不容易,多年來飽受憂鬱症之苦,一直用西藥壓制,但它仍像定時炸彈如影隨形,很難擺脫,接受順勢療法之後,有段時間變更嚴重,簡直空前未有,家人慌了手腳,那時候,我幾乎無處遁逃,一天二十四小時只想自殺,身體逼我必須面對這個問題,現在,在不仰賴西藥的情況下,終於把這個包袱丟掉」

「以毒攻毒」

順勢療法雖然最近幾年隨著自然療法大行其道而揚眉吐氣,其實,它並非新產物,而是擁有將近兩百年歷史的,開山始祖漢尼曼(Samuel Hahnemann, 1755-1843)和施彼乃迪或許多順勢療法醫師一樣,也是傳統西醫出身,他極具天份,二十四歲時已經是當時公認名醫,但他對於西醫治療方式不滿意,有一天,他讀到一篇醫學報告,上面提及金雞納樹皮可以治療瘧疾,他突發奇想,決定試試看正常人吃了有什麼反應,沒想到居然開始發冷發熱,出現瘧疾症狀,他開始思考其中關聯,金雞納樹皮可以治瘧疾的原因難道和它能引發瘧疾症狀?從這裡,推衍出「以毒攻毒」原理,這就是順勢療法Homeopathy的初步構想。

Homeo源自希臘文,意即類似,pathy意即受苦,漢尼曼生前強調,順勢療法是宇宙間存在的真理,這不是「發明」,而是「發現」,他只不過是把它們找出來歸類成一門科學。醫學史上他最大的貢獻是,親自品嚐試驗一百多種當時現有的藥物,仔細觀察分析症狀,整理歸類作成筆記,例如服下「砷」(拉丁原文:Arsen)之後,典型的反應是:「晚上睡不安穩,在床上翻來覆去,甚至從一張床換到另一張,經常凌晨三點醒過來,心中充滿莫名恐懼;即使極度口渴,喝水仍一小口吞嚥,不會一口氣灌到底;情況嚴重的流鼻水,鼻水呈稀液態,且鼻孔有灼燒感;進食即嘔吐;肛門附近痔瘡狀的疣贅,到了深夜,尤其灼痛如火;焦躁易怒,容易為小事喋喋不休,喜歡抱怨、批評別人的錯誤……」。另外,漢尼曼又發現,濃稀度改變影響藥效甚巨,更令人驚訝的是,稀釋之後,效果不減反增,到最後,從化學成份上分析,幾乎稀薄得等於零,仍繼續在病人身上發揮作用。所以,順勢療法專科醫生除了判斷藥物種類,還必須決定使用哪一種濃度,這又是一門大學問,先給稀釋十倍、一百倍、二百倍、一千倍的,或是一萬甚至十萬倍的藥物?基本上,除非很有把握,為避免風險,通常,「開低走高」先從低倍數開始,觀察一段時間後再加高(稀釋度愈高藥力愈強、藥效愈持久),以免藥力太強,病人承受不住。

由於漢尼曼的神奇醫術,治好無數民眾,順勢療法曾經風行一時,十九世紀歐洲各地便有專門醫院成立,例如,1883年由巴伐利亞邦女侯爵(Julie von Oettingen
-Wallerstein
)所資助的慕尼黑順勢療法醫院(Krankenhaus fuer Naturheilweisen),至今仍屹立不搖,並不斷擴充。可惜,漢尼曼之後,隨著大師凋零,後繼無人,再加上工業革命,科學發展一日千里、西醫突飛猛進,順勢療法式微,逐漸被擠入牆角,直到近一、二十年,人?開始質疑西醫的療效,順勢療法才有機會揚眉吐氣。

根據漢尼曼的實驗,和後人編成比磚頭厚的醫藥字典,作為下藥的依據和指標。所以,病人求診時,每敘述一個症狀,醫生便忙著翻書作紀錄,列出交集最大的幾個可能,後從中決定一種藥物。例如,根據病人描述,吃甜點後肚子容易脹氣,一翻書,符合這項症狀的藥物五、六十種之多,範圍太大,但醫生根據經驗和觀察,選出幾項作為參考,於是,繼續搜尋,現在,病人說,有「怕黑,必須開小燈才能睡覺」的習慣,醫生再翻書,此時,可能,範圍愈縮愈小,直到結晶出最大交集,找到正確藥物為止。

有時候,病人由於壓抑、顧慮、個性拘謹等各種原因,無法(或不願)表達心理狀態及情緒反應,這種情況下,甚至晚上作的夢,可以當成參考指標,施彼乃迪認為:「有時候潛意識透露的訊息比理性的陳述更深刻真實」。正確的藥物將激發生命本質,強化免疫力,因此,喉嚨發炎、感冒、發高燒、胃腸不舒服、經痛,都用同一個百試不爽的「萬靈丹」,直到新的症狀出現,再重新尋找下一個階段的合適藥物。柯來柏醫生綜合多年心得表示:「正如人生也是階段性很少人從頭到尾一成不變,隨著時間、地點、空間、外力,不斷轉換型態,有時候會重複過去,有時候箭頭指向前所未有的全新藥物(境界)」論點似乎十分合乎邏輯哲學。

更有趣的是,每一種藥物的病人,都有特定人格類型,例如,對順勢療法有研究的人,一聽醫生開給這個病人的藥方是”Lykopodium”(拉丁文,一種青苔的孢子),腦海中便大概有一個印象,此人基本上具有以下特徵:聰明、好勝、要求百分之百、無法忍受別人批評、剛愎自用、果斷力欠佳、在不熟識的人面前顯得缺乏信心、對親人卻一味固執己見……,患者可據此認識自己已知和未知的一面(但也有醫生特意不透露藥名,以免病人查書對照,影響心理,產生情緒性反應)。

然而,至今科學難以理解的是,成份已經稀釋到幾近於零的藥物,如何產生療效?這是至今仍難解的謎,這一點,順勢療法專家如何解釋?「這是上天賜予人類的神奇禮物」施彼乃迪醫生如是說。

後記:久仰施彼乃迪醫生大名,透過書信電話,希望訪問他,施彼乃迪欣然同意,卻因醫院突發狀況不斷,一拖再延,數星期後,終於如願以償。在他辦公室獲得接見,施彼乃迪博士約莫五十上下年紀,嚴肅中透露慈祥溫和,談話中,筆者稱讚他的名字取得好,十分吉利,中文諧音意即:「勢必耐敵」,他笑答:「但願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