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尋找韃靼人

張筱雲

牛肉濃湯(Gulasch)、魔術方塊、音樂家李斯特、匈牙利舞曲、歷史悠久的溫泉文化、算命維生的吉普賽人,匈牙利給中國人的印象不只這些,長久以來,傳說蒙古騎兵曾經兵臨城下,留下「痕跡」。出發前,我天真地幻想:匈牙利、匈奴,名字聽起來挺像,不是都有個「匈」字?

和中國人應該多少沾點「血緣關係」吧?!所以,感覺上她是中國人的「遠親」。

到了布達佩斯,當地駐外代表冷若水處長提醒我,即使匈牙利和韃靼人真有那麼點八竿子打不著的血緣,他們不是漢人,算外族,冷代表果然人如其名,立刻潑我一盆冷水。(題外話:實際上,他竭盡地主之誼招待,令我們難忘的浪漫之夜多瑙河船上燭光晚餐,便是他以外交部名義招待)

韃靼人和匈牙利人的「孽緣」

我心想,中華民族不是號稱融合漢、滿、蒙、回、藏、苗、傜嗎?為何如此「見外」?回家仔細翻閱史書,都說:「不要懷疑,匈牙利人的祖先正是亞洲遊牧民族」,但是,看到這一段記載我就笑不出來了:「十三世紀,韃靼人(蒙古騎兵)陷花刺子模首都烏爾鍵赤,屠城絕堤慘絕人寰,焚匈都布達佩斯燒殺掠奪,西亞名城巴格達。數十萬無辜居民被屠殺,華麗建築和無數藝術珍品都於一炬……」,可以想像美麗家園被夷為成平地的慘狀?這種情況下結的「緣」,恐怕是「孽緣」吧!

匈牙利小國寡民,素來與世無爭,卻多災多難,曾經多次被外族「解放」,韃靼人的浩劫之後,修生養息了幾百年,十六世紀,土耳其軍隊佔領匈牙利一百五十年,留下土耳其浴和拜佔庭風格的建築,作為今天的歷史見證。十九世紀末,併入奧匈帝國版圖(匈牙利人對這段歷史似乎頗為懷念,暱稱西西的奧匈帝國伊麗莎白皇后,她最鍾愛的行宮,至今仍是他們引以為榮的熱門觀光景點),二次大戰期間遭德軍入侵,戰後,他們前腳剛走,蘇聯的鐵蹄隨即駐進。當了幾十年附庸國,受高壓統治,至今匈牙利似乎對俄羅斯人並無好感,連俄語都懶得講,反倒是德語到處通行,或許德國軍隊雖曾入侵匈牙利,但是時間不長,再加上奧匈帝國的淵源(奧地利亦屬德語區),更何況,熱衷旅遊的德國觀光客是帶來財源的衣食父母。

一口山東腔普通話的匈牙利導遊小姐

或許看好中國大陸龐大的觀光市場,對我們這批筆桿的隊伍,匈牙利國家旅遊局相當重視,局長迦勒(Dr. Gabor GALLA  )先生親自設歡迎酒會招待,除了發給一大袋翻譯成中文的詳細資料(和其他歐洲國家一樣早就有備而來,中文已經成為各國觀光資訊的必要語言),還特別為我們請來一位精通中文的導遊,這個年輕美麗、黑頭髮的匈牙利姑娘原名Mariann Varga,給自己取了相當通俗的鄰家女孩名字,李雅娟,李小姐做事認真負責,尤其,一口濃厚山東腔的北京話,捲舌地道、不打折扣,標準流利得令一幫子說台灣國語的同胞汗顏。沒想到只留學北京一年,竟然中文就可以說得字正腔圓,對她的語言天分,眾人莫不嘖嘖稱奇。她除了匈牙利母語,還會中文、英文、德文、俄文。顯然這是許多「獨門語言」國家在不得已的困境下,激發出來的語言潛能,丹麥、荷蘭、芬蘭、瑞典人民,能使用兩種以上語言是很平常的事。可惜,匈牙利年輕的一代,德文、英文、俄語都不行,到麥當勞買沙拉,發現服務員忘了給沙拉醬,折回櫃臺索取,雞同鴨講老半天,德文、英文全出籠,仍無法溝通,最後找來略懂英文的領班,費盡唇舌還是不得法,最後只好放棄,以牛吃草方式乾嚼。

一到匈牙利,走在路上,我特別留心觀察,努力盯著匈牙利人看,希望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研究半天,發現當地人除了黑頭髮的人較多,已經嗅不出熟悉的共同點。或許,韃靼人是「外族」,和漢人本來就有段距離,再加上千百年來與鄰近歐洲國家混血,亞洲人的特徵逐漸模糊。

雖明白這道理,還是忍不住若有所失,這份宿願,直到驅車前往布達佩斯附近小鎮參觀聞名寰宇的馬術特技表演時,終於得到補償,騎士們身著長袍馬靴,躍馬揚鞭,從他們身上,彷彿看見七百年前馳騁疆場、躍馬中原的韃靼人向我奔來。

布達佩斯唐人街規模龐大

在布達佩斯沒碰上韃靼人,卻遇見不少「貨真價實」的中國人,他們大半來自大陸(台商也有,但僅百餘人),一九八八年之後,放寬入境居留法令,簽訂免簽證雙邊協定,一下子成千上萬的華人大批湧入,幾年內暴增數十倍,匈牙利當局一看苗頭不對,趕緊採取緊縮政策。即使如此,境內已經聚集了兩萬多華人。

不僅華人社團林立(如:匈牙利華僑華人社團聯邦總會、匈牙利華人婦女聯邦總會、匈牙利華人青年聯合會、匈牙利華人佛教協會、匈牙利中醫藥學會、匈牙利華文作家協會、匈牙利浙江商業總會、匈牙利上海總商會、匈牙利河南同鄉會、布達佩斯四虎市場華商自治會等),中文報刊也有七、八家(如:中華時報、市場報、聯合商報、歐亞新聞報、歐洲論壇、新導報、每日觀察報等),甚至,還有多家專作中國人生意的旅行社。

開餐館之外,作小生意是一萬多名華人維生的主要方式,布達佩斯四虎市場為遠近馳名的商品集散地,不僅匈國當地,連鄰近國家,如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烏克蘭、南斯拉夫、捷克、波蘭也到此批貨,它原是火車站附近的廢棄廠房,被華人承包下來,作為商場,目前共有三千五百多家,儼然歐洲最大的中國城。看勤奮的中國人,操著結結巴巴的匈文,把原來鳥不生蛋的地方搞得人氣興旺,財源滾滾,匈牙利人不免眼紅,不僅藉機漲房租,還打算收回用地,甚至黑道也趁機撈一筆。

房地產公司見有利可圖,特別耗資興建了佔地遼闊、外觀新穎現代化的「中國商城」和「亞洲中心」,希望取代簡陋的四虎市場,但目前為止駐進廠家並不多,一來租金太高,二則地點偏遠,離市區有段距離,再說,少了攤販們的叫賣,和顧客討價還價的嘈雜聲浪,似乎樂趣大減,好像缺了點什麼。

「相見時難,別亦難」

相聚三日之後,最後一天,會議結束,大家各自打道回府,早上的餐桌上充滿鳥獸散的離別愁緒。「我只不過打電話跟她說再見,她就哭了起來!」鳳西(註:郭鳳西女士為歐洲華文作家協會秘書長)對協會裡的「林黛玉」有點束手無策。很難想像吧!?一個近六十歲,在海外生活大半輩子的女子,竟然依然多愁善感,動不動就掉眼淚。

為了這趟旅行,大明(註:呂大明女士為華文地區著名散文家)搭了十八個小時的火車,從巴黎轉車、換車,幾番折騰,千里跋涉,總算來到布達佩斯,最後仍須面對曲終人散的淒涼,這種不堪的情境,每年上演。其他人大概也都有份不忍與不捨之情吧!?只是不像大明姊這般脆弱敏感。

異鄉寂寥,所幸有協會(歐洲華文作家協會)這個組織,將歐洲各國文友串連起來,十幾年來,固定每兩年舉行一次年會,會員珍惜相聚機會,但「相見時難,別亦難」,雖說日久他鄉是故鄉,大家在歐洲生活了大半生,基本上已經融入當地社會,語言、文化沒問題,但是,說再見時,仍然忍不住感傷。

無論如何,利用這次會議,除了和歐洲各國文友歡聚一堂,終於完成多年「尋根之旅」心願,找到我夢中的韃靼人!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