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在西方遇到東方--傳統中醫醫院在德國

張筱雲

「借問中醫何處去,路童遙指市中心」,「傳統中醫醫院在哪裡?」假日的科茨汀(Koetzting)市,街道行人冷清,隨便抓一個經過的小朋友問路,小女孩和善地指指前方:「就在市中心,過了拱門便是」。好一個「借問中醫(酒家)何處去,路童(牧童)遙指市中心(杏花村)」!

果然,向前直走,城中心的交通要道上,巨型的白色建築物矗立大馬路邊,醒目的TCM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招牌,令人毫不猶豫向前走去。推開大門,一踏進醫院,熟悉的中藥材氣味立刻撲鼻而來,中國字畫、仿古花瓶,走廊上來去匆匆的黃臉孔醫療人員,感覺完全不像在德國。正是如此!「置身中國」就是醫院向病人促銷的賣點,強調貨真價實的傳統正宗中醫療法。院方行銷策略果然奏效,院長施道丁爾(Anton Staudinger)頗為自豪:「病人一看中醫師都是真正的中國人,就有信心」,「我們的床位供不應求,八十幾張病床全年爆滿,經常要排隊等好幾個月才能住進來」

實際上,像科茨汀這類的中醫院在德國並非唯一,只不過,其他中醫院的醫師大半是德國人,這類「正宗」中國人的陣容卻十分希罕。雖然如此,部分滿懷憧憬前來的病人出院後有點失望:「好像沒有那麼神奇!」根據「醫療效果評估統計調查」(PEPProgramm zur Evalution der Patientenversorgung)精確的追蹤分析(療效問卷調查分:剛出院、出院三個月、出院半年、出院一年),長達四百多頁的詳細科學報告專書顯示,平均治癒率是百分之二十到三十。

「判決書」預定二○○四年中公諸於世即使如此,德國民眾人仍趨之若鶩,說是東風西漸一點不為過,西醫的極限、自然療法的推波助瀾,近幾年,中醫和針灸在德國(或歐洲)水漲船高,行情看好,不僅西醫診所的醫生一窩蜂學針灸(百分之五十以上私人診所提供針灸治療),連療養院、強調WELLNESS的旅館,甚至公立醫院也設立中醫部門,例如慕尼黑科技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TUM)的「天然療法研究中心」(ZnF)提供針灸和傳統中醫,尤其以減輕癌症化療、放射線治療產生的副作用及不適著稱。

該中心所長梅爾哈特(Dieter Melchart)教授表示,中醫和針灸在德國大行其道已經有一段時間,以西醫的角度和觀點,任何療法必須經過精確科學查證,所以,二十幾年前開始悄悄流行時,一九八二年便和多所大學醫學院(柏林大學、法蘭克福大學、奧地利葛拉茲大學、瑞士蘇黎世大學等)及相關研究機構,有計畫長期評估、調查、觀察、分析。他們發現,對於疼痛性疾病,針灸的確能發揮效果。因此,德國有些健保公司已經列入支付項目,現在,全面擴大施行之前,已經委託,進一步精確評估調查。這項統計分析耗資數百萬歐元,在九千四百家私人診所、五十個醫院門診中心同時進行臨床效果檢驗,就其規模而言,可謂全世界最大,報告書預定二○○四年中公諸於世,這將是決定傳統中醫和針灸生死的「判決書」。

 德國針灸協會大大小小共有二、三十個,其中以「德國針灸醫師協會」(DAEGfA)最俱歷史和規模。德國針灸師執照分A B兩種,前者最少必須參加一百六十個小時學習課程,才能取得,而B種更嚴格,要求四百個小時以上,兩種執照的差別在於健保公司給付的多寡,A執照一次治療費用二十五歐元(約一千台幣)B執照一次三十五歐元,私人付費約五十歐元。而且,學費不便宜,以A類執照而言,最少投資二萬歐元(約台幣八十萬),才能合法給病人紮針,目前德國領有針灸行醫執照的醫生大約有四萬多人,大半都加入針灸協會及相關團體。

有些人為了省錢、加強說服力或深造,專程到中國、台灣(近年來越南西貢市也提供外籍醫師研習課程)「取經」十分盛行。除了八九年天安門民運之後的兩年內,通常北京是最熱門的選擇,為什麼去台灣學針灸的人少?在北京中醫附設醫院學過半年針灸的德國醫師亞歷山大說:「無論學費或食宿,都便宜划算,同時,當地組織、管理較完善,再加上北京名氣、招牌響亮,一打出來,病人印象深刻」,慕尼黑醫學院學生拖瑪斯(Thomas Skoruppa)還沒畢業也開始學針灸:「將來開診所,不會針灸很吃虧」「遠來的和尚會念經」。

蒙上神秘的東方面紗,這家位於德國科茨汀(Koetzting)市的傳統中醫醫院,帶給病人「遠來的和尚會念經」好印象,甚至,健康保險公司願意全額付費,目前醫院有十五位北京來的醫務人員,包括中醫師、推拿師、氣功治療師、藥劑師、藥膳廚師、護士、翻譯(不懂德文,更加強「貨真價實」效果)等。來這裡,習慣吞藥丸的德國人也必須接受煎煮草藥的怪異味道,病人對於苦澀的湯汁雖然很難適應,其實,這倒是小事,最大的問題是藥檢單位。

主任醫師戴京璋表示,德國對中國草藥進口檢查標準十分嚴苛,很多在北京通過藥檢的草藥,在這裡都過不了關,因此,在被迫替換藥材情況下,不排除減低藥效可能。德國藥檢單位則持不同看法,根據他們的結論報告書,不通過的理由條列分明,似乎證據確鑿,例如,可能空氣污染、土質、施肥、農藥和藥材處理過程有問題,經常發現細菌、發霉、長蟲情況,另外還有鉛、鎘、水銀含量太高,藥材敘述和實際物品不符合等。

在德國行醫規矩多,科茨汀醫院算一種例外,因此,是透過官方的協定達成(中方合作單位是北京中醫大學附設醫院),所以,獲得多方「關切」眼神,德國總統、健康局長等高級政府官員都曾來巡視,連台灣、香港、大陸醫務人員都曾組團前往觀摩參訪。中共駐德國代表更不必說,戴京璋說:「大使館、領事館經常來關心」。另方面,壓力也很大,由於送來的病人通常是西醫藥石罔效的高度疑難雜症,不僅期望很大,同時,要求「限時生效」,三、四個星期之內必須改善病情,所以挑戰性相當高。尤其,碰到病情較複雜嚴重的,必須依賴西藥壓制,一旦突然停用,改採中醫方式治療,可能會有危險,所以,中醫之外,還有德國主任醫師哈格(Stefan  Hager)帶領的西醫醫療組。

除此,異鄉歲月寂寥,也是一大考驗,不懂德文(按規定兩年輪調一次,待的時間短,學語言困難)、地處偏僻、交通不便、附近華人絕跡、工作單調、對外接觸少、不准接眷,思鄉之情不言而喻。雖然十幾人住在醫院宿舍,關起門來可以自成一個「小中國」,吃不慣麵包的「中國胃」,也有專任廚師烹調中餐,但是,出了門便處於隔離狀態,無法融入當地社會,豈非形同坐監?戴京璋說:「想家、苦悶、寂寞是難免的,幸好每年可以探親一次」雖然如此,還是相當熱門,畢竟,能奉派出國機會難得,何況,還有高薪誘惑。「薪水大概是國內的十幾倍吧?!」關於這點,主任醫師守口如瓶:「這是中、德雙方上級領導的協定,我們不過問」。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