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食人者的故事--「愛,就是把對方吃下去」

張筱雲

作奸犯科的歹徒,通常都可用「一時糊塗,誤蹈法網」來形容,這句話對阿敏(Armin Meiwes)卻不適用。

這位以史無前例的殘忍手法分屍、吞食的德國殺人兇手被捕入獄多時後,仍無一絲悔意,甚至他表示堅定奉行個人信仰「愛,就是把對方吃下去」:「我不後悔,如果時間倒流,可以重新選擇,還是不改初衷」,兇手的辯護律師艾爾莫(Harald Ermel)也同意:「此事勢必在行,是無法阻擋、扭轉的必然」,阿敏打死不承認犯法,他聲稱:「我是應自願者要求,應該減刑,希望四、五年之後可以出獄」兇手的說詞證明這件兇殺案的發生並非偶然,根據當事人阿敏的估計,大約有八百多個食人者網站(令人坐立難安的數字!可見周遭還有不少隱藏的定時炸彈),它甚至引起德國心理學家興趣,因為,它實在太匪夷所思。

聳人聽聞的恐怖事件

收音機播放輕柔的音樂,阿敏擁抱第一次謀面的朋友貝恩(Bernd Brandes),撫摸他肩膀、脖子和臉頰,悄聲說:「別擔心」,二○○一年三月,復活節前的一個星期五,兩個人抽了一會兒煙,阿敏取來屠刀,一起走上三樓小房間,先調情,摟抱、作愛,幾個小時後,他們期待的那一刻終於來臨,用刀割下貝恩的生殖器官,兩人共同分食……

阿敏八歲那年,父親和大他近二十歲的妻子離婚。這是阿敏的母親第三次經歷的破碎婚姻,從此只剩下阿敏和心理不平衡、被仇恨啃噬的母親相依為命。

外表看來,阿敏是正常的小男孩,個性有點害羞,在學校功課很好,尤其擅長數學。每天下課後,母親不准他和朋友玩耍,必須回家作家事,她對外宣稱:「小敏不乖,罰他在家,不准出門」對於母親不公平的指責,阿敏照例一言不發,微笑著接受,他早就放棄辯解,阿敏習慣在母親淫威下,終生無法擺脫陰影,朋友說:「他是一個不敢有自己意見的人」。

阿敏曾經在軍隊待了十二年,上級長官對他印象良好,「勤快可靠,從不拖拉,總是提早十分鐘到,交代的事也一定辦」,且熱心助人,同僚結婚,阿敏捲起袖子義務當跑堂張羅客人吃喝,軍隊舉辦眷屬聯誼郊遊活動,孝順的阿敏不忘請母親一起同樂。退伍後,他希望自己創業,在家鄉和哥哥合夥,整修現有農莊,開電腦補習學校,並計畫成立網路公司,銷售醫藥器材,不過,事業野心都只限於紙上談兵,阿敏沒有魄力實行。

實際上,他在一家電腦公司找到工作,負責跑外務,修理銀行的提款機、電腦,上司和顧客都對他的勤快、可靠感到滿意。

從阿敏身邊熟人口中敘述,他顯然過一種兩面人生活,在鄰居、朋友、同事眼中,這位相貌中等(短髮,面色有點蒼白)、穿著合宜、鬍子刮得乾乾淨淨的人,是安靜、隨和、禮貌、友善、樂於助人(例如幫忙鄰居劈柴,過節時義務為孩子們扮演聖誕老人),甚至有點傻氣的好好先生,他聲音輕柔,總是面帶笑容,帶給周圍溫暖,度假時和單身同事一起旅遊,絕不錯過任何加傳統節慶活動,所以,至今他們都不敢相信,阿敏會做出這麼恐怖的兇殺案。

尤其,他和黎巴嫩籍的鄰居關係特別好,不僅幫他們割草、修理汽車、請他們吃飯,還義務教鄰居的大兒子學開車,跟小兒子一起玩火車模型,當鄰居一家人離開德國返鄉定居,阿敏還多次前往黎巴嫩探望。實際上,阿敏一直夢想成家,他把朋友送他的鞦韆放在花園,幻想有一天也能組織自己的家庭。朋友問他為何不結婚,阿敏說:「或許等有一天母親過世後再說吧!?」

外表看來阿敏表現正常,唯一透露的蛛絲馬跡是,他下班後喜歡沈溺於童年時的幻想,他熱衷閱讀有關食人者(族)的傳聞軼事,並經常把有關越南戰爭殘忍的影片錄下來欣賞玩味,他肢解芭比娃娃後,將它藏在保險箱,以便不被母親發現。鄰居殺豬、宰家禽時,他特別感興趣,從小就經常在旁邊看。

另方面,阿敏愛小動物,他住在德國黑森邦羅騰堡附近祖傳的大農莊(擁有四十四個房間),他養了一隻貓、一條狗和幾匹小馬。

心理學家分析,或許缺乏溫暖與關懷,阿敏十二歲開始幻想將同學分屍,吃進肚子,藉此尋找安全感:「這樣我們就永遠不分離了」。這個念頭深植腦海,等母親一九九九年秋天去世,便開始付諸實行,他收集了許多車禍現場肢體殘缺、破碎的圖片,儲存在以「殘忍」為名的電腦檔案裡,電視上如果有鏡頭屍體解剖或兇殺片,錄影機立刻隨時錄下(矛盾的是,阿敏有童心未泯的一面,他房間書架上擺滿全套迪斯奈的漫畫書)。

在網路上,他第一次遇到「同好」,而且還不少,他和其中四百三十個有互動、聯絡,並在雅虎成立一個聊天室,把自己作品貼上去。從他的一篇故事中已經透露日後食人動機與傾向:「少年說:『我只有你,我只要你,讓我成為你一部分』,我說:『不行!除非我把你給吃下肚子』,他說:『那就這麼辦吧!反正除了你之外沒有人在乎、關心我』,我說:『可是我愛你啊!』,『正因如此,你必須這麼做,否則我殺了你,我有一種強烈希望與你合而為一的感覺……」

最後,阿敏在食人者網站上登廣告:「徵一位願意讓我吃的人」上面並註明要求:年輕、健壯,外型佳,請附影像清晰的照片」。收到反應後,阿敏開始在頂樓小房間精心怖置屠宰室。為了和他們進一步認識、篩選,阿敏分別和三十幾個「意者」約見,他特地開車北上漢堡、德勒斯登、荷蘭等地,不過,這些「候選人」最後統統臨陣脫逃,直到有一天,來了一個三十一歲的廚師,他們討論、模擬、實習了老半天,廚師還是打退堂鼓,雖然在「演習」的時候,廚師毫無抵抗力地被綁在長條木板上,阿敏有機會殺了他,但並未這麼做,因為他要百分之百的「自願者」。

踏破鐵鞋無覓處,沒想到,不久竟然有人自動送上門來,這位和阿敏同樣瘋狂的人叫貝恩(Bernd Brandes),他在網路登廣告:「我提供身體給有興趣的人吃,注意,不是屠宰,是吃下肚子,食人者需要一個犧牲者,我就是這人」阿敏大喜過望,兩人立刻一拍即合。

犧牲者和作案者同等,一個巴掌拍不響

貝恩五歲的時候,度假期間母親車禍喪生(自殺或意外至今成謎),父親是在柏林市執業的私人診所醫生,三年後繼母進門,貝恩和她相處愉快,學校成績也中上,高中畢業後,申請到柏林工業大學電工系,一九八六年以相當不錯的成績畢業。

之後,在西門子公司擔任電腦軟體工程師,表現優異,四年後部門當上主管,手下八個職員給予這位上司極正面評價,一致表示貝恩是通達情理的好主管。

一九八七年,貝恩以徵友方式認識小他三歲的艾琳安娜(Ariane),彼此印象不錯,交往一年後兩人同居,據艾琳安娜的說法,一切相當正常,性生活表現也並無異樣,唯一令她不解的是,貝恩父子關係似乎非常生疏,一九九四年,貝恩和艾琳安娜分手。此後,貝恩露出雙性戀傾向本性,他交媾的對象不只限異性,也包括同性,他經常出沒柏林火車站的動物園附近,並和其中一名叫因馬努爾(Immaunel)的年輕黑人流浪漢戀勾搭上,展開一段金錢肉體交易,起先貝恩表現還算含蓄,後來開始提出稀奇古怪要求,例如命令因馬努爾鞭打他,甚至一日多次啃咬他的陽具,到忍受的極限才叫停。有一次甚至遞給因馬努爾鋒利的小刀:「要切什麼,隨你動手,自己來」,因馬努爾嚇得趕緊離開他。一九九九年底,另一名同性戀伴侶雷勒(Rene)搬進來住,貝恩並拿西門子發給他的一萬五千馬克獎金大肆添購家電用品,雷勒很高興,認為這是為了營造彼此將來的表現,沒想到貝恩竟瞞著他在食人者網站登廣告。

到了見面那天,貝恩跟公司請假,騙同事說要前往倫敦找治療禿髮的專家,他用現金支付火車票錢,以便消滅證據,貝恩要在世界上不留痕跡消失。阿敏到車站接貝恩,兩人一見如故,他們沿途討論細節,貝恩表示迫不及待,當天就要進行計畫,不能等到一星期後,他特別清腸不吃東西。到了阿敏家,貝恩立刻脫光衣服,坐在玻璃暖房喝完咖啡,參觀阿敏布置的屠宰室,滿意之後開始按部就班,兩人作愛的時候,貝恩要求阿敏啃咬他,直到出血為止,貝恩要清醒地體會被肢解的滋味,阿敏照辦了,但他咬得不夠用力,貝恩不滿意,責怪阿敏太軟弱無能。或許被宰殺的人在昏睡情況下,阿敏比較好辦事,於是他喝光整瓶有安眠藥成分感冒糖漿。一個小時後,貝恩仍然毫無倦意,貝恩認為沒辦法和阿敏合作,決定搭車回柏林。前往火車站途中,阿敏一路努力嘗試,企圖說服貝恩再給他一次機會實現他畢生最大願望。貝恩不為所動,還是買了返回柏林的火車票。但就在上完廁所後,他突然改變主意,他叫阿敏到藥房再買一瓶感冒糖漿和一盒安眠藥(Vivinox Schlafdragees),貝恩同意再試一次。

在車上貝恩就把感冒藥糖漿和安眠藥全部吞進肚子,回到阿敏住處又喝了半瓶烈酒。倦意還是未如所望來襲,貝恩想聽音樂,阿敏把收音機拿過來,他們一邊抽煙一邊溫存,一個半小時過去,貝恩仍無睡意,最後,他突然不耐煩:「現在,動手吧!把那話兒割下」,阿敏試了幾次沒成功,他無奈地說:「刀太鈍」,貝恩下令:

「去換一把」,阿敏廚房取另一把菜刀,這次靈光了,貝恩痛得哀嚎,但尚未昏迷,過一會兒,先前的感冒糖漿、安眠藥、烈酒發生效力,貝恩逐漸沒感覺。阿敏把傷口綁起來止血,以便完成貝恩的心願:「吞食自己的生殖器官」,阿敏成功切下後,將它對分,一人吃一半,不過肉太老,無法入口,阿敏拿到廚房煎炒之後,加鹽、胡椒、大蒜等調味處理,動作要快,他怕貝恩失去知覺後,沒辦法親口品嚐,可惜東西一入鍋便燒焦縮成一團,貝恩說不介意:「照吃!」,等一下還要分食睪丸,多年來等的就是這一刻,他努力不讓自己失去知覺,貝恩興奮地眼看血水從傷口滲出,期待下一步的肢解程序,並躺進放滿溫水浴缸休息。阿敏無法瞭解貝恩的喜悅,但他期待貝恩永遠和他合而為一,透過他的身體「復活」。貝恩一邊讀小說打發時間,一邊交代阿敏,他的身體不要留下任何痕跡,記得把他的頭骨和牙齒磨成粉。

阿敏說:「別擔心,『垃圾』問題交給我處理」。折騰到清晨三點半,貝恩終於不省人事。阿敏穿上雨鞋,以床單圍在身上當防護罩,把貝恩搬上屠宰長凳,打開錄影機,他要把這偉大的一刻錄下。一開始,阿敏相當不捨,溫柔地輕吻陷入昏迷的貝恩,但該來的還是要來,刺入第一刀後,接下來便水到渠成,那是一種「恨(恨自己真的做了,恨貝恩真的來到他面前)、怨(生氣自己荒謬的傾向)、權力(因掌握生殺權而飄飄然)、喜悅(終於實現多年心願)」交織,很難用言語形容的感覺,阿敏歸案後向警察描述(夢想成真的幸福超過一切,他根本不在乎鋃鐺入獄的事實)。同時,阿敏邊切肉邊想,下次要找一個瘦一點的,免得工作量太大。

兩天之後,阿敏開始慢慢吃貝恩身上的肉。他先解凍,用橄欖油炸「牛排」,加調味料,佐以馬鈴薯丸子、小甘藍球和綠胡椒淋汁,再品嚐南非紅酒,餐桌點上蠟燭,並盛重其事擺上最好的桌巾、餐具。阿敏表示,人肉吃起來味道像豬肉,只是稍微酸澀。

阿敏食髓知味,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他要年輕一點的,肉味較嫩,之後,他分別和住在卡瑟爾、倫敦、艾森和奧登瓦的四個男候選人碰頭並討論、「實習」,但他們主要目的是尋找性刺激,不同意被殺,有一個志願,但阿敏嫌他太痴肥,如果不是阿敏在食人者網站上公布他成功吃人的故事,可能永遠不會破案。二○○一年七月九日一位大學生網站閱讀阿敏吃人故事後,向德國警方報案,幾個月後阿敏被捕入獄。他至今無悔,阿敏向警方表示,自從好朋友貝恩在他「體內」,他自覺強壯許多,終於找到自信,不再空虛、孤單、寂寞,甚至,他認為接收了貝恩生前的優點和長處,例如英文能力大增(貝恩英文很好,阿敏先前英文不靈光),閒餘欣賞屠宰貝恩的錄影帶,立刻性「興奮」,屢試不爽。

碰上這種畸形案例,刑警或任何專家只有啞口無言的份,心理學家分析,或許,每個人心靈深處(或潛意識)都有一個不願面對的「黑森林」,所有罪惡念頭就像潘朵拉的盒子,通常鎖在裡面,白天或夜晚偶爾作夢會跑出來現形,正如德國最熱門的偵探作家諾爾(Ingrid Noll)女士所說的:「每個人心靈的地下室都有停屍間」,這也是偵探小說或恐怖片歷久不衰原因,許多人因此從中得到滿足,就怕有人,分不清想像與真實,硬要把幻想,搬到現實生活中上演,就成為活生生的恐怖夢魘。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