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穆勒曼跳傘自殺  為戲劇性一生劃下句點

張筱雲

德國政壇不倒翁穆勒曼(Juergen Moellemann)死了!他戲劇性地崛起戲劇性地離去,為傳奇的一生劃下句點。

自殺?他殺?謀殺?意外?警方及法院正密切調查中。無論如何,六月五日中午現年五十七歲的穆勒曼在他熱愛的跳傘運動(服役時便是擔任傘兵)中喪生。當天,根據旁邊的跳傘同同伴以目擊者身份描述,穆勒曼從飛機上躍下前並無異樣,這次他殿後,並未像平常一樣參加團體跳傘,而是決定單獨行動。然後,就在一千六百公尺的高空,穆勒曼突然動手解開降落傘,在不取用緊急備用傘情況下,直接掉落地面,當場死亡。

幾個小時後,警方立即在他分散於德國、西班牙、盧森堡、支敦斯登、家納利群島的辦公室、公司、住家、度假別墅共十三處,展開同步搜索。目前為止,警方不排除穆勒曼死因和逃稅、收賄、偽造文書、違反黨紀有關,因為他死前一天,政黨幾筆來路不明的帳目曝光,法庭決議對穆勒曼進行國際大調查,這種情況下,可能穆勒曼有以自殺一途逃避面對現實嫌疑。雖然如此,死者已矣,即使到他死前一直是爭議人物,德國國會仍降半旗,全體起立為他默哀一分鐘,並致函慰問穆勒曼遺孀及三個成年的女兒。

穆勒曼所選擇的結局,對於瞭解他的人而言,認為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投機份子,死前不忘來個最後的驚人一鳴,並不算意外。即便批評者指出,他是剛愎自用、激進、頑固、狡猾、投機的政客。然而,穆勒曼從政三十年,從小學老師一路向上爬,當過自民黨黨主席、國會議員、外交部長、教育部長、經濟部長,甚至副總理,除了運氣,自有其過人之處。

德國的自民黨(FDP)和綠黨雖然都是小黨,在大黨獲得選票不過半的情況下,如策略運用得當,可以左右逢源,待價而沽,按照往常慣例,經常和基民黨合作組成聯合政府,因此,自民黨曾風光一時,柯爾時代,穆勒曼以黨魁身份出任德國聯邦政府副總理。

但是,穆勒曼並非一帆風順,仕途也曾大起大落,宦海幾度沈浮,卻奇蹟似又東山再起。最近出的大紕漏是去年夏天,為了吸收極右派票源,大選時散發反猶太人傳單。自民黨雖然人前人後急於撇清和穆勒曼的關係,但在百分之十八選票的美麗藍圖誘惑下,很可能默認由穆勒曼一手策劃的宣傳政策,結果並未奏效。自從大選失敗,便兵敗如山倒,法政單位開始追查印發傳單資金來源,鑑於他和阿拉伯國家的友好關係,懷疑是一項幕後大陰謀,穆勒曼聲名掃地一敗塗地,自民黨為求自保,極力與他劃清界線,試圖擺脫這個製造問題的包袱,黨內投票結果,穆勒曼居然驚險過關,未被開除黨籍。不過,穆勒曼在黨內已無立足之地,於是動起自組新黨念頭,結果願望尚未實現就往生。

生前喜歡大放厥詞的穆勒曼,經常有驚人之舉演出,例如,曾經在不見容於當局的情況下,以德國經濟部長身份執意前往台灣,他也是德國第一個訪台的部長級人物,給執者帶來困擾。對於自民黨來說,可以說是令他們頭痛的定時炸彈,而死後,也並非一了百了,穆勒曼還留下棘手的爛攤子(來路不明的捐款帳目)有待自民黨慢慢收拾。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