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德國能源政策何去何從?

 張筱雲

一九九八年,反核的德國紅綠政府上台後全力推動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通過立法程序,以漸進方式關閉境內十九座核電廠,三十二年後實現無核家園夢想,這也是以反核起家的綠黨最高原則與心願。德國勇敢地踏出第一步,宣告核電末日的來臨,不僅環保人士鼓掌喝采,大家也拭目以待,因為這不但是德國的問題,也是全世界的問題。

立法三年多後,今年十一月,即將按照計畫關掉第一座,位於北德的史塔德(Stade)核電廠。核能可以捨棄,但電不能一天不用,雖然,德國政府一副胸有成竹,實際上也只能摸著石頭過河方式,抱船到橋頭自然直僥倖心態,認為可以慢慢從長計議。

目前為止,德國的核能依賴度佔所有能源的將近三分之一,而所有替代能源當中,綠黨人士獨鐘風力,認定它最具遠景和潛力。實際上,德國其他天然資源發展空間有限,河川落差不夠大、日照太少、火力製造太多污染、天然氣有限,基本上選擇性不多,所以,綠黨極力鼓吹風力發電:「我們有全世界最領先的技術,最高的發電量,每年減少一千四百萬公噸廢氣排放,甚至可以科技外銷(例如已經在日本建造四個風力發電廠,另外六個正進行中)」,因此,在資源分配上取得最大優勢(風力補助金額佔百分之七十三;水力百分之十四;廢料沼氣發電百分之七;太陽能百分之三;垃圾發電百分之三)。

在此政策下,當局卯足全力,在德國北部及東部共建造一萬四千多座風力發電塔,提供四萬六千個就業機會,可是,目前為止提供的電力不到需求總量百分之五。尤其,這幾年來,它像無底洞(今年又要額外追加二十億歐元),電費高昂之外,還要人民繳所謂的「環保稅」,近年來節節上漲,從一九九八年的年的二億八千萬歐元,二○○○年的八億六千萬,二○○一年十二億,去年十七億,到今年的二十億,而且,短期之內只攀升,不會下降。

目前聲勢旺盛的反對黨懷疑這是「扶不起的阿斗」,已經擺明不支持態度風力發電,如果「改朝換代」,紅綠政府下台,沒有國家政策及財力支援的風力工程還能撐多久?專家也表示,風力供應不穩定,經常必須「靠天吃飯」(德國一年平均刮風得日子約七十七天),二○○一年刮的風比往常減少百分之二十,二○○二年也減少百分之十,而今年夏天暑熱空前,更是「風不吹、草不動」,風力運轉幾近停擺。所以,既不能保證應付基本需求,也無法取代其他能源。

而綠黨描繪的藍圖:研發海上風力發電塔(工程已經在Borkum附近進行),以便更加「招風引電」,允諾二一二年成本能降到和天然氣電價一樣。同時,預計二十五年後,百分之二十五的供電需來自風力。部分能源專家認為是過度樂觀的「幻想」,海上如何打地基支撐一百多公尺的高塔?在二○○五年正式開始生產電力之前,一般仍採取保守觀望態度。

除外,也有來自民間的反對聲浪,主要理由是:太貴(成本是一般的三倍)、浪費太多納稅人的錢,電力太小效果不彰,破壞環境美觀(老百姓對這龐然大物並無好感)、噪音太大(發出類似直昇機的螺旋槳聲,晚上必須關掉,否則附近居民無法入睡)。太多不定因素,使得投資者卻步(今年上半年已經比去年減少百分之二十三),股票持續低迷(例如最具規模的Nordex一年之內從四點五歐元降到不到一歐元)。連現任經濟部長克萊蒙特(Wolfgang Clement)也質疑:「我們是否把風力發電廠蓋在不颳風的國度?」

由於替代能源困難重重,前途堪慮,最近一期的明鏡週刊(Nr. 41,2003)以台灣正在興建中的貢寮核四電廠作為標題照片,舉證核電有的重返舞台(Comeback)可能,所謂「核能復興運動」。報導中指出,根據世界核子委員會提供的資料數據,全世界包括美國、南韓、日本、中國、南非、俄羅斯,甚至台灣在內,共有三十三座核電廠正在興建中,此外,還有二十七座已列入計畫。歐盟能委員會主席帕拉契歐(Loyola de Palacio)女士說:「我相信,未來的二、三十年人類還是離不開核能」此外,今年的氣候反常也是推波助瀾因素,發表震驚學術界「蓋亞(Gaia)理論」的英國科學家羅夫洛教授(James Lovelock)無奈表示: 「如果要避免溫室效應所帶來的災難,似乎必須大舉回歸核能發電這條路上」。

為了讓核能更安全、更乾淨,二○○○年開始,美國科學家便從事核能「第四代」改革工程,這是一項國際合作計畫,參加的共有巴西、法國、英國、瑞士、南非等國,按照時間表,到二年為止,將具體解決安全及廢料問題。雖然如此,核電廠畢竟是高危險的東西,誰也不能保證和回答的問題是:萬一發生類似美國「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怎麼辦?

還有,就算翻案,重新立法,德國能源業者已擺明不吃回頭草,表示恕不奉陪,幾十年來,民眾的示威、抗議、強烈反對已經讓他們吃足苦頭。實際上,它已成「過街老鼠」,問卷調查顯示,百分之八十以上民眾不贊成把核電廠建在自己的家園。這麼一來,最有效的辦法恐怕是從鄰近國家購買能源,如此,豈非「掩耳盜鈴」,反核到最後,真相竟是鴕鳥式的「自掃門前雪」?德國物理學會副主席史沃羅(Markus Schwoerer)教授說:「核電很難捨棄,無論是自家生產或從別國進口」,但是,在「一家烤肉萬家香」的時代,就算德國境內核電廠絕跡,如果二百公里以外的鄰國,或方圓二千公里內有一、兩百座核電廠(例如僅西歐地區便有一百四十二座),一旦出事,結果不是一樣?

這種情況下,德國能源政策何去何從?目前為止恐怕是無解的難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