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吾豈好變哉?」德國變性人談辛酸

張筱雲

提起變性人,大家立刻和泰國、新加坡美艷的舞台秀聯想在一起,和「人妖」劃上等號,直覺反應是:荒謬、不可思議。

實際上,「吾豈好變哉?情非得已也」,這類手術必須付出天大代價,他(她)們大都有不得已苦衷(根據統計,至少十萬分之二的人有此苦惱,而且男變女是女變男的二倍)。五十年代初期,美國士兵約格森(Jorgensen)在丹麥接受變性手術,從此,「變性」正式列入醫學、心理學研究領域範圍。

一九八三年,住在德國中部城市科隆的艾玲(Airin)女士亦是個中案例,生於一九六零年的她,原是男兒身,二十三歲那年接受變性手術,如願以償成為女性,至今將近二十年,他(她)未曾後悔當初決定,經過多年努力,他(她)掙脫陰影,成為德國傑出心理輔導員,以自身經驗,積極幫助身受「性別錯亂」的同病相憐者。

雖然他們是少數民族中的少數,德國各大城市仍有變性人協會之類自立救濟組織,並設有專門網站(例如http://www.transmann.de/informationen/transmanninfo.shtmltranssexuell..de)提供法律、醫學、心理、社交、醫療保險、日常生活相關資訊。

艾玲娓娓敘述自身經驗,他自懂事以來,即深受「投錯胎」之苦,對自己身體感到陌生。二十二歲之前,他盡最大努力完成父母、親友、社會的要求和期待。儘量模仿學習父親,甚至刻意去當兵,希望純雄性的環境中得到認同,設法交女朋友,強迫讓自己「正常」,結果更加身心失衡,無所適從,那段時間,除了來自外界的傷害,還要承擔勉強自己的煎熬痛苦,艾玲回憶那段可怕的夢魘。

求助心理治療也無效,面對鏡子的時候,艾玲簡直不知道自己是誰。最後,在變性專門研究所,經過一連串一而再、再而三的面談、測驗、分析、輔導、實習(模擬希望的性別角色),終於,專家說:「那麼,您就去作吧!」隨後,研究所介紹他和一些變性人碰面、討教、交換意見,「有生以來第一次在人群中體會被瞭解、接納的感覺」艾玲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半年女性賀爾蒙治療後,確定沒有不良反應,艾玲被推上手術台,走向變性的不歸路。

第一年是最難渡過的適應期,艾玲經常忐忑不安,周遭人是否把他當女人看待。她享受男性對她的輕薄、調情,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加入女人行列,不必「男兒身,女人心」,戴著面具生活。

起初,艾玲想體會交男朋友,幾次經驗後,發現,女性朋友更能讓她自在、舒適、坦然,她需要的是一個可以信任、掏心置腹的女友。可惜,關係通常維持不太久,女友無法忍受他殘餘的「男人」部分。艾玲不否認,有時候過去男人的那一部份會神不知鬼不覺冒出來作祟,尤其,在性方面,經常不知道應該扮演哪一種角色。此刻,他再度面臨搖擺、迷惑:「我錯了嗎?」

幾十年來,在性別世界夾縫中艾玲身受其害,不斷被歧視與傷害,她不禁懷疑,人類區分、強調性別差異與界線是否有意義?男女之間一定必須涇渭分明?是天生生理、心理結構的不同造成?或很多時候根本是社會體系、價值觀、狹隘定義、偏見的產物。為什麼互相堅持本位主義,不肯寬容,為對方著想?

在掙扎、害怕、恐懼的矛盾與分裂中,艾玲終於走出「男人、女人」迷思,她不再逃避、壓抑任何一方,正如的莎莉貝雪(Shirley Bassey 歌:I am what I am - and what I am, needs no excuses... ,忠實當下感覺,活出自己,確定「既非男人,也不是女人」,而是接受「雌雄同體」的事實,她認為,超越了性別界線,看到的人際關係不再是膚淺、表面,更能深入、客觀,接近真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