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傳媒社會責任中央別干預

洪清田

任何媒體自由與社會責任﹐都應互相適應﹐但都應放在社會制度與社會運作形態的背景媦f視其含意。今天中國社會中的媒體的「社會責任」﹐仍是緊跟總調子、主旋律﹐主動積極、想方設法統一輿論﹐唯上唯命﹔輿論向下導向、向上被導向﹐卻說已實現了「輿論監督」。香港的媒體社會角色與運作方式﹐算是真正做到舉世公認的「輿論監督」。媒體在行使自由中維護自由﹐這就是媒體的社會責任。

洛陽火家屬不理本地傳媒

洛陽去年底的三百人喪生大火之後﹐香港記者和幾百名國際媒體一起趕去採訪。洛陽當地媒體被嚴加控制﹐據《明報》報道﹕「不少死難家屬聲明只接受外地、最好是海外的記者採訪﹐一聽說是當地傳媒記者﹐即使不是怒目相向﹐亦不予理睬。他們解釋﹐這些(內地)記者『只挑當官喜歡的出﹐不為死難者家屬說句公道話』﹐令當地記者不勝慨嘆」。

回歸後﹐官員與媒界的關係是種「辯證的夥伴關係」﹐雙方除了爭輸贏﹐也一起克服事物的客觀困難﹐找尋客觀規律﹐提高水平。現在「亂」仍在「類現代」範疇內﹐未出軌。

無論誰做特首﹐都必須面對這個現代社會的現實﹐作出適應與調整。無論誰﹐適應不了這環境或調整不好角色﹐便做不好特首。面對這個考驗﹐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反應不是面對和承認現實﹐而是企圖改變現實來遷就董建華的適應困難和調整不足。董建華在香港這個「類現代社會」民望跌﹐中央撐董理應用香港的(類)現代社會的方法﹐中央卻移磡就船。這等於改變香港原有的現代體制和社會形態﹐把香港的「類現代」社會換作「前現代」社會﹐以適應董建華和中央的治港模式。這是倒置輕重與主次﹐逆向運行﹐與現代世界背馳。

現在江澤民又硬又軟、正式發言和即興發言對香港媒體的訓斥與對港事的評論﹐方向上是用中央之力把香港的媒體扭向中國「支持領導、維護領導崇高權威﹐負起社會責任」的坐標﹐改變媒體在香港這樣社會運行中的角色與功能﹐甚而改變香港社會的體制與運作方式。中國百五年前失了一次香港﹐現在應站高看遠﹐避免再失一次香港。

香港媒界肯定有很多問題﹐但變的方向不應朝中國的輿論統一模式倒退。香港目前的問題是學自治必經的﹐在現代社會軌[之內﹐應讓香港內部自行調整﹐香港也有能力自行調整。這全是香港內部事務﹐中央根本不必理﹐不應干預。香港現在的媒體的問題﹐有媒界的責任﹐也有中國人在社會學現代自治必生的問題。無論中國官員主觀意志如何﹐中國必然是走向香港現在已抵達的開放自由模式。中國應留意的﹐是香港做錯了什麼、做對了什麼﹐吸收香港正負經驗的教訓﹐為中國將來所用。

香港傳媒問題內部事務

媒體自由是現代社會的組成部分之一﹐不但是一種普世價值﹐而且是社會運作實際所需。香港媒體縱有不是﹐但力爭自由﹐理順社會矛盾、避免內耗﹐客觀上是留在世界最前列的文明坐標﹐為香港拓展生存與發展的空間﹐既把香港由「類現代」變成「真現代」﹐又為中國探索現代之路。這不單是社會責任﹐而是歷史責任。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摘選自明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